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龙族之重生源稚女 >第24章千钧一发
  长江之下,曼斯挥动炼金武器,砍断了一只龙侍的爪子,龙侍忌惮地向后退了退。
  在他的身边,江水围绕着曼斯旋转流动,一个透明的水壳以他为中心迅速地向外扩散,逼迫着龙侍向后退缩。
  江水被强行排开,旋转起来的水像是一排排锋锐的利刃,龙侍一旦靠近这片领域,利刃便会切割它们的血肉。
  曼斯将氧气瓶的阀门打开,使氧气充斥这片真空的区域,而不至于让内外压强不平衡。
  他的眼瞳泛着流霞般的金色,在遭遇龙侍的第一时间,他变开启了言灵·无尘之地。
  言灵无尘之地,对一切有生命和没生命的物质下令,逼那些排斥的东西急速远离释放者,有很小的概率排斥失败。
  若是无尘之地强化到极致时,空气旋转构成的防御坚硬如铁,被最强的壁垒卷入的结果,是粉碎,相当于以释放者为中心构造了一场强劲的龙卷风。
  曼斯一步步地向青铜城的方向靠去,虽然有无尘之地的保护,但他丝毫没有放松警惕,那些丑陋的龙侍虎视眈眈,金色的竖瞳盯着曼斯像是饥饿的猛虎。
  它们在水下发出低沉的嘶吼,绝对不允许一个混血种人类靠近它们伟大君王休眠的青铜城。
  曼斯一手握枪,一手持刀,若有龙侍逾越半步,他便挥刀斩落,并驱使无尘之地的水刃切割逾越者的血肉。
  他每走一步,都会激起脚下的尘埃,尘埃会被言灵排开,如同朔风吹过平原,凛然肃杀,带着萧瑟之气。
  就这样曼斯一步步地蹭到了裂缝边,他回头注意到了脚下那漆黑的深渊,这已经是绝境了。
  在这样的情况下,如果跳下去,无尘之地可以帮助他排开水流,可是几十米的高度,他跳下去不死也会摔断腿而难以行动。
  到时候无尘之地的结界破除,龙侍会蜂拥而上,将他撕成血泥。
  这些龙侍显然也是有耐心的,知道曼斯的无尘之地不可能一直维持下去,他终有力竭的一刻,那时就是大快朵颐的时间。
  曼斯想了想,现在他有一个险招,可这样或许会拖累到摩尼亚赫号的人。
  可为了能带走龙王的卵,曼斯觉得这样的风险值得一试。
  “叶胜!”
  “导师,我在的。”
  听到曼斯的声音,叶胜急忙回复,“导师,你还好吗?”
  “情况不太妙,我这里在青铜城的上面,这里的水流湍急,我没法下去,周围都是龙侍。”曼斯说话间挥刀逼退一只蠢蠢欲动的龙侍。
  “导师,我派人过来支援你!”
  “不!叶胜,不要这么做,会徒增伤亡的,这些畜生在水里和鱼一样灵活,和他们近战交手基本是不可能打赢的。”
  曼斯摇摇头,又四面张望,警惕这些龙侍可能发动的突然袭击。
  “可是,导师你怎么办!”叶胜大吼,后舱现场的人都紧张地屏住呼吸。
  “听着,你们根据我给出的定位,放下潜水钟,我坐潜水钟下去,同时让所有人做好战备状态,你们也一定要防备那些龙侍来自水下的攻击。”
  “好!导师,我听你的!”叶胜放下话筒,酒德亚纪走上来,皱着眉头,“叶胜,教授这样做太冒险了,而且我们的船也有被袭击的可能!”
