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龙族之重生源稚女 >第177章我们曾是朋友
    源稚女的嘴角抽搐几下,沉默地转过头。
    事实上对于混血种来说,龙族的确是最大的敌人,和敌人交易,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就是与虎谋皮,哪怕是非常要好的朋友,都能因为一件事情翻脸,更别说这种脆弱的利益朋友。
    夏弥能给予的的确很多,比加图索家族多的多,但这也要放在能实现的情况下才行,现实里如果夏弥展现出了龙王的力量,那秘党很快就会调查到她的头上。
    说白了,这是一份空头支票,是不可能实现的,就算能话说到底,能实现,也难以使用。
    所以源稚女更愿意让加图索家族欠下他的人情,而不是夏弥,因为帮夏弥,源稚女就不可避免地将锋芒斩向伙伴,这不是源稚女想做的事情。
    “怎么,怕我食言吗?”
    夏弥走到源稚女的面前,昂头盯着源稚女,冷艳的像是一位含苞待放的冰山女王。
    “不是,事实上,我和你合作,这本来就是一个矛盾的事情,我不可能帮着你坑害伙伴的。”源稚女不知道夏弥的结局会是怎样的,但现实是源稚女现在自缚手脚,两边不是人。
    “这有什么,他们都死了,就没人知道了。”夏弥双臂环胸不屑地哼哼,“如果你不愿意动手,那就我来,我们继续保持合作,你也不用杀死那些人,一切坏事由我来做,你依然是那个秘党成员,还是那个好人。”
    “我不是这个意思。”
    “你是不是不愿意隐瞒了?”夏弥突兀地问,一下子就把源稚女问住了,源稚女还楞了一下,夏弥瞬间就得到了答案,苦笑一声,“原来如此。”
    “其实,我一直都更愿意把你当朋友的。”源稚女紧紧地咬着嘴唇。
    “呵,废话真多,你要不想合作就算了,出去到处说吧,把你知道的情况都告诉秘党,让他们都来杀我,我夏弥都接着好了,干嘛婆婆妈妈的,亏你还是个男人。”
    “因为我珍惜这份情谊,所以我才犹豫,换做别人,我已经动手了!”源稚女受不了夏弥的冷嘲热讽,破口大声地吼叫,气的胸口起伏,又咬着牙,低声道:“我不会告诉任何人。”
    “两边不讨好,值得吗?”夏弥眸光微闪,“你想要维系住两边的关系,但哪里都不愿意放弃,你这么做有什么意义?”
    夏弥向前走了几步,背对着源稚女,“你这样做以为能让我对你增进好感吗?”
    “显然不会。”
    “你既然知道,那还藕断丝连,像是很多渣男,嘴上说着不离不弃,事实上吊着这个牵着那个,你到底想要哪个,你是不是太贪婪了。”夏弥的眼神凌冽如冷风。
    源稚女站在原地,夏弥这是在逼他站边。
    “我还是他们,你选一个吧。”
    “夏弥,我不想这么做。”
    “那你就选我。”
    “但是...你知道的,我做事都带着一定的目标,如果我放弃了他们,我的计划将无从实施,这需要我重新规划一切,可是我也不想对你动手,你和我一样都是个矛盾的人。”
    源稚女的话说到夏弥的心坎上,夏弥想到了一个人,冰冷的心软了一下,可很快又被封冻,现在不是柔软的时候,源稚的三言两语并不会让夏弥收手。
    “我知道了,谢谢你带给我的帮助,带给我的快乐,这份情意,我会记住的,从现在开始,我们算是敌人了,祝你好运。”夏弥微微笑,源稚女抬起头,眼里藏着不舍,但夏弥亦是如此。
    这份脆弱的合作关系终究还是被打破了,虽然两人都很舍不得,但这是必须面对的事情,混血种和龙族从来都是敌人,只靠着脆弱的感情和合作显然是不能维系这种和平的。
    夏弥回过头,深深地看了一眼源稚女,眼底闪着清亮的光芒,源稚女站在原地,冷风吹的他有点难受。
    那个女孩最终没迷雾吞没,消失在源稚女的视线之中。
    源稚女好像丢掉了什么重要的东西,他和夏弥之间,一直都是很好的朋友,介乎于朋友之上,情人之下,关系好却又不暧昧,这样的情谊把握的恰到好处又不失方寸。
    可是维系这样的感情实在是让源稚女太累了,或许夏弥也累了。
    既然大家都累了,那夏弥说的对,放手才是最好的选择。
    黑暗之中,源稚女仿佛还能听到那一声清悦的呢喃。
    “谢谢你。”
    源稚女抬头,女孩恬静俏丽的脸蛋好像还能出现在眼前.
