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龙族之重生源稚女 >第216章风动而影不止
    源稚女仔细地查看昂热发出的文件,脸色从不屑变得有些凝重,最终他没有看完,将手机放到茶几上,昂热此时盯着窗外不断闪过的夜景,眼眸中的光开始变得犀利锋芒。
    车内静悄悄的,而车外明月斜挂在黑海的尽头,远处群山的剪影宛若米兰大教堂的尖塔,耸立在道路的另一边,一阵倦鸟掠过树林。
    车速忽然缓了下来。
    “到了?”昂热询问,源稚女摇摇头,“我们并没有抵达据点,反倒是该有的麻烦要来了。”
    昂热看着源稚女并不惊讶的脸色,有些感兴趣地坐直身体,“你以前都过这样刀剑上的生活吗,听起来还有点古武侠客的味道,仇人每天都找上门,每天都是快意恩仇的一天。”
    “不要把我和那些为了酒和女人的废物相比,我的目的很单纯。”
    源稚女的话语生硬了很多,昂热好像也碰到了一块石头,他发现这个人浑身上下都充满了变数,上一秒两人或许还在尽兴地洽谈,下一秒恨不得要将藏在袖子里的刀剑拔出。
    车子停了下来,前面领头的司机靠边停车,源稚女摇下车窗,那司机走了过来,低声下气道:“大人,前方的道路出现了塌方,我们需要一定的时间清理障碍。”
    “今天下雨了吗?”
    “没有,但是未来三天会有大雨,还伴随着气旋和强台风。”
    “今天地震了吗?”
    “只有过不到三级的小地震。”
    源稚女平静地点了点头,可他忽然就变脸了,“从明天开始,你就不用来我这里上班了。”
    面对突如其来的炒鱿鱼,黑衣司机完全没有搞清楚他到底哪里做错了。
    之前他上任的时候就听说过源稚女选人苛刻,和他出行你必须了解天时地利,比如什么时候下雨,今天的温度是多少,有无特殊的节日活动,甚至内阁议会出台了什么样的政策,这些都要第一时间了解。
    司机觉得自己做的很尽职,日本每天都有地震发生,而司机能报出这片区域的地震等级已经是相当注意细节的人,可他还是被源稚女炒了。
    这让他现在非常的愤懑,但是面对源稚女这种猛鬼众的终极BOSS,他作为下属也只能低着头,敢怒不敢言,生怕一句话说的不好,见到明天的太阳。
    “去清理障碍吧,注意让周围的人警戒起来。”源稚女挥手,司机无奈地退了下去,昂热看着源稚女,很好奇地询问,“他了解的信息不对?”
    “不是不对,每一点都说的很准确,但这对于我来说是无用的信息。”源稚女靠在舒适的座椅上,缓缓闭上眼睛,“我需要的是一个有脑子的下属,这种随时都会成为炮灰的,无论是对我还是对他而言都毫无益处。”
    昂热开始还没理解源稚女的意思,不过他也很快就反应过来。
    今日无雨又无强风地震,现场却出现了塌方,怎么想都是十分反常的。
    源稚女不满意的应该是他的反应速度,他应该早一点想到可能是有人想要趁机夜袭。
    “你知道有人要偷袭我们,你还能这么淡定地坐在车上,也不怕被人连人带车一窝端了?”昂热到也是佩服源稚女的表现,他看样子还很放松。
    “我们现在出去的话也无济于事,让他们放马过来吧。”源稚女睁开一只眼,眼瞳闪烁着不正常的妖艳金光,“就算会出事,以校长您的本事,他们也断然伤不到校长的。”
    话音刚落,源稚女伸出手指夹住车窗外吹来的一片落叶,落叶和寻常的叶片不一样,完全是锯齿状的金属薄片。
    它无声无息,和寻常的落叶一样,可是一旦触碰到皮肉,便能瞬间切落一整块血肉,若是抹到了脖子,将会割破动脉,造成大出血。
    “忍者的技法。”
    伪装成叶片的金属薄片在源稚女的手中化为粉尘飘散到了夜空中。
    轰...
