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龙族之重生源稚女 >第182章尼伯龙根的守门人
    五个人的小队行走在无边无际的黑暗中,里面时常会荡起一阵风声,好像有人在耳畔低语,向头顶看去,无比梦幻,好像是闪烁在天空的群星。
    可路明非知道,那些根本不是什么星星,而是一群眼中散发着淡淡金色的镰鼬,成千上万的镰鼬倒挂在墙壁上,路明非的嗓子干哑的不断咽口水,他太紧张了。
    他一紧张,就像说烂话。
    “我们这么闯入镰鼬女皇的寝宫是不是不太合适,万一人家在沐浴更衣怎么办?”
    “那我们就敲敲门。”恺撒居然承接了路明非的烂话。
    “怎么敲?”
    路明非在来的时候可从来都没看到有什么门来着。
    嘭!
    黑暗之中闪烁出一道红色的火花,暗红色的火线如同划过夜空的流星,击中了头顶的一只张牙舞爪的巨大镰鼬,那倒挂的镰鼬有一只翼龙那么大,被恺撒的贤者之石击中之后,这只镰鼬没有任何活命的机会,笔直地坠落下来,完全没有挣扎就失去了生机。
    在枪响的瞬间,整个隧道沸腾起来,像是一锅煮沸的沸水,里面的镰鼬尖叫着,逃窜着,狂风裹挟着迷蒙的雾气从隧道的深处吹来,一声低沉的鸣叫宛若皇帝的命令,一瞬间就让嘈杂的镰鼬群安静下来。
    酒德麻衣回过头,恺撒吹了吹沙鹰枪口的火焰,对着酒德麻衣轻浮地挑眉毛,酒德麻衣也不甘示弱地微笑,“财大气粗啊,贤者之石这种杀龙王用的东西你居然为了打死一只巨型镰鼬就使用了。”
    “它不死,里面的家伙不出来。”
    恺撒一只脚踩在巨型镰鼬的头上,贤者之石准确地命中了这只镰鼬的头颅,可以看到被击中的地方散发着溃烂的气息,像是被烧焦了一样,里面不断地涌出红褐色的物质。
    路明非把手塞到了嘴里,和芬格尔两人拥抱在一起,目光紧张地盯着前面的吹拂而来的烟雾。
    氤氲的青色雾气在流动蔓延,路明非看得见里面有一双眼睛在盯着他们。
    不对...还有眼睛!
    两双...
    三双!
    在路明非数数的时候。
    轰...
    隧道开始轰隆,顶部的落下石尘,天地颤抖,仿佛是迎接王的降临,雾气之中,那戴着银白面具头骨深处亮起了金色的瞳光,它有九条脊椎,九个头颅,每个都发出了不同的声音,每个都发出不同的声音,有的像是少女般婉转,有的像是乌鸦般嘶鸣,也有的像是洪钟般高亢。
    以九头为首的怪物逐渐在氤氲雾气之中抬起,九只巨大的头颅俯视着下方弱小的生灵,镰鼬们围着女皇狂欢,一大群的镰鼬封闭了他们来时的道路,那些兴奋的尖叫像是找到腐肉的乌鸦,更像是朝拜皇帝的臣子。
    “有点大呢...”恺撒抬着头喃喃。
    说实话,他从来没想过镰鼬会有龙这么大,而且还有九个头,他以前听说过奇美拉一族有双头巨龙,但九个头的,恺撒从来没见过。
    它镇守着尼伯龙根,像是希腊神话中的地狱三头犬镇守冥界的入口,是冥王哈迪斯的守门人。
    “麻烦来咯。”酒德麻衣笑着从恺撒的身边飘过,用手拍了拍他的肩膀,“靠你了,能打的帅哥!”
    恺撒自然也不会逃避,他带着这群人进来,不说保全这里所有人,至少他会冲在第一个。
    不过话说回来,如果酒德麻衣不出手,好像这个团队里也就他有点战斗力...
    好吧,恺撒第一次体会到楚子航的无力感。
    镰鼬女皇九头齐鸣,整个尼伯龙根都回荡着激昂无比的尖叫,隧道塌陷再塌陷,无数的巨石从头顶滚落,灰尘像是外面世界降下的暴雨,混杂着青色的烟雾,朦胧的让人无法睁开眼。
    迎面而来的沙尘吹拂在肌肤上,带着北风的冰冷,像是刀子刮在脸上,恺撒左手握住狄克推多,手臂挡在眼前,另一只手架在左手手臂上,迎着风沙向前推进。
    镰鼬女皇的九头注视着风沙中前进的恺撒,扑动着翅膀,随着一阵龙吟之声发出,一股诡异的狂风吹向恺撒,恺撒在风沙之中丢失了视线,他将言灵“镰鼬”开启,在镰鼬女皇闪动翅膀的瞬间,他微微变色。
    “诺诺,快趴下!”
