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龙族之重生源稚女 >第18章我们都是黑夜的孩子


    正如路明非所见到的,零坐在这里,她就是坐在这里吃饭,并且丝毫没有对之前考场发生的事情而感到羞涩。
    为此,路明非在底下戳了错源稚女的大腿,源稚女将一只耳朵偏过去,路明非凑上来小声道:“你是不是认识她?”
    源稚女点点头,“她叫零,我们有过一面之缘。”
    “那看来是一见钟情了。”
    路明非看着那个俄罗斯女孩点点头,不过像是源稚女这样的人,有女生追求的话到也是很正常。
    可面前这个女孩是搞什么东西,坐在源稚女的面前,难道只是为了吃顿饭那么简单,什么都不说?
    零的冰瞳微微抬起,大家就隔了一张桌子,两人窃窃私语,搞的好像零听不见似的。
    路明非心中泛起了嘀咕,既然是追求,那自然是要主动一点,可面前的这个女孩搞什么鬼,坐在源稚女的面前,难道还等源稚女过来主动表白?
    虽然女孩子应该矜持一些,但现在情况不同呀。
    “她是不是没搞清楚状况?”路明非压低了声音。
    源稚女摇摇头,他也不清楚这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路明非清了清喉咙,鼓起勇气,大胆道:“这位美丽的小姐,你是不是对我人见人爱的舍友有什么非分之想?”
    源稚女差点栽死在桌上,路明非这话问出来就彻底没了水平了。
    对方要是同意了路明非的话那才是见了鬼好吧!
    零抬起头,盯着路明非,又将目光转到了源稚女的脸上,场面安静了下来。
    “快说,你到底有什么企图!”零的沉默纵容了路明非的行为,以为女孩是害怕了,不敢对质。
    面对路明非的质问,零安静地喝了一口放在桌上的凉茶,擦擦嘴,完全是一副不理他的模样。
    “你之前为什么要乘人之危!”
    路明非摆出一副审讯犯人的姿态,零不着感情的眼眸露出了些许疑惑,她什么时候侵犯源稚女了?
    “我没有。”零声音清冷道。
    “这里可是坐着受害人和目击者,你...”
    “路明非,帮去把学生证拿回来吧,我忘在考场了。”
    源稚女打断路明非的话,他在这里只会把事情搞的越来越麻烦。
    “我...好吧,那你小心一点,可千万别落入圈套啊!”
    路明非像是大妈似的喋喋不休,源稚女无奈地笑着点头。
    什么时候路明非成了他的情感咨询顾问了?
    见路明非走远了,源稚女脸上的笑容逐渐放了下去,“现在可以开始我们的...交谈了?”
    “可以。”
    “你在考场上念的言灵,是黑王还是白王的?”源稚女先抛出了第一个问题。
    零坐在对面,不假思索道:“能控制精神的,只有白王吧。”
    “会用白王的言灵,你不简单啊!”源稚女笑的意味深长。
    难道零和自己一样,都是白王血裔吗?
    “你也一样。”零淡淡地回应。
    源稚女心中有了些许波动,一双眉毛微微蹙起,“你知道些什么?”
    “关于你的一切。”零继续没有感情地回答。
    源稚女盯着零,零也看着源稚女,两人注视了很久,都没有回避对方的目光。
    “你...这样做很危险!”
    源稚**冷地注视着前面的女孩,女孩像是极北万年的冰霜,面无表情,好像永远不会害怕,不会欢笑。
    到目前为止,知道源稚女还活在世上的有且只有两个,一个是樱井小暮,另一个人还是源稚女必须杀死的王将。
    现在又凭空地多处第三个人,源稚女在敌友不清的情况下,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这件事情,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你想杀我?”零拆穿了源稚女心底的想法。
    源稚女稍微沉默了一番,点点头。
    “不过在我杀你之前,我还想知道你的一些事情。”
    “请随意。”
    “你的身份!”源稚女盯死了零,试图传递些压力到零的头上。
    “我叫零,当然...你也可以叫我雷娜塔。”
    零冰蓝色的眸光闪烁,她将自己全部的底细都说了出来,源稚女深吸一口气,战术后仰,靠在了凳子上。
    “你在玩我吗?”源稚女笑出了声。
    “没有。”
    “呵呵,你知道雷娜塔如果按照现在的年龄来算,应该是多少岁了吗?”源稚女伸出了三个手指头,“三十岁!三十岁还不够雷娜塔长大的吗?”
