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龙族之重生源稚女 >第77章一场乌龙


  赵孟华找遍了整个建材城,都没发现任何不对劲的人,他开始盘问楼上的路人,路人们都表示没有看到一个拿着皮搋子的人。
  郁闷的赵孟华找到了卖皮搋子的杂货铺,杂货铺的老板想了想,刚才的确是有一个小青年到他这里买了一个皮搋子。
  当赵孟华问及长相的时候,老板摸了摸后脑勺,路明非的脸又没什么特别的地方,要说有什么印象的话,就是那蓬乱的鸡窝头,还有脚上的一双人字拖很显眼。
  赵孟华凌乱了,这大夏天的,只有这些特点,他怎么能确认作案者是谁,他想到了陈雯雯说的路明非,路明非倒是有一个鸡窝头,但他穿不穿人字拖,赵孟华怎么知道。
  他也从来都不关心路明非穿什么。
  柳淼淼从楼下追了上来,赵孟华看了看手里的皮搋子,没处撒气。
  他是和柳淼淼过来看看新房子的装修材料,可居然碰到了这样晦气的事情。
  “可千万别让我逮到是谁!”
  赵孟华一口恶气没地发放出,将皮搋子折断,丢到了杂货铺的地上,拉着柳淼淼离开这里,当他下楼的时候,他还特意地警惕楼上,防止第二次中招。
  只是路明非这种胆子,能做出这种事情也是一时热血上头,他怎么可能连续阴赵孟华两次,就像守护雅典娜的圣斗士,同样的招式对圣斗士只能使用一次。
  路明非现在跑的那是上气不接下气,从建材城出来,一路小跑地来到了公交车站牌这里才停下来喘口气。
  “嘿嘿...”
  路明非静下心来,脑海里想起了赵孟华头上插粪搋子的画面,忽然笑出了声音。
  因为笑的过于猥琐且猖狂,引来了一旁人的注意,一个穿着超短裙,上衣露出小蛮腰的女生对着路明非翻了个白眼,嘴里小声地念叨一句,“流氓!”
  一旁的人都向这个穿着打扮好像十几年不曾出家门的超级宅男投来了鄙夷的目光,那个女生也玩人群中站了站,刻意挡住了路明非的视线。
  路明非上了车,好巧不巧的是那个穿着很时尚的女孩和路明非搭上了同一班车,而且最终的目的地居然都是楚子航家的超级豪宅区。
  那是这个城市里富人居住的地方,是财富的象征,这里通常都设有门禁,需要刷卡进入。为了确保治安,外来人必须登记到门禁处表明来意之后才能进入,住宅区内的保安24小时高强度巡逻。
  路明非和女孩同时下车,路明非摸了摸后脑勺,小区是到了,可源稚女没给准确的信息,他东张西望,跟在那个女孩的身后。
  女孩的脸色很难看,这里的人和车的流量稀少,只有两个人,这不免让女孩觉得,路明非这是起了歹意,她加快了步伐,向小区里面走。
  只要进了小区,路明非就不能为非作歹了。
  谁知道她刚加快脚步,身后的路明非也跑了起来。
  女孩害怕的拼命向小区门口的门禁跑去,路明非也追在后面,他这里没有门禁卡,想进去的话得蹭女孩的才行。
  “救命啊,有色狼啊!”女孩奔跑在前面向门禁大声呼喊。
  “色狼!哪有色狼!”
  正义的路明非岂能坐视不管,他警惕地张望,可周围好像没人啊。
  女孩回头看了一眼路明非,透过那恐惧的眼神,路明非恍然大悟,追上去想要解释,结果保安处走出来几个年轻力壮又手持防暴叉的大汉,不由分说地就把路明非叉在了地上。
  “就是他,一直跟踪我,一定是惦记着我的美貌!”女孩指着路明非,跺脚大吼大叫。
  路明非像只毛毛虫在地上蠕动,额头上暴起了青筋,抬起头怒吼道:“你才色狼呢,你也不看看自己一双龅牙多丑啊,脸上的妆化的能搓出面疙瘩,我脑子就算是被车门挤坏了也不会惦记你的!”
  “老实点!”保安叉着路明非不能动弹。
  “各位大爷,我就是来参加同学的户外烧烤的,你们这样对我不太合适吧!”路明非哭丧着脸,“我师兄叫楚子航,他家就住在这里啊!”
  “楚子航?”
