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龙族之重生源稚女 >第215章博弈与选择
    昂热和源稚女坐在长林肯的隔间内,隔间里的灯光昏暗,朦朦胧胧地撒在两人的脸上,蒙出一层阴影,好像是法制纪录片里被打马赛克的嫌疑人。
    昂热抿了抿桌上的康帝,不由咂嘴感叹道:“好酒,入口后香气馥郁持久,精致醇厚,单宁细腻而有力,平衡而又凝缩,丝绒般的质地柔滑优雅,几乎将顶级黑皮诺的优点集于一身。”
    昂热像是一个专业的品酒师给这瓶价值不菲的红酒点赞,源稚女端起酒杯喝了一口,他没有昂热这样的品位,这酒喝在他的嘴里,如果要说有什么特点,那就是贵,是金钱的味道。
    不过源稚女用好酒来招待长辈是应该的,况且猛鬼众最近发展的不错,源稚女也不吝啬这一瓶红酒。
    “校长,有一点我可能要提醒您,当您踏入日本的时候,蛇岐八家辉夜姬的天眼已经盯上你了,现在蛇岐八家那边肯定已经知道了您的动静,这对于校长您来说,不是一件好事。”
    面对源稚女的提醒,昂热眯着眼睛继续品酒,好像压根就没有听见一样,源稚女也恭敬地坐在旁边,没有催促,没有着急,等着昂热喝完这口酒。
    酒水入肚,昂热畅爽地舒坦一声。
    昂热作为秘党的领袖,又怎么不知道日本分部这里的小动作。
    他来到日本第一趟没有去拜访蛇岐八家,反而是选择上了猛鬼众的车,这里面多少蕴含着一点敌对的意味,蛇岐八家完全可以拿这件事情来大做文章。
    况且接待昂热并非是源稚女的意思,而是昂热主动要求的,这一点也是源稚女无法理解的。
    他更希望的是昂热和蛇岐八家打好关系,作为内应去潜移默化地改变一些事情。
    所以,昂热的行为让源稚女有些费解,他想了一路也没有明白。
    “所以你要保护好我啊,我对于你的安排非常满意呢。”昂热熟络地拍着源稚女的肩膀,伸手要去碰那红酒瓶子,红酒却被源稚女拿走,昂热眉梢稍稍扬起。
    “校长,这不是小事情,我希望您能重视起来。”源稚女的语气十分恳切,他面对昂热这个老顽童完全没有想开玩笑的意思,昂热也是笑了笑,“我当然重视了,我可是派出了我们学院的王牌组合来处理这件事情。”
    “是他们三个吧。”
    源稚女不说名字,但那笃定的眼神已经把那三个人的名字报了出来。
    “哦?你知道啊。”
    昂热从来没和源稚女说起过这件事情,对方好像对此了解的一清二楚,这点到是让昂热有些惊讶。
    “如果我是那个人,我一定会想方设法地铲除校长您,比如在路上制造一场车祸。”源稚女说。
    “呵呵,幼稚的想法。”昂热从源稚女手里抢过红酒,源稚女微微一愣,校长直接对着瓶子吹了起来,几口红酒下肚,昂热的面色也趋于红润,“你去卡塞尔学院这件事情,那人知道的吧。”
    源稚女点点头,昂热一摊手,“那不就好了,蛇岐八家早就想脱离秘党的掌控,你以为我和他们非常合得来吗,我来到这里,哪怕不和你接触,他们也会想着办法来杀我。”
    昂热的眼底忽然闪出精明的光,“从接触你的那一刻开始,我就已经和日本分部断绝了来往,只不过大家还没有做出官方的声明罢了。”
    “所以您来到日本,就先找到了我?”源稚女指着自己。
    昂热又是大笑,有点神经兮兮的,“你以为我找你是有什么事情呢?”
