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龙族之重生源稚女 >第187章何以解梦唯有无情
    巨大的岩枪从头顶呼啸着狂风砸落而下,源稚女小腿猛然发力,一脚塌碎地面,腾空甚至,朝着砸下的岩枪冲刺而去。
    岩枪从源稚女的身边划过,而他身体侧转,像是体操运动员般在空中来了一个高难度的侧身翻转,借着岩枪从身边划落,源稚女踩在岩枪上用力一瞪,借着这股冲进跳到了另一根岩枪上。
    他奔跑在巨大的岩柱之上,目光捕捉着周围落下的岩枪,从这一根跳到了那一根,再从那一根跳到另外一边,宛若一个空中飞人。
    他没有选择去硬碰岩枪砸下的力量,不是担心被砸死,而是担耶梦加得会在中途变招。
    这落岩之法应该并非耶梦加得的杀招,只是释放出来试探试探源稚女的水有多深,他深知这一点,所以他也尽借助技巧来规避这些伤害。
    耶梦加得看着无数的岩枪砸落地面,尼伯龙根插满了无数高耸的岩枪,这些岩枪宛若石林的石柱,屹立在尼伯龙根的中央,似巨人的墓碑,上面写满了逝者的名字。
    她当然注意到了源稚女在上面的动静,他和楚子航不一样,楚子航选择全力以赴地接招,而源稚女是尽可能地避险,两人在处理的方式有绝对差异,这也导致了两种截然不同的结果。
    当然了,如果源稚女选择硬接招,那当然也不会有太大的问题,不过能躲着,干嘛要去硬吃伤害。
    耶梦加得显然不会让源稚女躲的那么轻松,就在源稚女迈步腾空之时,空间中的重力陡然增加,他的身体失去重心,不受控制地向下坠落。
    耶梦加得也抓住了这个机会,挥动手掌,几十根岩枪同时射向源稚女落下的位置,源稚女望着四面八方齐聚而来的岩枪,眼神一冷。
    岩枪聚合在一起,空间震荡,溅起了无数的石灰,轰隆的巨响让尼伯龙根动荡暴走,镰鼬们纷纷恐惧地逃窜,它们挤入岩缝,插入岩页,目光不安地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
    聚合的岩枪宛若是陨石天星坠地,带起剧烈的波澜,乱石如雨,灰尘似雾,强烈的爆炸引发了一系列的坍塌现象,芬里厄所在的溶洞支撑不住如此庞大的能量。
    可本该塌方的溶洞在此时受到了某种力量的制约,只见夏弥伸出手凭空托起,那些塌方的石块回到了它们原来的位置,甚至连一丝缝隙都看不到。
    待到降尘落地,夏弥靠近那巨大的坑洞,里面是一颗巨大的陨石,岩枪磨合的十分紧密,像是古代的埃及金字塔,岩石与岩石之间不见缝隙,地面泛着烟雾,剧烈的摩擦在刚才引起不小的爆炸。
    耶梦加得在坑洞的上面看了一眼,随后闭眼,十指相贴,在手掌之间留下拳头大空隙,一个小小的闪烁其中,里面藏着一条游龙。
    她口中开始嚅念古老的言灵,那声音如梦如幻,如丝如缕,俄而低沉像吃斋念佛的山僧,时而高亢似狂暴舞动的巨龙。
    在她言灵出口的时候,岩石发出了一声悲鸣,一条巨大的缝隙裂出,像是小鸡破壳般让人心头激灵,耶梦加得也皱了皱眉,不过她没有停止吟诵。
    她的脸被细小的鳞片包裹,但看上去依旧如此美好,她白皙的手臂也被细密的鳞片环绕,她的身体也环绕起这些龙族特有的高贵之物,闪闪亮亮的仿佛穿了一件锁子甲,她的背后亦生出一双银色的龙翼,整个人像是破茧而出的蝴蝶,龙化丝毫没有影响她的美丽。
    巨石的裂缝越来越大,随着一声巨响,陨石破碎成千万块,里面蹦出的人儿像是破石而出的美猴王,他身上的衣物尽数破碎,他赤裸着身体,线条完美的肌肉曲线无需勾勒,淋漓尽致地展现在耶梦加得的面前。
    耶梦加得睁开眼,看到源稚女的瞬间,冰冷的眼神中泛出了一丝惊讶,她声音泛冷地笑了笑,“身材不错,只可惜没人会欣赏到了。”
    “你也挺好的,楚子航的目光很不错。”
    源稚女不甘示弱地反击,夏弥目前的状态大概就是一个人体彩绘,细微的龙鳞将女孩曼妙的身躯完美地勾画出来。
    “油腔滑调,你没有任何的机会的。”耶梦加得高傲,眼神带着不屑的蔑视。
    “是吗?”
