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龙族之重生源稚女 >第81章父亲


  楚子航摇摇头,拿起筷子开始吃饭,但那心事重重的模样完全没有变化。
  源稚女看在眼里,如果不是沉重的打击,很难有什么事情能让一个男人陷入这样的状态,楚子航应该是在雨天经历过什么,所以才会在下雨的时候联想到一些不开心的事情。
  “哎,师兄你也别太伤心嘛,你有那么多人喜欢,哪像我,在婶婶家里都能被嫌弃干活手脚不利索,不照样活着吗?”
  “就是就是,你看路师兄过的多衰啊,你多想想路师兄的遭遇会不会开心一点。”夏弥接着路明非的话往下说,“路师兄颜值不如你,也没钱,看上去好像也挺弱的,还有点好色...”
  “师妹,你查户口呐!”
  路明非坐在沙发上的屁股扭了扭,夏弥这是要把路明非的缺点一一列举出来啊,路明非虽然也知道这是夏弥开玩笑的话,但这里那么多人...
  好吧,其实大家都熟知路明非是个什么样的人。
  “那个,路明非也不是一无是处的。”源稚女看着路明非,站出来替路明非说了一句。
  路明非歪歪头,你这话还不如不说呢!
  什么叫不是一无是处,搞得好像我路明非的闪光点要拿放大镜找似的。
  不过话又说回来,好像也没什么能反驳的地方。
  如果说路明非的闪光点要拿放大镜找的话,那楚子航就是浑身发亮的灯泡,你能在他身上找到各种各样的有点,除了是个面瘫话少之外,他几乎没有任何的缺点。
  那么多的优点,总有那么几个戳中女孩子的。
  “不是的,就只是心底有点遗憾,不用担心我的。”
  楚子航知道大家这是关心他,踩路明非也不过是让楚子航高兴一点,但踩路明非完全让楚子航没什么成就感啊!
  楚子航是仕兰中学“此獠当诛榜单”雷打不动的隐藏第一名。
  至于为什么是“此獠当诛”,简单来说就是对于很多仕兰中学的女生,楚子航教会她们这些高傲的白天鹅一件事情。
  暗恋。
  可暗恋就暗恋好了,毕竟面瘫师兄是个浑身闪光的男人,甚至还能喷火...
  咳咳...
  他只是个面瘫,也不清楚那些女生暗不暗恋他,所以很多人都对楚子航有一种误解,那就是他喜欢装酷,在比如说他在下雨的时候喜欢一个人站在窗边看雨,女生就得很有诗意啊。
  很多女孩子表示想和楚子航一起站在窗边默默地看雨,听雨打在窗户上,落在草地上,噼里啪啦,多浪漫,多温情啊。
  可楚子航想的就是雨中的那辆迈巴赫还能不能来接他,仅此而已。
  这个命带无数桃花,万千宠爱集一身的男人,却迟钝到了让人抓狂的地步。
  如果路明非是衰到极致,那楚子航就是帅到极致,两个人简直是两种极端,按照道理两人怎样都不该混到一起去才对。
  举个不恰当的例子,楚子航身上的优点是鱼饵,他的鱼饵往水塘里一抛,整个水面都会被鱼群震动,所有女生心中的理想男友在楚子航的身上找到影子。
  他就是一个常数集合,两边都是正负无穷的定义域,管你是有理数还是无理数,哪怕你是虚数都能在这个集合中找到自己的位置。
  “身边有这么多人陪着师兄,难道就没有一个师兄喜欢的...伙伴?”夏弥偏着头问问。
  “哎,这个世道不公平啊!”路明非哭丧着脸,夏弥扭过头去,“路师兄,你又怎么了,难道你也想起了悲伤的事情?”
  “什么悲伤的事情,我这人生整个就一悲剧好不好!”
  比起楚子航来说,路明非是在是太惨了,楚师兄在窗边看雨那是有诗意,如果路明非在窗边看雨就会被婶婶骂“游手好闲,好吃懒做”。
  “师兄,你有钱又有妹子喜欢你,豪车载着小美女,潇潇洒洒,不是美滋滋的,在家是楚少爷,出门在外又是万人迷,你这样忧伤那师弟我都觉得我不配活在世上了。”路明非哭笑道。
  “每个人都有烦恼,不一样的。”楚子航摇头。
  “其实很多人来这个世上都是充数的,他们过着意义不明的日子,但很自由...”源稚女说。
  “可我这也不自由啊!”路明非抓狂极了。
  “那你就要好好思考一下是不是你的问题了。”源稚女笑了。
  路明非一愣,他有什么问题?
