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龙族之重生源稚女 >第189章死斗耶梦加得
芬里厄庞大的身躯在岩石中挣扎,周边的攀岩土崩瓦解,千尺高的灰尘如大漠中的沙尘暴,就要吞噬下面的众人。
“师妹,别这样,这样一点意思都没有!”路明非伸手还想挽回,耶梦加得却狂傲地大笑一声,回身冷冷地看着路明非,“夏弥已经死了,去地狱里找她吧,这里有的只是耶梦加得!”
“走!”
源稚女拉起路明非,此时地动山摇,石林崩塌,数千吨的石块砸下来,源稚女看准时机,带着路明非扭过一块又一块的落岩,两人略显狼狈地奔走在碎石中。
路明非的表情呆滞,四肢都仿佛被源稚女操控着奔跑,他现在心情都是麻木的,耳旁落石带来的轰隆声好像只是平常的打雷。
在经历了这么多事情之后,路明非才发现自己终究是世界上最孤独的人,曾经那个总是给自己带好吃的东西,给路明非带来欢乐的师妹,也只是耶梦加得虚构出来的。
一切都是假的,是空的。
“哈哈哈,尽情逃窜,尽情地挣扎吧,今天这里就是你们的坟墓!”沙尘如瀑布般洒落,耶梦加得的声音回荡在整个尼伯龙根之中,源稚女咬牙,前方一块粗壮的石柱崩塌,就要挡住他们的去路。
源稚女怒吼一声,撒开路明非的身体,像是一枚炮弹般冲了上去,借助肉身的强大力量,一拳轰击在石柱的中央,石柱支离破碎,无数尘埃落下。
源稚女落地之后,发现路明非坐在原地,在废墟之中发呆发愣。
“你在干什么!”
源稚女怒吼,这种时候居然还有心情发呆,这里每一块石头掉下来都能把路明非的头颅给砸出个窟窿,而他却跟个小孩子一样瘫坐在地上。
恺撒三人也从废墟中爬出,身上已经添了不少伤痕,灰头土脸的,源稚女看了看恺撒,“你们先走,我把路明非带出来。”
“不用着急,龙王的回合用完了,很快就会到我们进攻的时候!”
恺撒从腰间掏出了那把沙漠之鹰,又将猎刀狄克推多抽出,他舔了舔干裂的嘴唇,目光凶狠地望着沙幕中的龙王。
“不行的,光靠这些武器是不能杀死龙王的。”
“我有贤者之石!”
恺撒不容许别人的否定,在秘党的认知之中,贤者之石的诞生除了提炼黄金之外,它最大的作用就是杀死龙王。
“除非你能破开龙王的鳞甲,将贤者之石射入血肉之中,不然不会奏效的。”源稚女摇头,他上前一步,“我能理解你的心情,但现在情况危急。”
“危险总会有的,我恺撒生来就是征服危险的人。”
“你会死在这里的!”
“死就死,如果我真的怕死,我就不会来到这里!”
恺撒面目狰狞地瞪着源稚女,源稚女深呼吸,不知道算是肯定还是否定的意思,点点头,退一步转身奔向刚才的塌落的废墟。
“芬格尔,带着诺诺离开这里,她死了,你绝对不能活着!”恺撒下芬格尔下达命令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啥呀,为什么我不能活着啊!”
芬格尔哭死,明明是皇帝的皇妃,现在皇宫遭受大难,皇帝要带着皇妃一起跑,这能理解,非常重情重义,但是哪有皇帝留在宫中厮杀,让大内总管芬公公带着皇妃跑路的。
“让你做就别那么多废话!”恺撒丢下一句话就踏入废墟里,沙尘掩盖了他的背影,诺诺看了看恺撒,平常总是调皮的眼眸现在多了许多复杂的情绪,芬格尔看了看诺诺,催促道:“快点吧,我们先走,说不定还能碰到楚子航。”
“我们这样算是逃兵吗?”
诺诺好像不愿意离开,反而是低声呢喃,芬格尔一拍膝盖,脸色那叫一个痛苦,皇妃不愿和总管跑路,要誓死和皇帝留在这里,放在古代那叫忠贞贤德,放在现代那叫狗血傻逼。
“我们这叫战术撤退,保存实力,等我们遇到了楚子航,我们就回来打龙王一个措手不及!”芬格尔盘算地给诺诺做解释,诺诺不知道是怎么想的,转身向门口奔跑,芬格尔一喜,“果然还是明白道理的妞!”
“哼,一个都跑不掉的。”
耶梦加得挥手,镰鼬女皇迈着巨大的身子从通道口出现,九条硕大的头颅摇晃在空中,舒展的翅膀闪烁着古铜色的光泽,霎时青色狂风呼啸,风中藏着无数的风刃,风刃撕裂空气,巨大的利爪向奔跑而来的两人拍去。
“见鬼,我去你妹的!”
