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龙族之重生源稚女 >第76章反手就是一粪搋子


  那天上午,三人坐在一张红木桌前,度过了一个非常有意义的时光,不过这段时间相对于源稚女来说,是有点煎熬的。
  因为他们聊《山海经》,说《水经注》,一套一套的文言文搞得源稚女晕头转向,什么“自三峡七百里中,两岸连山略无阙处,重岩叠嶂,隐天蔽日...”
  这些都是中国古代的有名文献,可这和源稚女有什么关系,他压根都没读过这些东西。
  当被问及到想法的时候,源稚女总会用微笑地回答,“我不知道。”
  中午的时间,三人在楚子航家的后院的草坪上整起了
Q,楚子航桌上摆满了啤酒,而夏弥负责从冰箱里取出冷盘,将烤肉化冻,源稚女是那个负责烤的人...
  他忽然发现,自己的存在,好像就是有点多余的,他烤肉,夏弥和楚子航吃,他变成了一个厨子...
  为了缓解尴尬,源稚女想把路明非找来,但得找个借口。
  他这个时候觉得现场的气氛是有点冷淡的,只有夏弥和楚子航时不时地聊上几句,这就需要一个活跃气氛的人出场。
  此时,夏弥还特地补了一句,“这么多的烤肉吃不完吧。”
  楚子航也点点头,想着烤肉烤的太多了。
  源稚女欢喜,这简直是天赐良机。
  “要不,把路明非也喊过来,大家一起玩玩?”源稚女试探性地问了一声。
  “好耶,叫路师兄一起玩!”
  夏弥左手举着烤肉,右手托着啤酒,高兴地欢呼,楚子航见夏弥也表态了,那他自然是没什么说的。
  此时的路明非家里充满了烧萝卜的味道,中午又是吃萝卜!
  路明非早上吃的泡饭加萝卜干,中饭吃的烧萝卜汤,晚上估计要吃萝卜炒肉。
  天天萝卜萝卜的,路明非马上都觉得自己快变成萝卜了!
  可偏偏还家里还有个霸权的婶婶,路明非怎么敢表示一点布满的情绪,婶婶烧什么,路明非就得吃什么,不然没的吃饭,路明非不得饿死。
  他开始想念学院里的深夜食堂,想念和芬格尔一起吃过的那些美味夜宵,想着想着,路明非的嘴里就流出了口水。
  可路明非现在身上没什么钱啊,奖学金用来偿还信用卡的债务,现在他浑身上下只有几百元,他还要靠着几百元撑一个暑假呢。
  他有点羡慕跟在源稚女身边的夏弥,天天可以在酒店里随便吃喝,一个暑假说不定还能吃的不重样呢。
  路明非也想什么时候上天能出现一个漂亮温柔的小富婆,把路明非给包养就好了。
  虽然这是在做梦,但既然都做梦了,为什么不做的大胆一点,舒服一点,怎么舒服怎么来啊!
  滴...
  手机震响,路明非摸到了手机,上面是源稚女发来的一条信息。
  “我们在楚子航家举办
Q,这里有烤肉,有妹子,有啤酒,速来!”
  路明非的深呼吸,仿佛能透过手机闻到烤肉的香味,他大概觉得自己的眼睛都在流动翻转,最后停在眼睛里的是一张烤肉的图片。
  源稚女怕路明非找不到,还给了楚子航家的Google定位。
  路明非收起手机,“嗖”地一下从床上爬了起来,立刻换了一副行头,跑到门口,碰巧遇到上菜的婶婶,厨房传来锅碗瓢盆的声音,里飘着萝卜汤的气味。
  “路明非,吃饭了你要跑去哪?”
  “我外面有点事情,我同学找我有事。”路明非在鞋柜前穿鞋。
  婶婶拿着抹布,“家里的马桶堵了,通马桶的皮搋子也坏了,你回来的时候记得带一个。”
  “知道了,知道了!”路明非急忙回应婶婶。
  反正这事情也赖不掉,他也正好也顺路,不在乎这点麻烦,说不定还可以趁机赚点跑腿费。
  跑腿费是什么?
  当然是路明非中间商赚差价了,十几块的皮搋子路明非可以多说三块钱,这样他可以攒下一瓶饮料的钱。
  路明非的很多的零花钱都是靠着代跑的“小费”攒出来的。
  路明非从家出发,先是花一块钱坐一路公交车去了建材城,在二楼这里卖卫浴杂货的地方路明非买到了皮搋子。
  拿到皮搋子的路明非挥舞了一下,红彤彤的皮搋子看上去杀伤力巨大,很容易让人联想到了日本步兵反坦克用的“突刺爆雷”。
  路明非若是大喊一声“为了天皇陛下”,那他也是招核男儿了。
  路明非不打算在这里逗留,他还要赶着去楚师兄家参加
Q派对呢,这样的好事既然是受到邀请,那路明非必然不会客气的。
  在下楼的时候,楼梯口传来了熟悉的声音。
  “你追求我,陈雯雯难道不会知道吗?”
  “她不会知道的,她整天只知道伤春感秋的,天天坐在家里读死书,一点意思都没有,每天还过来烦我,问我爱不爱她,我受够了,早就想和她分了。”
  路明非从楼梯间探出个头,只是没想到会在这种地方遇上赵孟华,而站在他身边的是柳淼淼,班级里钢琴过十级的小美女。
  他们俩怎么凑在一起了,他难道和陈雯雯分手了?
