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龙族之重生源稚女 >第52章龙焰


  路明非望着源稚女摆动的双手,不知道他在那里呐喊什么东西。
  “校长?”路明非询问昂热的意见。
  昂热也摇摇头,他们这个距离太远了,听不见。
  “估计是怕激怒到康斯坦丁吧,不过不用担心,贤者之石的力量是巨大的,而且在我这里也会行动起来,我们会给康斯坦丁一个大大的惊喜!”昂热冷笑。
  他从从西装袋内抽出了一柄折刀,那是一柄造型古老的特大号折刀,考究的嵌铜木柄,微微呈弧度的刀身上是扭曲的纹路。
  那是一柄极其罕见的花纹钢刀,在古代这些珍贵的陨铁只是用来打造英雄的佩刀而已。
  路明非盯着昂热的折刀看,这柄折刀内蕴含的力量和情绪让路明非也略微有些心悸,锋芒的刀刃仿佛曾经杀死过至高的存在。
  “这是我的武器,一开始是我的朋友梅涅克·卡塞尔的一块刀片,后来折断了,他将折断的刀片给我打造了这把武器。”
  “哦哦,听起来像是英雄的武器呢。”路明非点点头。
  “这就是英雄的武器,我会用这把刀给龙族送葬,就像埋葬我的朋友们一样!”昂热握紧了刀柄,望着远处奔跑的康斯坦丁,目光逐渐变得犀利。
  “我数三声,我开言灵,你扣扳机。”
  “三!”
  “校长,让我喘口气啊!”
  “二!”
  “呼...”
  “一!”
  “时间零!”
  一刹那,路明非发现这个世界变了,周围所有的景物在这个瞬间仿佛都定格成了画面,天空中炙热闪耀的群星不再闪烁,它们要么是熄灭的,要么是光明的。
  湖泊上的波澜安静地凝固,仔细看的话,会发现这个世界颠覆了人的价值观。
  那奔跑的人影,那疏疏落落的树叶,人群脸上的表情,一草一木都看的如此清晰明了。
  路明非仿佛是卡在了时间轴上,可能是因为他的网速不够快,导致画面造成了停顿掉线,然而他自己的单位却能行动自如。
  一般的情况下,路明非恢复网速之后就发现自己操控的单位已经死亡了。
  “开枪!”昂热在一旁怒吼。
  路明非的十字架瞄准了康斯坦丁,那是一个小孩,追逐着哥哥的小孩,小孩的撅着小嘴,脸上流露着不满的情绪,好像是哥哥抢了他的糖果,他现在追在哥哥的屁股后面要糖吃。
  路明非的手指微微勾起,他本该果断地开枪击毙那只还没龙化的龙类,可不知道为什么,此刻的他犹豫了一秒钟。
  可时间就是如此宝贵的东西,周围的一切都在恢复灵动,画面在复苏,留给路明非的时间不多了。
  “是什么让你无法下定决心呢,路明非!”昂热的声音低沉又严肃。
  路明非要紧了牙关,闭眼着眼盲开一枪。
  枪口喷射出血红的火焰,在子弹射出的一刹那,言灵的效果结束,源稚女依旧在远处挥动着手臂。
  然而就在他哑着嗓子,继续咆哮的时候,一道红色的光点带着血雨腥风般的气息从源稚女的头顶手臂的空隙间划过。
  有那么一刹那,源稚女发现自己离死亡是那么的接近,那道红色的光线仿佛是死神挥动的链刃,即将收割前方尚未察觉到危机的生命。
  有的时候,死亡来的就是那么突然。
  贤者之石击中了康斯坦丁,只不过它打在了康斯坦丁的左手手臂上,在还没察觉到痛苦的时候,康斯坦丁看到他的手臂炸开了花,
  愤怒,恐惧,害怕的情绪从他的心底升起。
  “啊啊啊!”
  他凄惨地呻吟一声,前面奔跑的老唐心底忽然揪心地疼痛,他停下了奔跑的脚步,回头看向那个断掉一臂的小孩。
  那个小孩捂着手臂,血流如注,哀嚎地嘴里喊着“疼疼疼。”
  老唐怔住了,他不在因为小孩的眼睛发光发亮而感到害怕,反而一种莫名其妙的愤怒在心底产生,这种愤怒指向远处的钟楼。
  “哥哥...哥哥...疼...”
  “哥哥...救我...”
  “康斯坦丁,没有什么人能将我们伤害,杀死那些逆反天命的人吧。”
  “哥哥,我害怕!”
  “不用害怕,我就站在你的身后,让看看,我的康斯坦丁如今成长到什么样的程度吧!”
  “哥哥,你会和我一起吗?”
  “我会站在你的背后,若你战死,我会将你吞噬,我获得你的力量,我们两人一起,君临天下!”
  “哥哥,那你还会记得我吗?”
  诺顿:“......”
  “明白了...”
