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龙族之重生源稚女 >第51章贤者之石


  老唐甩了甩头,到底是什么鬼东西在说话,而且说的尽是些中二之词,像是个国中没有毕业的小孩子,真是可笑。
  “临兵斗者皆阵列在前!”
  老唐用带着口音的中文念出符咒,这是他看动画片学来的,里面的阴阳师在驱除邪祟的时候经常喊出这句口号。
  虽然那种刺痛大脑的感觉没了,但是外面的脚步声越来越近,老唐再越共探头,结果一双灯泡般闪亮的黄金瞳盯着和他对视一秒。
  “啊啊啊,鬼啊!”
  老唐不管三七二十一,撒腿就跑。
  “哥哥,别跑啊!”康斯坦丁在后面追赶。
  “滚开啊,临兵斗者,临兵斗者,急急如律令!”老唐边跑边念些奇怪的咒语。
  按照道理,动画片里一旦这些咒语念出,就会有式神出现来帮忙打败邪祟的呀!
  “康斯坦丁!”
  源稚女追逐在后面,于是就有了监控摄像头里略带喜感一幕。
  这是一处狭窄的小房间,房间里面到处都是酒瓶子,没有电灯,没有空调,能够照明的只有眼前的荧幕和不远处的一盏灯烛。
  墙壁上挂着小麦色性感女人的裸体照片,而它旁边的插标上挂着一张炼金图纸,上面注释了新型炼金术的使用过程和规范操作。
  “这三人是在干嘛?”
  一个提着一瓶伏特加,酒气熏熏地指着屏幕上相互追逐的三人。
  “你别喝了,我找你来又不是喝酒的!”
  昂热把这个搂着他肩膀的手臂放下来。
  “哎呀,趁着现在还能喝,万一待会被一把火烧完了,以后就喝不到了。”
  “不用担心,我已经准备好了屠龙的方案,现在需要出动我们无敌的路明非。”
  昂热将监控切换了视角,路明非和芬格尔两人神头鬼脸地跑进了深夜食堂...
  任务失败后的路明非依旧吃嘛嘛香,和芬格尔在里头整起了夜宵。
  男人风骚的眼睛盯着餐桌上大快朵颐的路明非,稍微有点担心,
  “可刺杀康斯坦丁的事情才刚刚在他的身上搞砸,你现在又要出动他,靠得住吗,我们只有一次机会了。”
  “就是因为我们只有一次机会,我们才要赌一把最大的!”
  昂热苍老的眼睛闪着光,他准备动身了,临走前嘱咐守夜人,“校董会那边你招待着点,别让他们乱跑,我可不希望他们发现我们的宝贝。”
  “知道了,不会有问题的。”男人猥琐一笑,向昂热比了个OK的手势。
  昂热从他这酒气熏熏的地方离开,一走到外面,连空气的都变的清甜许多,真不知道守夜人这个家伙是如何蜗居在这种脏乱差的地方的。
  他迅速地赶往了深夜食堂,并且在里面成功抓获了酿成龙王出逃事件的犯罪嫌疑人路某某。
  路明非被昂热一把从食堂中拽了出来,临走的时候,路明非还顺走了一个炸鸡腿,在路上边走边啃。
  “校长,饶了我吧,我真的不行的啊!”
  路明非一边啃鸡腿,一边哽咽地向昂热求饶,屠龙这种事情,楚子航恺撒源稚女,哪个不比他擅长,非要叫他这么一个S级的吉祥物站出来。
  路明非哪怕是有心屠龙,但也回天无力呀!
  “你行的,我们都相信你的!”
  昂热笑着带了路明非去了一个钟塔鼓楼。
  来到高处,夜风舒畅,视线宽阔,远处的星河自南向北一泻千里,在山脚的湖泊下投射下光彩斑斓的钻石光芒。
  面对如此美金,昂热和路明非都无暇欣赏,特别是昂热,龙王一旦恢复了记忆,那所有的美景都将在火焰的浪潮下黯淡。
  “路明非,敲钟!”昂热下令道。
  路明非看到了撞钟的木桩用力地向前推了推,木桩只是轻轻地碰到了铜钟,铜钟轻微地震荡嗡鸣。
  “不是这样敲的。”
  昂热将木桩向后扬起,利用势能敲响了鼓楼上已经落尘的大钟,悠扬的钟声在山间回荡,像是幽灵一般穿过所有的建筑,如凌冽的寒风,吹过学院所有的角落。
  路明非捂着耳朵,脑瓜子被大钟震的嗡嗡响。
  “校长,您这是要给所有人送终啊!”路明非扯着张难看的鬼脸。
  “这是学院的炼金矩阵之一,入侵学院的龙类在这道炼金矩阵内会受到限制,我们得为接下来的战斗做好准备。”昂热又拉起木桩,奋力地朝着大钟撞了两下。
  三声钟鸣像是夜风划过学院的上空,整个学院笼罩在一层无色的薄膜之中,像是气泡似的把学院围得水泄不通。
  “校长,这是什么啊!”路明非盯着那个无色的气泡,“怎么像是个透明的大碗扣在了我们的学院上。”
  “炼金矩阵开启的象征,它会折射学院内散发的光芒,并且抵消一部分的热浪冲击,外面的人看不到里面的场景。”
  昂热走下钟楼,嘱咐路明非道:“你在这里等我一下。”
  路明非望着昂热消失在黑暗里的背影,有点紧张,这边风还挺大的,吹的路明非有点冷。
  他现在唯一能与之作伴的就是T恤上的这只小熊维尼。
  很快,昂热就从楼下走出,他的手里提了一只漆黑的大箱子,路明非抱着手臂在钟楼上瑟瑟发抖,昂热一把搂过路明非。
  “校长,你拎个工具箱上来干什么,我们可没时间修理钟楼啊!”