  “是啊叶胜,教授这个办法我也觉得不妥。”塞尔玛也赞同酒德亚纪的看法。
  “这是唯一的办法,我们没有选择。”叶胜看着大屏幕上的声呐波动,捏紧了拳头,“按照教授说的去做吧。”
  叶胜也知道这么做风险极大,如果龙侍偷袭船底,那他们甚至有沉船的可能,曼斯这么做几乎是孤注一掷,不成功全体摩尼亚赫号的成员都要葬身长江。
  大副掌舵,将摩尼亚赫号开到了青铜古城的上方,叶胜亲临现场,在船员的帮助下,将潜水钟沉入长江,巨大的潜水钟缓缓下沉。
  所有的龙侍都注意到了头顶飘下来的铁疙瘩,又是一阵低沉的嘶鸣。
  曼斯回回头,注意着潜水钟下沉的时机,跳下了深渊,强大的吸力将曼斯往下拽,曼斯抓住了潜水钟的舱门,潜水钟下沉的速度也在加快。
  龙侍们也无暇顾及上方的摩尼亚赫号,反而将所有的注意力投到即将靠近青铜城的曼斯身上,像是下饺子似的纷纷跳下深渊。
  曼斯抓住舱门,拧开气阀,舱门弹开,而曼斯被气压卷入了潜水钟。
  在卷进去的瞬间,龙侍来到了潜水钟旁,漆黑的爪子奋力地扒住舱门,想要拦下这个闭合的铁疙瘩。
  曼斯将炼金武器全力刺出,炼金武器扎在龙侍的血肉里,一块血肉冒起了青烟,龙侍疼的嘶鸣,缩回爪子,舱门终于闭合,而潜水钟也成功落下。
  曼斯喘着大气,总算是摆脱这些鬼东西了。
  铛铛铛...
  头顶传来了刀斧砍伐潜水钟的声音,曼斯抬头,额头上的皱纹拧在一起。
  “这些畜生!”
  龙侍当然不会对这个复合材料制成的铁疙瘩感兴趣,他们现在肯定是在切割潜水钟的缆绳。
  果不其然,几秒之后,潜水钟像是失重的石块,滚落深渊。
  位于潜水钟里的曼斯教授像是翻江倒海一般,被颠得两眼昏花,他现在的处境就像是锅上的菜,被来回颠锅捣的头晕目眩。
  在翻滚颠簸的过程中,曼斯教授的头盔被撞坏,失去了和摩尼亚赫号的联系。
  失去平衡的潜水钟撞在石壁,撞落无数的碎石尘埃,一路向下翻滚。
  随着潜水钟滚落深渊之底,它砸出了一个巨大的坑洞,爆出了无数的气泡,荡起江低的尘埃碎石,模糊的尘埃遮蔽住潜水钟的钢化窗,曼斯脱下头盔,恶心地呕吐出来。
  他苍老的眼睛虚弱地望着窗外荡漾的尘埃,浑浊的水体模糊的让人看不清任何东西,连探照灯的光芒在此时都显得可有可无。
  曼斯挣扎着在这个头尾颠倒的潜水钟里爬了几步,靠近玻璃窗的时候,一面凶恶狰狞的脸贴在了窗户上,一排獠牙配上那凸出的竖瞳,身上嶙峋的鳞片像是倒刺般锋利。
  曼斯没有退缩,反而和龙侍愤怒地对视,龙侍的爪子拍打潜水钟,无数的爪子都在潜水钟上抓挠。
  毛骨悚然的声音让曼斯觉得周围好像有人拿手指抓挠黑板,这样的声音在潜水钟内扩大了一百倍而且无处不在。
  这种精神污染令曼斯眼睛里爆出了无数的血丝。
  他闭上眼,捂着耳朵,告诉自己要冷静。
  等待浑浊的水体降尘,曼斯睁开眼,他看到了不远处那个吞吐江水的空腔。
  龙侍们都候在外面,他一旦出去就会被撕碎,在这种绝境之下,曼斯选择将炸药送到青铜城内,和这些畜生一起同归于尽。
  不过这样的话,他就非常对不起城内的源稚女和零了。
  如果青铜城一旦塌陷,他们也将永远地困在水下。
  昂热在执行任务之前就说过,最好能捕获龙王的卵,如果实在不行或者过于勉强,就摧毁它。
  现在曼斯决定执行后者。
  得不到,那就毁掉好了。
  “哈哈哈!畜生们,有胆子和我一起到青铜城里去啊!”
