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龙族之重生源稚女 >第11章零


    芝加哥维景酒店总统套房
    女孩身上披了一件白色浴袍,半遮半掩,栗色盘起的长发被毛巾包裹,身体躺靠在柔软舒适的水晶绒垫上,一双无处安放的大长腿翘在一起。
    门被人推动,外面走进来一个高挑御姐,她有着墨发马尾,紫色的虹膜在灯光的映衬下焕发奇异的光彩,一身叫人惊叹的曲线和长腿是无数女人和男人共同的梦想。
    躺在床上的女孩吃着薯片,翘起的腿轻轻地抖动,酒德麻衣盯着床上的苏恩曦沉默了一秒,倒是苏恩曦先开口了。
    “喂!忍者,你礼貌吗,进来不敲门的?”
    “看看你这春意盎然的样子,搞得跟个卖肉的妓女似的。”酒德麻衣走到沙发上开了一瓶矿泉水,苏恩曦坐起来,将浴袍拉了拉,遮住了雪白的胸部,勾起红唇,又妩媚道:“爷就是要勾引你这样的小美妞!”
    “呵,勾引我?我怕你这娇弱的身躯承受不住我的摧残。”
    酒德麻衣不甘示弱地反击,苏恩曦挑衅似地扬了扬眉毛,大有一副“你过来啊”的意思。
    酒德麻衣没理会薯片妞苏恩曦的无理取闹,而是坐在沙发上,望着窗外闪耀的霓虹灯和广告牌默默出神。
    性感摩登女郎的商业广告不断地轮换翻转,五彩的霓虹灯转了又转,城市很繁华,而他们却站在在繁华城市的顶端,将整座繁华的大都市踩在脚下。
    “你听说了吗?”
    “听说什么?”酒德麻衣回头。
    苏恩曦从床上起身,在床头柜上拿起超薄本,走到酒德麻衣的身旁,伸出一只胳膊揽着酒德麻衣扶风弱柳般的细腰,打开超薄本。
    “你看看这些新闻。”
    苏恩曦将电脑展现给酒德麻衣,酒德麻衣的目光在上面扫了扫,里面充斥着关于“自由一日”战况的情报,其中一个叫源稚女的青年夺得了头筹。
    “这个人跟我们有什么关系吗,我们不是要配合路明非的?”
    酒德麻衣不理解,苏恩曦用力地搂紧酒德麻衣的腰,浅笑道:“看来你还是火星太久了,话说三无妞现在应该到学院了吧。”
    “肯定到了。”
    “那就好,你知道不,老板对于这个源稚女是相当的感兴趣呢。”苏恩曦指着卡塞尔新闻中源稚女的照片,眼眸眯的狭促狡黠。
    酒德麻衣顿了顿,“所以要干掉他吗?”
    酒德麻衣是忍者,忍者对于主人绝对忠诚,杀一个人,不论是谁,都是不眨眼睛的。
    “嗨!薯片妞,你可最好别轻举妄动呢,这个家伙可非常不简单。”苏恩曦急忙劝止她这种可怕的想法,酒德麻衣不解,“他很强?”
    “老板说过了,这个家伙非常危险,但危险的东西往往又非常有用,所以...”
    苏恩曦停顿地卖了个关子,酒德麻衣绣眉微微凝起,“所以什么?”
    “所以,他是个很好用的工具人,懂吗?”
    苏恩曦重新开了一袋薯片,夹起一片薯片放到酒德麻衣的唇边,酒德麻衣刚要咬下去,苏恩曦就放到自己口中。
    酒德麻衣鄙夷地盯着苏恩曦。
    “不懂你的意思。”
    酒德麻衣从沙发上站起来,走到了玻璃景窗边上,俯瞰整座大都市。
    “原来老板是要把三无妞安排到路明非的身边,保护那个小衰崽,现在老板改主意了。”苏恩曦嚼着薯片,含糊不清地说。
    酒德麻衣一言不发地俯仰城市,天空是灰暗的,而城市是光明的,星光不及城市的灯光闪亮,然而星光却有无上的温度和寄托的理想,灰暗的天空比城市更加深邃。
    “老板现在要把三无妞安排在那个看起来有点帅的小伙子身边。”
    酒德麻衣转身,“色诱他?”
    “如果行得通的话,那也算是便捷的办法,但他看上去好像不是那种近女色的人,老板安排三无妞在他身边,可以说是一种监视,也是一种潜伏和骗取他的信任。”
    苏恩曦起身,款款走到了酒德麻衣的身边,扭着水蛇似的腰,一只手柔媚地捂着红唇,另一只手夹着薯片,放到酒德麻衣的唇边,“就像是...我要色诱你这个忍者一样,骗你的感情!”
