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龙族之重生源稚女 >第14章3E考试


  跟随着熙熙攘攘的人流,源稚女和路明非来到了图书馆二楼的教室。
  刚一进门,源稚女就撞到一个红发女孩,路明非跟得紧,又在源稚女的身上撞了一下,可源稚女不动如山,撞上了他路明非却倒退几步。
  身后一双手扶住了路明非,路明非看了看那个精致的俄罗斯女孩,摸摸发红的鼻子,表示感谢。
  “师姐你也考试吗?”
  “我只是负责收卷了,监考人是曼施坦因教授。”
  诺诺摊摊手,大学里很多学生都会留在一些教授身边做兼职,比如研究课题或者帮忙做实验,这种现象在研究生身上特别常见,被导师呼来唤去的。
  “嗨!后面那个红鼻大王,你今天有把握吗?”诺诺高声向路明非打招呼。
  路明非抿了抿嘴,翻白眼,“赶鸭子上架,没办法了,只能硬上啊!”
  “祝你好运!”
  诺诺从路明非的身旁走过,拍拍他的肩膀,带起一阵香风,让路明非留恋的转过头去,望着那道美丽的红色倩影消失在走廊的尽头。
  在考场上坐下来,路明非很巧地坐在源稚女的身后,而源稚女的前面坐着零。
  零淡金色的头发高高盘起,脸颊旁留着微风般的鬓发,一双冰蓝色的冰瞳不着感情,娇小的身躯坐得笔直,肌肤更是白的发冷,整个人素的像是冰雕。
  源稚女再见这个娇小的女孩,却没有再一次热情地打招呼。
  上次源稚女走的匆忙就是因为他觉得零有些奇怪,她似乎是知道些什么。
  源稚女的内心极其敏感,总觉得这个女生不止表面这么简单。
  “嘿!那个...源稚女!”
  一旁有个男生将手比成喇叭状,向源稚女轻轻呼唤,源稚女转过头,那男生看起来像是个印度人,长着一张英俊的脸,漆黑的卷发和黑白分明的眼睛,活像宝莱坞里面的男星。
  “我是奇兰,新生联谊会的主席,我非常钦佩你在自由一日的表现,有兴趣加入我们,我可以让你做新生联谊会的主席!”奇兰小声道。
  坐在前面的零扭过头,冰瞳微微侧目,在源稚女的脸上扫了扫,源稚女挥手拒绝,“我现在暂时还没有加入任何社团的意愿,非常感谢您的邀请。”
  “我们这里有很多好看的妹子,像是你前面这种娇小型的,还有御姐型的,应有尽有!”
  “你说什么!”
  零的冰瞳忽然泛冷,盯着奇兰的目光像是西伯利亚的千年坚冰。
  源稚女看着零的表现,不做声,这不关他的事情,他也不会对萝莉和御姐有什么特殊的癖好。
  奇兰尴尬一笑,向零赔礼道歉,“只是比喻...比喻啦...”
  “好了,下面的那些社交可以停一停了,通不过考试,你们的社交也没必要进行。”曼施坦因在上面拍了拍桌子,“现在开始宣布考场纪律!”
  “将你们的手机,学生证一起放到桌角,任何的作弊行为都是不被允许的,一经发现,开除处理!”
  现场响起手机关机的声音,路明非的手机送给叔叔了,而源稚女的手机在日本就掉了,所以两人安静地坐在原位。
  路明非戳了戳源稚女的背,小声道:“稚女,考完试我们去买手机吧!”
  “买手机...”
  源稚女低声嚅念,手机对他而言其实说重要吧,也不重要。
  他现在还不知道自己的那只手机到底被谁给捡去了。
  如果落到王将的手里,那远在日本樱井小暮就会受到牵连。
  他觉得有必要搞清楚手机在何处,然后发信息给樱井小暮,提示她注意分辨信息真假。
  “好!”
  所有人将手机关闭,窗口被封闭起来,教室内的壁灯打开,诺诺沿着走道开始分发A4纸和削好的铅笔。
  源稚女拿到试卷,果然是一张白纸。
  周围也有人举手示意,现场响起了窸窸窣窣的私语。
  “不必怀疑,这就是你的们答卷。”曼施坦因背手站在讲台上,双目四处巡视,见试卷分发完毕,他说:“祝你们好运!”
