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龙族之重生源稚女 >第179章吻别
    楚子航起身挥剑,连贯的锋芒在冰冷的空气里划出寒光,致命锋锐地指向站在不远处的女孩。〖?爱阅读〗
    耶梦加得眼神泛冷,在楚子航出招的之时,她没有任何的动作,待到刀尖临头,她才及时地做出规避,一闪而过的刀光剑影没有对女孩造成一丝一毫的伤害。
    楚子航的挥出剑刃的骤雨,挥刀切落的速度远比太刀术大师要快上数倍,数十道残影叫人难以看清他的动作,可正是这样极致的速度,愣是一刀都没有打中。
    耶梦加得面前的空气坚硬如铁,楚子航的刀子好像是劈在了石头上。
    楚子航后撤一步,横向一字文斩,村雨的刀锋划向耶梦加得的喉咙,耶梦加得微微向后仰倒,动作优雅的像是一位跳芭蕾的舞蹈者。
    在楚子航连出数十刀的时间里,她没有做任何的反击,待到楚子航招数用尽之时,她向后爆闪到一个相对安全的区域。
    楚子航喘气,耶梦加得的速度很快,像是游蛇般轻巧灵敏,而且她压根就没有还手,这对于楚子航来说,像是一种施舍的怜悯。
    他咬牙大吼地冲了上去。
    耶梦加得安静地站在月台上,望着一步步靠近的楚子航,她的眼底终于划过了一丝决断。
    刚才没有出手,只是还想再看看楚子航的模样。
    这样的人,她值得铭记于心。
    “再见了,师兄!”
    耶梦加得挥手,月台的重力在瞬间增强了数十倍,大地轰然破碎,空气中四面八方都传来了无与伦比的压力。
    楚子航宛若身处中的漩涡,又像是几十台液压机向一个点同时挤压,月台的大理石瓷砖在夏弥挥手的瞬间破碎成了无数块,石尘飞扬,巨大的裂缝仿佛是地震后的惨状,轰隆的巨响更是在地铁张中响起了炸裂,头顶的日光灯管齐刷刷地爆炸。
    明亮的地铁站成了黑暗凄冷的废墟。
    只是一个瞬间,那个夏弥曾经喜欢的女孩就被埋葬在废墟的深处。
    夏弥深深地凝望一样那个偶尔倔强,偶尔呆滞,又时常死板不开窍的师兄,露出了一点淡淡的笑容。
    也许,杀了楚子航,已经彻底不回去了吧。
    不过耶梦加得也没打算在回到夏弥的身份,她已经给夏弥准备好了棺材。
    就让那个俏皮可爱的女孩,和楚子航一起埋葬在尼伯龙根之中吧。
    就在耶梦加得陷入思绪的时候,地铁站的废墟里忽然亮起了微光,好像里面有什么东西引燃了。
    耶梦加得微微凝眸,眨眼间巨大的爆炸带着强烈的冲击波扫荡碎石,炽烈的热风裹挟着烧红的石块宛若庞贝世界中的末日,带着滚滚浓烟砸向耶梦加得。
    耶梦加得冷哼一声,唇齿轻念,一种无形的力量下达了绝对的命令,无形的力量贯穿飞来的燃烧碎石,将其击落并碾碎成粉末。
    浓烟之中跳出了一个浑身包裹着青色鳞片纹路的男人,他的眼中燃烧着太阳般耀眼的黄金瞳,狰狞的面目宛若一头出笼咆哮发疯的野兽,他挥舞着手中赤红色的村雨,刀剑都被镀上了一层淡淡的红色光辉。
    那红色的刀剑直指耶梦加得的心脏,耶梦加得明眸闪烁,一道岩墙从地下凸出,阻隔了楚子航和耶梦加得,然而楚子航悍不畏死地撞碎石墙,高举的刀剑焕发圣神的光辉,跳跃地向着耶梦加得的头颅斩去。
    耶梦加得也没想到楚子航能爆发出如此强大的力量,她也娇喝一声,挥手弹指间,数十根岩枪从地脉之中牵引至虚空,朝着楚子航如雨般地落下。
    每一根岩枪都有帕特农神庙的大理石柱的长度和宽度,像是打在地基里的桩,每一根都能轻易地碾碎下方的人。
    楚子航狂暴挥舞村雨,村雨每一次挥舞,都带着呼啸的风声,风声过后,又像是淅淅沥沥的小雨落下,空气在这时都会粘稠地卷在一起,随着刀剑的锋芒一起斩出剑气。
    嘭!
    随着数十道雷声轰响,岩枪破碎成块,楚子航的如同一枚逆飞的流星,主动地撞向那些落下的岩枪,他伤痕累累地落地,浑身上下的流淌腥臭的血液。
    他干净的脸此时可怕的像是一个恶魔,扭曲的五官再也没有之前安静的模样,扭曲的血管赤裸裸地暴露在脸上,像是几十条长长的蛆虫爬在脸上。
    他已经不能用人来形容了。
    “这是什么技术!”
