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龙族之重生源稚女 >第13章白王血裔


  卡塞尔学院图书馆
  红木桌上放着地球仪和教学日程安排,一排排的书架上摆满了精装订的书本和拓印籍,高大的梯子架在书架旁,一个苍老的身影在梯子上忙活着。
  他抽出一本书籍,快速地翻看一遍,随手丢了下去,又从旁边再抽出一本书,翻看一下目录后又像是如弃草芥般丢下,以至于他脚下的书籍已经堆积起来。
  “不是这本《龙族史》,《龙族血契论》也不是!”
  古德里安教授疯狂地抓挠着他的头发,他得到了一个骇人的信息。
  他引以为傲的S级学生路明非居然不对言灵·皇帝起共鸣作用,这对于一个混血种来说,相当于飞蛾不趋光,男人不爱漂亮女人一样离谱。
  他翻看了大量秘党书籍,试图找出一个特例出来。
  可到目前为止,古德里安教授都无法找出那个不知道存不存在的特例,为此他急的满头大汗。
  图书馆里有脚步声传来,曼施坦因看到地上零落的书籍和梯子上忙活的背影,不由吃惊道:“古德里安,你在干什么?”
  古德里安回过头,见到了自己的老朋友曼施坦因,连忙招手过来,“你听说有没有人会对言灵皇帝不起作用的混血种?”
  曼施坦因疑惑地摇摇头,又做出深思之色,“如果说混血种的范围扩大,将白王血裔容纳进来的话,的确有可能。”
  古德里安抓狂无比,“可现实是我们压根就没发现有白王血裔好吧!”
  “这也是问题,不过你问这种事情干嘛,这不是你我最近应该研究的专题吧?”曼施坦因从来都没想到古德里安会把研究的重心放到白王血裔上。
  “哎呀,这个事情...”古德里安说也不是,不说也不是,非常矛盾,曼施坦因见古德里安那副痛苦的模样,拍了拍他的肩膀,“说吧,我替你保密。”
  “好吧。”古德里安认命了,凑到曼施坦因的耳旁,压低了嗓子,“路明非对皇帝言灵不起作用。”
  曼施坦因呆滞了几秒,随后瞪大了眼睛,表现的不可思议,古德里安扶额,就知道曼施坦因不会给好脸色看的。
  “你说的是真的?”
  “真的,昨天你和我不是去校长那边讨论夔门行动延期的决定吗?”古德里安说,“然后路明非那边我没有去,我让诺诺带消息过去,皇帝言灵也是诺诺使用的。”
  “然后没有效果?”曼施坦因歪着头疑惑。
  “是啊!”
  “会不会是诺诺言灵念错了?”
  “不会的,和他一起入学的那个源稚女就对言灵有效果,怎么可能会错。”
  这才是让古德里安抓狂的地方,如果两个人都没起作用的话,那古德里安还会将怀疑的重心放到诺诺念错言灵的事情上,可其中一个人起作用了,那这就是个伪命题了。
  “这件事情你得替我保密!”
  古德里安抓住了曼施坦因的手,一夜未眠的眼睛多了几分苍老之态。
  “这个事情,很麻烦。”曼施坦因很为难,因为这不是他想保密就能守住的,“秘党那边如果发现白王血裔,他们绝对会立案调查的,你的学生路明非可能成为调查的重点。”
  曼施坦因看古德里安那悲伤的模样,依旧没有收敛,“马上就是3E考试了,他如果真的是白王血裔,那3E考试,他绝对会表现的和其他混血种不一样的,你明白吗?”
  “可是...这事关我成为学院终身教授啊!”
  古德里安着急地拍拍手掌,又无奈地转过身叹叹气,他好不容易有个S级的学生,如果还是个白王血裔,那可真的是...
  说不出的感觉,好比网恋奔现的翻车现场。
  他上个学生还是芬格尔这种留级了八年的人才...
  芬格尔当初怎么说也是A级的存在,古德里安本来将培养的重心放在他的身上,可谁知道看走了眼。
  八年又是一个轮回,这次是S级的学生,如果古德里安得到了一个无用或者说是白王血裔的学生,被秘党抓走调查,那他这个导师可真是失败了。
  “天涯何处无芳草,总会有下一个的,如果路明非真的出了问题,那不是你的错,你应该早点和他撇清关系,免得影响到日后的升迁!”
