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龙族之重生源稚女 >第78章假日时光


  路明非来到楚子航家,第一印象就是大,特别大。
  光是楚子航家的院子,路明非都有的感慨,居然还别处别出心裁地建设了小木桥,又搞了点石头堆了假山,两旁的柳树低垂,柳枝树叶垂入水面,锦鲤游泳,路明非觉得自己是在参观园林。
  来到他家的后院,隔着很远,路明非顺着若有若无的香气找到了源稚女和夏弥。
  这里临靠着楚子航家的私人泳池,清澈的水面在阳光的照射下显现出微蓝的颜色,水面波澜不惊。
  此时的源稚女带着一顶度假用的大圆帽,身上穿了一件松垮的黄色衬衫,衬衫没有纽扣,露出腹部结实的肌肉,一手拿着烤串,一手拿着香料往上撒,在烤架旁靠的烟火缭绕的。
  夏弥坐在泳池边,身着素白的露肩衣裙,赤裸着白皙小脚,手持一杯蓝色的气泡鸡尾酒,白玉般不安分的小脚在水面荡起水花,灵动的眼眸闪着微光。
  水池的旁边立起了宽大的太阳伞,下面放了几张躺椅,一旁的独脚圆木桌上放满了冰镇好的啤酒,一切都是那么的完美无缺。
  “师兄!”
  看到路明非从角落里拐出来,夏弥挥动着白皙的手臂,俏丽的脸蛋上洋溢着欢笑。
  路明非高兴坏了,拿起一个盘子,用镊子夹住一块烤的流油的澳洲和牛肉,又拿了几串羊肉烧烤,直奔泳池旁边,还有什么能比一场泳池派对更叫人心动的呢!
  “哎呀,又见师妹,太高兴了!”
  路明非跑到夏弥的身边,像是一只嗡嗡叫的苍蝇靠近了一朵鲜花,看的可真叫人糟心。
  “师兄,你来晚了哦!”夏弥露出了奇怪的笑容。
  “不晚不晚,我快饿爆了!”路明非往嘴里塞烤肉,腮帮子鼓的满满当当的,不明白夏弥是什么意思。
  当然,他也不需要明白,他知道自己是刘姥姥进大观园,这里感叹,那里惊讶的,很正常。
  路明非在外面虽然见过世面,可在学院上流的路明非回家之后又被婶婶打回了原型,他依然是那个没心没肺的衰小孩。
  哪怕是在吃饭的路明非学着刘姥姥那样,来一句“老路老路,食量大如牛,吃个老母猪不抬头”,路明非觉得也不是不可以。
  反正他从来不是什么有面子的人。
  夏弥笑的甜甜的,但笑容里隐藏着小女贼的坏,这个一肚子诡计的女孩盯着吃饭的路明非,娇唇扬起了一个弧度,又问道:“师兄你会不会游泳啊?”
  “游泳?”路明非来回鼓动的腮帮子愣了愣,含糊道:“当然会了,我还参加过学校里的游泳大赛呢!”
  路明非是参加过卡塞尔学院的游泳大赛,只不过名次奖励什么的从来都和路明非没什么关系,那是校长和副校长联名举办的暑期特别活动。
  路明非参加这样的活动,第一轮就别刷下来了。
  不为别的,就位那些浪里白条中拼搏的女孩,那些在泳池边性感苗条大长腿,摇晃的肥臀乳浪,路明非觉得哪怕游的精疲力竭,得个最后一名,呛几口水,也完全值得。
  昂热还热情地邀请了路明非来到他的位置观看剩余的比赛,就在这个夏天,路明非对女性的美又多了几分认知,虽然这些女孩路明非没什么关系。
  “师兄真厉害,我也会游泳哦,而且还游得很快。”
  “有多快,快让我看看!”
  路明非来了兴致,居然有这种好事,饥饿的大灰狼在进食,可小红帽忽然要给大灰狼来加餐,这岂不是美哉,天底下居然有这种好事!
  夏弥放下酒杯,在水池边做了个热身运动,一旁的源稚女终于拷完了所有的烤肉,挥汗如雨地拿起一瓶冰镇瓶酒,却见夏弥在那边做着柔软体操。
  她要干嘛?
  楚子航也存有同样的疑惑。
  那是一个棒极了的下午,阳光洒在蔚蓝色的水面上,女孩腰柔身软地在水池边做着准备运动,纤细的小腿凝脂如玉,欺玉赛雪,每一根线条都流淌着青春的气息,她体态轻盈的像是一片秋叶,落入水中却没有溅起任何的水花,哪怕是跳水梦之队也不过如此。
  夏弥说的没错,她进入水中像是一条美人鱼,柔软地潜在水底畅游,舞动着扶风弱柳的细腰,水中的衣裙飘飘然,五十米的泳池,她来回却轻松自如,甚至连一口气都没有换过。
  夏弥出水,像是淋湿的小猫抖了抖的脸颊上的水,昂起头龇牙,“师兄,我厉害吧!”