    耶梦加得有点震惊,光靠意志和技巧显然是无法走到这一步的,楚子航必须具有强大的力量才能击碎那些岩枪,这对于源稚女来说都是非常有难度的事情,可楚子航居然做到了。
    耶梦加得不知道的是,在她发动言灵,毁灭地铁站的瞬间,楚子航就启用了“暴血”,而且一下就是四度暴血,这直接提升了他的血统等级,在暴血的期间,龙的意志将碾压楚子航的人格,他内心深处的暴戾和凶残会被彻底发挥出来,将潜能开发到极致。
    不过这样带来的后果是,楚子航在这一次暴血后可能会彻底死去。
    就算他没有死,他也无法回到之前的状态,因为此时高浓度的龙血已经侵染到了他的筋脉骨骼里,这些有毒同时又具有力量的血液在赐予他强大的身躯和力量的同时,又无时无刻不在腐蚀他的身体。
    到最后,他要么放弃成为人,堕落成为一个死侍,让龙血永远存在于身体中,要么就是龙血腐蚀掉他的骨骼血管,楚子航彻底一命呜呼。
    这种决断不留退路的力量叫耶梦加得动容,她的眼眸微颤,不由地喃喃念叨,“真是可怕的人。”
    看到血痕遍体的楚子航,耶梦加得咂咂嘴,他身上的青色的鳞片不少都已经剥落,里面涌出了黑色粘稠的血液,血液低落在石头上,石头发出了滋滋滋的声音,涌出黑色的烟雾。
    楚子航的龙血浓度已经能够腐蚀掉坚硬的石头。
    “秘党说你是个怪物,现在我也终于明白他们为什么这么说了。”
    耶梦加得抬起手指,楚子航所在的地面剧烈地颤抖,他的脚下出现了一条裂缝,楚子航半个身体掉入了裂缝里,紧接着裂缝闭合,楚子航的下半身和手臂被锁在了裂缝里。
    他奋力地挣扎,可是那时大地与山之龙王设下的岩牢,楚子航在伤势严重的情况下早就力不从心,现在这种情况更是完全限制了他的发挥。
    “你真是个顽强的人。”
    就在耶梦加得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尼伯龙根里忽然传出了巨大的声响,紧接着里面无数细微的声音包围了两人,就像是蝙蝠洞的深夜里千百万的蝙蝠在窃窃私语,又像是无数蚂蚁爬向误入蚁穴的甲虫。
    一块碎石被渗出水从头顶砸下来,夏弥抬头,只见小石子忽然裂开,一根细骨一样的东西从里面伸展出来,然后又是一根,随着细骨舒展,扇面般的一排骨骼张开,细如蝇腿,骨骼之间是单薄的骨膜。
    镰鼬?
    耶梦加得的心底泛起了疑惑,这些东西生活在尼伯龙根的深处,是见不得光的东西,在龙王的威势下,压根不敢出头的,可现在居然一大群一大群地涌出来。
    难道尼伯龙根里面有什么可怕的东西把他们赶出来了?
    大片大片的镰鼬张牙舞爪,尖锐的牙齿能轻松地撕开磐石和钢铁,像是漆黑的风暴涌向耶梦加得。
    耶梦加得眼神无比冰冷,怒声大斥,龙王的威严是来自帝王的命令,周围的重力再一次陡然增强数百倍,飞在空中的镰鼬瞬间落地碾成了碎肉。
    然后不止耶梦加得这里有,楚子航那边也汇聚了大片的镰鼬,它们撕扯着楚子航的身体血肉,像是一群群鬣狗对受伤无法行动的狮子发起猛攻。
    里面传来了楚子航野兽般的吼声,紧接着是大片光与热的爆发。
    君焰!
    楚子航试图用君焰驱赶这些卑鄙的掠食者,君焰烧死了一批的镰鼬,它们落在地上,浑身着火地扑棱着翅膀,很快就没了动静,但架不住镰鼬数量太多,楚子航的君焰难以应付的来。
    就在楚子航陷入绝命的死战之时,清悦又古老的声音从远处传来,楚子航在镰鼬风暴的缝隙里看到了闪烁的微光,仿佛那是来自天堂的回响和圣光。
    楚子航眼里充斥着茫茫白光,他看到了一个女孩走过来,面若春风,脸泛桃花,带着一点羞涩,她歪歪头,迎着微光,向楚子航俏皮地喊了一声,“师兄!”
    “夏弥...”
    楚子航伸出手,接住了女孩伸过来的手,夏弥笑眯眯地俏立在他的面前,就像楚子航第一次见到她的那样,初恋璀璨如夏花。
    周围的镰鼬死亡,耶梦加得踏过镰鼬的尸体来楚子航的面前,眼前的这个男人已经到了极限,他的生命也即将走到终点。
    耶梦加得心绪有点复杂,她坐在地上,解开岩牢的封锁,抱住楚子航的身体。
    他浑身都散发着血腥的臭味,再也没有之前那种阳光的味道,脸上嘴唇之间布满黑色的血液和脓水,说是恶心也不为过。
    可耶梦加得捧起楚子航的脸,她气息轻柔芬芳,红唇温润泛光,在楚子航的唇上吻了下去。
    这不是个享受的时刻,因为她吮吸的尽是腥臭的血液,不过即便如此,这个折磨的过程依然持续了三分钟。
    三分钟后,耶梦加得将楚子航安置好,消失在尼伯龙根的黑暗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