笔趣阁 > 龙族之重生源稚女 >第259章天照月读剑
    王将爆喝一声,后背的肌肉破碎流血,两只骨翼像是蝴蝶破茧般舒展开来,紧接着血肉从骨翼之间长出,翅翼上的筋脉血管彼此相互接连。
    他欣喜若狂地感受着体内涨潮般涌出的力量,一呼一吸之间,仿佛天地之间所有的力量都被吸入肺腑,仅仅只需要凭借意识就能掀动地脉,引发覆世骇浪和灭世级大地震。
    虽然没有完美地继承白王的力量,但白王操控元素力量已经被他牢牢地把握,他可以凭借元素带来的力量毁灭所有人,包括源稚女。
    他俯瞰这个世界,看到了无数流动的元素,红色的火,蓝色的水,黄色的地和白色的天空,他挥动龙爪,天空和大地之间掀起乱流,电离子扰动着云层,像是太阳风暴那般,所有的卫星在一瞬间失笑,通讯设备瞬间弹簧。
    日本有一半的地方断电。
    “别走!”
    一声龙吼响彻天穹。
    源稚女挥动天丛云,天丛云劈开了空间,他从空间中走出,猩红的血气环绕在他的天丛云上,渴饮鲜血的剑在此时焕发出无与伦比的暴戾,里面隐隐约约传出了八岐大蛇的狂吼声。
    “听着,或许我们之间可以联手,我们可以一起分享这个世界,分享胜利果实,我们即将拥有无上的权利,到时候你想和你的哥哥去哪都行,没人会拦着你们,所有人都会怕你,都会敬畏你,这难道不好吗?”王将尝试着说服源稚女。
    “只要你死了,一切都会好起来。”
    源稚女说完消失在王将的面前,王将无比惊诧,他直接遁入了空间里,居然无处可寻,紧接着他能听到破茧的声音,身后的空间像是被血红的刷子狠狠地刷了一笔,空间在那刹那支离破碎。
    王将大骇,想要奋力飞行躲避,没有作战经验的他面对神出鬼没的源稚女,丝毫没有任何的抵抗之心,离开这里,逐渐掌握熟悉力量才是当务之急。
    血红的剑刃破空,无数破碎的镜片裂出,鲜红洋洋洒洒地扫在了王将的身上,王将的视线变得一片血红,金色尊贵的眼瞳里冒出了血丝。
    他身后传来一阵钻心的痛,他凄厉地大叫一声,从云层上往下跌落。
    “死吧,老贼,你不属于这个世界!”
    源稚女冷冷地看着下坠的王将,没有丝毫的怜悯,发动第六元素即精神之力准备对王将发起致命一击。
    何为精神元素,精神元素即虚空牵引之力,仅仅依靠意识便能颠覆能量守恒定律,它是不属于这个世界的物理法则,科学无法解释精神到底为何物。
    人类曾经用精神探索鼓励自我,探索发现了这个世界,在精神的支撑下创造起一片繁荣的文明,它支持了革命,它燃起了战火,用精神的火焰烧掉了暴君的城堡,用精神的刀剑为暴君送葬。
    精神的意识甚至帮助人类脱离了渺小星球的束缚,飞出了宇宙,从哥白尼到布鲁诺,从《地心论》到《天体运行论》。
    这是成就伟大的最终一步。
    源稚女用天丛云割破了手腕,鲜血祭剑,剑亦回应着源稚女的灵魂,他要用精神元素去化作一把来自高天原的天谴神剑,将一切的罪孽斩尽。
    就在天丛云渴饮鲜血之时,天空烧开了一道灿烂的红霞,源稚女抬起头,一阵光晕从远处的天穹荡开,他抬起头,只见两把大剑撕裂了天幕,从宇宙的深处陨落。
    世界上从来都不会有这么大的剑,那剑横竖无涯,与其说是剑,倒不如说是两座巨大的墓碑,它们拖着耀世的光芒,拉下了星幕,无数的星辰为止陨落,流星雨和大剑一起砸向源稚女。
    源稚女当然知道,这是意识化的产物,他认得那两把剑,一把名叫“天羽羽斩”,一把“布都御魂”,它们的原型很小,和天丛云差不了多少,王将操控两把神剑,无疑是利用了精神元素将其扩大到极致。
    王将的身上掌握了白王的所有元素之力,这也包括精神元素。
    源稚女的精神元素仅仅是依靠白王之血和原本的精神言灵结合而成,需要时间的沉淀,而王将却依靠着另一半的百万之血呼之即来。
    他仿佛听到了王将嘲讽的大笑声。
    “我要登上世界之巅,掌天下之大权,我要杀戮众生,用鲜血将王旗染红,恐惧吧,颤抖吧,死亡吧,我的将军士兵们,苏醒吧!”
    王将以白王的口吻用古老的言灵唤醒了来自海底的所有龙族,无数的龙侍和尸首受到了王的召唤而苏醒重生,黑色的海浪翻滚着死亡,月被染成了灰色,仿佛他给这个世界下达了最终的死亡审判。
    一刹那间,万龙升空,群龙激昂,跪拜在王将的脚下,在这个没有黑王的时代,白王便是永恒的神。
    “我会将你送进冰冷的棺材里!”
