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龙族之重生源稚女 >第20章夔门行动
  校长办公室里传来了些许争执声。
  “校长,你在开玩笑吧,这是对行动的不尊重!”曼施坦因指指点点,陈辞激昂,昂热却喝着红茶,坐在他舒适的皮沙发上,似乎没把曼施坦因的话当一回事。
  “曼斯他们已经抵达了位置了,为什么还要暂停计划,去叫一个刚入学的新生参与行动!”曼施坦因气愤地质问昂热,昂热沏了一盏茶,推向了曼施坦因,“喝口茶冷静下。”
  曼施坦因看了一眼青釉茶杯里飘着的茶叶,又瞪着昂热,端起来狠狠地灌了一口。
  本以为是清凉的茶水,入口却胜似岩浆泥岩般炙热,一路直捣黄龙,火辣辣的感觉夹杂着些许茶香盈满了口腔。
  滚烫!
  他捂着嘴,伸着被烫红的舌头,疯狂地梭哈空气。
  “哈哈哈!我的好风纪委员,你看你就是这么不当心,真是个急性子。”昂热端茶杯抿了抿,悠闲道:“来自中国的武夷岩茶大红袍,香气馥郁,胜似兰花而深沉持久,滋味浓醇清活,生津回甘,虽浓饮而不见苦涩,好茶!”
  曼施坦因烫的的舌头说不了话,只得闭嘴,昂热雪白的眉毛扬了扬,好像是得逞了似的,曼施坦因这才明白他赐茶的原因。
  一旁的施耐德脸上插着管子,安静地盯着眼前的闹剧。
  他是源稚女的导师,未来会教源稚女在魔动力机械学方面的知识,包括等第评价。
  源稚女被选中参加夔门行动的事情,他其实也持保留态度。
  毕竟一个新生参与这样史无前例的行动,的确是鲁莽了一些。
  他还记得曾经的冰海行动也是一次针对龙族遗迹的水下作业,正因为那次行动的影响,他被极寒冻伤的皮肉,变成了现在这种半瘫痪要靠呼吸机才能活着的人。
  咚咚咚...
  门外响起了礼貌的敲门声。
  “进来!”昂热坐直了身体。
  源稚女从外面走进来,却看见了三个教授和一个校长,一时间变得拘束起来。
  古德里安教授热情地笑着,曼施坦因满脸愁苦,施耐德戴着呼吸机,昂热拍了拍自己身旁的沙发,“来吧,我亲爱的学生,坐这里好了。”
  “要不,我站着吧,坐着不太礼貌吧。”
  源稚女一个学生,如果和一群年老的教授坐在一起,这的确不太合适。
  “没事,这里都是自己人,大家都是志同道合的人,没必要分三六九等。”
  源稚女点头,也不矫情,坐在了昂热的身边。
  “稚女啊,3E考试觉得有信心吗?”昂热一只手拍着源稚女的背,另一只手给源稚女也倒上了一杯岩茶,放到源稚女的面前。
  “应该...还行吧...”
  源稚女端起昂热给的茶,这一次他举起茶杯,细细地品味了一番。
  岩茶入口,茶香瞬间溢满了唇齿,仿佛让人置身于雾海云间的高山之上,俯仰天空大地,怀抱群山。
  “还行?”昂热眼中露出了一些疑惑。
  “嗯...”
  源稚女喝着茶,故意躲避昂热的目光,昂热又拍拍源稚女的肩膀,“怎么能还行啊!像你这样的学生,按照我们的学院的规矩,给个S级还真的算是保守的了!”
  源稚女吹了吹茶的热气,将茶轻放到了桌上,微笑道:“校长您过奖了。”
  “自由一日自的表现我看在眼里,你是比恺撒和楚子航更加强大的混血种,你...与众不同!”
  昂热笑的迷离,而且后面那个四字成语明显是咬字很重,源稚女的心也跟着咯噔一下,他现在有点怀疑自己的身份是不是被很多人知道了。
  “是啊,我也非常看好你啊!”古德里安教授搓搓手,满脸慈祥和睦。
  “校长,您有什么话就直说吧,这样搞的我有点慌张呢!”
