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逆流2000创业时代 >090章青龙庙上香
  车子里很安静,世上最尴尬的事情。车上好几个人,却安静的可怕。明明有一肚子的话要说,却不知从何说起。
  坐在车上,汪言闭目养神,背后的伤好了一些,不过若是动作幅度大一些,还是会牵扯着钻心的疼。他在两个女人面前故作坚强,其实痛着呢。
  陈瑶不说话是因为她心里有些害怕。毕竟大家的神色都很严峻,进庙上香,怎么搞的像是上断头台似的。
  一开始陈瑶还没觉得事情很严重,但是听了汪叔叔对王景越说的话,和汪言的反应,她才看出了一些端倪。
  这会儿陈瑶就像是好奇宝宝一般,头凑到窗户旁边,眼睛朝外面看看,一脸好奇的样子。其实她心里有些害怕,才难得的乖巧一下。
  马倩倩则十分认真地在开车。紧紧的跟在王景越他们的车子后面,后面跟着一辆安保车。
  别说王景越带来的几个人对他很忠心,昨晚王景越在汪家休息。这几个安保人员,就被安排在汪言二叔家了。一早听说要去青龙坝上香,立刻在左右护卫着。
  汪言二叔也是有点见识的,看他们这个架势,又听说要去青龙坝上香,忙问道:“侄儿啊,你们这是请来了那个大人物啊,排场这么大,以后有什么捞钱的活,给叔也介绍介绍呗。”
  汪言的二叔是水电工,见他这么说,他便道:“正好我手里有个活,需要你帮忙,新店装修楼上楼下都要整一下水电。”
  “行啊,那里的,什么价格?”
  “是我的店,你看着整呗。”
  汪言二叔顿时被整蒙了,半天都没有醒神,然后才带着喜色的问道:“该不会是你整那土豆赚钱了?这才几天啊。”
  “小本生意,不过我这两天就要弄了,到时候打你电话,你可不能不来哈。”
  “没问题,咱们是什么关系啊。”
  “行吧,二叔你忙,我们先走了。”
  等汪言他们离开后,他二叔顿时急巴巴的回去,将这件事情,告诉他老婆了。汪言的二婶子是个会算计的女人,想到自己的两个孩子,一个毕业一年了,整天游手好闲的没事做。另外一个,整天逃课。心里顿时一横,从鸡圈里拎了一只最瘦的公鸡去汪言家了。
  青龙坝是个风水宝地,不然当初也不会有人想将这里弄一个南京城了。远处看去,只见整个村子隐藏在一片氤氲中。村口处就是大坝的入口处。从村子穿过去,直行一直到山上,就是青龙庙了。
  每年清明时这里会有小的庙会,平时就是有老百姓过来祈福上香而已。但如果有人知道,昨晚发生在汪家小院的奇异事情,怕是都要跑来磕头上香,请龙王保护自己和家人平安了。
  不过车子快到村口的时候,汪富贵便跟他们说,只能步行上去了,不能开车进去。
  至于这是谁定下的规矩,也不知道。反正就像是古代官员进皇城一般,无论你多大的官职,都要下马步行,以示对皇权的尊重和敬畏。
  “大家都下来吧。”
  汪言也命马倩倩将车子停在旁边的空旷处。然后让每个人手里都拿一瓶矿泉水。这水是路过村上的小店时,汪言让买的。
  至于原因么?等会他们要走个百来级的台阶,然后还要走很陡像羊肠小道一样的山路。反正就是要走很久很久,到时候肯定是又累有渴,很多人都坚持不到走上去也有可能。
  “爸,你们要不先走,我送她们两个到我同学家,等会就跟上你们。”
  汪爸点了点头说:“可以,那你快点。别误了时辰。”
  不过大家下车后,一个个眼里带着几分惊奇之色,在汪言他们眼里从小看到大的青龙坝,却让其他人感到神奇。这样威武雄壮的大坝,简直惊为天人啊。
  有谁见过大坝都是汉白玉青龙石建造的吗,造型古朴,水渠泄洪完美。只见那一道道水链,犹如滑溜的鱼一般,从水坝的中间位置,倾泻而出,形成一道道完美的银色水链。
