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龙族之重生源稚女 >第236章热舞之高天原
    三人从侧面铁梯爬上去,从不锈钢涵道中爬过,这样的感觉就像是小狗从喷气式飞机的气道中跑过,身边密布着锋利的刀刃。
    这是个危险的地方,一不小心就可能被那些锋利的刀刃划伤。
    他们沿着光滑的管道壁滑下,仰望头顶的空旷。
    不得不感慨这个铁穹神殿的确是工程学历史上的奇迹,这可能是世界上最先进的下水道系统。
    全自动化,一层层的清洁完把水中的污物拦截下来,巨型的机械臂吧沉淀到管道底部的泥沙和污物铲起,送到高处的排污槽中,只能机器人沿着管壁上的凹槽划动,检修管道内部的机械。
    轰隆隆的地铁声从正上方传来,前方就是直径超过三米的巨型水轮机,下水道在这里已经逐渐开始变窄,滚滚白浪在桨叶之间跳荡,响声如雷,水轮机把大量的水抽入铁穹神殿。
    “穿过去!”
    源稚女看着那些锐利的桨叶,每根桨叶都有差不多两米长,用精钢铸造,可以轻易地切断水草等漂浮物,水轮机也是净化流程的一部分。
    “现在过去,我们会被拦腰斩断的,我们需要等它慢下来!”楚子航提醒道,此时那桨叶飞速转动,桨叶的边缘都切成了圆盘,现在进去完全会被搅成肉泥。
    源稚女盯着桨叶,桨叶在十几秒后开始减速,足足用了几分钟才缓缓停下,源稚女三人趁着这个间隙,三人一人一个箭步从桨叶中穿过,很快身后又传来呼噜噜的风声。
    过了铁穹神殿,他们已经抵达了东京的下水道,这里长满了青苔的砖墙,下水道的结构十分古老,和刚才的铁穹神殿简直是天差地别,污水在这里散发着极其恶心的臭气。
    两侧可供行走的窄道上面布满了粘稠的糊状玩意,一脚踩上去,配合这里臭气熏天的空气,会让人以为自己行走在排泄物堆积成的小路上。
    三个人捏着鼻子,这里已经很久没有被人清理过了,前方道路的尽头有一个生了锈的梯子,水道的尽头堆积了无数肮脏的黑色物体,正是那些东西散发着阵阵恶臭。
    “嘘,我先去看一眼!”
    源稚女迅速地爬上梯子,将头顶的窨井盖顶开,好在迎接他们的是漆黑的环境,而并非是那些冰冷的黑色枪管。
    “安全!”
    源稚女向下面的两个人比了个手势,三人终于从这个臭气熏天的下水道中爬了出来。
    楚子航在漆黑的环境中点了一个火,火焰照亮了蒙尘的圣母像,虽然年代久远颜料有些变色,但圣母像仍然泛着华贵的金红色,这说明绘画的养料中掺有真正的金粉。
    “一座老房子。”源稚女四处环顾。
    “看上去像是一件忏悔室。”恺撒所在的意大利就信奉宗教,这里的神像明显就带着浓郁的宗教色彩。
    “这里有电梯。”
    楚子航在房间的尽头找到了一座老式电梯,源稚女按了按电梯,电梯亮起了红蓝相间的光芒,三人欣喜之余也开始紧张起来,教会里可不会有这种电梯。
    “我们该不会兜兜转转又回到源氏重工了吧。”恺撒也被刚才迷宫一样的下水道给绕晕,他问源稚女,“蛇岐八家信奉耶稣吗?”
