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龙族之重生源稚女 >第119章上流
    宾夕法尼亚路,这是一条隐藏在闹市区的小路,两侧是摩天大厦高耸的玻璃窗,抬起头就能看到太阳照在窗户上,好像头顶出现了无数个耀眼的大火球。
    城市的光污染真是严重,特别是在白天的时候。
    不过,也不能怪设计师没有脑子,毕竟这些大厦都是建于芝加哥最繁华的大都会时代,也就是20世纪50年代,那个时候一味地推动城市化,自然环境和城市的矛盾还没有那么突出。
    头顶的天空澄澈如洗,天蓝色的深空之上,一只从密歇根湖误入城市的灰鸽在高楼之间掠过,宽阔的街道上被荫蔽,汽车尾气味儿有点重。
    前方道路的尽头是一座巨大的方形建筑,高耸的墙壁上没有任何的窗户,只有接近顶部一排大型的风扇在缓缓转动。
    这里是芝加哥市政歌剧院,曾经是名流攒聚的地方,60年前,每个夜晚这里都云集这豪车和摩登女郎,彬彬有礼的绅士们挎着年轻的女伴来到这里欣赏高雅的音乐,熟悉的老朋友之间相互握手拥抱。
    现在它已经没落了,如今年轻人都会去电影院和商场看电影,歌剧院只是属于大都会时代的辉煌,那已经是上一个世纪的故事了。
    不过,今天的它又重新焕发第二春,各式各样的高档轿车依次停在门口,红色的尾灯闪烁,车流量前进缓慢。
    厚重的车门打开,身穿黑色燕尾服或者小夜礼服的男人们下车,一溜儿白色的衬衫和丝巾,身上带着浓郁的香水味,向后梳起的头发上抹着大量的头油,看上去像是一个月没有洗头,真是...光鉴照人。
    和这些臭屁的男人比起来,女士们显然就装扮的更加正式光彩了,在绅士们的帮助,女士们从车内伸出白皙的胳膊,手上戴着洁白的丝绒手套,亮闪闪的单肩包跨在身上,步履轻盈地从车内缓缓走出。
    她们头戴白色的圆边帽,浓艳的胭脂和化妆品在空气中散发着独特的气味,细长的高跟鞋踩在地上发出了轻快节奏的声响,半透明的丝绸裙摆下,小腿的肌肉绷出了优美的弧线。
    此情此景让人梦回上个世纪社会名流的社交聚会,时光好像在此倒退了60年。
    所有人都井然有序地入场,这时一辆高调的玛莎拉蒂横冲直撞地驶入这里,像是一把利剑插入了前方的停车位,引得后方的司机一脚猛地踩在了刹车上,车上的人发出了一阵惊呼。
    司机看着那个玛莎拉蒂的眼神中透露这一股骂娘的味道,这是名流汇聚的地方,怎么会有这种人出现,开车和没有教化的野蛮人一样。
    那辆玛莎拉蒂停靠在位置上,很快车灯便熄了火,司机带着宽大的黑色墨镜,身着价值不菲的意大利礼服,又手持一把黑伞从位置上下来,飞快地来到副驾驶的位置上,打开车门。
    在门口等待的侍者们好像也意识到什么,他们伸了伸脖子,身子微微向前,在司机下车的瞬间就一路小跑地来到了玛莎拉蒂的车前,车窗打开,一只年轻修长指骨分明的手伸出来,递出了一张暗红色的请柬。
    “卡塞尔学院的贵宾们,这边请!”侍者高声地默念这个团体的名字,好像是在迎接旧时代的公爵们。
    侍者帮忙开门,而带着墨镜的司机来到车前,用手拍了拍侍者的肩膀,侍者恭敬地候到一边,司机打开车门,一个身着银色西装,头发花白的老人从车内走出,下车的时候,他的目光向周围扫视一圈。
    那充满年代感的注视像是昔日伟大的独裁者莅临,不怒而威的目光之中透露着绝对的尊贵,他向前走出一步,司机已经打好伞,帮他遮住了阳光。
    那些被老人目光扫中的人都纷纷低下头,对于这个老人而言,他们就是一群一无是处的小辈,装的很牛逼的模样,其实都是一群大尾巴狼,面对老人这样的猛虎,不得不屈服俯首。
    他来到这里,就像是电影镜头就要放在他的身上,一切的故事都要围绕着这个老人为中心展开叙述。
    别人来到这里是参加令人骄傲的上流聚会,而老人来到这里,则是将纡尊降贵地赏脸和小辈们吃饭,然后发表几句鼓励后辈继续努力的话。
