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龙族之重生源稚女 >第79章一路的风与云


  愉快的故事会后,路明非饮料喝多了,提着裤子上了一趟厕所,在他从厕所出来的时候,宅邸的双开大门打开,门外走进来了两个穿着西装,打着领带的男人。
  男人大概四十多岁,但看上去十分气派,无论是领带还是西装都整理的一丝不苟,向后梳起的头发上还打着头油,俨然一副成功人士的模样。
  走在最前面的男人看到家里出现了陌生人之后,先是一愣,目光中带着几分疑惑,路明非的脑袋也灵活,不用也想也知道这个人就是楚子航的父亲了。
  “叔叔好!”路明非礼貌地打招呼。
  “你是?”男人的嘴张了张,明显是能说出一句话的,却只吐出了两个字。
  “我是楚子航的同学,应邀来叔叔家玩的。”
  “哦,原来是路明非同学啊。”男人脸上的表情变得柔和,带着一丝善意的笑容,“不要客气,随便一点好了,我这边还有客户,就不招待你了!”
  “没事的叔叔,你忙你的吧!”
  路明非又不在乎,平常在学校里都懒得有人搭理他,人家还是楚子航的父亲,是个地地道道的成功人,自然顾不上路明非这个小屁孩。
  不过奇怪的地方是他怎么知道路明非的名字的?
  “你回来了。”
  楚子航也从外面走进来,恰好进门就看到了自己的继父。
  “嗯,我和客户还有些事情要谈,你好好招待同学,车库里的保时捷Panamera的钥匙我也放在大门口的挂钩上,车上放了一张信用卡,不用给我省钱。”
  楚子航淡定地点点头,一旁的路明非却投来的无比羡慕的眼神,继父带着他的客户笑眯眯地从路明非的身旁经过。
  路明非瞥了一眼那个客户,一张很大众化的脸,似乎看一眼之后又容易忘掉,客户也对着路明非淡淡一笑,又微微点头。
  楚子航的继父带着他的客户上了二楼,楚子航目送继父和他的客户上楼,拉了拉路明非的衣服,“我们出去玩吧。”
  “师兄,你老爹可真有钱啊。”
  “他不是我爸爸。”
  楚子航抛下一句话闷头走了出去,路明非一脸懵逼,追在后面跟了出来。
  此时夕阳撒在泳池的水面上,大家今天都玩的很开心,源稚女和夏弥帮忙收拾现场,免得到处是一片狼藉,怪难为情的。
  “师兄,那个人不是你老爹吗,那怎么装出一副这家主人的模样?”
  “他就是这个家的主人,但的确不是我的父亲。”
  楚子航捡着地上的酒瓶子,源稚女拉了一个大的麻袋过来,楚子航一股脑地将这些酒瓶子丢到了麻袋里,噼里啪啦的玻璃碰撞的粉碎。
  路明非在一旁抓耳挠腮的,不明白楚子航到底是什么意思。
  “我们晚上出去吃吧,我请客!”楚子航发出邀请,源稚女和夏弥反正也没什么事情做,自然是没什么问题,倒是路明非举起手,“我还要去买个通马桶的皮搋子呢!”
  “不用买了,从我家拿一个吧。”楚子航指了指后院里的杂物间。
  路明非喜出望外,这还赚了十几块钱,楚师兄家果然是地主老财,富得流油啊!
  当路明非举着红彤彤的皮搋子,来到了楚子航家车库,随着头顶的灯光打开,路明非的眼睛瞪得电灯泡似的,连夏弥也发出了惊呼,只有源稚女一脸淡然。
  作为源家次子,极乐天都的老板,又是猛鬼众的领袖,源稚女是不缺钱的,虽然他也没什么豪车,但如果想买的话,这些车子大概都入不了他的眼。
  灯光下,奔驰S500的旁边,停车一辆暗蓝色,修长低矮,像是黑暗中蛰伏的猛兽。
  这是继父在楚子航十八岁成人礼生日会时给楚子航买的“大玩具”,当时继父在宴会众多的目光下把价值百万的钥匙交到了楚子航的手中,像是皇帝赐给大将军兵符,大将军本应该跪着接受。
  可楚子航依旧是和现在一样的表情,没有任何的兴奋和开心,接过车钥匙只是看了一眼,说了一声可有可无的“谢谢”。
  “土豪我们做朋友吧!”