    源稚女微微笑,眼神泛出了奇特的光芒,这让耶梦加得一瞬间就愣住了,等她神志清醒之时,发现自己穿着仕兰中学的校服,穿着格子短裙,耳旁响起了仕兰中学运动会的进行曲。
    阳光明媚地想叫人伸个懒腰,夏弥就这样站在体育场的观赛席上,手里握着一瓶矿泉水,因为天热的缘故,矿泉水上还萦绕着她淡淡的香汗。
    此时正是一百米决赛之时,伴随着一声枪响,台下数道人影如离弦的箭矢齐射而出,只不过因为一道人影太过晃眼,大多数的人都被忽略了。
    男生以极快的速度冲过终点线,刷新了学校建校以来的记录,台上的人们站起来欢呼,鲜花和掌声如海洋般扑向那个男生。
    夏弥站在台上,翘首远远地看着那个人,一时间有些怅然,她手里只有一瓶矿泉水,不能知道他看不看得上。
    那个男生走向高年级的观赛席,里面涌现出女生们浪潮般的尖叫。
    夏弥这边比楚子航低两年级,一旁的女孩叽叽喳喳地讨论这那个男生。
    “如果我要是楚子航的女朋友就好了,我一定会主动地退推倒他!”强硬派的女生作风彪悍,言词虎狼。
    “如果是我,我会在楚子航睡前将故事给他听。”文艺心的女孩将手放在心口。
    “哈哈,我要是楚子航女朋友,我就把他养的肥肥的!”贤妻良母型的女生调侃地笑着。
    事业派的女生则表示她会和楚子航一起奋斗,然后两人一起过上梦想中的成功人生。
    “夏弥,你别站着不说话啊,如果你是楚子航女朋友,你想怎样?”
    “我...”
    夏弥呆滞了一下,她想干嘛来着。
    她有点踌躇,眺望不远处的观众席,脸上流露出恬淡的微笑,阳光划过她的脸颊,流淌着金色的光辉,“我会在他睡觉的时候一根根地数他的眼睫毛...”
    夏弥的这句话脱颖而出,路明非和那些听墙角的兄弟们都酥的倒下了,不过夏弥不知道这点罢了。
    她走出了观众席,坐在了松树下的草坪上,绿茵茵的草地接受着阳光和雨露的洗礼,生命力蓬勃旺盛。
    天有点热,不过有风吹拂在脸上,到也觉得惬意畅快,就这样夏弥靠着松树坐了好一会,终于她看到了那个人影戴着白色鸭舌帽,背着黑色网球包,走过教学楼。
    “那个!”
    夏弥拾起草地上的矿泉水,又从包里拿出照相机,匆忙地走向楚子航。
    楚子航转头,看到一个奔跑而来的女生,停下了脚步,女孩停在了楚子航的面前,脸上带了一点香汗。
    “楚师兄,我是学校的高一学生,我能不能给你拍几张照片,张贴在学校运动会风采展示栏上?”
    “可以。”楚子航没有犹豫地回答。
    在闪光灯照过之后,夏弥拾起地上的矿泉水,走到楚子航的身边。
    “有事?”
    楚子航看着夏弥,他此时赶着要去少年宫打篮球赛。
    “我想和你照一张照片,好嘛?”
    “好。”
    夏弥为照相机搭好三脚架,楚子航和夏弥站在一起,两人站在相机三米远的地方。
    女孩的裙摆飘然,阳光撒在女孩的肌肤上,脸部的绒毛在微光中摇曳,身体散发着少女的淡淡的清香,男生的脸颊干净的像是夏天的天空,眼眸清亮。
    那是一张留存了夏季运动会张片,也是夏天的一角,带着淡淡的余温和清香。
    “谢谢你师兄,认识你很开心,我叫夏弥!”
    “我也是,我是楚子航。”
    楚子航说完,在女孩的面前逗留了几秒,没有离开的意思,目光笔直地盯着女孩发呆,夏弥脸颊微红,轻声地娇嗔道:“师兄...”
    “哦,不好意思。”楚子航有点尴尬,他又发呆了。
    他摸着后脑勺,带着点歉意,转头离开。
    夏弥盯着楚子航的背影,可楚子航走到一半,他折返了回来,目光认真地盯着夏弥。
    “你很漂亮。”
    夏弥眨了眨眼,心跳不由地加速,迅速地扭过头。
    能被楚子航夸奖,夏弥还是很开心。
    “师兄你也很好,只不过...”夏弥停顿了一下,她清澈的眼眸中泛出了一丝冷意,她转过头,笑容变得莫名其妙,“只不过我不喜欢你,喜欢你的人叫夏弥,而不是耶梦加得!”
    轰...
    梦貘所铸造的幻境轰然破碎,源稚女站在耶梦加得的不远处,眼里带着无尽的惊讶。
    这是他的杀招,是人性的弱点,怎么可能会被主动破解!
    “你就这点能耐吗?”耶梦加得似乎很生气,她不太喜欢有人洞察她的心理活动,嘲讽道:“你像是个盗梦的小偷,卑鄙无耻,你和那些偷盗龙族遗产的老鼠一样,都该死!”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