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龙族之重生源稚女 >第191章海拉
    耶梦加得步履蹒跚,最终还是跌跌撞撞地来到了芬里厄的面前,她温柔地抚摸着芬里厄的身体,一声轻柔的“谢谢”不知道是说给谁人听的。
    “嘿呦,真是感人的故事。”
    路明非转头,看到路鸣泽盘坐在他的身边,吓了一跳,瞪大眼睛,“你下回出来能不能吱个声,跟个鬼一样想吓死谁啊!”
    “吱!”
    “你现在出来干嘛,龙都死来,我也没有交易需求,如果刚才你来了,说不定我还会考虑到紧急避险的因素,和你做交易,现在可晚了。”路明非似乎有些得意。
    “哦...龙死了吗?看来我来的真不是时候呢。”路鸣泽装出很失落的模样,不过他转头嬉笑一声,“哥哥,但是你要知道,我出现的时候,一般情况都是不太乐观的。”
    “你什么意思?”
    “我们走着瞧。”
    路鸣泽和谜语人一样消失,路明非茫然地坐在原地,他看到耶梦加得抱着芬里厄,好像已经死去了。
    说实话,他现在一点都不开心,甚至内心无比的难过。
    耶梦加得死了,那演绎夏弥的人也没了吧。
    虽然这件事情令人唏嘘,但是...美好的事物总想多留恋一会。
    路明非下意识地看向楚子航,楚子航那张脸已经麻木的没个模样,他盯着抱着芬里厄的耶梦加得,心情无比的复杂,最终那些复杂还是化作伤心遗憾沉淀在他的心底。
    以后,只有梦里才能看到夏弥了吧。
    “姐姐,不要死啊。”
    耶梦加得伏在芬里厄的身上,芬里厄声音虚弱无比,他的龙骨断裂,血液流淌成河。
    刚才所释放言灵的威力足以杀死当场的所有人,但是后来耶梦加得的死亡领域和他的言灵综合,两者互相湮灭,产生的力量不光光摧毁了尼伯龙根,还打断了芬里厄的言灵,使其自食其果,否则光是那些威力不足以让芬里厄受伤。
    “姐姐...不要丢下我。”
    芬里厄的眼底流出了眼泪,那些眼泪化作水晶石,滚落在地上。
    千万年的愿望,就只在旦夕之间破灭,曾经携手再临王座的理想,也随着最后的遗恨而破碎。
    不过芬里厄不要权力,也不想成王,他只想做姐姐身后的小尾巴,或者用她的话来讲是“跟屁虫”,虽然他不明白这个词的含义是什么,但从姐姐口中说出的,那就是绝对的真理。
    耶梦加得总会给芬里厄带去各种各样的新鲜东西,从瓶瓶盖盖到老旧的电视机,再到他最喜欢吃的薯片,那些东西,芬里厄从来没有忘记。
    他数过耶梦加得回来的次数,总结过规律,甚至每次都在自己总结的规律下盼望着,期待着,虽然很多次都会落空,但他宁愿落空,也不希望耶梦加得回来的时候无人迎接。
    耶梦加得的气息在逐渐淡化,芬里厄金色的眼神里透露出无限的悲伤。
    现在到他做决定的时候了。
    “从今以后,姐姐你要一个人生活了呀...”芬里厄伸出舌头舔了舔夏弥的脸颊,“以后也不会再劳烦姐姐惦记着我了。”
    耶梦加得没有回应芬里厄,芬里厄的龙首和夏弥的额头靠在了一起。
    “姐姐,代替我活下去吧...”
    伴随着古老的吟诵,一阵微光如破晓的晨曦闪耀在空间的尽头,周围的空间开始变得无比的奇怪微妙,地面上泛起了黑色的青烟,明明没有任何温度,但让人觉得这个尼伯龙根已经化为一片焦土。
    死亡的气息是如此的浓厚,源稚女茫然无比,难道是龙王的死让尼伯龙根开始出现异化了?
    “师兄,我们赶紧把师姐大佬他们挖出来吧。”路明非拍着楚子航的肩膀,楚子航的目光在这个时候变得格外奇怪,路明非感觉不到这样的奇怪,连忙问道:“虽然老大是你的对手,但我们还是得把老大送去医院吧,至少我...”
    路明非的话说到一半,楚子航扑倒在地上、
    源稚女也立刻低头,头顶一道冰冷的黑色旋风如利刃般划过,瞬间击碎了他们身后黑暗,整个世界都在一片雾霾下颤抖,镰鼬们大声地逃窜,仿佛黑暗里有恐怖的东西诞生了。
    踏踏踏...
