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龙族之重生源稚女 >第166章寻龙分金看缠山
    台上的气氛沉默了几秒,源稚女轻轻地敲了敲桌子,回到之前的话题,“你们给的那个情报里真的会有龙王的线索吗,如果情报是假的,那恺撒屠龙这件事情就无处说起了。”
    “事实上,那线索应该是真的,但是我找了几十年都没能找到。”弗里德里希叹了叹气,“不过既然他是加图索家的继承人,那么应该会比我有本事,而且找到沉睡的龙王和苏醒的龙王完全就是两种不一样的难度,最近地震的越来越频繁,就像你们之前说那样,他应该快沉不住气了。”
    源稚女微微点头,最近楚子航也是在用精密的仪器测量地脉的信息,如果龙王真苏醒的话,楚子航应该会特别关注那个地震频发的地点。
    这样一来,可能没等恺撒先破解线索,楚子航就找过去了。
    “弗里德里希先生,我现在需要您的情报,最好把您所知道的一切告诉我,也许我能找到龙王巢穴的具体位置。”源稚女眼中闪着坚定的光芒,弗里德里希为难地看向帕西,帕西温和地点头,“您可以完全相信源君。”
    “好吧,反正情报都被你们加图索家族买下来了,你们都不怕被抢了功劳,那我也没什么好担忧的地方。”弗里德里希拿起茶杯吹了吹,抿了一口。
    “不知道源君知不知道距离这里不远处的民族宫,那边有一条光彩胡同,明朝的时候那边叫王恭厂。”弗里德里希的眼睛暗下来。
    “不知道,夏弥你知道吗?”源稚女看向夏弥,夏弥明眸闪烁,“我知道一点,但也只是看书知道的。”
    “在公元1626年5月30日上午九时,一场爆炸覆盖了二平方公里,死了两万人,逼得当时的皇帝朱由校不得不下了一份《罪己诏》,认为是自己的行为触动了上天,那是无法用逻辑解释的灾难,历史上最神秘的三大爆炸之一,和它并列的印度死丘事件和俄罗斯的通古斯大爆炸。”
    “通古斯大爆炸这个知道,应该是1908年康斯坦丁或者诺顿在原始森林里催动言灵‘莱茵’引起的一场大爆炸,虽然我们不能得知它们到底是为了什么事情发动了这样的言灵,但可以确认的是,那种言灵是毁灭性的灾难。”源稚女说。
    “的确,当时连莱茵河边都能看到那次爆炸产生的火光,在夜晚仿佛是天边泛起的晨曦,而巨大的蘑菇云也将森林掀了个底朝天。”帕西说。
    “至于死丘事件,在印度长诗《摩柯婆罗多》曾经描述道‘那是一场巨大的爆炸,天空响起轰鸣,紧接着是一道闪电,南边天空一股火柱冲天而起,太阳耀眼的把火光切割成两半,房屋街道和一切生物都被这场天火焚毁,那是一枚弹丸,却拥有整个宇宙的威力,一股炽热的烟雾和火焰,仿佛是一千个太阳在燃烧,河水沸腾,鸟类像是雨水般落下,死者如烧焦的树干...’”
    “看上去这是一场发生在城市中的‘莱茵’。”源稚女沉思。
    “的确,那是公元前四世纪的事情了,那个时候可不会有原子弹这种东西,除非是外星人降临,但我们都知道,这个世界上有一种生物能造成如此大规模的破坏力。”
    “说的不错,三次大爆炸都可以归咎于龙王,以当时的文明水平,原子裂变聚变是无人踏足的领域,更别说是原子弹了。”
    “可是,为什么王恭厂的爆炸要怪龙王,也许是王恭厂火药燃烧爆炸呢?”夏弥疑惑地问,“当时的明朝可是拥有世界上最先进的火药技术,明朝的神机营可是当时世界上的顶级军队,是一只完全用枪武装的军队,初具近代化水平,火药厉害也很正常吧。”
    “当然,我们考虑过这个可能性,但是王恭厂的爆炸是数万吨TNT当量的爆炸,明朝的黑火药的爆炸威力只有TNT的十分之一,几十万吨的黑火药才能有那种水平的爆炸,这相当于给神机营每人配一吨黑火药,他们又不是炸弹人。”弗里德里希说。
    “那或许...是地震,龙卷风,或者闪电风暴?”夏弥的想象力丰富。
    “不,没有任何一种解释能说明那场爆炸的异象,一只重五千斤的石狮子被卷飞到一公里的宣武门外,很多人的衣服都破碎,浑身赤裸,黑云中有米粒大小的铁渣落下。”弗里德里希喝了一口茶,“足足二平方公里之大,领域内的一切都被摧毁了...”