    “源君一定要靠外表来评判人的年岁吗,想不到您也是如此肤浅之人。”零不慌不忙地回应。
    源稚女挥挥手,扶着额头,又摸了摸脸,“让我稍微冷静一下。”
    先是之前在操场上的邂逅,然后在3e考试的现场,零对源稚女使用了白王系的精神言灵,让他产生了灵视,后又在他的灵视中出现,扮演了一个逃出黑天鹅港女孩的身份。
    现在她坐在源稚女的面前,称自己就是二十多年前的雷娜塔。
    源稚女不相信巧合,也不相信什么缘分,这背后有一双巨大的黑手在操控源稚女的行动,甚至左右他的未来。
    这对于源稚女来说,绝对是一件非常恐怖的事情。
    他脱离日本,离开王将是为了什么?
    就是为了自由,是为了自己不当荧幕前和丝线上的木偶傀儡。
    他要做回自己,而不是别人的某个棋子。
    现在,却又有一个不知名的人躲藏在源稚女看不到的黑暗中,再一次拨动源稚女命运的丝线。
    从一个牢笼逃出到另一个圈套,这不一样是在原地踏步吗!
    “你对我知道多少?”源稚女再问一遍。
    “全部。”
    “我不信!”源稚女双手撑着桌子。
    “你是黑天鹅港中培育出来的胚胎,被赫尔佐格带离黑天鹅港,后去到日本,你在日本有一个叫源...”
    “够了!”
    源稚女握紧了拳头,咆哮的声音震的头顶的水晶灯微微颤动,引得整个餐厅的人都放下刀叉,往他们这个方向看来。
    大家都被这不明所以的一声叱咤给吓到了。
    零却若无其事地坐在原处,众人的目光也丝毫没有给到她任何的压力和不适。
    她拿起桌上的凉茶喝了一口。
    “够了...不要再说了...”
    源稚女捂着头,声音低了下去。
    他现在的情绪非常复杂,即愤怒,又害怕,感叹着自己的无能为力,嗟叹他的弱小。
    哪怕是他再怎么努力,都逃不出命运的桎梏。
    “呵呵,难道...我生来就是被操控的木偶吗...”
    他自嘲地笑了一声,笑声中包含了多少的无奈和心酸。
    坐在对面的零心底微微有些触动,眼前的那个青年表现的不再那么强硬和冷酷,反而像是招式用尽之后,现出疲软之态的小孩子。
    可别的孩子都有母亲朋友的安慰,他的身边没有任何人可以给与到他帮助。
    这种绝望的感觉,好像让零回到了那个燃烧的圣诞夜。
    那个夜晚是极夜,对于一朵极北圈的小花来说,那个夜是永远不会天亮的。
    她能体会到源稚女的绝望和无奈。
    “我们都是黑夜的孩子,是黑天鹅港存在于世的幽灵,我们活着的目的就是为了让自己活得更好一些,所以我们会选择用尽一切手段来武装自己,保护自己。”零说。
    源稚女抬起头,不赞同零的说法,“我的目标是杀死赫尔佐格,挽救我的哥哥,为此我可以付出一切代价!”
    “你会很累,道阻且长。”
    “但无悔!”
    零在源稚女的目光中看到了灼灼的坚定之色,恐怕她改变不了源稚女的心意。
    “好,如果你一定要这么做的话,我帮你。”零说。
    “你为什么帮我,你可以活的更轻松,像你说的那样。”源稚女不理解零的想法。
    “因为我在你的眼底看到了强烈的愿望,这是你给我的理由。”
    零将源稚女之前说的原话还给源稚女,源稚女惊愕地张嘴。
    “没有谁能欺负我们!”零的眸子闪着坚毅的光芒。
    源稚女合上眼睛,垂下头颅,他动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