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龙族之重生源稚女 >第12章此獠当诛


    回去的路上,源稚女遇到了刚刚晨跑完的楚子航。
    此时的他穿着一件黄色球衣,手里捧着一个篮球,额头的刘海被汗水浸湿而并在一起,晨光照在他白皙的脸上,多了几分阳光和男子汉的气质。
    源稚女走过来的时候,楚子航也看到了他。
    不过楚子航也没有主动上前打招呼,对此源稚女也可以理解,毕竟源稚女昨天晚上才把他打败,两人也没见过面,彼此之间认识不多。
    “嘿!楚师兄,这么早出来打球吗?”源稚女挥挥手,楚子航的目光往源稚女的身上飘了飘,旋即点点头,“你也起的挺早的。”
    源稚女走到楚子航的身边,和他并排走在学院的教学楼间,阳光透过云层,铺设出一条金色大道。
    “昨天的比试,多谢师兄承让!”
    “不必,术业不精罢了。”
    楚子航对于失败并不太介意,恺撒那边也没讨到好处,所以他也没什么损失。
    “楚师兄的剑术已经非常好了,是拜入了某位剑术大家的手里吧,如果不是我在剑道里面浸淫多年,恐怕连昨晚的侥幸都不会存在呢。”
    楚子航目光向前,源稚女说话挺客气的,不过楚子航到没有专业地练习过剑术。
    “我是少年宫出道,我的教练只是一个剑道四段的教员而已,称不上大家。”楚子航加快了脚步。
    “这样嘛,那师兄无师自通岂不是更加厉害,是天才啊!”源稚女跟上楚子航的脚步。
    楚子航默然,如果他真的有那么强大,就不会在高架桥上当起逃兵,不会将那个男人丢在他的身后。
    对于源稚女的奉承,楚子航觉得大可不必,因为以他的能力,如果他真的要加入狮心会,那也是可以直接申请通过,根本不要面试了。
    楚子航去了食堂,点了一份豆浆和又要了几份煎饺和一碗皮蛋瘦肉粥,卡塞尔学院的食堂很有特色,为了学生的口味,各国饮食皆有涉及。
    源稚女点了和楚子航点了一份同样的早餐,和楚子航坐在一起。
    楚子航坐下后看着源稚女,面无表情道:“如果想加入狮心会的话,去找副会长兰洛斯特或者苏茜都行,我这里几乎不管事情。”
    楚子航对于狮心会来说,只是精神领袖而已,狮心会集体都向楚子航学习,每天早起运动,准时吃饭,他是狮心会的一个标杆。
    因为楚子航话不多,也说不出什么振奋人心的话,口才远远没有恺撒好,所以副会长兰洛斯特就建议楚子航不要多说话,对外伪装成一个高冷的狮心会会长,做一个行动派,所有的工作都交给兰洛斯特去办。
    “嗯,我并不是想加入狮心会,我就是...”
    源稚女停顿了一秒,觉得这样说话不太妥当,楚子航却没有任何的表示,该吃吃,该喝喝。
    “就是对楚师兄比较好奇,想了解师兄你是个什么样的人。”源稚女谨小慎微地试探。
    楚子航喝了一口豆浆,眼睛看着源稚女,源稚女在楚子航的眼瞳中看到一头暴怒的狮子,雄狮占据百里草原,其怒吼威震山林,百兽齐跪伏。
    楚子航用他的眼神告诉了源稚女自己是个什么样的人。
    源稚女低下头,楚子航看上去并不是很好交朋友的样子。
    “你早餐还没动,马上粥和豆浆凉了都不会好吃。”
    楚子航见源稚女发呆,提醒一句,源稚女这才发觉到他只顾着思考和交谈,忘记了他们还在食堂,桌上还摆着没动的早餐。
    源稚女合起手掌,“我要开动了。”
    对于类似日漫男主的源稚女,楚子航说不上有什么好感,但也没有多讨厌。
    他看上去过于谨慎敏感,无论是说话,还是做事情,都是在小心地试探对面,这很难让人看到他的诚心,甚至让人觉得他刻意为之,有些虚伪。
    当然,这也只是楚子航对源稚女的初始印象,想要了解一个人,光光表面印象是不够的,楚子航也不会轻易地给人贴标签下定义。
    吃完了早餐,源稚女想到宿舍里还有两个懒鬼,于是带了两份早餐回去。
    回去宿舍的路上,楚子航和源稚女一言不发,直到在宿舍门口,两人才坐了象征性的道别。
    源稚女站在门口叹叹气,他觉得自己做的不够好。
    没有让楚子航对他增添一丝好感,但他也没有气馁,楚子航看上去就是沉默寡言的人,或许这样的人都比较讨厌话痨?
