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龙族之重生源稚女 >第53章烟火中的琉璃


  三人刚冲出去几步远,康斯坦丁忽然张开龙翼,咆哮怒吼的声浪盖过了密集的枪声。
  他吟吼着,向周围的金属下令,任何普通的金属都无法伤害他,任何火焰都无法灼烧他完美的鳞片。
  一瞬间,那些飞扬而来的子弹全部被凝滞在空中,又像是后劲不足似的掉在地上。
  狮心会的阵地上,铜色的枪弹壳撒了一地,怒吼喷射的枪焰在此平息,学生们手中的枪支都变得意外的灼手,枪身泛起了冶炼时才有的红光。
  “快丢枪!”
  楚子航回头咆哮,康斯坦丁正在炼化他们的武器。
  狮心会的众人将烫手的枪支丢下,这些枪支在地上逐渐软化,枪管融化在地上,像是蔫掉的花瓜,学生们盯着这恐怖的一幕,一时间不知所措。
  康斯坦丁没有停止吟诵,嘴里放出阵阵龙吟,空气中弥漫着强烈的金属气味,周围的空气像是被点燃了似的,热浪铺面而来。
  “撤!”
  楚子航挥手,所有人都向后退。
  昂热拉着看戏的路明非拼命向后跑,源稚女深深地凝望康斯坦丁一眼,也立刻撤出了危险区域。
  就在源稚女前脚刚撤出灼热空气的范围内,后脚就发生了猛烈的爆炸,燃烧的泥尘溅落漫天。
  康斯坦丁在火焰之中扑动着愤怒的双翼,只见他腾空而起,一双龙翼被火焰点燃,像是一架燃烧的巨大战机翱翔在卡塞尔学院的上空。
  他信手拈来一枚枚火球,像是白磷弹似地在天空中来了个天女散花,狂澜骤雨般的火雨从天而降,几乎是要掩埋卡塞尔学院的众人。
  “所有人,躲进建筑!”
  昂热疯狂地怒吼,这只龙一定是疯掉了。
  所有人都在紧急避险,火雨降落的瞬间带着难以言喻的高温和附着的燃烧能力,空气荡漾着呛人的烟尘味,不少人忍受不了高温的炙烤而休克昏迷。
  然而康斯坦丁却不能平息愤怒,他将又丢下了一颗颗燃烧弹般的火球,澎湃的火焰吞噬了卡塞尔学院的每一处角落,在火球降落之时,火焰带来的冲击又让不少人受了重伤。
  “完了,完了!”
  芬格尔推着施耐德的轮椅躲进了冰窖,身后的火焰在追着他的屁股烧,外面的世界已经化为了一片火海了。
  施耐德也回头看着燃烧的学院,凹陷的眼球中闪着泪珠。
  “卡塞尔学院...居然毁于我辈之手!”
  施耐德现在已经不是恨不恨谁的问题的了,现在是学院的众人能不能活下来都是个大大的问号。
  “在我愤怒的翅膀下,一切都将化为灰烬!”
  康斯坦丁落入火海之中,他的鳞片在火焰的炙烤下反而熠熠生辉,仿佛是生机焕发了一般。
  “这头蠢龙,无差别攻击是吧!”
  酒德麻衣在火焰中来回闪烁,他黑长直的头发被烧掉了一段,俏丽的脸蛋上也沾染了灼烧的痕迹。
  他没有被楚子航这样的小帅哥给烧到,倒是给这头蠢龙给烧着了,现在她心底的怒火不比康斯坦丁造成的火海小。
  “薯片,薯片,你人呢!”
  “在呢,话说我好像看到卡塞尔学院亮起来了,五光十色的,你们在那里开大型的灯光蹦迪晚会吗?”苏恩曦站在酒店上举着个望远镜向卡塞尔学院的方向看去。
  “蹦你妹的迪啊,老娘现在快被烧死了,这里有个条疯龙在到处喷火诶,这里到处都是火焰,你能想象到吗!”酒德麻衣在电话中暴躁地大喊。
  “额...那怎么办?”
  “我这不是在问你吗?也不知道老板给了三无妞什么神奇的东西,把这得了疯龙病的龙王喊醒,一言不合就是一顿乱烧!”
  “这事你得问三无妞去,我也不清楚,现在路明非还好吗?”
  “我哪知道,可能已经被烧成焦炭了!”酒德麻衣气呼呼的,想起了那可怜的衰小孩,叹叹气。
  “那可不行,谁都可以死,路明非必须活着。”苏恩曦伸出细长的手指夹起薯片,塞到了嘴里嚼了嚼,“不是还有个源稚女吗?他没什么动静?”
  “鬼知道他在哪想什么东西,难道在憋大招?”
  “它又来了,我挂了啊!”
