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龙族之重生源稚女 >第58章不能辜负


  灼烈火焰的炙烤令让源稚女的每一根神经都绷紧到了极限。
  他走在火海中,脚下是燃烧的大地,他赤裸着身子,脚板踩在地上,每一步都会踩出深红的血液。
  这些血液在火焰中沸腾燃烧,昙花一现,很快就消失了痕迹。
  他一步一步,机械地向前走,过度的失血让他的言灵效果逐渐减弱,他也想学着风间琉璃一样去暴血,去鼓足勇气面对一只龙王。
  可他现在接手的身体早就虚弱不堪,别说是暴血了,就是维持言灵都是一种巨大的负荷。
  源稚女觉得自己像是一只丧失,一只行尸走肉的尸体,漫无目的一步步机械地向前走,周围白茫茫的一片,他再也看不到任何的东西。
  皮肉被烧掉又长出,如此循环往复。
  他每走一步,脚下都会传来千万锥针刺入血肉的剧痛,这些剧痛帮助他保持一个较为清醒的状态,能使得源稚女还不会昏迷过去。
  直到某一时刻,他真的支撑不住了。
  每秒都会传来撕裂血肉的疼痛让他不堪重负,他的血液就快被烧干掉了。
  失去龙血的源稚女就像是当初红井旁的他一样,会变成一具干尸,任何强大的言灵都不会再有作用了。
  精神肉体上的双重折磨让他在倒下之前抬起了头,那只高傲的龙王正昂着头,用俯视蝼蚁的目光注视着他。
  “老唐...很抱歉...让你失去了弟弟...”
  “能走到这一步,你的意志和能力堪比初代种,很不错,可惜...你也只能到此为止了!”
  诺顿伸出龙爪,尖锐的爪子放到了源稚女的面前,源稚女昂着头,笑了笑。
  “康斯坦丁没有输给你,你要明白这一点,我弟弟不会输给任何人的!”
  诺顿勾起龙爪,将其刺入源稚女的胸膛,源稚女被诺顿高高地举起,诺顿将爪子放到了他目光能够平视的高度。
  “你将是第一个为我的新生祭旗的混血种,我会用你来祭奠我死去的弟弟。”
  源稚女注视着极致闪耀的竖瞳,那是纯血龙类才拥有的尊贵象征,比起康斯坦丁的黄金瞳,诺顿的眼神坚不可摧,在吞噬了康斯坦丁之后,他的成了真正的王者。
  “我会烧掉你的身体,蒸发你的血液,炼化你的骨头,否则难解我心头之恨,我会让你体验到生不如死的感觉!”诺顿的指尖燃起了白色的火焰,他咆哮道:“感受我的愤怒吧!”
  极致的白光在诺顿的指尖爆出了刺眼的光,诺顿像是冶炼金属一样将源稚女置入一个完全封闭的火球内,这个火球的温度比起外面的火焰更高更强。
  这是能彻底杀死金属的火焰,是青铜与火之龙王的专属龙焰。
  源稚女在白茫茫的光中缓缓闭眼,或许这一次他真的输了。
  输得一塌糊涂。
  接近死亡的感觉是如此的熟悉,源稚女虽然不害怕死亡,但是心愿未了,心有不甘。
  他看到了上一世自己和路明非在牛郎店里的遭遇,他们泡在水中,在水里聊起了人生。
  那时的路明非在死侍扎堆,面临绝境的时候都没有放弃源稚女,扛着失血的他一步步地涉水,在绝望的境地里寻找希望。
  “你不想见你哥哥了吗?”
  “我和哥哥,离开了,就回不去了,就像破镜不能重圆。”
  “我们一起离开这里,你哥哥就在上面啊!”
  “不用了,来不及了,而且路君你不能死,你比我勇敢,能到做到我做不到的事情,只有你能杀死王将,我不知道为什么你能做到,但我相信你,从我开始看见你的第一眼时我就相信你。”
  “别了,路君...这一次,我还赌你赢!”
  源稚女那时离开了路明非,在他被王将操控变成极恶之鬼前,走的越远越好。
  后悔吗。
  既然做出了决定,那就不会后悔了。
  他的身体大概要到极限了,体内的龙血越来越少,火焰几乎快将他烧成了一具骷髅。
  路明非跪坐在火光的前面,在茫茫的火焰中,他透过火焰,看到了那残忍的一幕。
  源稚女死了吗?
  为什么一点都感觉不到他离开了...
  路明非责问自己,他不明白为什么源稚女这么信任他,他的身上到底有什么值得赞赏的东西。
  好吃懒做,贪小便宜,爱说烂话,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路明非把自己拆了,拿个显微镜出来都找不出一个闪亮的优点。
  他为什么要相信自己。
  凭什么?
