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龙族之重生源稚女 >第96章累了就这样吧
    “我没事,我没事!”
    路明非急忙回应,大家一进门都问路明非有没有事,路明非已经养成了肌肉记忆,想都不想地回答。
    “我有事!”
    赵孟华捂着额头大喊,但对方是路明非,赵孟华对路明非也没谱,万一他有做出什么骚操作来,那就是打自己的脸,所以他也不会刻意去针对路明非。
    赵孟华虽然是本届高考状元,去了北大光华管理学院读书,家里也有钱有关系,大三大四的时候要去耶鲁大学当交换生,也本该成为传说。
    可这届学生里忽然杀出了一只煤球般黑不溜秋的黑马路明非,一骑绝尘,一举斩获最高奖学金,连赵孟华都黯然失色。
    高考公布榜单的时候,路明非以三十万人民币的最高奖学金荣登榜首,用醒目的红色标出,独占一行,力压众人,形成了一超多强的局面...
    赵孟华挤着人群看榜单,差点吐出血来,从此以后再也不敢小看路明非。
    路明非上了厕所回来,他像是狗在电线杆上撒尿一样在自己的座位上留了一个马桶圈,路明非顺着自己的味儿找到了座位。
    刚坐下来的时候,路明非还觉得没什么奇怪的,可他忽然发现陈雯雯居然坐在了自己的身边。
    啊哈!
    这种八辈子都遇不到的事情居然被路明非撞见了!
    路明非在上高中的时候就幻想着陈雯雯能和自己邻桌坐在一起,有事没事的时候只要稍微倾斜目光,都能看到她恬静美好的侧颜,这简直是人生的幸福大事好不好!
    虽然现在坐在一起的时间很短,只有一顿饭的功夫,但至少是圆了高中时代那蠢蠢欲动又无比闷骚的梦想。
    谁不想和漂亮班花坐在一起呢!
    陈雯雯今天穿了韩式花纹上衣,下面是一条白色的小短裙,脚上套着长筒的棉白丝袜,一双小白鞋和当初在文学社的柳树下读书一样美好。
    “嗨,路明非。”
    “你好呀。”
    路明非挤出了淡淡的笑容,这是他目前为止笑的最成功的一次,陈雯雯轻轻点头,微微笑地回应路明非,如沐春风般美好,让路明非差点就沦陷了。
    “你没睡好吗,为什么感觉精神不太好?”路明非看陈雯雯恬静的脸蛋上有些眼袋。
    “不是的,还好。”陈雯雯撇过头去扭了扭眼睛。
    路明非不解,他看向对桌,这才发现桌对面赵孟华和柳淼淼坐在了一起,这让路明非微微眯起了眼睛,像是一条蝮蛇似的吐了吐信子。
    赵孟华和一旁的人聊得正开心,却忽然发现一个角落里投来了阴狠毒辣的目光。
    他一回头,果然路明非在用奇怪的眼神看着自己,赵孟华冷冷地瞥了一眼,也没想太多,脸上继续摆着笑容,该应酬的应酬,该喝的喝。
    披萨开始上来,大家每个人都分到一个,吃的那叫一个开心。
    路明非也闻着香气心动不已,拿起刀叉就开始动嘴,一旁的陈雯雯却完全没有吃饭的心思,在桌底下按着手机。
    “你在做什么?”路明非的披萨下去了,陈雯雯的却还没动手,她只顾着发短信聊天。
    “没什么,你是不是很饿?”陈雯雯转头看着嘴上满是油沫子的路明非,她将自己面前的披萨推出去,“我的也给你吃吧。”
    路明非盯着陈雯雯的披萨却不敢动手,要是放在别人身上,那路明非肯定扯着脸皮笑呵呵地收下,可这是自己曾经的女神,这样吃会不会不太好...
    “我还行,谢谢。”路明非将披萨推回去,陈雯雯的脸上闪过一丝失望,继续埋头按手机。
    路明非满头问号,她在和谁聊天。
    路明非撑着头,百无聊赖地环视着热闹的餐桌,大家都有吃有笑的,互相说着话,只有路明非这边被冷落了,好像所有人都站边,没人和路明非一队。
    真是尴尬啊,路明非又充当了透明的人角色,他又是来充数活跃气氛的。
    他开始想念败狗师兄,如果芬格尔在这里,他一定知道怎么破赵孟华的局,不管什么窘迫不窘迫的,先风卷残云地横扫餐桌再说。
    隔着对桌的位置,赵孟华的手机响了一下,他将手机放在桌下简单地回复一句,这却被一旁的小弟看见了。
    “老大,你这表是刚买的?”
    “卧槽,是金表啊,老大牛逼啊!”