  曼施坦因安慰老朋友,毕竟路明非还是昂热看上的,最多也只能算是昂热看走了眼,古德里安只是奉旨招聘面试的。
  “上帝啊!”古德里安绝望地悲叹。
  曼施坦因点了根烟,虽说图书馆是绝对禁烟的,但也有破例的时候,比如现在。
  “与其想想路明非的破事,你觉得这次夔门行动突然延迟的原因是什么?”曼施坦因很郁闷,“原本已经计划好最近几天开始的行动任务,被校长突然叫停了,曼斯那边也很奇怪。”
  古德里安坐在凳子上一蹶不振,他不能接受自己的学生是白王血裔,哪怕只有可能性也不行!
  这就好比老婆和自己都是白人,老婆怀胎十月,期待了很久,孩子的名字都取好了,然而生出的孩子却是黑不溜秋的巧克力蛋...
  这TMD的绝对是血统出了问题啊!
  古德里安现在就觉得自己头上总是绿油油的,像是被人背叛了似的。
  “夔门行动很重要,据说那里是初代种活动的地方,很可能就是龙王诺顿王宫。”曼施坦因眼中闪着光,这对于秘党来说,绝对具有里程碑式的意义。
  “执行任务的也是叶胜和酒德亚纪,两个执行部最年轻的强大组合,本来一切事宜都安排妥当了,没有道理啊!”曼施坦因自言自语。
  “可能他找到更好的呗。”古德里安精神萎靡,半死不活地冒出一句话。
  现在的情况混乱的就像是两个新人准备结婚,万事俱备,可新郎忽然不干了,原因是新郎最爱的女孩找他表白,新郎当众逃婚,留下新娘一脸闷逼。
  “你觉得还有人能代替那两个执行部新一代的双子星?”曼施坦因质问,“那是我们目前能出动的最强力量。”
  “恺撒和楚子航如果去的话,说不定会比他们去的效果还要好。”
  “可你有没有想过,这还是两个学生,楚子航还好一点,那恺撒绝对不行,万一出了事情,加图索家族估计要把学校给掀了!”曼施坦因否认了古德里安的想法。
  “而且两个人是老对手了,执行任务的时候,你准备安排谁是专员,谁是下属?这根本行不通好吧!”曼斯摊摊手。
  古德里安叹气,这两个人都是学院新一代最强的混血种,至少在目前是这样的。
  可惜他们之间的竞争关系让两人很难相互配合地行动,到时候谁也不听谁的,出现了危急的情况,任务失败算谁的?
  “你看守夜人论坛了吗?”
  “看了,怎么了?”
  “最近自由一日的那个MVP,就是那个日本来的源稚女,你觉得他怎样?”古德里安问。
  “那能怎样,再厉害他也是个没有经验的菜鸟,如果校长把他派过去执行任务,那就对是校长昏庸了!”曼施坦一想起源稚女就很气愤,“一个新人都这么不守规矩,等混熟了岂不把学院屋顶给掀了!”
  “言重了吧,说实话我还挺看好他的。”古德里安忽然对源稚女感兴趣了,“循规蹈矩只会诞生出平庸的人,因为他们被限制在了前人的规矩框架中,而天才都是疯狂的。”
  可惜源稚女被分配到了施耐德手里,他错过了这个机会。
  “真想看看他是否会成为一个新的传说,秘党呼唤英雄,秘党也需要英雄,需要拿破仑和亚历山大大帝那样披荆斩棘的人出现。”古德里安的眼中闪着光。
  “不可能的,一个入学的新生他凭什么执行任务?”曼施坦因摇摇手,“你知道纸上谈兵吗?有些人理论上很强,可实际操手的时候,却根本就是一通乱来,不行不行!”
  沉寂...
  诺达的图书馆里,钟摆的声音荡来荡去,曼施坦因吐了一口青烟,古德里安拿起地上的书本,好好地理好放回原处。
  “你和我的意见永远都走不到一起,多少年了,曼施坦因。”古德里安打破寂静。
  “从小时候就开始了吧,你和我都是那么倔强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