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龙族之重生源稚女 >第229章相逢曾相识
源稚女脸上的血口在片刻之间恢复,破裂皮肉互相靠近闭合,最终紧密地连接在一起,丝毫没有一点受伤的痕迹。
他振落上半身凋敝残破的衣绸,走到绘梨衣的身边,宠溺地摸了摸她的头,绘梨衣不敢置信地看着源稚女,她伸出一只手捏了捏源稚女的脸,眼里充满了好奇。
刚才她还自责,因为“审判”一旦发动,范围内所有的生物都会被下达死亡的命令,哪怕是绘梨衣及时停止取消这个言灵,切割的效果依然会存在。
源稚女刚才脸上明明布满了骇人的血痕,可在眨眼间他的伤口又好了。
这种奇怪的能力让眼前这个女孩特别好奇,一双手在源稚女的脸上游离,好像要检查源稚女到底有没有好的彻底。
源稚女抓住绘梨衣的手,轻轻地放下来。
“我没事的,绘梨衣不用担心我。”
“稚女!?”
路明非在余火的微光中看到了源稚女脸颊黑色的轮廓,现场光线昏暗的像是一个剧场,刚看到源稚女走出来的时候,路明非还惊疑了一下。
可听到了那熟悉的声音之后,他可以确定那就是源稚女。
源稚女转过头,路明非三人从黑暗里走出,源稚女脸上略带歉意,“对不起,因为情况不明,这里又太危险,所以我只能先出手。”
“没事,我们其实也打回来了。”恺撒跨过面前那一米长的沟壑来到源稚女的身边,给源稚女递上一根雪茄,源稚女摇摇头,“不用,我们彼此都很熟悉了。”
恺撒思索一下,好像也是,于是自己点起雪茄抽了起来。
他看着源稚女面前的女孩,女孩的面容很美,鲜红的头发,玫瑰红的眼睛里带着一丝警惕,躲在源稚女的身后,好像是做错了事的小女孩,寻求大人的庇护。
“这位是?”
“我的妹妹绘梨衣。”
“他是不是上杉家的家主?”路明非踉跄地跨过沟壑,来到恺撒的身后,那猴急求证的模样让源稚女微微笑,“是的,她的确叫上杉绘梨衣。”
“那这个人该不会是”
“有些时候,命运这种东西,你不相信它的存在,可各种各样的机缘巧合却仿佛安排好的,她的确就是一直陪你聊天的那个女孩。”
“啊”路明非的嘴巴大到能塞个西瓜。
他仔细地盯着绘梨衣看了看,那梦里出现的红色倩影,居然在这个时候一点一点的灵动清晰起来。
有那么一瞬间,路明非真想握住她的手,拥抱着她,大喊着:“我终于找到你了。”
可是他没这个胆子,他对女孩是一见如故,可女孩对路明非却十分陌生。
特别是对方带着好奇的目光打量着路明非,好像是在看某个玩具似的。
“不介绍一下自己吗?”源稚女笑着调戏路明非,路明非老脸一红,他走到绘梨衣的面前,立的笔直,像是军训时站好的军姿,随后九十度弯腰大声道:“你好,我叫路明非!”
绘梨衣看了看源稚女,那一脸陌生的模样不认识路明非。
空气在这个时候安静下来,路明非直起腰,那个女孩对路明非眼底依然藏着一些警惕。
“额忘记我了吗?”路明非记得他们昨天还一起聊天来着的。
“你是不是用了网名?”源稚女提醒一声,这让路明非茅塞顿开,恍然大悟地拍手,“对啊,我的网名叫sakura!”
一听到那串拉丁字母,绘梨衣的眼睛微微亮起来,好像充满了灵气,连眉间的表情都变得灵动鲜活,不再是之前呆呆的模样。
她对路明非微微一笑,依然站在源稚女的身后,只不过脸上略微有点羞涩。
“这是网恋奔现了?”
恺撒不明白这是个什么情况,楚子航眼底也是充满了八卦的神采,好像无意之间路明非就发现了爱情。
路明非不知道网恋是个什么情况,但他的面前的确站着一道梦中才会出现的倩影,一样的鲜活,一样的鲜红,现在她就站在路明非的面前,笑靥如花。
路明非不知道有些话要如何说出口,这个时候明明有很多话可以说的。
他现在大脑有点缺氧,他忽然明白了,自己相册的最后几页应该放谁的照片。
也许这会是个美丽的春天,在这个樱花盛开的国度里,他邂逅了一个比粉红樱花更美的女孩。
“好了,我知道你们有很多话要说,但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这里是龙潭虎穴,蛇岐八家正满世界地找我们。”源稚女打断了路明非那情意绵绵的思绪。
“那个入侵蛇岐八家的人就是你啊!”