    “那个...虽然我不是很想打搅你,但是你说的这个线索,实在是过于模糊和笼统,难道你是想说龙王就在王恭厂下面吗?”源稚女打断弗里德里希。
    “哦,当然不是,很抱歉我只是惊叹于龙王之强大,我说的线索也很简单,你知道中国有一种绝学叫做风水秘术吗?”弗里德里希的眼神忽然变化。
    源稚女摇摇头,他要知道就不会来问弗里德里希了。
    “我给恺撒的,一本是《天变邸抄》,还有一本贯穿京城龙脉线索的古书,里面详细地讲述了风水秘术,又称为‘堪舆学’。”
    “这不太好吧,您给些风水秘术的书就要500万美元,这是狮子大开口吧。”源稚女的耐心是有限的,弗里德里希给出的内容对于源稚女来说没有任何的作用。
    “当然不是,那些是孤本,你可以理解为完整版,并非大众传抄的那种,这也不难理解,现在很多电影也会和谐一些镜头吧,但那些东西往往是精华所在,和谐掉了,味儿就变了。”弗里德里希诙谐一笑。
    源稚女眼眸逐渐明亮,感兴趣地问道:“你的意思是,作者是保留了私货在孤本里?”
    “当然了,这种风水秘术可是一种绝活,放在古代完全可以开宗立派,即便是传抄本,里面的很多东西都是有用的,然而许多人却把那本书用来落户房屋和盗墓,这简直是有辱堪舆学!”
    弗里德里希激动地深吸一口气,可惜他读不懂书中的内容,否则他也一定能尝试着找到龙穴。
    “寻龙十万看缠山,一重缠是一重关。关门若有千重锁,定有王侯居此间。”
    弗里德里希将一句口诀念出来,源稚女蓦然一愣,好像是闭塞很久的东西被打通。
    古老的口诀打开了一把锁,锁内的是沉睡已久的无尽黑暗。
    夏弥的脸色似乎有点不开心,不过这也是能理解的,毕竟有人把自家的大门给撬了,这给谁都会带来一种危机感。
    “这具话出自《撼龙经》,被记载在孤本之中,后世的很多人都把这里的‘龙’代指为某种宝贝,他们认为这里的王侯指的是人,但其实应该是龙族的王者,因此后世诞生出了摸金校尉这种东西,据说曾经的曹操也是摸金校尉。”弗里德里希说。
    “如果谁盗墓贼还可以理解,作为曹操,他是军事家文学家,做这种盗人坟墓的事情是不是太缺德了!”夏弥非常不满,弗里德里希却摇头,“呵呵,其实他和我们的目的一样。”
    “你是说...曹操也屠龙!?”夏弥感觉自己学了假历史。
    弗里德里希非常严肃,一本正经地点头,“众所周知,龙族的遗产丰富,他寻找龙穴,可能是为了获得龙血,或者是龙族的力量,当时雄踞北方的袁绍拥有精兵强将,能打五个曹操,可曹操以寡敌众,居然赢了,你觉得他凭什么?”
    “不是官渡之战曹操奇袭出奇迹烧了乌巢,把袁绍粮草断了吗?”夏弥觉得弗里德里希在胡说八道。
    “断粮这种事情在行军打仗是常有的事情,若是袁绍全力反扑,以战养战,则曹操必输无疑,他为什么优柔寡断,如此忌惮呢?”弗里德里希顿了顿,“因为曹操是摸金校尉,他去过龙穴,手里有特殊的力量,比如虎豹龙骑。”
    “离谱...”夏弥吐了吐舌头。
    如果按照弗里德里希的说法,那诸葛亮是不是还借了天空与风之龙王的风和青铜与火之龙王的火,一把火曹老板烧的干干净净。
    不过她并不打算和弗里德里希争辩什么,历史上的事情,只有真正经历过的人才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