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龙族之重生源稚女 >第193章湿婆业舞
    海拉站了起来,楚子航和路明非两人依旧坐在地上,楚子航面色平静,心跳也平静,他已经心满意足,在刚才的那刹那,他还看到了那个女孩的笑容。
    只是看一眼,都觉得春暖花开,死而无憾,就像古人说的那样,朝闻道,夕死可矣。
    楚子航是这样的,可是路明非他不平静啊。
    路明非还不想这么早地死翘翘,楚子航那些秘党具有那大无畏的牺牲精神,但这不代表着路明非也心甘情愿地去死啊。
    “真是可怜,有人精分了,明明是神,却拥有人的情感。”路鸣泽又神出鬼没地出现在路明非的身边,他的目光盯着海拉背影,啧啧赞叹,“不过她真是太漂亮,美的叫人心碎,杀死她真是舍不得。”
    “我不是说了,你下回出现的时候吱一声吗?”
    “我又不是老鼠,天天吱吱吱,吱个屁啊!”
    路鸣泽的没好气地翻个白眼,他今天出场的装束还是一声笔挺的黑色西装,白色的衬衣黑色的领带,头发抹了油,梳得整整齐齐,臂弯里是一束纯白的玫瑰花。
    “你这装束,是刚结婚回来?”路明非上下打量着路鸣泽,“你到结婚的法定年龄了吗?”
    “白玫瑰是送葬用的。”路鸣泽鄙夷地看着路明非,“而且我成年了好不好,只是长的小而已,你至于拿男人的伤心事来讽刺我吗?”
    “那可真是不好意思。”路明非这会真的忍不住笑了。
    “哥哥,你要明白,一个男人的衣柜里,永远都要有一套纯黑的西装,无论是出席葬礼还是婚礼,你都要用到它。”
    “所以你是来为我告别的?”
    “当然不是,我怎么可能舍得让哥哥你死呢,但是你面前的楚子航和被拉入死人之国的源稚女,他们肯定是没得救了。”路鸣泽的口气很轻松,这是显而易见的事情,也无需路鸣泽多加解释。
    “当然了,如果哥哥你不作为的话,那这个葬礼可以是为这个世界的。”路鸣泽又补充一句。
    “拜托你现在别说这种丧气话好不好,现在快想想办法解决这该死的场面,难道大家真的要一起完蛋吗?”路明非显然是不愿意这个世界被毁灭的。
    “哥哥,你不能总吃免费的午餐呐,世界上任何东西都是有代价的,我非常喜欢那些华尔街大亨的话,‘世界上所有的东西都是有个价格的,只不过是多少而已’,有的时候,我们就是要为规则稍稍地付费,总不能一直白嫖吧,不然还有谁写故事呢。”
    “所以你又是来要我小命的?”路明非一提到这种事情就很不开心,看着他婴儿肥的脸上挂着笑容,好像被路鸣泽钻了空子,得逞了似的。
    “当然了,还是老价格,保证不会通货膨胀,我帮你把源稚女和楚子航都救回来,而且我这里有两种方案可以选择,供哥哥你使用,我这种专业团队,给亲你这个价格,真的十分优惠的,淘宝上都不带这么打折的。”
    “你妹的,你从哪里学来的淘宝腔。”路明非嘴里说话拖延着时间,虽然他也知道这是毫无意义的事情,但总觉得多拖一会,好像能得到什么东西。
    这种世纪难题又一次摆在了路明非的面前,世界又要他来拯救了。
    明明他不该是救世英雄,但总被卷入到莫名其妙的事情里。
    他上次写论文的时候还在想,是不是四大龙王,每次消灭一只他都要废掉四分之一的灵魂,这简直是人安排好的,这个人到底是谁,居然如此的荒唐又可恶。
    为什么交易的价格不是五分之一的灵魂!
    这简直是不给人活路啊!
    吐槽归吐槽,但是该做的决定还是要做的。
    问题又回到了换不换上,他也曾经怀疑这个交易是否真的是刚需,如果没有这个交易,龙王能不能放过他,或者说龙王能不能被打败。
    不过路明非考虑过很多,最终得出的结论都是,在龙王被杀死之前,路明非肯定是是要死在龙王的前面的。
    这个小魔鬼为他做了这么多匪夷所思的事情,难道只是急公好义,这完全不可能,他的眼睛里都透露着商人的精明,简直是个做生意的老贼,他付出了多少,必然要得到是十倍百倍的回报。
    商人永远不可能亏的,就像很多清仓大甩卖。
    他们会亏吗?