  曼斯打开气阀,将舱门放下,潜水钟内空腔的吸力将曼斯死死地定在里面。
  他爆发出混血种才有的爆发力,克制着来自背后的强大吸力,挣脱了枷锁,蹭出了潜水钟。
  他抱着炸药纵身一跃,跳入了青铜城打开的门,激涌的暗流和强大的水压将曼斯的意识淹没,他的头盔破损,水不断注入头盔内。
  他无暇顾及自身,只是死死地抱住炸药,任凭暗流撕扯他的身躯。
  他在水中和墙壁碰撞,身上的潜水服也破损泄压,又呛了水,肺部积水的情况岌岌可危。
  身后的龙侍也随着暗流一起冲了进来。
  这是一扇青铜门,向着左右前后不断延伸,仿佛没有尽头,若是抬头,除了落下的水滴,就是无止境的黑暗。
  源稚女仰望巨大的青铜门,他刚才随着空腔冲了进来,被冲到了一层台阶上,下面是被淹没的底层,脚下是不断升高的江水。
  江水已经涨到他膝盖的高度,他没有多少时间了。
  很快这里也要被淹没的。
  源稚女在青铜门前徘徊了几秒,门上的图案叫他十分费解,一张张青铜立体又凶恶的脸看上去像是守门的门神。
  源稚女将图片发给了诺玛,可惜这里的信号不好,到处都是金属,虽然头盔上显示有一格信号,但实际上压根就发不出也接受不到消息。
  “怎么开门呢...”源稚女冷静地分析,插着腰有些无奈,却无意间伸手摸到了一管红色的液体。
  “钥匙...”
  源稚女盯着这管红色液体嘀咕,这是叶胜下水前和源稚女交代的。
  一道闪电从源稚女的脑袋里划过。
  “难道是用这个开门!”
  源稚女向前几步,那些立体的龙面嘴里好像都能插什么东西进去,一双贪婪眼睛盯着源稚女,好像在看什么美食。
  源稚女伸手,那龙面却忽然动了,咬住源稚女的手,源稚女大惊地向后缩手,可这玩意咬的特别紧。
  他觉得自己是中了圈套,这个压根不是开门的办法,而是锁链,将他牢牢地困在这里。
  想到这里,源稚女愠怒,金色的瞳孔泛着光华,再一次嚅念八岐言灵,准备用拳头强行轰爆这个“锁链”。
  可不知道是龙面害怕了还是怎么的,看到源稚女举起拳头就松口了。
  源稚女手里的那管液体被脸给咬碎了,源稚女看到手指上鲜红的液体,心底疑惑,“难道是血?”
  哗...
  一道巨浪冲在了源稚女的身后,好像带来了什么东西,源稚女回头,只见一个衣衫褴褛的人被冲在了台阶上。
  他惊愕地上前,抬起那个人的头。
  “教...教授!!!”
  “额...快...快跑...”曼斯嘴唇动了动,用尽全部的气力从牙缝里挤出了几个字。
  源稚女疑惑地抬头,水里有动静。
  一群龙侍从水中探头,朝着源稚女游来,源稚女眯了眯眼,又听到曼斯怀中不同寻常的声音。
  好像是计时器...
  他拉开曼斯的手,只见他的怀里抱了一枚计时的炸药。
  源稚女惊得汗毛拔起,拎起炸药奋力将其甩到远处的水中,又不顾一切地向打开的青铜门内冲去。
  他解开背后的绳子,将零放在胸前,一个公主抱将她捧在怀里,疯狂地向青铜城里冲刺。
  源稚女有言灵不会被炸死,但零一定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