  “厉害啊,预定了明年的游泳选美大赛啊!”路明非比起大拇指。
  夏弥从水池中跳了出来,浑身湿漉漉的,身上的衣服和肉体紧紧地贴合在一起,前凸后翘,该圆润的地方圆润,该凸出的地方凸出,她甩着头发,抖落无数晶莹的水珠,一旁的路明非的口水是咽了又咽,口干舌燥的干瞪眼。
  夏弥看向路明非,路明非迅速地将头埋入了已经吃完的餐盘里。
  漂亮师妹在水中畅游又出水,让路明非想起了“温泉水滑洗凝脂”,老师在上课时候讲《长恨歌》,越听越烦躁,如今他也终于看到了水流淌过师妹娇嫩的肌肤,那些跳动的诗意终于活起来了。
  说实话,路明非自己都觉得这种诗好过分,但路明非又非常喜欢,就像《氓》,路明非了解到了古代渣男是怎么养成的,这算是给高中枯燥的语文课增添了不少关于女性的乐趣。
  “阿嚏,好冷啊!”
  夏弥出水之后,被风一吹,打了个颤,感觉有点冷,路明非这个时候如果是个男子汉,应该非常焦急地给师妹找一根干毛巾,递给师妹之后回过头捂着眼睛,发誓什么都不看。
  可路明非觉得,自己从来都不是这种人,他甚至还坏坏地教唆师妹下水,师妹却真乖真听话,小红帽最终还是中了大灰狼的诡计。
  哪有贼喊捉贼的。
  一条毛巾递了过来,夏弥捂身子,抬起头看到了楚子航那简单干净的脸,真的是什么都没表达,但好像又表达了什么。
  路明非回头,果然这种事情还是师兄来做最合适了,楚师兄真是体贴人的大暖男。
  “谢谢师兄。”
  “没什么,注意身体,别着凉了。”
  楚子航背过身去,路明非看了看楚子航,真是个正人君子,女孩子应该最喜欢这种人吧。
  反正路明非也不指望师妹能看上自己,但作为苍蝇,他也想在鲜花边飞一飞,只要鲜花不拒绝,哪怕是闻闻香气也是不错的。
  夏弥擦好了水,将巨大的宽毛巾裹在身上,又坐回了泳池边,踢着脚下的水花。
  源稚女拿了一瓶冰镇的鸡尾酒坐了过来,天气太热,他不太想吃东西,没什么比一瓶冰镇的鸡尾酒更能让人打起精神的。
  “稚女,师妹,问你们一件事?”
  “什么?”源稚女扭头。
  路明非盯着脚下的泳池,“你们是怎么进这个小区的?”
  “这个事情说来也奇怪。”源稚女喝了一口酒,冰爽舒畅地吐吐气,“本来没有门禁卡,我们还被门卫拦下的。”
  “那后来呢?”
  “后来我说我们忘记带卡了,结果那门卫仔细地看了看我们,就放我们进来了。”源稚女耸了耸肩,路明非却傻了眼。
  为什么同样都是外来人,他被门禁处的人用叉子招待,而源稚女和夏弥却被放了进来?
  “可能是门禁处看源稚女和夏弥气质出众,觉得他们与众不同吧。”楚子航说。
  路明非咧着嘴乐了,这是什么鬼理由!
  人家刷卡他们刷脸?
  难道他路明非长得就像是那种用叉子叉出去的流氓吗?
  好吧,虽然我路明非有的时候是猥琐了一点,但咱还是深明大义的好吧,屠龙啥的咱也从来不手软,那手起刀落就磨刀霍霍向龙王了。
  “这个世界就不能多点爱吗,卡西莫多至少有波西米亚姑娘的理解好吧!”路明非发出了宅男怒吼。
  “如果你希望得到那群保安的理解,我觉得你就不能收那精神损失费。”楚子航认真地说。
  “那还是算了!”路明非摸了摸口袋,两张红色的钞票摸的舒服啊。
  “路明非,你也喜欢雨果的作品?”夏弥问。
  “不是,我不喜欢看书,我当初加入文学社还是因为我喜欢一个女孩。”路明非笑笑,荒唐的舔狗故事会来了。
  “快说,我要听!”
  夏弥撑着下巴,眼里充满了八卦的神采,连楚子航都点点头,源稚女不是个八卦的人,但如果有故事,他也想听,就和夏弥那次一样。
  “虽然我也不是很想说起这些事情,但既然你都想知道,那就说说看吧。”
  路明非并不是很想和大家说起他糟糕的感情经历,因为他的感情经历真的很简单,用两个字来形容就好了。
  暗恋。
  后来路明非回忆起那个阳光明媚的下午,他们真的什么事情都没做,但好像又什么事情都做了,对彼了解了很多,路明非将自己的对陈雯雯的事情一股脑地倾诉出来。
  其他三人当起了大众点评,对路明非的行为做出评价,泳池边充满了欢声笑语。
  路明非觉得这样的环节似乎很有趣,仿佛那个经历感情的人不是自己,而是别人,很多事情说出来之后就很舒服了。
  夏弥有的时候东扯西扯,一个话题总会跑偏到另一个,从情感恋爱话题上升到了**党的政治立场,这种八竿子都打不到一块的事情就在女孩清铃般的笑声中牵起了一座无形的桥梁。
  这种无聊的下午可真是浪费时间,因为他们什么都没做,就是坐在泳池边踢踢水,聊聊天,但你总是希望这样阳光明媚的下午能多一点,长一点。
  这里有漂亮的小师妹,有帅气的面瘫师兄,有冰镇的鸡尾酒,还有一些白烂的笑话。
  真希望这样的假日时光永远都不要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