    必然不可能的。
    他抬起头看了一眼路鸣泽,发现对方正贼贼地打量自己,目光带着纯粹的得意,路明非要不是害怕打不过他,真想过去给他一拳头。
    不过将话说到本质上,路明非是怎么来到这里的?
    好像是楚子航的电脑出了问题,然后标记了这个尼伯龙根,他们跟着楚子航就进来了。
    妈的,这该不会是他设计好的套路吧!
    路明非越想越可怕,这从头到尾地梳理一遍,简直就是一个完美的局,路明非就是那个逐渐步入牢笼的小白鼠。
    而且他也实在想不明白,自己烂命一条,路鸣泽老要自己的灵魂干嘛,楚子航恺撒的灵魂不比他更加好用吗?
    路明非双手抱头,这路鸣泽要的绝对不是小命这么简单的东西,肯定是还有什么重要的东西被路明非忽略了。
    但是路明非又不知道自己身上还有什么宝贝,难道路鸣泽要在路明非死后取出他的器官?
    可是,这个价值也太低了吧,别人的器官难道不是更香吗?
    “想好了?”
    “还...还没准备好,有点...有点奇怪,但是不知道哪里奇怪,头皮发麻啊!”路明非使劲地挠头。
    “好吧,那哥哥你慢慢想。”路鸣泽耸耸肩膀。
    “我要开始了,你会看着的,对吧。”海拉看着楚子航。
    楚子航目光平静地点头,像是坦然赴死的义士。
    “你还没问问我的意见呢!”路明非高声嚷嚷,这是他和海拉说的为数不多的一句话,听起来好像还是一句废话。
    “你?”海拉的目光扫过路明非,嫣然一笑,“不好意思哦,下回考虑呗。”
    “你妹的,哪里还有下次啊!”路明非是欲哭无泪,“为什么你就那么关注楚子航的意见!”
    “因为他的身上有奥丁的烙印,在你们之中,除了他去过尼伯龙根之外,再也没人见过奥丁了,那个源稚女也被送入死人之国了,所以也不算在其中。”
    路明非哑口无言,奥丁又是什么鬼东西!
    “诸神黄昏即将来临。”海拉默念。
    海拉双手放在心口,闭上双眼,白皙的玉足轻轻踮起脚尖,像是芭蕾舞演员那样优雅地张开手臂怀抱,俯仰之间,仿佛天地都在变色。
    路明非惊讶地发现周围的一切都在崩溃,在她的身边,那些石头在无声的旋律中碎裂,她轻柔地挥动手臂,仿佛手臂上有若隐若现的水袖展开,天地之间,若隐若现的雾气化作幽影的裙摆,随着她舞蹈绽放出一朵庞大的黑玫瑰。
    海拉的舞蹈看的令人着迷,旋转腾舞,幽暗深邃的死亡气息随着她的翻转而逐渐展开,古老庄严又不失神性,像是古印度壁画上的舞者。
    “真的...在跳舞?”
    路明非瞪大眼睛,关键她跳舞就算了,那死亡气息已经快要过来了,所过之处,湮灭的能量已经将铁轨碎石化作虚无。
    “言灵湿婆业舞。”楚子航眼神迷蒙,仿佛被那舞蹈迷住了,“这是灭世之舞,婆罗门的神话说,世界上有三位神明,焚天创造,毗湿奴维持,湿婆毁灭,当她起舞的适时候,代表一个纪元即将结束,时代会来到新的轮回,曾经湿婆业舞造成了死丘事件,毁灭了一个国家。”
    “我靠,师兄,你这话说的,我们现在不是在欣赏歌舞啊,我们在屠龙啊!”
    “可现实是很骨感的,我们无能为力。”
    “我们能打断她吗?”
    “那个领域你看到了吗?你一旦踏入,会灰飞烟灭的,任何物质都会在那个领域里死亡。”楚子航微微叹气,路明非又问,“那她跳完呢?”
    “那领域会扩大,里面只会剩下死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