    ……
    黎明,晨曦带来破晓的光明,源稚女一夜未眠,他从画满抽象龙文的资料上抬头,第一缕晨风吹到他的脸上,带着夏末的清新气味。
    夏末的风很温柔,悄悄地拂进宿舍,吹动开合的书页,吹落钝掉的铅笔,将金色的晨光撒在书本上,带来一丝清爽畅快。
    路明非趴在书桌上,呼呼大睡,熬了一晚上,他现在终于是困倦的不行了,宿舍内充斥着两人的呼噜声。
    源稚女轻手轻脚地起身,没有叫醒两人,不发出一点声音地离开宿舍。
    他睡不着,3e考试的重大压力压在他的肩膀上,如果在3e考试中出了问题,他可能被遣返。
    源稚女不能容许这样的事情发生,他需要卡塞尔学院,也需要路明非。
    如果回到日本,那他将继续生活在王将的监视之下,依然是那个丝线上的木偶傀儡,最终的结果不会有很大的改变。
    来到操场上,很多学生穿着背心,已经开始晨跑锻炼。
    源稚女买了一瓶水,坐在操场边的石头上吹吹晨风,让思绪稍微发散一下,远离烦闷的惆怅。
    源稚女望着操场上那些跑动的女孩,她们像是夏花一样美丽,散发着青春的美好气味。
    对于源稚女这种没有上过大学的人来说,这里的空气都仿佛会变得不一般,荡漾着清甜的气息。
    坐在路边,总有女生会侧目望向源稚女,源稚女若是看向她们,她们有些会脸红地捂着脸,加速离开,也有的会热情地打招呼。
    来到卡塞尔学院的第一个早晨,源稚女非常满意这里的环境和人。
    离开了猛鬼众和蛇岐八家的斗争,源稚女不必再为时刻到来的危机而操劳不已。
    在日本适应了快节奏的生活,来到美国之后,这种慢节奏的日子反而特别悠闲美好。
    “请问,我能坐在这里吗?”
    清冷的声音从源稚女的耳旁传来,源稚女下意识地回答。
    “当然可以。”
    女孩坐在源稚女的身旁,源稚女侧过头。
    这个女孩安静且美好,在晨曦的微光之中,源稚女可见其脸部细微荡漾的绒毛,一双清澈冰蓝眼瞳似乎还保有着少女时代的忧郁。
    实际上,她看上去也是童颜的模样,大概十四岁的样子,精致的五官和洋娃娃似的,精雕细琢的鼻梁和樱桃小嘴,牛奶般的肌肤和脖颈在晨曦中映衬着光芒。
    她安静地坐在源稚女的旁边,不像源稚女想的那样,是上来搭讪的那种。
    看她额间还有一些细密的汗珠,想必是刚刚晨跑完,恰好过来坐坐,休息一下的人吧。
    “这位小姐怎么称呼?”源稚女主动打招呼。
    “零。”
    零扭头盯着源稚女,源稚女微笑地点头,“我叫源稚女,是新生。”
    “一样,我看过你昨天的表现,很强。”
    零说话的时候不带感情,脸上也没有任何多余的神色,仿佛天生就是个大冰块。
    “你也要参加3e考试吧!”
    “嗯,这对于我来说不成问题。”
    零回答的十分自信,但没有透露出任何骄傲的色彩。
    源稚女点头,如果他也有零这样的把握就好了。
    “你看上去好像不爱笑诶,爱笑的女孩有人爱呀!”源稚女多嘴一句。
    零扭头,看着源稚女,冰瞳依旧没有任何的神采,瓷娃娃的脸永远不会变似的。
    “有些人,见证过太多的黑暗冰冷,像是西伯利亚北极圈的极夜和冰雪,天生就被剥夺了笑的权利,他们活着,像是幽灵。”
    源稚女微微惊愕,这是什么样的回答?
    她到底是经历了什么才能说出这样的话!
    “很抱歉...”
    源稚女以为触及到了零的伤心之处,主动道歉。
    零摇摇头,“没什么,从某种意义上而言,我们是一类人。”
    源稚女脸上的笑容缓缓淡去,随即起身。
    “我还有事,我先走了。”
    源稚女从石头上起来,零也跟着起身,拉了拉源稚女的衣角。
    源稚女转身,眉眼间神色复杂,然而零却拿起了地上的矿泉水。
    她出纤纤细手,手指手掌抓不满这个矿泉水瓶。
    “你忘了这个。”
    “谢谢!”
    接过带有淡淡香味的矿泉水,源稚女离开了,零盯着源稚女离开的背影,不久之后也消失在了操场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