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龙族之重生源稚女 >第16章极北飘摇的罂粟花


  源稚女半赤裸着身子走出炮火的余烬,机炮爆裂的钢珠弹片足以将他的身体撕碎,可在言灵八岐的加持下,那具完美的身体拥有无可匹敌的治愈力。
  光靠这些普通的物理弹片无法真正地杀死源稚女。
  “呵呵...就这?”
  源稚女擦了擦脸上的血,望着即将俯冲而来,继续轰炸的苏27战机,发出了不屑的狂笑。
  白鹳机师盯紧了前方诡异的怪物,他绝对不会害怕源稚女,因为苏维埃的钢铁洪流会把一切牛鬼蛇神碾为尘埃,苏维埃的铁拳是无敌的。
  蜂巢导弹挂出,六枚导弹齐射而下,仿佛是六枚划破天际的流星,拖曳着闪亮的尾焰,撞向了源稚女所在的区域。
  爆炸的火光产生了无与伦比的高温高热,金属火焰风暴卷裂撕碎了范围内所有可能存在的物体,无论是生物还是钢铁,都将在导弹的轰炸中化为碎末。
  所谓射程即正义,强硬的军事手段永远比软弱的话语有用的多,这是苏联一贯的作风。
  女孩呆呆地望着远处的火海,张着小嘴,眼眸颤抖,一旁的阿加塔抖落身上的白雪,朝着火海狂吠不止。
  “阿加塔,不要出去呀,危险!”
  女孩想把自己的狗狗拉回来,可阿加塔朝着火海那边冲去,女孩从雪中起身,追在阿加塔的身后。
  “哈哈!他活不了的!”
  白鹳的驾驶员兴奋地呼喊,任何敌人都逃不过苏维埃炮火的制裁,无论是在无人的区域还是繁华的莫斯哥,只要是苏维埃的地盘,就绝对容不下敌人的存在,炮火即真理。
  阿加塔跑到了被轰炸过的废墟旁,疯狂地吠叫,地上残余的炮火碎片已然象征着被撕碎的源稚女,凄凉单调地散发它最后的光芒。
  “那边还有一个!不要留手!”
  女孩在奔跑的过程中被战斗机编队捕获位置,僚机填装机枪,疯狂地扫射地上的女孩和狗。
  被击中的雪橇犬炸出了一朵朵骇人的血花,成了一滩冒着热气的烂肉,女孩在枪林弹雨的火线之间蜷缩着身躯。
  子弹扫过的地方爆起了一人高的雪尘,阿加塔跑远,朝着头顶的划过战斗机龇牙咧嘴,大声地狂叫。
  “阿加塔,快跑啊!”
  女孩蜷缩着哭泣,那只笨笨的雪橇犬还守在她的身边,其他的狗狗都已经跑散了。
  “不要留情,我们的任务就是杀死这里所有的东西!”中队长下达了死命令。
  一架架战机在女孩的头顶盘旋扫射,阿加塔疯狂地奔跑吸引火力,为女孩争取一些时间,女孩把身体埋在了雪地里隐蔽。
  她的防寒服和漂亮的衣裙被子弹划破,寒意像是潮水般地钻入她的身躯,又冷又饿,疲惫感不断地涌上她的大脑。
  她好想待在温暖的屋子里,躺在舒服的大床上,一旁烤着温暖的火炉,火炉里面的燃烧的硬木噼里啪啦,外面的暴风雪与她毫无关系。
  可这终究只是想象,她被冻的全身哆嗦,身体的热量都被冰雪吸走,很快就要冻死在这里了。
  因为冰冷封闭了她的痛觉,那些子弹划破身体的时候,她也完全感受不到。
  鲜血染红一片白雪,她像是开在极北的罂粟花,渴望远方温暖的春天。
  战机追逐着那个顽强的雪橇犬,子弹落下的速度仿佛永远赶不上它奔跑的脚步。
  “别让它跑了,换导弹轰炸,这里连一丝狗毛都不能剩下!”
  中队长见目标太小,无法被击中,切换回对付源稚女的导弹。
  正当他要按下发射按钮的时候,空气中一缕杀气从不知名的角落中飘来,仿佛一枚利剑,命中中队长的发黑的印堂。
  “怎么回事!”
  中队长试着按下发射键,可发射键像是坏掉了似的,根本不起作用。
  他打开无线电,可收到的全部都是滋滋滋的电流声,感到奇怪的中队长调整无线电的频道,不知不觉战机飞远了。
  当他盘旋回过头的时候,他看到了黑天鹅港变成了巨大的火焰巨人,挥舞着一柄燃烧的大剑,那些中队的战机们拼命地朝着火巨人射击。
  火巨人挥舞的大剑劈碎了战机,又从口中喷出火焰,将战机上弹射出来的驾驶员连人带伞烧成了灰烬。
  “老天,那是什么...”
  中队长从来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有妖魔鬼怪,可这个突然出现的火巨人是什么东西?
