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龙族之重生源稚女 >第183章与龙共舞


    水流的声音淌过尼伯龙根的岩石缝隙,如高山流下的泉水般叮咚作响,形成了一支节奏轻快鲜明的交响乐,源稚女踏着这样的交响乐,一步步地朝芬里厄的大门跨去。
    他没有去寻找暴风的源头,事实上他要做的事情从来都只有一个。
    屠龙。
    夏弥说的对,源稚女是个危险的人,因为他一旦下定决心做某件事情的时候,就已经放弃了任何挽回情面的余地和可能。
    过去的欢笑和情感,都在一声道别之中烟消云散。
    源稚女要做的是杀死龙王,先杀芬里厄,再杀耶梦加得。
    他并不是有意要先挑软柿子捏,只是因为他现在找不到夏弥,而芬里厄就近在咫尺,而且芬里厄的心智比康斯坦丁还简单,源稚女杀死芬里厄的可能性是最高的。
    想要杀死龙王,源稚女如果仅仅依靠八岐带来的力量,还是存在一定的风险。
    但是他的另一种言灵梦貘,这种强大的精神系言灵,传承自古老的白王,能让受影响的对象进入源稚女创造的精神环境之中,利用对方心里的弱点,轻而易举地杀死对手。
    八岐只是源稚女用来对付一般情况下的敌人,而梦貘才是他真正的杀手锏,专杀强者。
    这种招式无疑是阴险的,任何人都存在心理上的弱点,而一旦被源稚女洞悉了这个心理弱点,那杀人如喝水般简单,就像他曾经用梦貘杀死源稚生一样。
    简单到源稚女都不需要刻意地创造精神环境,源稚生自己被困在幻境之中走不出来了。
    穿过长长的隧道,眼前的景象豁然开朗,那是一处巨大的洞穴,和黑暗拥挤的隧道相比,里面是另一个时间,古老巨大的化石纹路是美丽的死亡,而大地与山之龙王芬里厄就象征着死亡的主人。
    里面闪着敞亮的黄色矿灯,在空旷的广场上,除了之前堆放的大量电子垃圾之外,远处一座小小的薯片山格外显眼,地上散落着许多被拆的薯片包装袋。
    源稚女踩着薯片的包装袋,靠近那座薯片堆成的小山,此时溶洞震颤,薯片的小山开始塌陷,一只巨大的头颅从薯片山中昂起,嘴里塞着鼓鼓的薯片,巨大的牙齿彼此咬合在一起,大量的薯片残渣从嘴边漏下。
    “好朋友,你来了啊,这里有好多薯片,想来这里面打滚吗?”
    芬里厄将巨大的头颅塞进薯片山里,像是一只幼稚的小猪在坭坑里打着滚,只不过芬里厄只能把头塞进这堆薯片里,因为他有一半的身子都是长在岩石中的。
    源稚女看着在薯片里打滚的芬里厄,缓缓地靠近那堆薯片,薯片山很高,差不多有五米左右,芬里厄可以把头勉强地埋进里面,他那长长的脖子露出外面,像是一条长满黑曜石的巨大的输油管道。
    源稚女不敢想象,如果这样的巨龙挣脱了岩石的束缚,那到底是何种庞大宏伟的存在,或许这才是龙王最初的模样,像耶梦加得那样抛弃龙形,化为人类,多少会压制她作为龙的实力。
    源稚女走着走着,芬里厄忽然猛地抬起头,把源稚女也吓得一紧张,向后爆退一步,芬里厄用巨大的头颅铲起了大量的薯片,朝着源稚女拱去。
    薯片像是雨一样落下,瞬间把源稚女埋在了里面,源稚女从薯片里挣脱出来,抬起头看到芬里厄的眼睛里带着顽皮的笑意,像是个顽童诡计得逞,金色的眼里流淌着得意的笑。
    “吃吧吃吧!”芬里厄大口地咀嚼薯片,“姐姐说,有好东西,要和好朋友一起分享!”
    “分享...”
    源稚女默念一声,拾起面前的薯片,咬了一口,很经典的原味薯片,香脆可口,咔吱作响。
    “这样也算是分享给好朋友了,姐姐回来之后肯定会夸我的!”
