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龙族之重生源稚女 >第230章知识的力量铝热反应
源氏重工的底层,三个人坐在余火的微光中,源稚女送走了绘梨衣,心中也算是了却一笔心事。
现在他只需要专心地面对接踵而来的麻烦就好。
“源稚女,我一直都对你的身份感觉特别好奇,你想知道为什么吗?”恺撒捡起地上的一块碎玻璃,那是刚才绘梨衣打碎的鱼缸。
“因为我很厉害,表现出的能力和你们这些混血种完全不同。”
“这是一方面的因素,起初我也的确是因为这一点才对你产生了兴趣。”恺撒将碎玻璃丢到了另一个鱼缸里,碎玻璃溅起一阵水花,“我以为你是头龙王。”
“你应该不是第一个这么想的人。”源稚女轻松一笑。
“直到今天我看到了你的妹妹,我现在才发现,你们还真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各个都是怪胎,她的能力简直比龙王还强大。”
“是嘛”源稚女附和地笑着,“她一直都是个很乖的女孩,只是血统容易失控,她真的不坏的,包括猛鬼众里的孩子,他们都不是坏孩子。”
楚子航挺同情源稚女的,他看得出来源稚女有很多难言的话没说出来。
他也一样,男人之间的共情使得楚子航轻轻地拍了拍源稚女的肩膀。
可源稚女的肌肉在这个时候坚硬的和石头似的,他好像忽然意识到了一件事情。
他回过头,看到自己装好的血清试剂还被放在手提包里,这让源稚女握紧拳头。
这是一件糟糕的事情,他刚才忘掉了让路明非带上这些血清药剂上路的。
“该死的。”
他站起来奋力地跺了跺脚,合金做成的地面震撼,这让身后的两人觉得站在他们面前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只即将暴走的龙。
源稚女失落了几秒钟,又很快找回了状态。
“现在我们得想办法脱身,然后和路明非会合。”
“怎么做?”
源稚女将目光放到了那些巨大的鱼缸里,里面至少游曳了成百上千的死侍,如果家族下来的是执法人,那利用这些死侍,他们或许可以拖延一些时间来达成目的。
“打碎这些鱼缸,淹没这里!”
源稚女想到了一个疯狂的办法,源氏重工的底部绝大多数都存放着巨大的鱼缸,这里就像是一个大型的海洋馆,一旦鱼缸破碎,那这里的水很快就能淹没源氏重工的底层。
“我刚才下来的时候听到了外面有流水声,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外面的上面应该有一个巨大的排水口,我们可以利用这个排水口,想办法从排水口出去!”源稚女的想法很疯狂,但的确是一种可行的办法。
“听起来我们要在东京湾里游泳咯?”恺撒站起来活动了一下臂膀,“其实我也喜欢水上运动,我在卡塞尔学院第三十三届帆船竞赛中还拿过冠军,不像他是个旱鸭子。”
楚子航默然,他并不打算和恺撒争辩什么。
恺撒喜欢那种高大上的帆船滑雪等极限运动,楚子航的运动只是篮球和练习剑道,这爱好和运动之间不应该有什么优越感来着,只能说恺撒喜欢的运动小众而已。
真要游起来,还真不知道谁游的快一点呢。
说干就干,三人将拿出各种各样可以利用的工具,开始对这里的鱼缸采取疯狂的破坏,源稚女将地上的金属砸在鱼缸上,鱼缸裂开了一道缝隙。
这里的鱼缸简直比地上的金属还坚硬,源稚女眼神冰冷,他走过去,将那嵌入鱼缸玻璃的金属块拔出,随后一拳头轰在了鱼缸上。
鱼缸猛烈地震颤,周围的玻璃支离破碎,爆炸产生的声音如同雷鸣般在这个空间炸响,震的恺撒和楚子航不约而同地向源稚女那个方向看去。
他们尝试了很多办法,拿楚子航的言灵轰,恺撒拿地上的斧头敲打,可这个鱼缸坚硬的和金刚石一样,无比地坚硬,恺撒怀疑这个鱼缸是不是也用炼金材料做成的。
如果真的是这样,那只能说蛇岐八家真是太有钱了。