  他此刻犹豫着要不要前去支援那些血战的队友,可他的无线电已经中断了,无法和队友采取联络,贸然进攻恐怕也只是落得个机毁人亡的下场。
  “不行,必须把这件事情告诉军部!”
  中队长心生怯意,开着战机不顾身后的队友,向着远方的暴风雪冲去。
  在极端恶劣的条件下,战机的视线极差,天空暗沉沉的,暴血飘飞,电闪雷鸣,数百条蜿蜒盘曲的闪电仿佛天神落下的惩戒之剑,能把天空给劈碎掉。
  远处的云层忽然扰动,风云变幻之刻,巨大的古龙从云层中钻出,扑动垂天之云般的龙翼,古龙张开血盆大口,咬向了苏27战机。
  中队长的眼中布满了血丝,眼白血红,迅速拉伸飞机,然而古龙撞毁了这架逃离的苏27战机。
  在战机破碎的那一刻,中队长仿佛能感受到自己生命已经走到了尽头,他只是觉得疲劳,浑身都意外的舒畅,只想安稳地睡上一觉。
  ……
  源稚女血痕累累地走出废墟,骇人的血口流血不止,森然露骨,浑身上下只剩一条遮羞布还勉强挂在裆部摇摇欲坠。
  那些战机坠毁在了黑天鹅港,炸出了熊熊的火焰。
  源稚女的言灵梦貘起作用了,可以将人拉入精神的世界中,在那个独特的世界里,只要人被杀死了,且被杀的人相信自己已死,那现实之中他便真的死亡了。
  源稚女曾被王将操控,用这种力量杀死了源稚生,这是一种极其恶毒的言灵,但源稚女并不这么觉得。
  言灵只是手段,手段永远不会恶毒,恶毒的是人心。
  阿加塔跑到源稚女的身边叫了两声,转头就向着反方向狂奔而去。
  源稚女舔了舔唇角的鲜血,八岐言灵的效果还在继续治愈着源稚女的身体,他很快就会好起来的。
  沿着地上的爪印,源稚女拖着沉重的身子,喘着大气跟在了阿加塔的后面。
  暴风雪越来越大了,天气也越来越冷,北极最冷的夜晚要来临了。
  阿加塔在一处雪堆上疯狂地扒动着爪子,源稚女也走了过来,用沾血的手挖雪。
  血融化了雪,炙热的鲜红滴落在雪堆上,似染红的花瓣。
  源稚女挖出了雪地里被冻僵的女孩。
  他将女孩抱在胸口,用自己的体温温暖被冻僵的女孩,阿加塔坐在源稚女的身旁,摇着尾巴吠叫,试图让女孩苏醒。
  源稚女摸了摸女孩的脸,她那漂亮的脸蛋被子弹划破了,血渍斑驳,好在西伯利亚是天然的冰库,血液被及时的止住了。
  女孩在温暖的怀中中苏醒,她察觉到了脸部火辣辣的感觉,用手摸了摸,全部都是粘稠的血,忍不住哭起了鼻子。
  她还没来得及用这张脸让一位男孩眸中荡漾星光,就被子弹无情地打坏了。
  源稚女抱起女孩,温柔地摸摸她的头,“你叫什么名字?”
  “雷娜塔...”
  “我是源稚女,很高兴认识你,不用担心,我会把你从这个人间地狱中带走,你的未来将是明媚的春天。”
  “我...我有点...撑不住了...”
  雷娜塔觉得自己等不到源稚女所说的那个春天,她这朵生长在黑天鹅港的小花就要在暴风雪中凋零。
  “可不要睡着呀,你想象远方有糖果,有火炉,有那么多好看的衣服呢!”
  “可这些...都是别人家的...”雷娜塔轻声道。
  “别人家的?谁说的,如果是别人的,那我就帮你抢过来,这不就变成我们的了?”源稚女向着远方伸手把握。
  听了源稚女的话,雷娜塔安心了几分,对未来反而是有些期待了,可她的眼皮子太沉了,实在是撑不住了。
  “谢谢你...”暴风雪模糊了视线,雷娜塔的声音弱下去。
  源稚女走在暴风雪中,她说的话只是安慰女孩的,因为他压根就在毫无目的,且方向不明地走。
  他们走不出这个西伯利亚,也走不出暴风雪的。
  不知走了多久,源稚女遇到了一个小男孩,男孩走到源稚女的面前,笑了笑,“感谢你把她带出来,不过接下来交给我吧。”
  “凭什么?”源稚女不愿。
  “凭我能让她活下去,也能让你走出这里。”男孩笑眯眯的。
  “你是谁?”源稚女向后退一步,警惕地盯着这个男孩。
  “不用管我是谁,你只需要知道,我能让你和她都活下去,如果有机会,我们还会见面的。”男孩向源稚女伸手。
  源稚女冷笑一声,“你太把自己当回事了。”
  “这句话同样送给你,风间琉璃。”小男孩脸上带着和煦的笑意,却让源稚女的心底冻上了寒冰。
  “你到底是谁!”源稚女出手,可画面忽然就模糊了。
  源稚女的意识消沉,像是坠入了无尽的深渊,他在黑暗的世界中闭上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