  源稚女摸着头,三个教授和一个校长,给源稚女的压力着实很大,而且昂热又有点谜语人的意思,源稚女生怕其中会生出变故。
  “你有什么好慌的,身正不怕影子斜,小伙子自信一点!”昂热又给到了源稚女鼓励,这一踩一捧的,让源稚女的心和竹篮打水似的,七上八下。
  “是这样的,自我介绍一下,我是你的导师施耐德,同时也是执行部部长。”
  源稚女看向那个脸上插满管子的人,眉眼微微睁大,这个人无论是样貌还是声音,都很难去形容他了。
  他的脸像是被完全被烧掉了似的,坑洼皱巴巴的,跟中国陕北的黄土高原一般千沟万壑,乍一见还真吓人,声音更是坏掉的手风琴,听的人浑身的鸡皮疙瘩都掉在地上。
  “导师,你的脸...”源稚女张嘴。
  “呵呵,都是往事了,别提了,能有一条命留着已经是上辈子积德了。”施耐德摆摆手。
  昂热叹气,“施耐德部长是我们秘党的英雄,他的脸和气管都在对抗龙族的时候被毁掉了,秘党每年因为对抗龙族,都有不小的损失。”
  昂热声情并茂,抬起头,好像眼里有泪水,“曾经不少的伙伴都离我们而去了,现在你能看到的,都只是还活着和还没有踏入屠龙战场的人。”
  “那些人都是英雄,他们将生命都奉献给了世界,如果没有那些秘党成员,恐怕世界会大乱一场,有些人的死去,犹如山崩。”昂热摇头嗟叹。
  源稚女努着嘴,昂热表现出的哀伤情绪的确不是装出来的,看得出来他是个将生命都投入到屠龙大业的人,是个纯粹的屠龙者。
  “我们不希望再失去伙伴了。”昂热重重地拍在源稚女的肩膀上。
  “校长,有什么我能效劳的地方吗?”
  源稚女的情商很高,昂热的意思他明白。
  当然,他也没什么悔恨和感到不公平,毕竟当初在给卡塞尔学院投简历的时候,源稚女就说过他的能力超群,是一把屠龙的利剑。
  显然,现在昂热是想试试看剑刃到底锋不锋利了。
  “稚女呀,是这样的,我们在三峡那一带发现了龙族遗迹,遗迹极有可能是四大君王之一的青铜与火之龙王的王宫,现在我们执行部已经派出专员抵达了那里。”
  “教授的意思是,那边的人手不够?”源稚女猜测。
  “不,要换人,他们不行!”昂热直言不讳。
  曼施坦因翘着舌头,被烫的上颚火辣辣的,嘴里含糊道:“曼斯如果听到了,恐怕会生气吧!”
  “他听不到的,这次我们将面对的是龙族的四大君王,高贵的初代种,再多的准备都是应当的。”昂热说。
  曼施坦因无话可讲,也懒得说话,既然他们都这么想,他无意义的抗争也完全不必要了。
  “明白了,我会完成校长您交代的任务的。”源稚女点点头。
  “青铜与火之龙王性情残暴,恐怕是相当棘手的存在,据说当初白帝城就是它发动了灭世级言灵烛龙而毁,稚女你要小心啊!”昂热提醒道。
  “没问题的,只要是校长交代的,稚女定不辱命!”源稚女自信地站起来。
  施耐德点点头,欣慰道:“秘党的未来,有你们这样的青年才俊,或许我在有生之年,还能看到人类终结龙族的统治啊!”
  “这样吧,稚女,保险起见,你再选一个你信赖的人一起参加这次行动。”昂热提议道。
  “不必了,我一个人就可以。”
  “不行,英雄主义从来都不是我们学院倡导的,万一在水下遭遇不测,没有个同伴,后果不堪设想,我们不能失去你。”昂热果断地反对,卡塞尔学院的任务都分专员和协助下属,没了下属,专员就是个光杆司令。
  “不能失去我...”源稚女忽然被人重视了,心中还有点感动。
  “对,秘党不会抛下任何一个成员,只要你加入了秘党,那秘党就是你永远的保护伞。”昂热也站起来,“诺玛的超级计算机系统和学院所有人都会配合你的行动。”
  “明白了,我想,我的心中大概有答案了。”
  源稚女想到了一个人作为他的搭档。
  “我们什么时候动身?”源稚女问。
  “就现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