    这种声音像是高跟鞋踩在大理石瓷砖上的殿堂上,清脆而有节奏,让人难以想到在这样的废墟之中是如何发出这样的声音,除非是死亡的使者从尼伯龙根的死亡殿堂里走出。
    源稚女在风刃过后,微微抬眸,只见迷雾中出现一道熟悉的人影,那道人影妖媚的如同一只带刺的黑玫瑰,毫无收敛地将自己的美丽和荆棘展现给现场的所有人。
    “夏弥...”
    楚子航没想到能在这里再看到夏弥,只不过夏弥现在一袭黑衣,眸光闪着淡淡的金色,踩在虚空之中,居高临下地俯视他们。
    “夏弥?你现在还惦记着她呢,夏弥已经死了。”
    “你是耶梦加得!”源稚女诧异之余咬咬牙,事情变得麻烦起来了。
    “耶梦加得?”那女孩妩媚一笑,摇摇头,“耶梦加得太凶残,我比她好一点,温柔一点,作为神,我当然不会欺负凡人的,你们可以叫我海拉。”
    “海拉是什么?”
    路明非脑子成了浆糊,又是耶梦加得,又是海拉,夏弥这个角色扮演也玩的太花了吧,光是记名字都叫人头疼。
    “死神?”楚子航眯眯眼。
    “答对了,只不过没有任何的奖励。”海拉娇嫩的红唇掀起一个美丽的弧度,“我不会欺负你们的,你们一起上吧。”
    三个人站在原地,谁也没有动手,事实上他们现在根本没有力气再打了。
    “你们不来,我可要动手了。”
    “等一下!”
    “还有遗言,不用着急,慢慢说,我会听着。”海拉手里托起一枚黑色的球状物体。
    “楚子航成全了你,而路明非也没对你动手,你是不是应该放他们离开?”
    “呵呵,那是耶梦加得,这里是海拉,海拉不欠任何人的人情,好了,你的机会用完了,接下来是说再见的时候了。”
    海拉捏碎了手中的球状物体,恐怖的黑色领域扩散蔓延,阴风厉啸地划过,大地在此时死亡,空间在这个时候变得无色,整个世界陷入了一片死寂,因为那些挣扎,那些死亡前的尖叫,都将成为死亡的食粮。
    恐惧死亡就是这个领域唯一的作用。
    源稚女看到那被领域吞没的镰鼬化作灿烂的却又无色的火焰坠落在地,越来越多的镰鼬化作火雨落下,因为领域的缘故,这些火焰成了灰色,见所未见。
    巨大的空间内满是它们的嘶鸣,像是一千万个恶鬼在地狱中凄惨地哀嚎,海拉托起右手,她优美的身体曲线和酥挺的胸部曲线被勾勒的完美无瑕。
    作为神,她高贵优雅地降临世界。
    路明非面无表情,他已经没有合适的表情来面对这些了,所有的惊恐在面对之前情况只是已经用光了,所有的赞叹也在之前就说完了,现在面对神明的威仪,他都懒得吐槽。
    “你是最危险的,那就第一个送你去死人之国最深处吧。”
    海拉轻轻地微笑,伸手间死神镰刀抽丝化形,镰刀轻挥,只见大地之间爆出了无数粗黑的锁链,锁链宛若一头头凶猛漆黑的地龙从地心钻出。
    源稚女惊讶无比,刚想要躲避,却发现自己的脚上不知何时已经缠上了这样的锁链。
    这些锁链像是一只只黑色的巨蟒,盘绕在源稚女的身上,束缚他的双臂,锁住他的喉咙,封住他的眼睛,他的口鼻,窒息和黑暗令人感到绝望。
    他甚至来不及思考,来不及做出任何有效的规避。
    那种死亡的气息已经完全渗透进他的身躯。
    一道深黑色的幽暗巨门打开,这些锁链随着源稚女的身躯,一起送入了尼伯龙根的最深处。
    “好了,麻烦的人已经清除了,现在没人能破坏我们的好事了。”
    海拉闪到了楚子航的身后,楚子航回头,目光平静地盯着海拉,对方的形象一点都不陌生,此时的海拉还笑的很灿烂,好像那个女孩又回来了。
    “还等什么?”楚子航先开口了。
    “你这么着急呢,师兄你这种温柔的人,我都不好意思下手呢。”
    海拉轻盈地笑了笑,在楚子航的面前调皮地眨眨眼睛,楚子航目光低垂,先做出一副认输之态,随后在刹然间爆发出凶意,仿佛沉睡在心底的狮子发出了震颤山林的狮吼。
    可这被海拉看穿,她一只手掐住楚子航的脖子,将其高高地举起。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