  路明非觉得这件事好扯,这就好比斯大林会爱上了小胡子希特勒,完全是不可能的事情。
  路明非怀里还抱着源稚女托付的冰块妞,现场清醒的,能战斗的,只有路明非一个人。
  路明非从来都没想过会出现这样的情况,他之前以为的,那些无敌的师兄师姐还有校长,现在都躺在了地上,他是唯一能战斗的单位了。
  这就像是一个团所有的人都阵亡了,面对敌人一个师的兵力,只有路明非一个炊事班的伙夫拿着一把锅铲,脑袋里却要想着如何将对方那个师团灭。
  这可能吗?
  他想到了以前电视上看的动画片《非凡的公主希瑞》,里面的女主角是个暴力狂,只要拔出剑,大喊一声“请赐我力量”,他就马上能变身,穿着超短裙,骑着白马,看起来瘦弱的臂膀却有千钧之力,哪怕是山崩了,她也能扛下来。
  “要不...拼了?”
  路明非恶胆向边生,大概也想到了英雄的死法。
  或许学院的保险他真的用不上了,因为现在开保险的人也马上要死了。
  现在只剩下他一个人了,那种孤独无奈又好笑的感觉让路明非站了起来,他壮着胆子勇敢地向前走了几步,可喷薄的火焰让他立马退却了。
  对面的是个太阳,路明非没有源稚女那么强大,他还没靠到太阳就会被烤焦的。
  路明非打退堂鼓,他想要跑。
  可他看了看怀里的女孩,那是源稚女最后托付路明非的。
  源稚女待路明非那么好,怀里的女孩又那么娇弱好看,路明非实在不能忍受自己当个逃兵。
  挣扎,纠结。
  路明非现在脑袋里大概有两个小人在打架,一个天使劝说着路明非慷慨就义,一个小恶魔认为路明非应该立刻抛弃所有人,果断跑路。
  路明非不是那种慷慨就义的人,但他也不想窝囊地当个逃兵。
  怎么办?
  怎么办...
  他想要救人,可又没得救,他只能无能为力地坐在这里,等着火焰烧过来,把大家都烧死掉。
  “嗯...不要...不要死...”
  零挣扎地从路明非的怀中苏醒,她疲惫虚弱地睁开眼,哪怕是苏醒了,可也是那种油尽灯枯的状态。
  她抬起头,在周围环视一圈,到处都没有源稚女的身影,而龙王在火焰之中止步不前。
  “不...不,他会死的!”
  零向来平静的脸第一次露出了惊慌之色,他看向一旁的路明非,好像是看到了希望。
  “救救他,救救他!”
  “救...怎么救啊...”路明非苦笑一声。
  他坐在地上跟条快热死的狗似的,可起码狗都会对着龙王叫几声,路明非连怒吼的勇气都没有。
  零的眼神清明了几分,他明白了,这个路明非不是那个人。
  望着她满脸失望的模样了,路明非从来都没见过,以为这个三无少女真的是动漫里的那种无口无心表情,永远都不会害怕不会高兴。
  零使出浑身力气站了起来,身上的血液已经染红了洁白的衣裙,像是春天里开在雪原里的鲜花,虽然少,但鲜红明媚。
  她拾起一把刀,摇摇晃晃地朝着龙王走去。
  “你干嘛,那里危险啊!”
  路明非站起来咆哮着把零拉了回来。
  零已经没有力气了,弱不禁风的她被路明非一拽就倒在了他的怀里。
  路明非第一次在零的眼中看到了眼泪,那种女孩子依偎在她怀里哭鼻子的事情,路明非还是有生以来第一次体验到。
  这种感觉...真的好温暖...
  一个人孤独了很久的路明非还是第一次体会到胸前被泪水打湿的感觉。
  这种温暖和被人依靠的感觉给了路明非前所未有的勇气。
  他终于明白了为什么有人会愿意走向危险,不是因为他们愿意当英雄,只是因为身上的一份责任和使命使得他们不得不向前。
  “你不要去,让我去吧,我去救他!”
  路明非大喊,脸上的泪水滑过脸颊。
  他觉得自己好幸运,临死的时候还能被拥抱漂亮的女孩子,还能被女孩子哭着依偎着。
  路明非觉得,这辈子大概是值了。
  反正他也只有一条烂命,现在想跑估计也跑不掉的。
  那还不如一死了之算了,至少不能辜负胸前女孩的信任吧。
  路明非把零抱起来放到了远处清凉点的地方,虽说清凉,但其实和撒哈拉沙漠的中午没什么区别,空气在这里都是扭曲的。
  “我去救,我去...”路明非哑着嗓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