  夏弥绕着车子转了一圈,路明非乐了,他庆幸这边有个和自己一样没见过世面的小师妹,终于他不再是孤单一人了。
  楚子航坐上驾驶座上,夏弥坐在副驾驶,后面路明非像是日本大佐似的双手拄着皮搋子,又挤着源稚女。
  坐上了师兄家的保时捷,路明非觉得自己也算是个人上人了,这种车可不是什么人都坐得起的,在路明非这座城市里,开得起这种车的屈指可数。
  楚子航的是个好司机,绝对不会弄坏这辆车,继父也非常乐意让儿子开豪车,这样能彰显他家的财力和气度。
  “晚上去哪吃?”楚子航调整了一下座位。
  “客随主便。”源稚女说。
  “要不...去吃海鲜一条街?”这是路明非印象里他吃过最贵的餐厅,他已经很久没吃哪种原汁原味的大鲍鱼,馋的流口水。
  “好,那就海鲜吧,没人对海鲜过敏吧。”楚子航回头。
  三个人摇摇头。
  “出发。”
  4.8升V8引擎高亢的咆哮,7速PDK双离合器的齿轮紧密咬合,动力均匀地送至四轮,宽阔的轮胎如蛰伏的猛兽爪子扣地,向猎物发出了致命一击。
  卷帘门缓缓升起,保时捷开出了车库,挡风玻璃外的夕阳烧遍了天边的云彩,宛若一道金红色的帘幕拉开了夜晚的序幕。
  路过一片广场,此时老年人已经开始出来活动了,他们是城市中黑夜的舞者,经常以魔幻却又整齐的舞步配以大音箱的乡土情歌而闻名。
  他们往往成群结队地出没,并且迅速地占领一切可以跳舞的空旷地方,你可以在市广场,小区广场,甚至楼下的篮球场见到他们。
  虽说大音箱很吵很聒噪,但不得不承认,这是一道独特的人文风景。
  窗外放着《最炫民族风》,大音箱里的动感旋律甚至穿透了车窗,让路明非也情不自禁地哼起了调调。
  “你是我的心中最美的云彩,斟满美酒让你留下来!”
  “留下来!”夏弥欢快地附和一句。
  “呦,师妹你很懂啊!”路明非笑着张嘴,向前伸伸脖子。
  “嘿嘿,这种乡土风格的歌曲,在北京也很火哦,我经常听到。”夏弥龇牙一笑。
  “师兄,你会唱吗?”夏弥看向楚子航。
  楚子航讷讷地点头,他的音乐细胞非常不错,凡是歌曲什么的,只要听一遍就能记个大概。
  他曾经在学校晚会上表演大提琴独奏,在舞台中央拉完一曲《辛德勒名单》,台下的人还沉浸在音乐里,楚子航就已经收拾好琴箱,鞠个躬就下台了。
  “苍茫的天涯是我的爱!”
  “绵绵的青山脚下花正开。”
  “什么样的节奏是最呀最摇摆!”
  ……
  源稚女睁大眼睛,一脸懵逼地坐在后面,他们不是要去吃饭吗?
  为什么现在多了一个民歌联唱的活动,关键源稚女真的一句都接不上,只能在一旁坐着愣着干瞪眼,夏弥和路明非唱嗨了,楚子航也有隐隐被带起来的节奏。
  真的很难想象,一辆几百万的豪车里,坐的不是什么谈生意的大老板,也不是坐着一群纨绔子弟和漂亮网红富二代,而是一群在车内高歌《最炫民族风》的小疯子们。
  关键一首《最炫民族风》还不够,他们还唱起了《套马杆》。
  “套马的汉子你在我心上!”
  “飞驰的骏马像疾风一样...”
  “一望无际的原野,随你去流浪!”
  ……
  源稚女真的好崩溃,在车内胆战心惊的。
  你能想象这是一群坐在保时捷上的人能做出的事情吗?
  路明非还打开了窗户,把手伸在外面,窗外的热风拂面,感觉太真实了。仿佛身临其境,像是坐上了汗血宝马,飞奔在一片苍茫的大草原里。
  或许昂热说的对,去卡塞尔学院上学的,那都是疯子,源稚女已经感受到夏弥疯狂的属性了。
  真的是...
  很出色的师妹呢...
  天边的晚霞压的很低,保时捷飞奔在繁华的商业街道上,一路的风与云追随着小疯子们的歌声。
  真是美好的假日傍晚,有豪车,有歌声,还有一群热闹的师兄师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