    源稚女不得而知,他打开门,两道饥饿的身影窜了过来。
    “哎呀!总算是等到救兵了!”
    芬格尔蹦跳着欢呼,路明非满脸期待地望着源稚女手中的早餐。
    他们两人都没钱,路明非想要消费,就得透支他那张信用卡。
    至于芬格尔,钱包掉了的他,比路明非还穷,没有信用卡可以透支,因为他根本没有信用...
    他现在还欠了一屁股的债,新闻部的小弟天天把芬格尔当大爷似的供着,就怕哪天芬格尔毕业了,他们的债没指望了。
    “你们两人让我想起了乡村里的小狗,只要一旦有人拿着剩菜剩饭出门,那些小狗就会欢天喜地地摇尾蹦跳,等待开饭。”
    “哎呀,狗就狗吧,反正咱跟畜生也没什么两样的。”
    芬格尔率先凑了过来,源稚女将他的那份递给了芬格尔。
    “我呢,我呢!”
    路明非吐着舌头,仿佛是小狗看着主人手里的骨头,乖乖地蹲在在流口水。
    源稚女无奈,伸手递过早餐,两人开始狼吞虎咽,宿舍里都是喝粥的吸溜声,吃的倒是挺香的。
    “芬格尔!”
    “嗯!”
    源稚女坐在板凳上,芬格尔抬起头埋在盒子里的头,嘴上还沾了几粒粥,回头望向源稚女。
    “楚子航是个什么样的人?”
    “楚子航,这个我知道!”路明非抬起头,擦了擦嘴角。
    “你不是刚入学吗?”源稚女疑惑。
    “哎呀,楚子航以前也是我们仕兰高中的人,我们以前还经常碰到呢!”
    “说来听听看呢?”
    “这么说吧,关于他,我们仕兰中学有个‘此獠当诛榜’,榜上的人物排名经常会有波动,但榜单上隐藏的第一名永远都是楚子航,这是人尽皆知的常识。”
    “我怎么不知道?”芬格尔凑过来插一句。
    “去去去,你不算人。”路明非把捣乱的芬格尔的头塞回去。
    “这...这听起来好像是中小学生无聊的排名呀...”源稚女得不到什么有用的信息。
    “楚师兄在我们学校,那是学习好,打球好,运动好,人高冷又帅气,是多少女孩心中梦寐以求的男神,可那么多女孩对他暗送秋波,那个男人居然能视而不见!要知道兄弟们还单着呢,他却一副禁欲老僧的模样,咋不去庙里撞钟呢!”
    路明非疯狂吐槽楚子航,源稚女呆呆地坐在一旁,好像这只是路明非的个人抱怨吧。
    “太可恶了!如果我是女生,一定会厚着脸皮贴上去的!”芬格尔狠狠地咬断手中的油条。
    “哎...”
    源稚女叹气,路明非说了一大堆,可说不到点子上。
    “说些性格为人就行了,没必要吐槽他的行为吧。”
    “此獠当诛啊!”
    路明非义愤填膺,举起手中的豆浆,搞得好像革命前的壮行酒。
    源稚女算是明白了,找路明非打听这种事情,他只会说些肚子里的牢骚话,观点很主观,还带有一些小情绪在里面。
    不过路明非的话也不全是废话,就比如说楚子航表现的很“禁欲”。
    说明他大概是不近女色的,或者说是行为非常克制的人,不会被周围乱哄哄的女人给扰了心智。
    源稚女大概是有点能理解楚子航的,他是牛郎出身,对于女孩子会很温柔,但从来不会表露真情。
    那些甜言蜜语的温柔能让那些失意的女孩瞬间陷入温柔乡,然后把她们哄走,最终那些女孩沉迷于源稚女的花道,而无法自拔。
    楚子航就是话比较少,也懒得搭理而已。
    他或许只是没有遇到一个让他牵动灵魂的女孩罢了。
    如果说路明非是吐槽大王,烂话一箩筐,楚子航就是和路明非反着来的,说的特别少,能动手就别多逼逼。
    搞清楚这些,源稚女算是明白了日后如何与楚子航相处。
    这也只是简单的印象,也是源稚女自己的揣测,对于楚子航,源稚女还会深入地去接触一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