    “如果您不是来帮忙杀人的,我猜您是来访问故友的吧。”
    源稚女的答案到也符合昂热的心底的想法,他那种为老不尊的模样稍稍端正了许多,用一种特别的眼神仔细地打量源稚女,他好像什么都能猜得到。
    “你都知道些什么?”昂热神色开始严肃。
    “我不知道,等着校长将答案告诉于我。”源稚女也是没有回避昂热的眼神,“校长您既然在蛇岐八家和我只见选择了我,那就证明你对于我的身世有一定的了解才对,你愿意在我的身上下赌注。”
    “哈哈哈,聪明的小子,原来你在学院里唯唯诺诺的一直是在演戏,还以为你真的什么都不明白呢。”昂热大力地拍着源稚女的肩膀。
    源稚女也只是微笑地回复,“校长您也演得不错,你是知道我是何种身份的人,也可能知晓我的目标。”
    两人看着彼此,都露出了一种心照不宣的笑容。
    “好吧好吧,真是个厉害的小子。”昂热似乎是妥协了,他将红酒瓶重新放到了桌上,“你猜的的确不错,我来到这里就是为了访问故友的,我对于你们和蛇岐八家的纷争也没有兴趣,你应该知道我唯一的目标吧。”
    “屠龙。”
    “不错,我的目标就是屠龙,既然我来到这里,那就证明这里藏着令我感兴趣的东西。”昂热嘴角扬起了诡异的弧度,“你想知道什么对吧,我觉得你不应该第一时间来问我。”
    昂热刚才还释怀,可现在又好像变卦地推辞,这让源稚女瞬间就有点压抑不住了。
    “校长,您这是什么意思?”
    “很多事情,我不能以一个第三者的身份去叙述,因为这会让你觉得我说的不真实,哪怕是我全部说出来了,你可能表面上点点头,笑的很礼貌,但你绝对不会完全相信于我,那我说这样的话又有什么意义呢,是不是?”
    “校长的意思是要我单独去找人谈谈吗?”
    “再问你一个问题,你现在是想要从蛇岐八家开始突破还是直接打感情牌?”昂热左右手各伸出一个手指,源稚女稍微思考了一下,很快做出了决定。
    “我肯定不会和我哥哥打感情牌的,现在哪怕是我出现在他的面前,告诉他我就是他的弟弟,他一样会杀我。”源稚女说。
    “你可能理解错了我的意思,我的意思是,你是否要通过其他亲人的渠道去对源稚生旁敲侧击,试试看他的反应。”昂热声音忽然低沉。
    源稚女有些惊讶,他认真地审视昂热,“你知道我还有其他的亲人?”
    “当然,一个很重要的亲人。”昂热露出了神秘的笑容。
    源稚女第一时间就想到了上杉绘梨衣,那个哥哥最疼爱的妹妹,源稚生当然不会知道,那个他疼爱的妹妹,其实是他的亲生妹妹。
    源稚女觉得这一点行不通,摇摇头。
    昂热有些意外,他也错误地理解了源稚女的意思,昂热也不知道绘梨衣和源稚生的关系,他想到的是另一个男人。
    就是这种阴差阳错的误解,让源稚女选择了一条最艰难的道路。
    “你真的要和蛇岐八家分个你死我活?”
    “不,蛇岐八家是个庞然大物,想要一口吃掉显然是不可能的,但是我的意思是要让蛇岐八家的内部产生分歧,从内而外地瓦解这个庞然大物。”
    “口气不小,不过你的这个方法倒是和我的意见相互符合。”
    “请校长指点。”
    “你知道蛇岐八家里面的犬山家家主吧。”昂热脑海里浮现了一个胖嘟嘟的面孔。
    “知道,犬山贺,曾经是蛇岐八家日本分部的第一任部长,据说曾经也去卡塞尔学院进修了一段时间。”
    “是的,他曾经是我的心腹,在犬山家要没落的时候,他投奔了我,犬山家决定归附秘党,他是个聪明人,知道那个时候时局变动,是个振兴家族的好机会,为此他借助秘党对犬山家的帮助登上了日本分部部长的位置,当年蛇岐八家的最高领导人并非大家长,而是日本分部的部长。”
    “卧底?”源稚女忽然感兴趣地问。
    “不,他和我的关系就如同你和我一般,世界上没有永恒的朋友,只有永远的利益,现在犬山家振兴了,他的风俗产业也在日本办的风生水起,已经不再需要我了。”
    “那校长您让我找他,岂不是等于火焰碰炸药吗?”
    “你要记住,阿贺是个聪明人,他从来都不会站错边,你知道怀疑吗?”
    “怀疑是一种可怕的武器,他可以让和谐的组织产生分歧,让牢不可破的关系变得松垮。”源稚女说。
    “的确,你要做的第一步,就是让犬山贺怀疑现任大家长的意图,听说猛鬼众和蛇岐八家现在关系紧张。”
    “冲突是不可避免的,甚至蛇岐八家已经开始筹备对猛鬼众的战争。”
    “这样的话你就更应该找他了。”
    昂热掏出手机,将手机的上的一份文件发送到了源稚女通讯终端上,源稚女打开文件,这是一份档案,里面完整地记载了犬山贺的人生经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