  康斯坦丁放开了那只破碎的手臂,毒素在这个时候已经开始蔓延进入它的身体,此时的他必须褪去人类孱弱的外表。
  康斯坦丁回头看着目瞪口呆的源稚女,目光趋于凶狠,那种透在骨子里的恨意已经弥漫出屏幕了。
  “我把你当朋友,你却骗我,你和那些人,一样该死!”
  康斯坦丁的身上裹挟了一层极致闪耀的白光,周围的温度在瞬间飙升到了上百摄氏度,源稚女不断地向后爆退,空间中弥漫着浓郁的金属气息。
  那闪耀的白光将康斯坦丁完全遮蔽住了,且越来越大,愈发的闪亮,好像青铜城内巨大的熔炼炉。
  此刻,这个熔炼炉正要爆发出它最强大的威力,源稚女被光焰逼的连连后退,这些光芒刺入皮肤,造成了强烈的灼烧刺痛感,仿佛是千万只蚂蚁在皮肤上撕咬皮肉。
  路明非看着奔跑的源稚女,还有他身后升起的第二枚太阳,发呆发愣,他战战兢兢地扭头看向昂热,昂热默默叹息。
  “你本能直接射杀它的,算了,你是我的学生,我不会怪你的。”昂热握紧腰间的折刀。
  因为巨大的温度差而造成的气压不均,昂热他们这个位置狂风呼啸,但吹在脸上的全部是火辣辣的热风,他们仿佛是靠近了太阳的日冕层,太阳风现在正在爆发出强烈的威力。
  “所有背叛者,都得死!”
  康斯坦丁身上的白光像是超新星爆发,强烈的光芒刺破了卡塞尔学院的夜空,甚至透过了炼金矩阵,在芝加哥城远远地就能看到那耀眼的光芒。
  源稚女被身后的裹挟着热浪掀得人仰马翻,零落燃烧的泥块飞扬的到处都是,源稚女喘了喘,从烫手的地面爬起来。
  站在他身前的,是一个和小山一样大的龙类,他丰满的骨膜翅膀上流淌着金色的纹路,庞大的身躯上点缀了岩浆般的液体,那层次分明的鳞片上一道道裂缝中流淌着火焰。
  他挥动着翅膀,扑面而来的炽热尘土让源稚女不由地伸手挡在面前,当尘埃降下,它断掉的一只龙爪竟然被虚幻成燃烧的钢铁。
  他用炼金术为自己身体铸造了一只手臂!
  “君焰!”
  他夸张地大吼,声音空灵又威严,在他的身旁射出了无数道十几丈长的火焰,铺天盖地地朝着鼓楼的方向射去,宛若古代巨大的攻城器械投射出的巨大火球。
  “校...校长!”路明非一脸见了鬼的模样。
  “抓紧我!”
  昂热一只把路明非抱起,从几十米高的鼓楼纵身一跃,失重下坠的感觉让路明非害怕地大吼大叫,这和游乐园里的跳楼机一样刺激。
  可跳楼机只是模拟的,现在他们是真的在跳楼啊!
  源稚女站在高大的康斯坦丁面前,仰望这座巨大且古老的龙族君王,有种望洋兴叹的感觉。
  在他的身后,狮心会的成员们视死如归地拿着步枪来到源稚女的身后,疯狂地将真枪实弹倾泻在康斯坦丁的身上。
  康斯坦丁合起龙翼,遮住了头部,身体上的鳞片对外张开,像是尖锐的铁块石头挡住了血肉。
  子弹在康斯坦丁的身上爆出了无数的花火,打出了金属碰撞的声音。
  “源稚女,快撤!”
  苏茜拉住源稚女向后走,源稚女身单影薄,必然不可能是康斯坦丁的对手。
  “压制住他,不要让他喷火!”
  楚子航从远处赶到,作为狮心会的会长,他及时赶到现场指挥战斗。
  狮心会猛烈地倾泻出一阵阵的弹幕,有人搬来了六联式加特林重机枪,对着康斯坦丁就是一顿猛扫。
  “这里交给我们!”楚子航和源稚女交换了一个眼神。
  源稚女握紧了拳头,此时昂热和路明非从坍塌的鼓楼下爬出来,两人都回头土脸的。
  路明非吐了吐嘴里的土渣滓,张大嘴巴盯着那古老威严的巨龙,眼瞳中倒映着火焰。
  狮心会成员配备的M4A1装载高爆弹,这种子弹在空气中能不断旋转,击中目标之后,不仅有旋转的趋近力,还有四周扩散的张力,一旦不亚于手榴弹带来的伤害,一旦击中肉体,会撕扯出一块恐怖的血洞,甚至能打空身体。
  秘党们用这种子弹来破除龙族锋锐的鳞甲。
  楚子航握住村雨,黄金瞳闪烁着光芒。
  “楚子航,源稚女,你们两个一左一右,包抄攻击康斯坦丁的侧面,我去中间的位置破除他的龙眼,那是他的破绽和罩门!”
  昂热说着从怀中掏出了一把匕首丢给源稚女,源稚女接过这把炼金匕首,和楚子航点点头,确认过眼神之后,三人一起顺着火线向龙王袭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