    侍者们打开后门,只见一个道白色的人影从车内走出,女孩一袭白色晚礼服飘然出尘,礼服上镂空着花式复杂的纹路,纹理之间镶嵌细小的钻石,晶莹闪光,裙摆如风,挺拔的酥胸被礼服挤出了一个傲人弧度,略施粉尘的俏脸让人以为是某个国家出来的公主,是西欧中世纪的画中人。
    她踏着阳光下车,金色的光芒撒在她的身上,白金的头发高高挽起,让女孩优美的颈线展露无遗,束发用的铂金皇冠更是尊贵比人,她气质出尘若雪,素白的像是一朵雪原上的小花,生长在悬崖绝壁,无人可近。
    一旁的侍者争先恐后地上来替她撑伞遮阳,却被一双手拦住了,车内走出一个气质出众的青年,一声黑色的燕尾服将他的身姿完美的展现,阳光下的脸上带着浅淡的微笑,脸部的曲线虽然柔和,但绝对没人会以为这是一个随意拿捏的伪娘。
    没有回眸一笑,却让现场所有的年轻人黯然失色,那份尊贵,那份鲜花刀剑,鲜衣怒马少年郎,无人可与之匹敌。
    现场自诩派头不错的人深吸一口气,他们不知道卡塞尔学院是何方神圣,但他们都来自屠龙世家,从世界各地飞往这里参加聚会,为的是一份重要龙族遗产的线索。
    当然,也不是所有人都是孤陋寡闻之辈,有人窃窃私语,他们的消息灵通,就知道这出席这场上流聚会的卡塞尔学院四人出自何处。
    “校长,我们接下来怎么做。”芬格尔在昂热的耳畔小声地逼逼。
    他们下来的派头很足,可昂热直说出场要震慑群雄,现在群雄是镇住了,但他们的目光都朝向这里,昂热可没告诉他们下一步怎么做。
    “我们朝里面走,自然有人会来迎我们,站在外面的都是一群小辈而已,真正的大人物早就到场了。”昂热露出了绅士的笑容,他从容迈步向着会场里面走去。
    果然,侍者们列好队伍,夹道站在红地毯的两边,目视贵客入场。
    源稚女看了看零,抬高手,向零递去,零将手轻轻地放在源稚女的手掌上,两人牵着手缓步跟在昂热的身后。
    前面有打着领巾的歌剧院主管带路,四人步入了光线黑暗的通道里,地上铺了红地毯,踩上去也是软绵绵的,空气里荡漾着浓郁的香水味,让人有些头晕。
    摩登女郎们脸上的银粉在昏暗的光线下闪光,奢华而虚幻的环境叫人迷离。
    走过一段不算宽敞的通道,很快就走入了宽敞的室内,室内灯光明亮,头顶是弧形的穹顶,大量的水晶灯全力地散发光彩,这些水晶灯是用昂贵的非洲钻石装饰而成,洁白的承重柱像是雅典卫城巴特农神庙的废墟,顶天立地。
    金色的穹顶上绘画了诸神黄昏的战争,现场铺设这绿色曼陀罗花纹的羊毛地毯,那些权贵之人举着巨大的红酒杯,游走在喧闹的会场之间,相互碰杯,嘘寒问暖。
    会场的大门被推开,侍者的高声呐喊,“卡塞尔学院贵宾团到!”
    随着那身介乎于太监和娘炮的大喊,现场所有的权贵们都将目光投向门口,这里不乏有商界政界的大亨,所有人的资产加起来,甚至能引发数次“黑色星期五”的经济大危机。
    有人身着戎装,身上佩戴着象征荣耀的金色勋章,而有些是华尔街的巨头,凭一己之力就操盘股份,能让散户们一夜之间失去所有。
    不过,他们都不是会场的主角。
    昂热迈着步子,芬格尔虎背熊腰,个子高大,带着黑色的墨镜像是保镖跟在他的身边,他们身后的源稚女无论何时何地,脸上总会带着适宜的笑容,零却总是冷冰冰的,像是沙俄出来的小公主。
    “昂热,哈哈哈!”
    会场爆发出了张狂的笑声,有人从人群之中挤出来,昂热用目光迎接那道人影,他佝偻着背,拄着拐杖,看上去很是苍老。
    “哦,我的老朋友,真不好意思,我又迟到了。”昂热面露亲热之色上前快步。
    “哈哈哈,1899年在德克萨斯,我还打过你一枪,趁着你转身的瞬间,现在我可必须得兜着点了,如果一旦被你盯上了,我这幅身子骨可受不了折腾了,哈哈哈!”
    “那是谁?”源稚女情不自禁地问。
    零冰瞳内的眸光闪了闪,娇嫩的红唇轻启,“汉高,一个资本家,也是整个北美的混血种领袖。”
    源稚女怔了怔,惊讶地盯着零,零抿了抿嘴,好像说漏嘴了,但脸上的表情还是没有很多的变化,只是没有对上源稚女的目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