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龙族之重生源稚女 >第93章不完美的表白
();    车里,楚子航和路明非的手机同时响了一声,都是短信发过来,楚子航只是扫了一眼,默默地将手机待机,路明非却傻愣愣地盯着屏幕。
    “生日快乐,来自恺撒·加图索的祝福。”
    “生日快乐,祝我们的衰崽小师弟早日找到女朋友,来自你最可靠的挚友芬格尔·冯·弗斯林,记得听一下我为你单独唱的《生日歌》哦!”
    路明非十九岁的生日收到了许多的生日祝福,上至学生会大佬恺撒·加图索,下到留级九年的败狗师兄芬格尔。
    路明非又不是什么鬼谷子孙膑什么的人物,怎堪如此厚礼,恺撒和楚子航两人是曹操和周瑜,人家学生会和狮心会撕的死去活来,大家都想干掉对方,居然有人能在两人的阵营只见如鱼得水。
    路明非大概就是三国中的蒋干了。
    “师兄,我们现在去哪?”
    路明非家里还有萝卜没腌,马桶圈也没有叫物业装好,他现在应该忙的焦头烂额。
    可他现在却坐在长林肯里,旁边还牵着女孩,前面还有瞻前顾后的“小弟”,路明非大概这辈子都没这么牛逼过。
    成为神话的人都很难突破自我,像是力学大佬牛顿和科学巨人爱因斯坦,晚年都跪拜在上帝的脚下,研究起了神学。
    路明非却很轻松地就突破了上一次的神话传说,这一次又是猛男又是豪车,师兄同学帮忙着陪衬,把路明非抬到了完全不属于他的高度。
    路明非站在高处,明白了苏轼说的“高处不胜寒”,可他现在若是跳下去,怕不是直接摔死,这会暴露他衰人的本质。
    “你是老大,你来定。”楚子航说。
    路明非看了看一旁的陈雯雯,陈雯雯低着头,自从上了车之后,她就乖顺的像是个小媳妇,一只手被路明非抓着,另一只手摆弄着裙子,细心地铺平裙子下的褶皱。
    路明非可真是上下难做,按照道理,他本该一展雄风,大手一挥,身后的校工部猛男,仕兰中学的传说楚子航还有卡塞尔学院扛把子源稚女都要听从他的指挥。
    可路明非指挥个屁啊,他压根不知道该做些什么,任务资料他也没仔细看,因为他还有好多的事情要做,车上还有陈雯雯。
    面子捞回来了。
    楚子航和源稚女导演的这场戏也该结束了吧。
    前面的楚子航和源稚女相互交换了一个眼神,两人回头,“老大,您事先预定好的Aspasia意大利餐厅已经准备就绪,请过去和陈小姐享受二人的美食时间吧。”
    路明非张张嘴,那是什么餐厅,之前都完全没有听说过,更别说是预定了。
    “师兄...我们还是该干嘛就干嘛去吧...”路明非忽然垂下头来,脸上充斥着苦涩的笑容。
    源稚女和楚子航有些惊愕,路明非这种人不是应该欣然接受吗?
    坐在他旁边的可是他梦寐以求的女孩,源稚女为了给路明非造势,可是花了不少功夫,给校工部一人租了一辆奔驰G级的越野车,长林肯也是他找了许多家婚庆公司,付出了很多金钱才安排好的,楚子航更是因为路明非欠下了恺撒一个人情。
    可路明非嘴巴一撇,嘴里蹦出几个字,他们所做的一切都变得毫无意义了。
    “师兄,稚女,谢谢你们,这是我过的最好的生日了...”路明非的笑容挺勉强的。
    “你...你没事吧...”楚子航也问出了同样的话,大家都觉得路明非今天是有些不正常的。
    “都过去了,过去了...”
    “不懂。”楚子航摇摇头,源稚女也不明白路明非的意思。
    路明非没有解释两人的困惑,反而转头看向陈雯雯,陈雯雯一直安静地坐在车上,一句话也不说,被白色长筒棉包裹的小腿合拢在一起,她目光躲闪地迎接路明非的注视。
    “对不起,今天我不能陪你吃饭。”
    “没关系的,谢谢你。”
    陈雯雯低着头,轻声细语,又微微笑。
    “你所看到的都是假象,你也不用觉得我是个牛逼的人,事实上我在美国求学一年,我并没有发生很大的改变,我还是那个你认识的路明非。”路明非说。
    楚子航看向源稚女,源稚女耸了耸肩。
    路明非松开陈雯雯的手,他已经牵的够久,非常满足了。
    陈雯雯松开手后,拘束地坐在原地,什么也不说,也没有做出任何的表态。
    “之前我就知道,赵孟华和柳淼淼好上了,但是我却什么都做不了,我只能看着你着急,我能做的,也只是在他的头上偷偷地扣了一粪搋子了。”
    路明非和陈雯雯说起了自己的事迹,这件事情路明非其实不想告诉任何人的,背地里偷偷摸摸地搞小动作是多么猥琐的事情。
    陈雯雯果然抬起头,她眸光闪烁,难怪那天赵孟华一脸吃了屎的模样,脸色难看的叫人害怕,不过路明非胆子也挺大的,他居然也能做出这样的事情。
    “你很勇敢。”
    “你这么认为的吗?”