  好像感觉没什么问题,但好像到处都是问题,就像是一件衣服,破了一个小洞还可以修补,但到处都是破破烂烂的,怎么修补都无济于事,只能当抹布用了。
  “算了吧,我就这样了,我是路边的小草,谁过去都能踩我一脚,狗也能站在我的头顶撒尿。”
  路明非习惯了,也释然了,所以他从来不争什么,有的吃最好,有的玩也挺不错的。
  他人生的意义大概就是活的开心一点,或者...让别人活的开心一点...
  至于路鸣泽说的什么“伟业”,这个词太高端了,路明非高攀不起。
  “师兄,你在家做家务吗?”路明非问。
  “不做。”
  “你过生日是怎么过的?”
  “家庭派对,游乐园打卡,礼物,拍照,旅游。”
  “那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像我过生日的时候都不会有人记得的。”路明非苦笑一声。
  源稚女说的不错,路明非活在这个世界上就是过来充数的,他已经忘了上一次过像模像样的生日是在几岁的时候。
  “你的生日是7月17日。”楚子航说。
  “下个礼拜三?”源稚女都不曾关心这个问题,没想到楚子航居然惦记着。
  路明非也震惊了,这个面瘫师兄什么时候记得他的生日的?
  “以前你的档案报告我看过一眼,有点印象。”楚子航点点头,“下个礼拜我请你出来吃饭吧,大家都来聚一聚。”
  ……
  “谢谢师兄...”路明非沉默了几秒,低低头,又扭了扭眼睛,“真讨厌,辣椒弄到眼睛里了。”
  源稚女给路明非递了一张纸巾,拍拍他的肩膀,路明非擦擦眼泪,叹了口气。
  “除了我老爹老妈,没人记得我生日了。”
  路明非的生日过的很简单,没有生日蛋糕,也没有祝福,简单和平日里没什么区别,唯一要说的,就是父母寄来的生日贺卡,上面表达了他们对路明非生日的祝福,还经常塞点零花钱。
  只不过零花钱都没婶婶拿去补贴家用了,路明非不服也不行,毕竟还要和婶婶一起住的,没有办法。
  对于路明非来说,生日蛋糕就是青春的墓碑,上面写了你的名字,你又老了一岁。
  “师兄,你爸爸对你那么好,有那么有钱的父亲,那么漂亮的母亲,你看我,父母整天在外面不知道干啥,我都快忘记他们的模样了。”
  “那不是我父亲...”楚子航声音低沉。
  “啊?”
  夏弥和源稚女发出了惊讶声。
  “那只是我的继父,并非我亲生父亲。”楚子航两手握拳撑着头。
  “你...离过婚?”
  “呸,你父母离过婚!”路明非离谱的话都说出来了。
  “是的,我父亲就是个开车的司机,替黑太子集团开车的司机,一个非常简单的穷人。”
  下雨天来的猝不及防,而父亲的回忆来的也像是这场大雨,思念是楼顶瓦片上溢出的雨水,瞬间盈满了楚子航的内心。
  “嘶...”
  路明非倒吸凉气,他算是明白楚子航为什么这么深沉了。
  “据说父母离过婚的小孩子性情都会发生很大的变化啊!”
  路明非伏在源稚女耳旁悄悄说,四人就隔着一张桌子,搞得好像楚子航看不到听不到似的。
  “没事的师兄,世上还是有人爱你的呀。”
  夏弥歪着头,盯着楚子航的目光充满温情,源稚女说过,一个人的努力是从来不会被否认的,热情也是一样。
  “我知道了,师兄你一定是缺少温暖,那个继父肯定对你不好!”
  路明非发现了问题所在,真相大白!
  “不,继父对我特别好,比我爸爸要好多,他满足我的一切要求,出席我的家长会,带我去旅游,去游乐园,很有事业心,对妈妈也特别好,他挺好的。”
  “这...”
  路明非凌乱了,那这还说个屁啊!
  那种不负责任的亲生父亲要他干嘛,虽说生育之恩很重,可也没尽义务,像是个骗感情的渣男!
  楚子航母亲早点离开那种男人才是对的。
  “你们不会明白的,他对我的意义,大于继父对我物质上的照顾。”
  三人面面相觑,这是什么话?
  “那你父亲还好吗?”源稚女问出了关键的一句话。
  这下楚子航是彻底沉默,嘴唇微微发白,合上眼睛。
  源稚女做到心中有数,他也不多嘴了。
  哪怕是路明非也理解楚子航,开始闷头吃饭。
  夏弥慢慢地抓住楚子航手,冰冷冷的,热量通过女孩的手传递到楚子航的手上,那是一份温暖,鼓励的温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