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龙族之重生源稚女 >第17章雷娜塔与零


  源稚女模糊地睁开眼,那些刺骨的寒冷和刀子般的暴风雪已经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投射在面前桌上的明媚阳光。
  他抬起头,迷茫地看了看周围,教室里乱糟糟的,黑板歪七扭八地掉下,上面被人涂鸦过,画着汤姆和杰瑞的击剑图案。
  板凳桌子凌乱地倒在教室里,被揉烂的纸团被丢的到处都是,地面潮湿的像是洒水车路过似的。
  “怎么回事...”
  源稚女摸了摸额头,他只记得坐在前面的零对着他念了一句言灵,然后天地就开始旋转,他陷入了精神幻境之中。
  可是那些幻境让源稚女觉得特别真实,就像是...
  亲身经历过一般。
  幻境中的雷娜塔是否得救了?
  还有那个莫名其妙的小孩又是谁?
  这些事情萦绕在源稚女的心头,实在是有些搞不清楚。
  他低头看了看自己的A4纸,纸上已经画满了抽象的图案,和芬格尔给的答案所差无几。
  “奇怪了,这些是在我陷入幻境的时候画的?”
  源稚女抓了抓头发,难道那些环境就是源稚女所经历的灵视吗?
  可这些灵视未免也太奇怪了,仿佛是穿越了一般。
  不过他也管不了这么多了,现场的考生已经走的差不多,源稚女回头,只见路明非还趴在桌子上,呼呼大睡,口水已经打湿了他的A4纸。
  “路明非,醒醒!”
  源稚女摇了摇路明非的肩膀,路明非挥手拍开源稚女的手臂,嘴里含糊不清地念叨,“别弄我,路鸣泽...我再睡会...”
  路明非翻了个身,从课桌滚到了地上,疼痛感让路明非很快就清醒过来,懵逼地从地上爬起,和源稚女刚刚苏醒的时候一样,他盯着混乱的现场,默默地发呆出神。
  “发生什么了?”路明非拧着眉头问源稚女。
  “这不是应该我问你吗?”
  源稚女先昏迷进入幻境的呀,后来发生的事情他一概不知。
  路明非抬头,沉吟一会,忽然握拳拍手,瞪着眼睛,“我想起来了,有人趁你虚弱的时候占你便宜,我们不能受这个气!”
  源稚女叹气,“那我昏迷之后,她做什么了?”
  路明非抓抓脸,使劲地回忆,在源稚女昏迷之后,他脑袋也不太清醒,打了个盹,梦见自己回到婶婶家里,到处被使唤嫌弃。
  他还获得了一部手机,手机里面存了一个人的通讯,通讯的头像是一个小黄鸭,两人似乎很聊得来,每天都聊到很晚。
  对方的心思很单纯,一开始路明非根本不相信世界上有这么傻的人,一口一个骗子,还说什么“骗子死全家”之类难听的话。
  直到对方问了一句“骗子是什么东西”,路明非就彻底服气了。
  通过聊天,路明非还得知对方是个女孩子,而且打的还是日语,路明非要不是盗版日漫看的多,还真不知道对方说什么。
  路明非不过也没投入太多的感情,因为网上的东西,真真假假的太多了,万一自己投入了感情,结果远在太平洋对岸的是个对着屏幕傻笑聊骚的抠脚大汉,那路明非能当场吐出来。
  毕竟这种事情路明非也不是没干过,比如他的堂弟路鸣泽,路明非曾经就伪装成一个女号,取名为“夕阳的刻痕”,天天戏弄路鸣泽,骗小胖子的感情。
  一想到路鸣泽被骗,又沉迷其中还要死要活的模样,路明非就觉得非常有意思。
  他深信网恋什么的都是假的,哪怕是视频和照片也绝对不能相信!
  醒来之后,路明非也没觉得有什么遗憾的地方,毕竟只是聊天而已,虽然对方的话题总是很萌很幼稚,说想看看外面的世界,但路明非坚信,这个网恋是虚假的。
  有句歌怎么唱来着。
  大声喊出我爱你
  时刻把你放心底
  不管网络的虚拟
  等着你
  点击鼠标的情意
  传达爱你的蜜语
  在心里从此永远有个你
  咳咳...