  坝底的水,十分清澈,水底清晰见底,能看到在这里自由自在游着的各种鱼类,还有厚厚的犹如垫子一般的绿色水草。在水中摇曳着优雅的身姿。
  有人说,水坝是人类控制自然的产物。对工业,农业,发电等有着极其重要的作用。一般一个水坝必然牵连着那一片,将近十几个大小湖泊。而这个青龙坝,最上面只有一个很大很大,听说从古到今都没有干过的白龙地水库。
  听听是不是很巧合,这水库和水坝,中间都带一个龙字。说明这两个地方是有牵连的。
  听老一辈人说,白龙地是天上的白龙喝水休息的地方,百龙地的三面全部是巍峨的高山,地势奇骏,水质清冽甘甜。
  直接用瓶子装,就是一瓶白龙甘泉水,绿色污染,保证那些城里人听了都抢着要买。毕竟和龙有关的东西,大家都会想到吉祥如意,长命百岁之类的。
  但这个青龙坝又有青龙二字,没叫白龙坝。那就说明当时这里出现过龙,而且还不是一条。一条白龙占据了龙头的地势,而青龙又占据了龙尾的地势,可见这里的风水有些讲究。
  这样一想,是不是觉得这个地方简直就是一块风水宝地。事实上,这里的农民们过的都很清贫,并没有沾到龙王的多少福泽。除了风调雨顺,务农没有多少经济收益。大家都需要钱,看到别人挣钱了,一个个都急红了眼。因为别的地方都在陆续开发,投入滚滚的市场经济洪流中,而这两个地方,不能动。
  不但不能动,在这两个势力范围内的,老百姓不能轻易迁居。不能轻易动土,这霸王条款简直了。
  当然你说我有钱,我到外面去买房子,那随你去买。但祖产就动不了了。
  王景越和汪言简单的说了两句,他便准备上山了,今天他的神情看着不轻松。看他的神情,汪言内心不由也是一阵感叹。任何人在神灵面前,都是渺小的犹如蝼蚁一般。
  毕竟这世上还有钱不能控制的东西,谁心里不害怕。特别是做过亏心事的人。
  汪言和马倩倩她们就在这附近观看大坝的瑰丽神奇之处,简直是太赞了。
  就在马倩倩和陈瑶瑶在那剪刀,茄子拍美照的时候,只见一个大男孩走进了他们的视线。
  “汪言,你来啦。”汪言的同学殷浩,长得高大威猛,相貌堂堂。穿着一件白色T恤,下面穿着一条运动短裤。白袜子白鞋子,一腿的黑毛,正在野蛮生长着。
  他给人的第一印象是,人长的很帅,毛也很多啊,这浓郁的毛发顿时让人联想到那啥。在那个方面是不是也很强悍的。这个可不是汪言瞎说的,人家美国佬有找过十几个男女,做过专门的调查,老准了。
  “哇,帅哥。”马倩倩和陈瑶瑶看殷浩的眼神果然也亮了许多。看完第一眼,还在偷摸的打量着第二眼。
  汪言在内心鄙视了这两个女人,果然都是颜狗。
  不过这样一来,汪言有更大的把握,说服让她俩留下来,在这里乖乖的等他回来。
  “哇,耗子,几年不见,你长得越发茂密了。”汪言故作惊讶,拍了下他的肩膀,肌肉紧实的很,看来平时没少锻炼。
  “噗,你说啥呢。你小子也长高了不少啊。好像帅气了很多,我逮眼一看,还以为那个大明星进村了。”汪言和殷浩算是初中同学,考高中时,分数线不一样,他们有三个学校选择,可以选挨自己家近一些的。也可以进你觉得教学质量更好的学校。
  然后他们就分道扬镳了,不过在中学的时候,他们关系还是不错的。
  “对了,这两位美女谁啊,很正点哦。”
  汪言笑了笑,男人看到漂亮女人也都是一样,都是颜狗。
  “我朋友,她们今天过来玩的。对了,我等会要去上香,你能不能帮我照顾她们一会儿。等会我回来后,还要麻烦你带我去上次出车祸的那家。”
  殷浩人很爽气,更何况是和两个美女共度时光,不要说一会会了,两会会都可以的。