    芬里厄又将头埋进了这片小山里,像是一个钻入充气城堡的小孩子,不过对于这样心智不成熟的龙王来说,这和充气城堡也没什么区别吧。
    每个人小时候都幻想过美好的事物,就像源稚女,小时候喝不上牛奶,他其实就希望有一天家门的小溪能变成一条牛奶河流,从门口淌过,这样他就能每天都喝到牛奶,甚至可以在牛奶小河里洗个澡。
    这是童话世界才有的乌托邦,现实世界是根本无法实现的,这是非常幼稚的想法,且不谈哪来这么多牛奶,现实里牛奶放长了容易臭。
    当初一战后的欧洲就有过牛奶水渠,只不过那是犹太人把大量的牛奶倒在水沟里,他们宁愿倒掉,也不愿意降低价格卖给快要饿死德国人民,这也导致后来希特勒对他们的疯狂报复。
    现在夏弥为康斯坦丁创造了一个不完美的乌托邦,可以看得出来耶梦加得是多么宠爱这个哥哥,明明芬里厄比耶梦加得要大,可耶梦加得却愿意把他当成弟弟那样照顾。
    作为妹妹,耶梦加得称得上是完美型的妹妹人设了。
    “你姐姐还教过你什么吗?”
    源稚女从薯片堆成的小山里面爬出来,芬里厄将头从里面钻出来,阴冷的气息从他的鼻孔中吐出,却没有任何的恶意。
    “姐姐教过我很多东西。”
    “比如说?”
    “让我想想...”
    芬里厄抬起一直爪子抓挠着头颅,这样的行为像是小猫咪在梳头发,放在芬里厄的身上有点反差萌。
    源稚女可以看到那爪子抓过头颅上嶙峋的鳞片,能摩擦出金属质感那磕牙的声音,甚至还能爆出火星,那不断起合张开的鳞片是龙王天然的铠甲,无需任何的防备。
    源稚女深深吸气,他那爪子如果拍在人的身上,人会轻易地碎成一滩肉泥,哪怕源稚女,身体强韧无比,估计也会被拍进地里。
    还好这样的龙王是有缺陷的,如果芬里厄有他姐姐那样的智慧和聪明,那说不定大地与山之龙王龙王真的要君临天下,秘党的屠龙也成为了梦中的才可能完成的事情。
    “想不起来,完蛋了,姐姐回来后肯定要骂我了!”芬里厄脑袋无神地垂靠在地上,似乎很担心耶梦加得对他的训导。
    源稚女的眼中划过一丝明光,他又得到了一个芬里厄的致命弱点。
    “怎么办,怎么办!”芬里厄的情绪有点激动,以至于整个溶洞都在震动,头顶有细碎的石头落下,源稚女看着躲过那些落石,目光转向芬里厄,微笑道:“不用担心,你姐姐也不一定是全对的。”
    “不,我姐姐说的话就是真理,她一定是对的。”
    芬里厄对源稚女话产生了强烈的反弹,源稚女算是有点弄明白这个龙王的心理了。
    所谓梦貘,就是要让对手在幻境中产生强烈的矛盾,这种矛盾感会撕裂对手在现实中的认知,可以理解为颠覆三观的意思,而且一般的三观还不行,必须是能让人信以为人生准则奉为圭臬的那种。
    这个道理必须是让人宁死也不能颠覆的那种,只要这样的矛盾感越强,那梦貘的侵蚀作用就越强,现实的撕裂感会更强。
    击破强者的最后一步,往往是击溃其精神和灵魂,打破他的骄傲,打碎他的傲骨。
    这个也不难理解,现实中被对手击败的人很多,但真正被打服的人很少,因为他们的精神和灵魂没有被击垮,他们的心理没有被击垮,所以他们还有东山再起的能力。
    而源稚女梦貘要做的,就是彻底击碎人潜藏在心底的精神灵魂。
    一旦强者的心理破防,那他的动机,他的行为将毫无意义,其意识观念和意识形态都将扭曲,所以很多受到打击的人会一蹶不振,他们需要时间去重新形成一个新的意识形态的过程。
    源稚女显然是不会给他们这种冷静的时间,康斯坦丁当初也是死在了这样的手段之下。
    如今,源稚女当然会选择故技重施。
    他面对芬里厄,胸有成竹,他所释放的梦貘,将会击碎芬里厄的内心防线。
    这是很残忍的事情,远比死亡痛苦,因为它煎熬,磨损的是比肉体更加痛苦的灵魂,灵魂消亡,肉体只是一具躯壳,正如皮之不在,毛将蔫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