  “这不是工具箱。”
  昂热打开箱子的暗扣,里面存放的是一把崭新的雷明顿狙击枪,昂热又从一旁的暗槽里抠出了一枚泛着铜光的子弹。
  这枚子弹呈现出不同寻常的红色,像是在血水里浸泡过一般,弹壳上散发着阴冷的气息,仿佛是能狙杀林肯耶稣这种伟人的利器。
  “这子弹好诡异啊。”路明非盯着昂热手中的子弹说。
  “贤者之石。”
  “什么石?”
  “算了,和你说也说不懂,这是至高炼金术的产物,拥有杀死纯血龙类的炼金武器,需要装备在特殊的发射器,也就是你看到的这只雷明顿狙击枪里才能起作用。”
  昂热在手中把玩着这颗子弹,眼中充满热诚的目光,“贤者之石来历珍贵,是需要熔炼无数黄金才能获取的一种珍贵玩意,隶属于第五元素,弹头以纯粹的精神构造,只有它才能击毙龙王。”
  昂热将子弹装入了雷明顿的弹夹,打开保险,拉动枪栓,将大狙交给了路明非。
  “额...校长...你这是做什么!”
  路明非双手颤抖地捧着雷明顿狙击枪,沉重是一回事,路明非这辈子都没打过真枪,唯一玩过的还是小时候打的那种
弹的玩具枪。
  “狙杀康斯坦丁的任务,交给你了,他现在还是人形态,只要打中,剧毒的元素便会侵入康斯坦的体内,一击毙命!”昂热眼中泛光。
  “我从来都没打过靶子啊,现在还是一个移动的靶子,我听说狙击手还需要观察员,还要注意风速,注意空气湿度,我...”
  路明非从来都不觉得自己是个堪当大任的人。
  可现在昂热就像是刘备,半跪在他的面前,托路明非以屠龙大业,受任于败军之际,奉命于危难之间,心理素质完全达不到昂热期待的水平啊。
  “不用担心,我到时候会开启我的言灵,你在我的言灵范围内,一定能打到康斯坦丁的!”
  昂热拿起一只望远镜看了看,现在康斯坦丁已经到了奥丁广场的位置。
  “好了,准备好了,我们就动手!”昂热信心满满。
  路明非趴在地上,手哆嗦地放在扳机上,手心全湿了。
  “校长,这枪准吗,密位什么的都没问题吗?”
  “这枪不用调试的。”
  “我有点紧张,能不能上个厕所...”
  “打完再上!”
  昂热把蠢蠢欲动的路明非压下来,路明非嘴里默念着上帝太上老君观音菩萨之类的玩意,平常路明非都不信他们的,但在大考之前,路明非都要为他们竖个牌子拜一拜。
  临时抱佛脚也比不抱要好的多。
  “哥哥,你在跑什么啊!”康斯坦丁追在后面,像是幽灵一样凄厉地喊叫。
  “哥哥?”
  源稚女心头一愣,康斯坦丁已经喊了好几声哥哥了,源稚女一开始把注意力全放在了康斯坦丁的身上,也没注意到康斯坦丁嘴里喊了什么。
  刹然间的明悟让源稚女浑身的鸡皮疙瘩爆了起来。
  在前面狼狈奔跑的老唐,其实压根不是什么人类,而是失去记忆的青铜与火之龙王诺顿。
  源稚女停下了脚步,下意识地回头看,只见远处的鼓楼上狙击镜的镜片在月光下反光。
  那杆狙击枪是瞄准康斯坦丁的。
  “不要!!!”
  源稚女使出全身力气大声地呼喊,他挥舞着双臂,撕心裂肺地重复那两个字。
  “不要!不要!不要开枪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