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龙族之重生源稚女 >第15章黑天鹅港回忆录


  白雪皑皑,寒气从四面八方袭来,无孔不入地钻入身体的每一处细胞,冷飕飕的风更像是冰冷的刀子划在脸上。
  源稚女抓了一把雪,扶着沉重的额头,缓缓坐起来,只觉得现在他的头大概有榴莲那么大,脖子仿佛已经支撑不住那颗头颅了。
  睁开眼,映入眼帘的不光光是厚实的积雪,还有不远处那一座燃烧的港口。
  只是暴风雪遮蔽住了部分的火光,源稚女只能朦胧地看到远处的熊熊烈火。
  “这是...黑天鹅港...”
  源稚女没有见过黑天鹅港,因为那个时候他还只是试管婴儿,但他知道黑天鹅港,也知道那一场大火,他最想杀死的魔鬼就是来自这个地狱般的地方。
  源稚女站起来,他身上没有保暖的衣服,冰雪在他的脸上冻出了冰渣,体内的温度在急速流失。
  在暴风雪中,他几乎寸步难行,冻僵的身体逐渐化为冰雕。
  虽然不知道是如何来到这个地方的,但如果再不采取措施的话,他会被冻死。
  “言灵·八岐!”
  源稚女眼眸泛起流霞般的金色光芒,他开启白王血裔的言灵八岐,这是他独有的言灵,能让使用者拥有近乎变态般的力量和永生的能力。
  “小小冰雪,岂能挡我!”
  此时的源稚女不应该称之为源稚女,或许用风间琉璃来称呼他更为贴切。
  源稚女的内心是敏感脆弱的,甚至带着些许的卑微,而风间琉璃的人格却是源稚女另一种极端体现,自信妖娆,风华绝代,风间琉璃可以轻易做到源稚女做不到的事情。
  这种魔鬼的人格是源稚女的保护伞,也是他最强大的武器。
  他震落身上的冰雪,一双妖艳的金色眼瞳泛着无可抵挡神采,在刀子般的冰风中。
  在极寒干燥的雪原里,源稚女却闲庭信步,不慌不忙地朝着燃烧的黑天鹅港出发。
  轰轰轰...
  冰封的雪原在震颤,港口在爆炸,像是怒吼的野兽,吞噬着港口内的所有生命,冲天的火焰袭来热浪,驱散了一些寒冷,源稚女眯了眯眼,继续向前靠近。
  当靠近港口约莫两百米的时候,源稚女停下了脚步,前面的区域已经被火焰吞噬了,那些烧红的钢铁,燃气管道中喷射出几十米长的火舌,还有不断崩塌的建筑。
  一切的一切都在阻碍他的脚步。
  厉啸的风雪之中,源稚女闭上眼,倾听那些在港口大火中被吞噬的生命,那些载歌载舞,那些奢靡的行为和音乐,都将在风雪的记忆中凋零而散。
  那些丧生大火的人,没有痛苦,没有哀嚎,居然是欢笑的,高歌的,他们致死都沉迷在了那美好幻梦的圣诞夜,仿佛金色大厅就是舞台,周围的火焰只是闪亮的灯光罢了。
  源稚女睁开眼,燃烧的庞然大物就在眼前,压抑的火焰塌陷而落,烧化的钢铁像是火球般不断落下。
  “真是讽刺呢。”源稚女笑了笑。
  对于那些生命,源稚女并不怀揣同情,甚至隔岸观火般地坐在了原地,望着那些火焰蔓延燃烧,仿佛在欣赏一出精彩的戏剧表演。
  火光照亮了源稚女绝美的脸颊,黑天鹅在死亡,而源稚女却巧妙地被人带出了这里。
  他庆幸又嗟叹,“如果当初我们也死在这场大火中,那该有多好呀。”
  源稚女这样想着,至少这样就不会和源稚生有那么多的猜忌和隔阂,三兄妹永远都是最亲的血缘羁绊。
  火焰还在燃烧,高温取代了极寒,源稚女准备离开,动身去寻找赫尔佐格的身影。
  可刚转过身,后面响起了清脆的铃铛声。
  几条雪橇犬从火焰之中飞驰而出,它们被烧的毛发尽毁,浑身上下都是灼烧的伤口,那些狗狗像是雪原的精灵,嗅到了出口的方向,朝着源稚女奔来。
  源稚女微微惊愕,那雪橇犬还带着一个女孩,女孩伤痕累累,身上穿着漂亮的礼服,手里还拿着一个佐罗玩偶。
  雪橇犬在靠近源稚女的时候停了下来,领头的雪橇犬已经被烧的奄奄一息,它拼尽了最后的气力带领着团队把女孩从火焰中带了出来。
  “真是意外,居然还有人在这场大火中能保持清醒。”
  源稚女盯着女孩的脸,女孩看上去有点面熟,这不由地让源稚女想到了零。
  可黑天鹅港早在上世纪苏联解体前就被烧掉了,女孩就算能活着出来,那至少也三十岁左右了吧。
  “你...你是...”