    王将看到头顶的两把巨剑交汇碰撞,绚烂的光辉动摇了头顶的星辰宇宙,星光在激荡的过程相互泯灭,那是死亡毁灭的气息,爆发的精神元素足以将源稚女碾成粉末。
    “就让这两把剑为你送行吧。”
    王将大笑着,带着他的千万龙侍,飞向更高的天空,他们脱离了云层,城市在他们的眼中成了弹丸般的存在,蓝白交融的微光和漆黑的暗在远处交融。
    这是大气层的终点。
    可在世界的尽头,星光明灭的前方,王将忽然看到了一轮诡异的太阳爆发出耀眼的金色光芒,与此同时头顶的月光皎洁地铺洒下如水般的清辉。
    阳光明耀如洗,月华似水如练。
    “怎么回事?”
    王将停在了那个诡异的太阳面前,他明明已经为这个世界带来的死亡的灰色,所有的生命都将在屠戮之下哀嚎,世界将被重新洗牌。
    他明明已经将世界踩在脚下了,为什么还有东西阻碍着他的脚步。
    踏踏踏...
    虚空之中传来了脚步声,那道身影让王将的竖瞳瞪大,他脸色逐渐趋于狰狞,那道身影居然还会毫发无损地出现在他的面前。
    他沐浴这太阳的光芒,享受着月亮的清辉,他全身的鳞片都在此趋于完美,那些青白色的鳞片流露着金属的光泽,看到王将,他舒展了一下身子,全身的骨骼爆响。
    “你!!!”
    “你怎么还活着!”
    月亮撒在他的那张脸上,他神情恬静,最初的怨毒在此时已经消散,像是漫步在森林里的湖水边。
    “我出现在这里让你很意外吗?”源稚女轻轻一笑,“我在这里等你很久了。”
    “怎么可能?”
    王将全身气到颤抖,他嘴里的牙齿就要咬碎,他不敢相信这是源稚女布下的陷阱,他刚才明明已经杀死了源稚女,在那样强大的精神元素的爆发下,没有任何生物可以活下来的。
    “我该叫你王将,橘政宗,还是赫尔佐格?”源稚女问。
    “叫我王!”
    他愤怒地狂吼,挥手间身后的龙侍和黑色的潮水向源稚女扑杀过去。
    龙侍穷凶极恶,小山般庞大的身躯甚至大过源稚女,成千上万的龙侍像是小行星带上的陨石,从四面八方碾杀过去。
    “杂鱼。”
    源稚女在空间里打了一道响指,像是一粒砸在池塘中的小石子,荡开了一道道波澜,在波澜涌动之间,所有的龙侍都灰飞烟灭。
    赫尔佐格引以为傲的龙侍军团只在瞬间就化为尘埃,成为了宇宙间的飘荡的星尘。
    “怎能可能,这是什么力量!”赫尔佐格崩溃地捂住头。
    “比起你,我跟有资格成为王,你真的懂精神元素吗?”他微笑着说。
    赫尔佐格短暂的沉默,再一次狂啸起来,神色疯癫,“你...你什么意思?”
    “真是给点阳光就灿烂呢。”源稚女浅笑着,“白王圣骸在我的体内,我可以不断地恢复造血,而你只能拥有着半残的白王之血。”
    赫尔佐格在极度地震惊和崩溃,他的确忘记了这一点,他自以为获得了百万之血就拿到了白王力量的权限。
    圣骸可是一直在源稚女的体内啊!
    “这片天空很美不是吗,从这里可以看到整个世界,地球也是曲面的圆形,光暗交错的地方是如此迷人。”源稚女坐在星辰上,“你的葬礼能有这样的美景,也算是圆满了吧,在这里埋葬一个活在梦里的野心者,也算是不辜负你一直以来的努力了。”
    “我不信,不信,你...”
    赫尔佐格敲响梆子,梆子声在孤零零的大气层里显得格外单调,源稚女抱胸,金色威严的竖瞳淡淡地看着赫尔佐格疯癫地敲打梆子。
    源稚女的眸光闪烁,精神元素流动,赫尔佐格的梆子碎裂。
    “啊啊啊!!!”
    “我想在这里得保持安静才对,这里是那么美的地方,不适合大喊大叫,作为失败者,至少也得有失败者的风度才对吧。”源稚女逐渐走进赫尔佐格。
    “为什么...为什么我会输!”赫尔佐格疯掉了,“我有言灵,我能支配元素,给我轰,给我杀,苍雷支配!”
    源稚女默默地看着赫尔佐格大吼大叫,他喊出的每一个字都显得如此苍白无力。
    “我已经收回了你的权限。”源稚女来到白王的身边,在他的耳畔轻轻地浅笑道:“你现在连王的残次品都算不上。”
    “不!!!”
    “是时候该说再见了。”
    源稚女挥动手指,取下一缕阳光,摘下一道月光,阴阳结合之间,月光和阳光中和在一起,光焰点亮了这寂静悠远的世界尽头。
    那是一柄极大的光剑,白金色的大剑悬挂在王将的头顶,像是为旧王的断头台。
    “我不信,我不信,哈哈哈哈!!!”赫尔佐格在最终时刻还在保持幻想。
    “如月之恒,如日之升,见证日月的光辉对你降下的神罚天谴之剑吧!”
    大剑落下,天穹颤抖,整个世界陷入了白芒的一片,依稀的光芒之中,那柄白金之剑刺破了空间,气浪排涌开所有的尘埃,两人化作漆黑的影子,光暗明灭之间,赫尔佐格仿佛听到了来自高天原的回响。
    女神站在高天之国,身影伟岸齐同日月,众生顶礼。
    “多么迷人啊...”
    赫尔佐格咧着嘴唇痴迷地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