    一声毫无征兆的轰鸣似那晴天炸响的霹雳,车外面出现了骚动,一辆黑色的路虎被一枚火箭弹轰成了燃烧的铁皮疙瘩,正在清理障碍的猛鬼众也被爆炸产生的冲击波掀了个人仰马翻,地上零落着燃烧的碎屑。
    “敌袭,警戒!”
    负责警卫工作的头领立刻滚到到一辆车的后面,火箭弹是从一旁的山林里面射出来的,然而不等众人做出防御姿态,第二枚火箭弹又射了下来,这一次的目标是源稚女和昂热乘坐的长林肯。
    “大人!”
    火箭弹拖着嚣张的尾焰,在空中划出刺耳的音爆,仿佛是一枚铁拳重重地轰击在林肯上。
    然而火箭弹没有在林肯上爆炸,反而像是反应装甲一样弹飞了射来的火箭弹。
    火箭弹撞到了另一辆车上,又是一场爆炸,冲击波将林肯冲了向后倒退一步,爆裂的金属碎片扎入了林肯的玻璃窗上,却不见玻璃碎裂。
    “好车!”
    昂热喝了一口红酒,不由地感慨,刚才火箭弹命中车体的瞬间,林肯发出了凄惨的哀鸣,昂热都要开时间零带着源稚女跳车了,可对方仪态安然地给昂热再倒上一杯红酒,这样的镇定也打消了昂热心底的顾虑。
    这辆林肯是源稚女花费了重金改造的一辆特殊汽车,外层的油漆下包裹的是虎式那样的反应装甲,而汽车的玻璃都是采用硬度和韧性最好的FJ79型号防弹玻璃。
    这样的车开出去,完全是一座大型的商务装甲车,安全等级可以媲美特勤局给美国总统安排的车辆。
    “还击!”
    警卫的头领一声呐喊,车外响起了落雨般密集的枪声,源稚女却在这个时候坐了起来,摸了摸他放在车旁的短剑,短剑上哪怕是覆盖着剑鞘,昂热都能透过剑鞘来感受到那剑身上流动的杀意。
    他皱着眉头,不知道一把剑杀过多少人才会有如此凶戾之气,哪怕是七宗罪中最为暴虐的“暴怒”也无法与之媲美。
    “你这把剑...”
    “天丛云。”源稚女将剑放在大腿的膝盖上,手指轻轻地拂过剑鞘,剑鞘上的松纹流火,焕发出暗红色的光芒,仿佛是夕阳射入湖水,半江瑟瑟半江红。
    “神话时代的刀剑?”
    昂热脸上的神情逐渐扭曲,源稚女继续抚摸着剑鞘,像是一个哄着孩子睡觉的母亲,眼里都充满了温柔的光,他轻轻地点头。
    昂热不由地屏住呼吸,神话时代的刀剑只存在于《古事记》的文本之中,哪怕现在日本博物馆里安放的“天丛云”,也不过是一把仿造的模型。
    真正的神剑居然流落在源稚女的手上。
    “我承须佐之男命,须佐之男斩八岐大蛇,而我自然是这份力量的把握者。”
    昂热有些头晕,难怪源稚女拥有和龙王正面抗衡的能力,原来他的力量也是顺成自神话时代。
    不过这样一想,之前的很多疑惑都解决了。
    “你藏得真深,以前从来没见你用过。”昂热擦了擦脖颈后面的汗水,源稚女只是轻轻地笑着,他左手握住了天丛云,右手打开车门。
    “老鼠们要来了,就让他们看看到底谁才是龙吧。”
    在源稚女右手握住剑柄的一刹那,昂热甚至听到了风中凄厉的咆哮声,那声音似无数头凶猛的野兽在颤抖,其中龙吟之声最为高亢,无论是人和龙都将在这把刀剑面前臣服。
    昂热想过源稚女会有底牌,也把源稚女想得很复杂,以为源稚女的底牌会在最后出现,可他现在居然拿着自己的终极秘密武器耀武扬威。
    不过这也变相震慑了昂热,让昂热不由地开始为深层次的合作而考虑。
    很快,他的嘴角就弯起了一个神秘的弧度。
    他的力量,他的刀剑,将是龙族冰冷的墓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