他们不光光在代表日本分部的源氏重工下养殖死侍,还花费了重金制造了巨大的炼金设备提炼血清,把这个消息放到外界,估计整个混血种圈子都会震惊的。
现在他们已经发现了这一点,估摸着蛇岐八家这里也不会给他们好脸色看的。
只是可惜他们现在的任务还没开始,恐怕因为这一点,这一次的任务要不欢而散了。
恺撒作为小组的组长,他丝毫不为此感到自责,因为他们在日本发现了更大的机密,这种饲养死侍进行活体实验等反人类的行为已经值得秘党立案调查。
现在的情况已经不是恺撒能控制的住的。
他打算出去之后就将自己在源氏重工里的发现上报秘党和家族。
到时候加图索家族必然会派人过来,秘党方面也绝对不会坐视不管。
日本这里的情况到时候会非常的混乱,在这此期间他们可能要暂时避一避风头。
大水从鱼缸中涌出,源稚女那边已经成功了,恺撒这里也在想办法打破鱼缸,他看向周围的箱子,其中一个箱子里上用红色的马克笔写着一个大大的拉丁字母。
al(铝)
恺撒忽然想到了一种危险的办法,身边的楚子航也意识到了这一点。
两人迅速地敲开了箱子,里面的确有大量的铝金属单质,楚子航从地上找了一些金属氧化物,两人的虽然互为对头,但在一些关键场合中想法不谋而合。
他们将金属氧化物和铝单质混杂在一起,恺撒找到了一根巨大的棒槌,他将这些东西捣在一起,楚子航也过来帮忙,两人像是打年糕似地敲打着这些混合物。
“你们在做什么?”
“稚女,你知道知识的力量么?”
“什么?”
源稚女被两人整的云里雾里,两人在捣鼓了一阵后,将一个箱子推倒了鱼缸旁边,随后恺撒和楚子航同时后退,楚子航的眼中闪起了金色的火焰。
他催动言灵君焰,给刚才那团混合物加热。
火焰烘烤着那团金属混合物,恺撒躲得远远的,源稚女不清楚两人在做什么,但总觉得好像有什么大事要发生。
在楚子航君焰燃烧的十秒后,那团混合物忽然就冲射出耀眼的火花,剧烈的爆炸伴随着极致的高温闪耀在鱼缸的周围,飞溅四射的金属从三人的身边划过。
三人趴下,头顶烧红的金属块爆射地掠过头顶,两人好像是制作了一个活火山,里面的喷发的金属火焰将源氏重工底部烘烤成了一个巨大的火炉。
“你们搞什么鬼!”
源稚女望着那不断喷射火焰的玩意,一脸震惊,火焰已经烧化了鱼缸,里面的水碰到了剧烈反应的金属,变得更加的狂暴,整个空间都轰隆着霹雳的炸响,好像几人就站在喷发的富士山口。
“铝热反应啊!”
铝热反应是一种非常强烈的化学反应,一般是用来熔断金属,比如焊接铁轨这种经常会用到这种反应,这种反应的特点就是能在短时间内释放大量的光和热。
源稚女给两人竖起了大拇指。
“鬼才!”
鱼缸被的大水很快就冲灭了铝热反应,底部的鱼缸遭到破坏,到处都在喷水,水很快就漫过了三人的腰间,并且还在以极快的速度上升。
水中的死侍全部跑了出来,他们游曳在水中,有的露头,对三人发出了渗人的怪笑声,有的已经迫不及待想要扑上来咬断三人的脖子。
这个时候另一部电梯抵达了。
然而让三人震惊的是,来到这里的电梯并没有载满执法人,而是一群皮肤灰白的死侍,他们凶猛地从电梯中扑了出来。
“见鬼!”
恺撒大吼,现在他们反而是身处危机了。
源氏重工的底部现在足足有上千只死侍,它们从鱼缸中涌出,随后在水中探出头颅,像是《生化危机》中实验室里复生的丧尸。
大量的死侍让源稚女也皱起眉头。
“怎么办!”
恺撒扑打在水中大声地咆哮,已经有死侍在拉他的脚踝。
“我们去电梯那里,往上一层就是排水口,我们只需要守住电梯口就可以防止腹背受敌的情况!”浴缸里的水已经足以让三人漂浮在水中,源稚女的额发湿漉漉地压在眼前。
恺撒擦掉了脸上的水,拿出沙鹰对着水里抱着他脚踝的死侍开了一枪,死侍的被贴近的沙鹰打了个正着,松开手凄惨地嘶吼。
“听你的!”
恺撒一马当先地向电梯口游去,楚子航向源稚女点头,源稚女给三人垫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