    恺撒的镰鼬在风中被吹散,但是它们带来了危险的讯息,那些吹来的狂风里带着无数具有切割能力的风元素之力,正如“时间零”,“镰鼬”也来自天空与风之龙王,是风属性言灵。
    镰鼬女皇虽然是大地与山之龙王的守门人,但却是货真价实的风元素亚龙种。
    恺撒在风沙之中开枪,镰鼬女皇的目标很大,贤者之石能非常有效地命中镰鼬女皇的身体,这种具有精神元素的贤者之石能杀死黄金和金属,甚至连龙王都会死在这样的物质手里,对付镰鼬女皇这种同为龙族的生物,自然也会起作用。
    狂风之中,一道暗红色的火线划破天空,可让恺撒没想到的时,镰鼬女皇散发出的风刃居然在空中将贤者之石切割解体,贤者之石化作淡红色的粉尘消散而去。
    风刃抵达。
    恺撒第一次发现龙族居然是如此可怕的物种,仅仅只是一个照面,一个失误的判断就能让他丢掉性命,那死亡的气息越来越近,英俊的脸上依旧开始流血。
    他会在风中被切成一堆碎肉,此时他做什么都来不及了。
    “风王之瞳!”
    一声清悦的娇喝声响起,一道人影像是乘风似地踏出。
    与前面的狂风相对,身后蔓延来一股极强的飓风之力,路明非要不是抱着一块巨石,就他那猴一样的身子估计早就被风给吹跑了。
    两股狂风相冲,撕裂的声音在整个地下空间中荡漾,宛若地狱里的厉鬼,似黑夜里无数呼啸在窗边的北风,恺撒直接被汹涌的气浪排开,撞在了一处石壁上,嘴里喷出一口血。
    “师兄闪开!”
    一道娇弱的人影闪出,她奋力地操纵风元素对抗来自镰鼬女皇的狂风,两股气流对冲使得整个尼伯龙根都吹起了强烈的飓风。
    源稚女背后吹来狂风,面前的迷雾被吹散,他抬起头,看到了一个隧道入口,里面传来了哼唱的声音。
    “世上只有姐姐好,有姐的孩子像块宝...”
    源稚女微微惊愕,他怎么来到了芬里厄的住处,正当他犹豫这要不要进去的时候,身后的诡异的气浪愈发强烈,吹的他有点重心不稳。
    “到底是什么力量,好强。”
    源稚女现在有两个选择,第一种就是直接去找芬里厄,第二个是去探寻起风的地点。
    他思考了一下,向着其中的一条路走去。
    “快走啊,还在这里等死吗?”
    夏弥恶狠狠地回头看了看这里的众人,恺撒震惊,她娇弱的身子和巨大的镰鼬女皇比起来反差太大,这个弱不禁风的俏皮女孩居然蕴藏着如此庞大的力量。
    不过他没有想太多,而是忍着身体传来的剧痛,向后面的隧道逃跑,此时风王之瞳已经清除了一部分的镰鼬,夏弥为他们打开了一条逃生的道路。
    “师妹,你怎么办啊!”
    路明非觉得夏弥肯定顶不住镰鼬女皇,她会死在这里的。
    “你走!”
    “师妹,你死了,师兄会难受的啊!”
    路明非如果有种,现在就该跑过去拉着夏弥一起离开,可是夏弥一旦离开,风王之瞳无人维持,大家都完蛋。
    听到楚子航的名字,夏弥也是稍微呆滞了一下,眉梢往下,神色有点悲伤,随后清澈的眼神很坚定,“我有办法脱身,你快走吧,楚子航会在通道口迎接你们!”
    “师妹,你说真的吗?”
    “你要是再浪费时间,我就撑不住了!”夏弥咬着牙,大喊道:“我还想活到一百岁呢!”
    “一百岁,一百岁!那师妹你一定要保重啊!”
    路明非最终还是把夏弥抛弃在身后,屁滚尿流地向出口跑去,此时芬格尔早就脚底抹油了。
    夏弥看众人消失,眼神放冷,挥手弹指,一股强大的力量命中镰鼬女皇,镰鼬女皇庞大的身子如小山般倒下,重重地摔在地上,摔碎了地面。
    夏弥走过镰鼬女皇,镰鼬女皇的九头垂磕在地上,像是跪拜她的王。
    “哼,你守着出口,待会一个人也没别放走!”
    夏弥离开这个洞穴,眼神柔和下来。
    其实刚才她可以不必出手的,但这些人对她还不错,耶梦加得就大发慈悲,让他们多活一段时间。
    但今晚谁也走不出这里,尼伯龙根就是他们的埋骨之地。
    “我可是花了很多钱给你们买了棺材呢,可别辜负我这番心意。”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