    路明非笑了笑,他哪是勇敢,只是一腔愚勇和愤怒没处发泄而已,要是当时路明非能冷静一分钟,他保证不会做出那样的事情。
    “谢谢你来参加同学会。”
    “不用谢。”路明非摆摆手,昂起头,看着车顶,回忆道:“一开始你喊我去吃饭,我其实真的好开心,就像当初你叫住我,让我加入文学社一样。”
    路明非会永远记得那段美好的场景,盛夏,鸣蝉,阳光还有女孩,清澈的湖水畔佳人美好,像是韦庄笔下的词,“垆边人似月,皓腕凝霜雪。”
    陈雯雯沉默,嘴唇微微起合,想说什么,又有点说不出来。
    “高中时期,如果不是你,我过得会浑浑噩噩的,虽然本来就过的很衰,但有了你的出现,那些带着阳光的日子里,总会让人兴奋躁动,想要站在三楼走廊里,眺望文学社下的柳树,那是你经常待的地方。”
    路明非每每想起颗蠢蠢欲动的闷骚时光,都会怅然无比,暗恋可真是一件叫人上瘾又痛苦的事情。
    上瘾是因为暗恋有无数的可能,每次只是远远地看一眼,都能让人欢喜一上午,若是能聊上几句,那便是提神醒脑的咖啡,一整天都会带着激情。
    痛苦是因为对方感受不到你的喜欢,或者说有意隐瞒,她并不喜欢你,你只是一腔情愿的单相思而已,梦想中的憧憬会被现实的浪花拍碎。
    “嗯...”陈雯雯脸色微红。
    “每次放学的时候,我都想走在你的后面,因为这样就能看着你走很长一段时间了。”
    路明非深深吸气,他想起了夕阳撒在路面上,陈雯雯背着书包,穿着仕兰中学的校服短裙,裙摆飘然,告别同学之后单独地走在街边,路边的香樟树,柳树在夕阳下拉伸下阴影,夕阳总会将女孩的影子拉的很长,路明非追逐在女孩的影子后面,世界在那个时候都挺安静的,女孩追着夕阳,路明非追着女孩。
    “我知道的。”陈雯雯小声道。
    “谢谢你,至少你一直没有戳穿我,让我对爱情一直都保持着一种向往。”
    路明非忽然又抓起了陈雯雯的手,惹得女孩惊讶地抬起头,张着晶莹的唇瓣,目光发愣地盯着路明非,可路明非的眼中传达出了一种炽烈的情绪,烧的陈雯雯的脸颊熏红。
    四目相对,路明非张着嘴,嘴巴念动了几下,好像是在练习什么。
    这短短的几秒钟,路明非经历了他十几年来都不曾有过的情感挣扎。
    他在这个时候只需要简单地说出几个字,他就能拥抱住面前的姑娘,享受她美好软香的身体,那些过去的憧憬都将变为现实,他也可以变成一个有妞有女朋友的人。
    可他说了无数遍,那几个字就是说不出口。
    “我喜欢...你...,但那是曾经!”路明非一字一顿地从牙缝里挤出了那些话。
    他从来没向陈雯雯表白过,因为他知道,这成功的可能性基本为零。
    可是这样的话路明非还是要说的,不是因为想要占有这个女孩,而只是...给过去闷骚的自己一个交代,一个结果。
    路明非还是喜欢漂亮姑娘的,但是这种喜欢好像变了质,就像爱情也有保质期,过了这个时间就会发现好像也不是那么喜欢了。
    不是路明非现在眼光高了,只是路明非...
    有种说不出的感受,你喜欢过他,但好像又不喜欢她,你想要靠近她,但发现她已经不是当年那个坐在湖畔读《飞鸟集》的女孩了。
    “没事的。”陈雯雯脸上的熏红退下,目光中泛出了一丝遗憾。
    “对不起,其实...我...我一直在利用你对我的感情。”陈雯雯低垂着头颅,两只纤纤细手缠绕在一起打架,“我这么做只是为了满足我的虚荣心,我错了。”
    “没有关系的,如果有人喜欢我的话,我也会很开心的,被人喜欢...真的是一种很美妙的感觉啊。”
    路明非在后面感慨,楚子航在前面聆听。
    被人喜欢的感觉,是真的是很奇妙的吧。
    他的脑海中又闪现出了那个蹦蹦跳跳的身影,源稚女说夏弥今天中午有点事情,晚点会回来。
    只是没见到夏弥,遗憾失落的情绪就在楚子航的心底蔓延,只是楚子航自己还没发现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