    “他们大概会把耶稣也浇进混凝土里吧。”源稚女笑着调侃。
    “那我们应该就不会那么倒霉。”恺撒放心了。
    电梯门打开,电梯门内的装饰非常花哨,可以仅仅只是一个电梯厢就给人一种魔幻的辉煌之感,粉红色的主色调下配合那迷人的金色,地面的大理石也是黑白相间不规则的。
    三人有些奇怪,但还是登上了这个电梯,他们按了楼层,电梯稳稳地上升,在这个过程中,他们好像听到了一浪一浪的尖叫,好像是一大群女人在狂欢。
    三人同时一惊,他们甚至听到了摇滚激荡的节拍声如同战鼓似地一下一下地敲打在心扉上,好像心跳的频率也在这个节奏下不由地加快。
    电梯门打开,三人终于是震惊了。
    他们来到了一个大舞台上,舞台上闪着无数的灯光,明晃晃地无比刺眼,玻璃制成舞台上布满了斑斓的光点,黑暗的环境中海量白花花的东西。
    那是无数个衣着暴露的肥婆挥舞着荧光棒,脸上的臊子肉一抖一抖的,看到三人登场,她们的声音愈发的高亢,那尖叫声像是大海的浪潮就要淹没台上不知所措的三人。
    “这是母猪临产实验基地吗?”楚子航一脸错愕地询问。
    “咳咳...礼貌一点。”
    源稚女有点忍俊不禁,现场布局他有点熟悉,他好像还来过这个地方表演过节目。
    “只见过宅男的怒吼,没见过宅女的狂欢,这是牛郎店吧。”恺撒摸着下巴思索道。
    “还是恺撒君的见识广,这的确是一家牛郎店。”
    源稚女想起来这是什么地方,他们现在大概在日本的新宿区,这里是日本最繁华的地段之一,这里拥有最开放的“性”文化。
    在这里,烈焰红唇,肥臀乳浪或者搔首弄姿的画报完全就是小儿科,你甚至能在路上看到两个男人缠绵在一块,空气里都充满了焦灼的气息...
    “来一个,来一个!”
    台下的肥婆们大声地狂吼,恺撒到了这种地方反而是放开了心,至少出门迎接他们的不是一大群身着制服的执法人,现在看到这群肥婆,他的心情顿时也好了不少。
    只有楚子航一脸忧郁,他是一个行为检点,干净到没有任何黑历史,出行作息都十分规律,女朋友夏弥更是卡塞尔学院的下一届校花候选人,喜欢的偶像都是优质偶像王力宏的人,居然会沦到日本的牛郎店里。
    这无疑是给他牛逼传奇的人生重重地抹黑。
    “怎么破?”
    恺撒凑近源稚女的耳畔,他也是第一次上台当牛郎表演,他需要一个镇得住场子的前辈,虽然他不清楚源稚女是做什么的,但是源稚女那副宠辱不惊,脸上拿捏的笑容已经说明了很多。
    “跳舞会吗?”
    “什么舞适合这样的场面?”恺撒十分感兴趣。
    “艳舞!”
    源稚女露出了神秘的笑容,给恺撒指了提条路,小声道:“看到那边的钢管没有?”
    “额...你确定要这么做?”
    恺撒似乎还有点犹豫,他犹豫的并不是下海当牛郎,而这是他人生第一次牛郎表演,如果不能完美地表现他的男人味,那对他而言就是一种失败。
    “恺撒君你有完美的胸肌和一双摄人心魄的冰蓝色眼眸,你金色的头发和白皙的肌肤就代表你会在这里大受欢迎,你只需要放开一点,就能赢得很多。”源稚女给恺撒指点迷津。
    恺撒好像茅塞顿开,向着钢管那边走去。
    楚子航站在源稚女的身后,他显然就没有恺撒那么放得开了。
    “楚君,听说你精通剑术。”
    “还行。”
    “那你和我来打一场,舞剑助兴,当然我不会打伤你,但是得有一个战败惩罚。”
    “很严重吗?”楚子航皱着眉头,他还不能理解源稚女的意思,源稚女摇摇头,“这个处罚可以是陪客人喝酒,也可以脱掉衣服,用香槟酒淋便全身,你全身湿漉漉的,女人们就好这一口。”
    “一定得这样吗?”
    “你得和下面的观众有互动才行,明白吗?”
    源稚女向楚子航眨着眼睛,楚子航没有拒绝,因为他在这里也没得选择,下面的母...肥婆快把嗓子都喊冒烟了,如果不表现表现,恐怕他真的走不出这个牛郎店。
    不远处已经爆发出了阵阵欢呼声,只见恺撒脱掉了自己的上衣,露出了精壮的胸肌,他没有跳妖娆的钢管舞,反而是把钢管给拆了,开了一瓶金色的香槟摇晃喷洒,香槟从他解释的肌肉上划过。
    这样的风情无疑是迷倒了不少女性。
    源稚女扬起眉毛,恺撒或许真的是个表演天才,他真的很懂女人。
    他身上散发出的气质和他表现出的野性截然不同,就是这样的差距打破了女人们对男人的认知,还有他迷人的身材和微笑,笑一笑能倒一片女人。
    “他好像很享受...”楚子航不知道恺撒是如何那么代入的。
    “把好像去掉。”
    源稚女微笑一阵,开始他和楚子航的表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