  吼!
  电话里头传来了愤怒的龙吼声,苏恩曦拍了拍电话,电话那头已经没有信号了。
  “该死的,你真的挂了,还是挂了啊!”
  苏恩曦焦急地按掉电话,反而拨打了一个平常都不太用的上的通讯,电话的备注名称是老板。
  “校长,我们进女厕所是不是不太好啊!”
  路明非在奥丁广场的厕所里大呼小叫,他是个有底线的男人,他的底线就是不做违反道德的事情,包括进女厕所这种。
  “你想出去的话那你出去好了,我还嫌挤呢!”昂热没好气道。
  “不要啊,我不想做烤肉!”路明非哭喊着,“现在出去的话,真的可以免火化费了!”
  路明非蹭着昂热名贵的西装,一把鼻涕一把泪的。
  “混球,你鼻涕和口水落我西装上了!”
  “校长,咱都快被烧完了,还在乎穿的什么吗!”
  昂热想了想,到也的确如此,他叹了一口气,现在说什么都晚了,外面的火焰烧的正旺,现在出去基本和自杀没什么两样。
  “校长,我需要一把能真的杀死龙王的武器。”源稚女在厕所的另外一个隔间里说道。
  “稚女,没想到你也来这个地方啊!”路明非喜出望外。
  “我这里有把村雨。”楚子航从头顶伸出手,递出一把太刀。
  “楚师兄,没想到你和校长居然有同种癖好,既然大家都这样,那我也不装了,我也喜欢这里!”路明非兴奋极了。
  “稚女,你能行吗?千万不要勉强啊!”昂热的声音在隔间里回荡。
  “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必须都阻止他!”
  “好样的稚女,我看好你,钢巴得啊!”路明非还秀了一下自己的外语。
  “你拿我折刀去吧。”昂热递过了自己的折刀,源稚女左手村雨右手折刀,从隔间里走出来。
  他打开水龙头,庆幸的是里面还有水,虽然是滚烫的,他用水淋湿自己的衣服,使得浑身都湿漉漉的。
  这样的能抵消一些火焰造成的侵害,哪怕作用不是很大,但聊胜于无。
  昂热推开隔间的门,楚子航也走出来,两人用水龙头将周围的地面打湿,使其蒸发吸热降温,空气中弥漫着水雾,两人从门内探头,路明非也好奇地过来探出头。
  源稚女走入火海,身上的衣服在不断扭曲变形,他整个人都雾蒙蒙的,被一层水雾环绕着身体。
  康斯坦丁正站在不远处,双脚立在地上,双手托着一枚太阳般的火球,火球内红外金中间发白,周围地面化作碎裂流淌的岩浆,燃烧着极致闪耀的火焰,外面传来阵阵龙吟之声。
  “那是...莱茵!”
  “莱茵...”楚子航嚅念,好像想起了什么。
  “什么是莱茵?”路明非好奇地问。
  “灭世级言灵,能把你连骨灰都扬掉的那种。”楚子航实事求是地说。
  “这...那我岂不是连学院的保险都享受不到了!”
  路明非觉得自己受到了欺骗,这是赤裸裸地违反了合同上的约定啊,可不可以告卡塞尔学院合同欺诈呀!
  “莱茵是造成通古斯大爆炸的一种灭世级言灵,如果他作用在我们学院,别说是卡塞尔学院了,就是芝加哥城,都要被推平一部分。”昂热的声音泛冷。
  “那怎么办,我们快逃吧!”路明非捧着脸失声大喊。
  “除非你的速度能赶上光速,否则都要完了。”楚子航皱了皱眉头。
  “什么意思?”路明非抓抓脸。
  “莱茵已经成型可以释放了。”昂热也绝望了。
  “康斯坦丁啊,放弃吧,不要这样做。”
  源稚女靠近释放莱茵的康斯坦丁,周围的温度已经将他的皮肤血肉烤化掉了,他浑身血淋淋的,像是个血人。
  八岐和他顽强的意志还在支撑着他的身体。
  “所有人,都得死!”康斯坦丁愤怒地盯着源稚女。
  “真的要这么做吗?”
  源稚女一步步地靠近康斯坦丁,他这是在靠近太阳,强烈的色球让人睁不开眼,源稚女自己也觉得他是在对话恒星。
  “凡事都有个代价!”
  “好吧,那一定要这么做的话。”
  源稚女的脸上闪过一丝狰狞,那是一副鬼的面孔,金色妖艳的眼瞳闪烁着自信的神采,八岐言灵的效果在急剧增强,血肉的修复速度已经赶上了毁灭。
  他暴血了!
  “我会拉你陪葬!”
  源稚女的人格被风间琉璃吞没,鬼的人格彻底压制住了人的人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