芬格尔像是一只暴起的野狗,身上的肌肉如小山般隆起,强壮的躯干甚至隐隐撑破了他的衬衣,像是《圣斗士星矢》中的爆衣紫龙,迎着拍下来的爪子,给镰鼬女皇来了一招庐山升龙霸。
诺诺惊讶地张着嘴,芬格尔的眼底带着一股黄鼠狼抢鸡蛋的臊子劲,横冲直撞地朝着镰鼬女皇冲去,面对身体庞大的亚龙种,他居然还能接住镰鼬女皇的爪子,并且反手给了镰鼬女皇一拳。
这一拳头打的镰鼬女皇的骨骼折碎,九只头颅凄厉地大吼,身子向后倒退了几步,而芬格尔像是一只蜜獾,又似wwe中的摔跤手,浑身的肌肉血红,悍不畏死地顶了上去。
风刃割破了芬格尔的身上的肌肉,鲜血在空中飘扬。
可芬格尔没有落入下风,反而镰鼬女皇被芬格尔撞了出去,两个体型都不在同一层次的生物居然扭打在一起。
“咦?”
耶梦加得以前从来都没注意过那个废柴居然有如此大的力量,可真是叫人奇怪,不过这丝毫不会影响今天的结局,镰鼬女皇拖住了芬格尔,这代表他们又少了一些战力。
废墟之中,源稚女已经找到了路明非,凑巧的是,路明非居然没被石头砸到,只是坐在高高隆起的石头上,精神有些萎靡。
“你还真是胆子大。”
源稚女给路明非伸出一把手,路明非看了看源稚女,接过源稚女的手,源稚女把路明非来起来,此时大地又开始震颤,地表塌陷出不见底的裂缝深渊。
“抓紧我,不要掉下去!”
源稚女担心路明非又犯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傻,一只手拉住路明非,抬头看向耶梦加得,此时她站在了龙王芬里厄的头顶,两位龙王虎视眈眈地凝望着下面的两人。
“准备好迎接死亡了?”耶梦加得调笑着两人。
“谁死谁活还不一定呢!”源稚女大声反击道。
“稚女,我们怎么办...”
路明非缓过神来,他现在精神状态不是很好,但总算是清醒了,现在他的心底除了遗憾,还有强烈的恐惧。
“靠你了。”
“可是我...我没什么本事啊!”路明非的双腿发抖,源稚女镇定地想了想,想到了一些可能,也许路明非的潜力必须在危险或者在乎的人陷入危机之时才能发挥。
“我先上了!”
“诶!”
路明非伸手都留不住源稚女,他快的像是一道风,闪现而出。
路明非呆滞地站在原地,后面传来了芬格尔和镰鼬女皇的扭打嘶吼声,恺撒从路明非的身边掠过,都没有看路明非一眼。
路明非连屠龙这种事情都是第三者,仿佛这里的生死决斗和他毫无关系,他又被人遗忘了。
这样的孤独,叫路明非难受的心在滴血。
“接着!”
恺撒将自己的猎刀狄克推多甩出,银色的刀锋闪来,源稚女接住了恺撒的武器,闪现般地奔走在破碎的地面,脚尖点地而起,地面震荡,破碎出千万条裂缝,一股强大的气息从荡起周边的石尘,似狂风扫过地面,带走了无数尘埃。
他扬起手中的狄克推多,气势十足地斩向站在芬里厄头顶的耶梦加得。
“下去。”
耶梦加得以岩石为剑向下投射出千万剑雨,而源稚女迎着磅礴的剑雨,手中的刀剑挥舞出闪亮的银色锋芒,剑意如泼墨般酣畅淋漓地挥洒出,洋洋洒洒一片辉煌。
青黄和银辉交织碰撞,天幕蒙上了无数的尘埃。
转眼间源稚女冲出了尘埃,来到耶梦加得的水平高度,使出全身气力,狄克推多刺破空间,刺出音爆的巨响,刀锋直指耶梦加得。
耶梦加得眼中闪过一丝凶意,闪身出去,手中一把黑色的巨镰从尼伯龙根中汲取死气,黑色的死气化形,抽丝而出,所过之处带着漆黑的雾气,同源稚女的狄克推多斩在了一起。
只见高空荡起耀眼的光圈,现场吹起的狂风将所有人压倒在地,两道人影各自分开,源稚女手里的狄克推多破碎,身体被耶梦加得的巨镰扫飞出去。
耶梦加得也撞在了芬里厄的身上,好在芬里厄的爪子托住了她才没有让她掉下去。
耶梦加得不服气地站起来,气息微喘,源稚女的力量绝对不是一个混血种所有展现出来的,刚才耶梦加得已经拼尽全力,挥出死神之镰,可两人依旧打成平手。
虽然耶梦加得并非龙形态,但龙化状态后的耶梦加得也绝对不是一个混血种可以冒犯的,这让她开始有点忌惮这个人。
“芬里厄,杀死他!”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