  一个保安想起了什么,他们在这里工作,几乎是熟知每一个业主的名字,因为这里总共就不到几十户的人家,很好记。
  楚子航的继父是这个小区里最有钱的人家,他家的宅邸占地几百平米,周围被高大的栅栏围住,里面有篮球场和网球场甚至还有私人泳池,家里的豪车更是堆满了车库。
  他的父亲经常会带着生意上的伙伴从外面回来,就连本市最大的上市公司黑太子集团都是楚子航继父生意上的伙伴。
  每次门禁处的人看到他都要笑脸相迎,为他开门。
  楚子航的辨识度也很高,他晚上经常穿着红色的球衣,挎着篮球包从市里的少年宫回来,很帅很高冷的一个小伙子。
  “你说真的?”
  “那还有假的吗!”路明非挣扎几下。
  “抱歉给各位添麻烦了,这位的确是的我的同学。”
  冷淡的声音从众人的背后传来,楚子航从小区里面走出来,面无表情地看着被叉在地上的路明非。
  路明非略显滑稽地扭动着身子,像是一只落地的鲫鱼挺着腰板。
  保安们纷纷松手,路明非终于是从滚烫的地上爬起来了,心疼地摸了摸自己还算白的皮肤。
  “师兄,看来我们是心有灵犀啊!”路明非哭哭咧咧地向楚子航诉苦。
  楚子航看了一眼路明非,又看了看那个目光躲闪的女孩,她也意识到这可能是一场乌龙,红着脸不敢说话了。
  “我猜你进不来,所以带你进来了。”楚子航说。
  “不对啊师兄,那源稚女和夏弥是怎么进来的!”路明非发现了奇怪的盲点。
  楚子航抿了抿嘴,眸子微微发光,“我不知道,你得问他们,说不定他们不走大门呢?”
  “难道还飞进来吗?”路明非瞪大眼睛,像是鸟儿张开翅膀似的扑棱几下手臂。
  “不无可能。”楚子航知道源稚女身手矫健,认真地点点头,又转过身看向那几个保安,保安们低下头,如果被业主投诉,他们会丢掉这份工作的。
  在高档小区当保安,这是一份非常惬意的差事,工资不低且事情很少,上班基本看看电视,吹吹空调,天底下再也找不到这样的好差事了。
  “辛苦了。”
  楚子航说出了叫人意外的话。
  路明非瞪大眼睛,什么叫辛苦了,难道让他们叉着自己很辛苦吗?
  拜托,师兄你到底是不是和我一伙的,为什么胳膊肘还向着外人啊!
  “没事,应该的。”保安们露出了勉强的笑容,背后已经出了一身冷汗,楚子航看了看路明非,对保安说:“但我希望下次你们能温柔地对待我的同学。”
  “好的,楚少爷!”保安们点头哈腰。
  楚子航领着路明非走进了小区。
  “师兄,这事就这么算了吗,我可是被冤枉的啊!”
  楚子航停下来,看向路明非的眼睛严肃认真。
  “你想怎样?”
  “额...起码...起码赔点精神损失费什么的...”路明非犯贱地搓搓手指。
  “走!”
  楚子航拉着路明非回头,路明非万万没想到楚子航真的答应了,居然要带着他去要精神损失费!
  “算...算了吧,我们还是去吃烤肉吧!”路明非只是图个一时嘴快,要钱这种事情多没面子,他又怂了。
  可楚子航的力气像一头西班牙小野牛,路明非只能被拖着走,这种丢脸的事情路明非真的不想开口啊。
  路明非又被楚子航带到了门禁处,保安们看楚子航和路明非又回来了,脸上露出了不解的神色,他们开门迎接。
  “我同学找你们要精神损失费,你们给还不是不给。”楚子航一脸正经地问。
  路明非的脸都没处放了,心底冒出了一万个“卧槽”出来。
  师兄,你这哪是来要精神损失费的,这简直是来要债的好不好,而且你这口气说的,好像根本没有商量的余地啊!
  路明非确信,如果保安不给钱的话,那楚子航会有很大的概率动手打人的,面瘫师兄是个行动派,他只动手,不动嘴,是个出了名的暴力狂。
  保安们面面相觑,说不出话来。
  很快,路明非和楚子航从门禁处出来,路明非得到了两张红色的百元大钞,说什么也要塞一张给楚子航,楚子航却说:“这是你应得的。”
  “师兄太客气了,那我收下了嗷!”
  路明非狂喜,这出来一趟还有的赚是真的没想到,那几个保安大概也觉得晦气,看路明非的眼神也变得和看垃圾似的,要不是楚子航在那里,路明非坚信自己会被打一顿丢出来。
  可世界就是这么神奇,路明非不厉害,可他身边的人个个能打又多金,就像唐僧带着他的三个高徒。
  唐僧永远都不必担心自己会出事情,因为大师兄神通广大,他总会带着师弟们去救师傅的。
  路明非一路哼着小曲,和楚子航并肩走着,阳光落在楚子航的脸上,干净的像是个瓷娃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