    ……
    此时外面狂风暴雨,一泼泼的雨水打在玻璃上,北京难得有那么大的雨。
    深夜零点四十五分,楚子航无声地潜行在东方广场地下一层商场里,这栋巨大的地标式建筑毗邻长安街,云集着豪华奢侈品牌和一家君悦酒店,地下直通地铁王府井站。
    远处有脚步声缓缓逼近。
    楚子航隐入柜台后,直到巡夜保安的手电光远去后才重新闪出,白天这里奢华又热闹,美女如云,走在这里绝对不会让人觉得不安,但此刻万籁俱寂,它就显露出地下室的本质来,没有窗,空间封闭,那些给一切都染上漂亮颜色的灯都关闭了。
    只剩下少数几根日光灯管亮着,照亮了玻璃橱柜里的绒毛玩具,那些可爱的家伙都在这种灯光下显得有些走样,脸上深深浅浅的阴影让他们觉得这些家伙在微笑或者冷笑的错觉。
    中央空调关了,空气冷而沉闷,通往地铁的电动扶梯闪烁这“禁止通行”的红灯,两侧是某个时尚杂志的广告,女明星的大脸贴满整面墙壁,指甲和嘴唇上都闪烁着金属的微光。
    这里安静的非常正常...
    楚子航怀疑电脑是不是中病毒了,他到现在还没有将这件事情上报学校,因为这个结论太奇怪了,深夜的地铁站无论多么阴冷,它只不过是一个历史不到五十年的人工隧道,最初建造这个隧道系统的工人还有大批活着,天天人来人往,没什么异常的地方。
    他口袋里的手机震动,一条心的短信进来,“亲爱的用户您好,移动小秘书提醒您今天晚上6:00在夏弥同学家共进晚餐,请提前安排时间。”
    楚子航将手机塞回口袋,他从来都没订什么“小秘书”,这无非是夏弥睡前捣的鬼罢了。
    一想到那个女孩,楚子航的耳旁总会响起熟悉的声音。
    “师兄!”
    对,就是这样的声音。
    “师兄,你也在这里啊!”
    楚子航呆呆地扭头,看到夏弥穿着卡塞尔学院的校服,俏生生地站在他的身后,踮起脚尖,伸出葱白的小手轻拍楚子航的肩膀。
    楚子航扭了扭眼睛,什么时候幻觉这么清晰了。
    楚子航忍不住伸手触摸夏弥的脸蛋,柔软的脸蛋和外面的雨水一样冰冷,但捏起来很上瘾。
    “师兄,你一看到我就耍流氓啊!”
    夏弥嗅着小鼻子,摸着自己逐渐发红的脸蛋。
    楚子航立正,他从来都没想到站在自己面前是个真人。
    怎么说曹操,曹操到?
    现在可是晚上十二点多,还在这种鬼都不来的地铁站,天还下着大雨,她能出现在这里是多么巧合的事情。
    “你怎么会在这里?”楚子航表现的很认真,他真的很想知道。
    “嘿嘿,我知道师兄想我,所以我就来啦!”夏弥抬头挺胸,昂首自信的模样带着独特的俏皮韵味。
    楚子航扶额,“源稚女没来吗?”
    “来了,他走得太快,我跟丢了,差点就迷路了,外面下这么大的雨,一定是师兄知道师妹我落难,过来接我回去对吧!”夏弥的眼里闪着星星。
    “不是。”
    夏弥莺莺燕燕,楚子航却宛若一块宝钢出产的钢板。
    “略,没意思。”
    夏弥向楚子航翻了个白眼,似乎是有点生气地转过头,楚子航知道自己回答有点傻逼,但他也不知道该说什么,难道他这么晚过来,说自己是来找龙的?
    这是不是也太敬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