恺撒这个时候也是明白了,源稚女没有否认。
其实不应该说入侵,因为源稚女是被抓到这里来的。
只能说王将百密一疏,源稚女将计就计地就把王将拿捏了。
“你和源家的家主是什么关系?”楚子航问。
“这个”
源稚女犹豫了一会,绘梨衣也看向源稚女,她第一眼看到源稚女的时候,就把源稚女误以为是源稚生,可他后来表现出的种种行为和源稚生相差很大。
但她依然以为源稚女是个贴心的哥哥,至少他带着绘梨衣翘家,并许诺要看各种各样的风景。
不过事情到了现在这步,其实也没什么值得隐瞒的地方,两个人名字相似,又长得很像,这样的关系几乎是呼之欲出的。
“他是我的哥哥,也是绘梨衣的哥哥,绘梨衣是我们的妹妹。”
“你哥哥是蛇岐八家的家主,你怕什么啊,难不成你哥哥作为家主还不能给你摆平这些破事?”路明非以为源稚女只是来这里偷东西的。
“很多话,我很难用一两句说清楚,我只能告诉你,现在我不能见到我哥哥。”源稚女脸上泛出苦涩。
他不想看到源稚生吗?
他想啊!
特别想!
可是有什么办法,就算两人见面了,那然后呢?
源稚女是猛鬼众,源稚生代表蛇岐八家。
两人再打一架,然后源稚女暴揍源稚生一顿?
他们之间本来没有这么多隔阂和误区的,只不过源稚生他走了进去,在他的印象中,源稚女就是个被恶鬼附身的人,他作为执法人,斩鬼就是他的使命。
他是个被道德正义要挟的人。
如果想要彻底改变两人的关系,除非是带着源稚生走出误区。
而这个必要的过程,就是让王将暴露他的狼子野心,让源稚生真真切切地认识到这个男人到底是何种面目。
只有这样,源稚生才会醒来。
源稚生对于源稚女的事情知道的越晚越好。
“倒是我有点好奇,这里是蛇岐八家的底层,除非是坐专用电梯,你们是怎么下来的?”
“如你所见,显然是电梯咯。”恺撒觉得源稚女问了一个无聊的问题。
“不是,我是说,你们是故意按的底层吗?”
“这倒不是,我记得好像是电梯忽然失控,我们就掉到了这一层来,好在我们没有摔个稀巴烂。”路明非回忆起来双脚就有点发软的。
“有人操控了你们的电梯?”源稚女大骇。
“这么想也没问题。”楚子航也觉得是这样的。
就在这个时候,源稚女又听到了电梯钢丝放绳的声音,又一部电梯再缓缓降落。
“这次是真的被发现了。”
源稚女咬着嘴唇,他带着绘梨衣快速地来到了刚才那部被毁坏的电梯,他拔掉穿插在里面的巨大的鱼叉,好在只是电梯的门坏掉了,并不影响运行。
“路明非!”
“在!”路明非被源稚女点名立正。
“你带着绘梨衣走。”
源稚女左手啦绘梨衣,右手拉住路明非,把两人的手牵在一起,路明非还是第一次这样牵女孩子的手,明明是温润柔软的舒适感,可这让路明非浑身起鸡皮疙瘩,十分不自在。
“你你为什么不走?”
“王将的目标是我,还有绘梨衣,我们分开走,离开的概率大一点,你应该经受过尼伯龙根计划了吧,现在的你实力也不错吧。”
“我怎么感觉你在托孤啊,我可不想夙夜忧叹地写一张《出师表》啊!”路明非头皮发麻。
“就当是吧,带着她先走,如果有机会的话,你再联系我或者我联系绘梨衣,就这么说定了。”源稚女给路明非按下了按钮,电梯的绳索开始拉伸,电梯厢上升。
源稚女一个跨步,从逐渐趋于闭合的空间中跳下,如果稍微晚一点,源稚女可能被电梯腰斩。
绘梨衣也不舍得源稚女,脸上表现的有些难过,路明非握着绘梨衣的手开始冒汗,两人的手心之间湿漉漉的。
看到女孩那失望难过的模样,路明非不知道该怎么做。
他忽然一咬牙,恶胆向边生,大力地拥抱这个女孩。
可面对路明非突如其来的拥抱,绘梨衣没有一点准备,被他抱到了角落里,差点就把头磕在了电梯厢里。
路明非身体的压力把绘梨衣压在墙角边,两人面面相觑。
气氛逐渐微妙。
路明非尴尬地笑了笑,他什么事情都办不好。
或许在这个时候,他应该温柔一点的。
可是他没有一点经验,几乎是咬着牙做出这样的行动,这样的肌肉记忆让他想起尼伯龙根计划里咬牙切齿的坚持,几乎是条件反射地用力。
他放开女孩,闪出一个身位,绘梨衣看他的眼神也有些奇怪了。
“对不起,我只是想安慰你来着”
绘梨衣和路明非聊天的几年里学了一点中文,所以能听懂了路明非的歉意。
她轻轻地拥抱路明非,香风阵阵,路明非被这一缕温柔感动到了。
他脑袋里空白一片,只是默默地抱紧怀里的女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