  有那么一瞬间,路明非是兴奋的,可突然想到放映室里的事情,又想到陈雯雯是赵孟华的前女友,路明非又有点失落。
  到不是路明非眼界高了,而只是觉得替陈雯雯感到不值。
  他找出手机,在QQ上给陈雯雯发了一条消息,“你和赵孟华分手了吗?”
  陈雯雯回复消息的速度很快,“没有啊,你为什么这么说!”
  路明非头皮发麻,好家伙,这是脚踏两只船啊!
  兄弟这边一个女人都没有,赵孟华都玩开了花,三大班花就小天女苏晓樯对赵孟华没啥意思外,其他都被猪给拱了啊!
  真的是“待到班花烂漫时,哥在丛中笑”是吧!
  路明非挥了挥手上的皮搋子,有种想把皮搋子呼他脸上的冲动。
  不过路明非还是怂,他静观其变,在二楼的楼梯间窃听风云变幻。
  可这个时候陈雯雯的消息像是暴雨似的一连串地发来,路明非的手机叮叮咚咚响个不停,害怕被发现,路明非只能将手机调成静音,顺便看了一下陈雯雯的消息。
  “你为什么这么问?”
  “你是不是看到什么了?”
  “你现在人在哪,我马上过来!”
  “说话呀!”
  “赵孟华是不是变心了!”
  路明非只是透过单调的荧幕都能感觉到陈雯雯急切的心情,作为赵孟华的现任女友,又如此多情伤感,不可能什么都没感受到。
  现在又是一连串的提问,显然她那头已经急的焦头烂额了。
  果然,赵孟华那边的手机响了。
  “你先等一下,我接个电话。”赵孟华拿起手机,看了一眼联系人,皱起眉头,“又是这个人,真的烦死了,一天多少个电话!”
  “你干嘛?”赵孟华没好气的声音传来。
  “我在哪和你有什么关系啊,我在外面和同学一起玩,这也要和你汇报吗?”
  “我没有,我怎么和别的女生在一起了。”
  “路明非?哪有路明非啊!”
  赵孟华四处环顾,这里人来人往的,没有路明非的踪影啊!
  这个婆娘是不是得了失心疯,真的到处乱想,连路明非这种低劣的借口都能找出来。
  此时的路明非和个刺客似的躲在二楼,不过他心底已经被怒火填满了。
  这个渣男,居然欺骗自己曾经女神的感情。
  当年的陈雯雯是那么美好,那也是一个偶然的夏天,蝉玩命地叫,屋外落满了灼眼的阳光,屋檐的阴影落在地方如刀锋般锋利。
  他靠在窗台上百无聊赖,陈雯雯穿着蓝白相间的衣裙和浅根凉鞋,步履轻盈,像是微微踮着脚跳舞一般,从他的面前掠过。
  “你是路明非吗?你是不是喜欢看书,要不来文学社吧!”
  那个时候的陈雯雯眼中真的有光,如同水面的波澜,坐在文学社的柳树下或者湖畔旁的石凳上,安静读书的模样叫路明非如痴如醉,像是小仙女。
  可如今的陈雯雯只是个给渣男欺骗玩弄感情的无知少女,路明非挥了挥手里的皮搋子,第一次觉得婶婶叫他出来是买东西是那么有价值的。
  “挂了挂了,晚点时候我打电话给你。”
  “别烦了,真的没有,路明非他脑残你也信他?”
  赵孟华依然在四处寻找路明非的身影,压根就没有路明非,也不知道陈雯雯哪里编出来的这么一通糊话。
  “欺人太甚!”
  路明非恼火,居然还辱骂自己,就算不给陈雯雯报仇,这个辱骂的仇也值得赵孟华吃他一搋子。
  路明非到二楼找好了角度,高空抛物是犯法的,好在路明非熟悉这里的逃生路线,哪怕是赵孟华追上来,路明非也能脱身。
  他来到一个能看到赵孟华的位置,打开窗户,等待赵孟华从自己的楼下经过。
  “大家都是同学,干嘛要这么凶,陈雯雯她没事吧?”柳淼淼担心的问道。
  赵孟华牵着柳淼淼的手,“这个女人整天都一副哀哀怨怨的样子,不会有事的,我昨天酒喝多醉倒了,应该是没哄她,让她患得患失,估计又在那里和林黛玉丧花一样哀伤呢。”
  赵孟华摆出一副无所谓的态度,反正他又不和陈雯雯结婚,谁要是取了她,那日子没法过了。
  每过一个小时发来一条短信,这谁受得了,工作也可以不用做了,就只要哄她就完事了。
  然而赵孟华完全没想到头顶的路明非已经举起了皮搋子,像是少年闰土刺猹般瞄准了赵孟华的脑袋。
  这十三块钱,大不了路明非少喝点饮料,不要了!
  路明非这辈子都没那么豪气过,也从来没对赵孟华这么硬气过。
  上次放映室的仇,这一次也可以一起报了!
  天降正义!
  赵孟华走着走着,头顶传来了一声厉啸,像是锋利的宝剑划破空气,他被什么东西砸了一下,拉着柳淼淼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只听得“波”的一声。
  红色皮搋子吸在了赵孟华的头上,柳淼淼瞪大了眼睛,下意识地向二楼看去,却什么都没有。
  “救...救命啊!”
  赵孟华以为他要死了,在柳淼淼面前洋相出尽,柳淼淼伸手把赵孟华头上的皮搋子拔下来,还薅下十几根头发,哭笑不得地将皮搋子放到赵孟华的面前。
  赵孟华摸着脑袋,看到了红色的皮搋子,心底的怒火中烧,二话不说就冲向了楼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