  女孩对源稚女的出现非常意外,害怕的全身哆嗦,这是博士留下来补枪的人吗?
  她本以为逃离了炼狱,可没想到炼狱的门口,等待她的会是一只等待漏网之鱼的魔鬼。
  “你叫什么名字?”
  源稚女走过去,来到女孩的身边,伸出一只手,抚摸女孩漂亮的脸蛋,虽然脸上有些小小的雀斑,可瑕不掩瑜,长大以后依然会是个美人。
  女孩回避源稚女,他想要与零号会合,可零号到现在都没有出现,不知道是哪里出了问题。
  “你不用怕,我会带你出去的。”源稚女看出了女孩的担忧。
  女孩摇摇头,她谁也不会信任的,除了零号以外。
  源稚女俯身抚摸那些被烧的“呜呜”呻吟的雪橇犬,“那你告诉我,这个小宝贝叫什么名字总行吧。”
  “它是阿加塔...”女孩小声道。
  “原来如此,阿加塔可真是个好孩子。”源稚女蹲下用力地撸撸狗,又将阿加塔身上的项圈拿下来,嗤之以鼻,“项圈上面还装了定位系统,赫尔佐格真是赶尽杀绝呢。”
  话音刚落,几架苏27的战机编队从头顶呼啸划过。
  源稚女眉头皱了皱,这些战机在投射炸弹,几十道火龙卷带着翻天覆地的威力不断升起了一朵又一朵的蘑菇云,悲鸣颤动的黑天鹅港将在这些战机的轰炸下彻底死去。
  “好了,虽然你不愿意告诉我你的名字,但我看到了你强烈的愿望,无论是生的愿望,还是对未来的憧憬,请你作为人,好好地活下去吧。”
  源稚女将狗狗们身上的项圈全部摘下,“去吧,雪原中的小精灵们,带她去希望的彼岸吧。”
  狗狗扒了扒地上地上的冻土,抖了抖身上的融化成水的雪,朝着源稚女叫了两声,带着女孩冲了出去。
  女孩回眸,源稚女在大火中微笑地朝她挥手道别,心中的情绪无比复杂。
  零号说好了会再见面的,可是为什么他食言了...
  苏27的战机雷达上显示,在黑天鹅港的出口处,有一团红点,那里极有可能还存在生命的迹象。
  “白鹳,白鹳,填装30mm口径的机炮,瞄准雷达显示的位置,打击目标,绝对不能放走任何一个生物!”
  “白鹳收到!”
  一架战斗机在僚机的掩护下,盘旋着往回飞,战机低空飞行,机炮口喷倾泻下数十道炮弹,如骤雨般打击在了雷达显示的目标位置。
  女孩坐着雪橇犬,一路滑行,身后传来的冲击波将女孩和雪橇犬一起掀翻在地上,白浪般的积雪瞬间掩盖住她娇小的身子。
  头顶的战斗机群像是鹰隼般拖着长长的尾焰划过。
  鼓鼓的雪包里,女孩和阿加塔从掩埋的雪中探出个头,呆呆地望着那被机炮吞噬的地方。
  她不知道青年说的定位系统是什么意思,也不知道他为什么要救自己,现在她有点后悔,至少应该将自己的名字告诉他。
  雷达上的红点消除,白鹳驾驶员汇报道:“目标已清除,等等...那是什么?”
  白鹳看到在雪原上似乎还站着一个人。
  “有人...有人从炮火中走出来了...”白鹳驾驶员支吾地瞪大眼睛。
  “不管是什么东西,射杀他!”中队长命令道。
  “是!填装蜂巢火箭弹!”白鹳大吼。
  他相信只要是人,那就一定会被杀死的,一次不行,就来第二次,火箭弹会产生的火焰和冲击波会彻底将他撕成碎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