    “你个土包子,这叫劳力士‘游艇名仕’4016的机芯!”一旁有识货的同学。
    大家都闹哄哄地去看赵孟华的金表,路明非站起来,他也看想看看,可陈雯雯坐在这里,他去的话应该不太合适。
    热闹的人群挤着赵孟华和柳淼淼,柳淼淼穿了一件傣族特色的衣服,安安静静地坐在原地,她钢琴过十级,是班级里出了名的小美女,和小天女苏晓樯还有陈雯雯组成“三幻神”。
    路明非就是陈雯雯手下的得力干将,他维护陈雯雯的面子,使劲贬低其他“幻神”的存在,但柳淼淼其实对路明非还好,比起苏晓樯那骄傲的小凤凰,柳淼淼还是很安静,愿意和路明非说话的。
    别看她娇小细嫩的,她的手指经过长时间的磨练,弹在玻璃窗上能把玻璃震的嗡嗡响,这要是弹人脑瓜上,估计和那玻璃下场一样吧。
    那边的男生聊得热火朝天,男生们好几个都戴表了,各自展示着自家的财力,又议论着着谁买了一辆吉普车在学校里开,谁夜不归宿居然是为了住豪华酒店和同学开黑玩游戏,谁因为翘课去打高尔夫而挂了三门功课...
    这些话题都距离路明非好遥远,路明非完全插不上嘴。
    陈雯雯在一旁按手机,也完全没有搭理路明非的意思。
    路明非郁闷极了,他看到了一张新鲜上来的海陆空至尊披萨,他悄咪咪趁着所有人不注意,把披萨拖到了自己的面前,嗅着烤化的奶酪,路明非的心情好多了,忘乎所以地笑了一声。
    “嘿嘿...”
    由于这一声笑的太过淫荡和猥琐,所有人又将目光投向路明非,热闹的包间再一次因为路明非而安静下来。
    路明非用手捂着额头,没脸见人了。
    在这安静的时候,赵孟华的手机“滴”了一声,路明非目光侧偏,恍然大悟,原来陈雯雯是在和赵孟华发消息。
    路明非一开始还以为他们是分手了,但又不敢在陈雯雯的面前提起,怕她伤心,原来是自己自作多情,人家玩的那么花,那么文艺,要路明非这个电灯泡在那里瞎闪。
    路明非咸吃萝卜淡操心。
    真没意思。
    “吃饭吃饭。”
    赵孟华挥挥手,身边的同学一哄而散,路明非舔了舔嘴唇,好在赵孟华搞不清楚路明非的路数,担心着了他的道,也没多说什么。
    路明非低着头,埋头发狠地干饭,在一个偶然的瞬间,他抬起头,却发现柳淼淼做的一些不太引人注目的细节,她经常会喝赵孟华喝过的杯子,给赵孟华分享同一块披萨,还贴心地帮他切好。
    路明非又不得不怀疑这其中是否有奸情。
    按照上次在建材城的说法,应该是有的。
    现在又表现的如此,可陈雯雯一直和赵孟华在聊些什么呢。
    路明非带着好奇的心情悄悄地探头看看陈雯雯的手机,陈雯雯红着眼,埋头专注地给赵孟华发信息,忽然脖子处传来了热气,路明非不经意就做出了流氓般的行为惹得陈雯雯吓了一跳,手机掉在地上。
    陈雯雯面红耳赤地盯着路明非,路明非挠挠头,歉意地笑了笑,给陈雯雯捡起手机。
    顺带看了一眼手机上的内容。
    “我们之间就这么结束了?”
    “算是吧。”
    “你还会想我吗?”
    “我会记得你的。”
    “不要将我们分手的事情告诉别人好吗?”
    “有些事情必须得说。”
    路明非只是看一眼,血压就已经上来了。
    陈雯雯在赵孟华的面前低声下气的苦留这段感情,赵孟华在外面搂着妞,又是逛街又是牵手的,私底下有没有亲吻滚过床单谁又知道。
    对爱情不忠诚的男人是最可恶的,最关键是戏耍了陈雯雯的感情。
    她的一片深情用到了一个不值得的地方。
    赵孟华享受着阳光雨露,身边小弟环绕,美女投怀送抱的,路明非这里到现在连个能发展的对象都没有。
    路明非胸口起伏,对陈雯雯说,愤愤道:“他就是这样对你的?”
    “这是我的事情,我不怪他,你也别管我。”
    路明非呆呆地看着陈雯雯,脆弱的心脏被万剑穿透,他盯着陈雯雯,她的话让路明非有那么一瞬间是想笑的。
    路明非是陈雯雯的追求者,如果陈雯雯不是要路明非过来衬托她的地位,那她邀请路明非过来的意图是什么?
    路明非虽然衰,但是又不笨,他当然是给曾经的女神来撑场子的。
    虽然他这个场子也没多大,但怎么说都是维护陈雯雯的面子了。
    路明非觉得自己也算是义气的人,他是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此獠当诛榜”的第一名就乐颠颠地跑过来了。
    所有人都在忌惮路明非,可路明非其实自己是不知道的,他来这里除了吃,就是帮陈雯雯撑撑场子,告诉别人路明非还是她的追求者,不想让她不输的那么难看。
    可陈雯雯居然还说出这种话来,叫路明非别管是什么意思。
    路明非算是明白了,爱情这种东西就是扯淡的。
    她喜欢的永远是喜欢的,她不喜欢的,你凑上来舔也没用,人家只会觉得你恶心。
    一边利用你,一边又叫你滚。
    路明非叹了叹气,朝陈雯雯苦笑一下。
    就这样吧。
    路明非一片好意却被辜负,但又舍不得眼前的披萨,否则他大概会直接拎着马桶圈走人。
    累了,累了。
    就这样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