  路明非觉得,这个世界上根本就没有那种单纯的萌妹,茶艺大师到是有不少。
  源稚女盯着路明非,路明非的表情变化很快,好像在做复杂的心理斗争,但就是没回答他的问题。
  “你放心好了,就算是她把我按在地上强暴了,我也不会感到惊讶和难过的。”源稚女还以为路明非是知道了不肯说,想要故意隐瞒。
  “额...如果真的是这样,那...那还挺爽的...”
  路明非很羡慕,那个女孩看上去就和洋娃娃一样漂亮,虽然不是路明非喜欢的那种萌妹,但也算是质量非常高的冰雪女神了。
  路明非喜欢的是那种御姐美少女,像是陈雯雯和诺诺那种类型的,苏晓樯和冰妹子并不长在路明非的XP上。
  源稚女的额头滚落了几条黑线,估计从路明非的嘴里要不到什么有用的信息,源稚女放弃了。
  教室的门被人推动,诺诺撩着红色的头发走进来,插着腰,大声地呵斥道:“你们两个!睡醒了就开始聊天啦,考试你们还交不交卷了,真是佩服你们!”
  “交...当然要交啦!”
  路明非拾起桌上的A4纸,满脸笑容地走到诺诺的面前,对那个红发小巫女点头哈腰。
  诺诺哼了哼,见路明非的纸上还残留了口水,嫌弃地从他的手中抽出纸。
  源稚女主动地将A4纸带给了诺诺,两人离开考场。
  午餐的时间,源稚女和路明非坐在食堂里,食堂里人多的像是沙丁鱼罐头。
  两人坐在水晶吊灯下,这座餐厅像是骑士时代的圣堂,穹顶的中央挂着巨大的树形吊灯,每片叶子都是晶莹的小灯,花岗岩的墙壁上挂着欢迎新生的横幅。
  身着卡塞尔学院墨绿色校服的学生们围坐在桌子旁,源稚女讲着他灵视中的经历。
  路明非全程对着桌上的牛排大快朵颐,源稚女讲他的灵视讲了很多,甚至是真情流露,可路明非低着头,完全没有听源稚女的话。
  “你觉得那个女孩最后怎样了?”
  “啊!哪个女孩?”路明非抬起了头,满嘴酱汁,源稚女扶额,干脆不和路明非多费口舌,而路明非却说,“你这个灵视总比我那个好吧,我那个是真的无厘头,像是网恋被骗的感觉。”
  源稚女耸耸肩,网恋这种东西,他也没试过。
  “如果现实中真的有这样的女孩,我就是隔山海也要把她追到手好吧!”
  路明非举起手中的银色刀叉发誓,像是古代的英俊年轻的骑士在出征前起剑对公主发誓一般无比虔诚,虽然最后的结果大多数都是骑士战死沙场,公主站在城堡上望穿秋水,默默流泪。
  源稚女想了想,如果光说单纯的话,好像他还真认识一个。
  只不过,怎么想都不会把两人扯在一起吧,毕竟现在路明非才刚入学,还没去日本,绘梨衣整天被关在源氏重工里,压根就接触不到外面的世界,手机这种东西更不会有的。
  “请问,我能坐在这里吗?”清冷的声音再次传来。
  两人同时抬头,零端着餐盘站在两人的面前。
  “是.是..是...你!”路明非抬起一根手指,说话都变得哆嗦。
  “周围都坐满了人,我没地方可以坐了。”
  零征着求两人的意见,源稚女没做声,盯着零看一会,出了神,零冰冷的脸颊怎么看都不像是那个可怜的女孩,但零和雷娜塔又出奇的像。
  路明非的肘子捅捅源稚女,小声道:“别看了,再看的话人家都要走了!”
  “哦!当然可以。”
  源稚女点头同意,零落坐在两人的对面,她的午饭只吃一些粥饭,吃的很少,和路明非这样大荤大素的反差很大。
  零坐在这里,源稚女已经完全没兴趣吃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