  说完,曼施坦因带着诺诺离开考场,顺便带上了考场的门。
  现场交头接耳的声音更大了,所有人都对考试表示疑惑,连试题都没有,他们该如何进行考试?
  正当大家一头雾水的时候,广播里忽然响起动感的音乐,那是迈克杰克逊的《Beat it》。
  学生们坐在原地,你看我,我看你,懵逼树上懵逼果,懵逼树下你和我...
  这是要跟着音乐一起燥起来吗?
  路明非趁这个混乱的机会,撩起袖管,一排排答案被他抄在了手臂上,他照猫画虎地开始在A4纸上笔走如龙。
  原本他打算将答案抄在手心里的,只要有监考老师过来,他就将手攥住,不过试过几次之后,他发现行不通。
  考试的时候会紧张,特别是作弊,手心容易冒汗,手上的鬼画符本来就看不太清,加上手汗一出,那就基本就是一团黑墨水了。
  所以,他学了一招小天女苏晓樯的技能,她是女孩子,将穿一条裙子把答案抄在大腿上,哪怕是监考老师走过来,发现了,也绝对不敢掀她的裙子。
  路明非虽然不能穿裙子,但举一反三还是会的,于是诞生了这种奇特的方法。
  这种办法最大的好处就是可以借挠痒痒来骗过摄像头,一旦有老师过来可以将袖管重新盖上,如果被发现了,也可以吐口口水将答案抹掉。
  非常好用!
  源稚女的记性很好,那些芬格尔给的图案他已经烂熟于心,不慌不忙地操起笔在A4纸上慢慢描绘。
  果然和芬格尔说的一样,在高音量的动感音乐之下,深沉的吟诵掩藏其中,像是中世纪的女巫在诅咒,像是圣女高高站立在山巅之上,歌颂胜利,众生顶礼。
  “哇塞,你们两个这么强的吗?为什么我什么都听不懂?”奇兰看两个人疯狂动笔,他有些坐不住了,害怕自己是异类的存在。
  “你不懂!”路明非一边抄一边回应。
  源稚女什么话都不说,因为他现在好像也说不出话了。
  慢慢的,源稚女发现自己的精神出现了恍惚的情况,眼前的景象开始模糊,手上铅笔有千斤之重,好像拿不住了。
  “嗯...”
  源稚女趴在桌子上无力地呻吟,他浑身都没有力气了。
  路明非抄的开心,却发现前面总是传来或有或无的闷哼声。
  他抬起头,“稚女,你怎么了?不舒服吗!”
  源稚女脸色苍白地趴在桌子上,汗水逐渐从他的脸颊滚落在了A4纸上。
  这种怪异的声音也引得前面的零回过头,看到源稚女那虚弱的模样,她转过身伸出葱白的双手,托住源稚女的脸,一双冰瞳盯着源稚女的眼睛。
  源稚女反抗不得,广播中的言灵配合考场的炼金矩阵完全将他压制住了,他一个白王血裔居然连动弹的机会都没有。
  零捧住源稚女的脸,娇嫩的嘴唇慢慢凑上去,身后的路明非看的直瞪眼。
  “喂!不要乘人之危啊!”要不是现在不能随意下座位,路明非真想走下来制止前面那个女孩的侵犯行为,“你这是犯法的,是违背道德和人权意志的!”
  路明非大声地谴责,“喜欢你也不能强上啊,他是我舍友,我可以介绍给你,我们可以达成交易啊!”
  零并不听路明非的那些烂话,她俏丽精致的脸颊凑到了源稚女的面前,两人鼻子对鼻子,几乎是贴在了一起。
  零盯着源稚女的眼睛,源稚女也看着零。
  源稚女喘着气,湿热的气息传递到了零的脸上,零没有任何脸红的表现,依旧是那副冰冷的模样。
  源稚女也感受到了对方的气息,心中惊恐又疑惑。
  这个俄罗斯女孩到底要做什么?
  源稚女也不是那种担心贞洁被夺的人,但对方要做的好像不是亲吻,而是...
  只见零水晶冻一般的娇唇轻启,嘴里念出了特殊的言灵,源稚女盯着零的目光逐渐变得涣散,好像周围的一切都在逐渐暗下去。
  “这是...精神言灵...”
  源稚女从来都没想到,身为白王血裔,掌控精神元素,又是影皇之后,须佐之男命的他,会被最熟悉的言灵给操控命中。
  黑暗涌现,源稚女仿佛看到了火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