  “可以的,我今天也没有什么事情,不嫌弃的话,就在我家休息一会儿吧。我妹也在家,女孩子说话方便一些。”
  “行,那就这么安排吧。”就在汪言准备愉快的将马倩倩和陈瑶安排在殷家时,没想到两人竟然出奇的一致反对。让人严重怀疑她俩对过词了。
  “不行,言哥说什么我都要跟你一起去上香。”
  “就是就是啊,这可是难得的机会,我们好不容易来一次,怎能错过呢。对了,我还要祈福呢?”陈瑶说完,双手合十,给汪言一个祈求的架势。
  “倩姐,来之前我怎么说的,是你说答应我,在这里乖乖带着,我才带你出来的。你可不能出尔反尔。”
  没想到马倩倩,狡诈如狐,将责任全部推到陈瑶身上。“冤枉啊言哥,我这是舍命陪姐妹。瑶瑶说什么也要去为你求一个平安符。不然她会于心不安的。你嘴上虽说不怪她,可是她总想为你做点什么事情,才能心安。”
  女人果然是善变的动作,汪言有些生气。说道:“早知道就不带你们出来了。不是我危言耸听,你们真的去不了。”
  “能去的,刀山火海,我们也要去。”
  汪言看着殷浩,朝他示意了下。殷浩顿时在两个年轻的漂亮姑娘面前表现起来。“哎,两位美女,汪言真的没有危言耸听,你们这样是去不了的,还穿着高跟鞋。等会你们一定是站着上山,躺着下山的。”
  “为什么啊?”
  “我不相信,你们一定是不想让我上去,所以才吓唬我们的吧。”
  殷浩摇了摇头,把自己的手机拿了出来,正好他前几天拍了一组,去青龙庙的山路。简直就是山路十八弯,而且还有那么多的石阶。“我啥也不说了,免得你们说我坑你。看你们这个样子,一定是平时四手不出二两力的大小姐。所以为了你们好,还是不要去了。”
  “哇,这山路太壮观了,四周的风景真漂亮。”
  “还有缥缈的云雾哎,果真是龙王的住处么?真的好神奇,好想去见识一下。”
  听完这两女人嘴里的话,殷浩和汪言对看一眼,同时翻了个白眼。
  我倒,女人真是神奇的动物啊,不得不佩服。
  只要是她们想要的东西,哪怕是坨粑粑,估计也能被她们说成是一坨黄金粑粑。
  她们只是看到眼里的美景,直接忽略了那么多的台阶,和陡峭的山路。
  而且这山路不是平坦的,是一路往上走的,不累死个人,不偿命的那种。
  “不行,耗子,你只看着办吧,带她们在你们村上游览也好,带她们回去休息也罢。我要走了。要不然追不上大部队,会被我爸说的。”
  不知为何,从提起青龙开始,汪言发觉平时木讷老实的老爸,好像是变了一个人一般。特别是昨天他在给王景越做治疗的时候,他手里那一碗黑乎乎的东西到底是什么,又是从哪里来的。这个成了汪言心里的谜团。
  所以今天王景越上山敬香,汪言一定要去看看。然后问个明白。
  “言哥,我求你了,就这一次,我们去了之后,就乖乖回去,再也不麻烦你了。”
  马倩倩看陈瑶像一只可爱的小树獭一般,扒在汪言的胳膊上,不免有些好笑。瑶瑶出马,天下无敌啊。
  “言哥,我和瑶瑶是一起的,她是我姐妹,她出去我得看着她。所以我们要一起去。”
  “求你了吗,大不了我回去后答应你一个要求好了。我家很有钱的,你要多少我都给你。”
  “谁要你的钱。不过我有言在先,青龙庙一般人是上不去的。你们去了,若是走不动,自己抱着脚在路边蹲着,等我们回去再带你们回去。”
  殷浩听汪言这么说,嘴里忍不住嘀咕了句。“汪言啊,果然是英雄难过美人关。不过我看你一个人搞不定,那我就舍命陪美女。我们四个一起上去如何?”
  殷浩毕竟是这里的人,有他在好一些,万一这两个女人真的要挂了,他也会负责到底的。
  虽然汪言嘴上说的严厉,他带出来的人,怎样都会负责到底。
  “那你家有平鞋吗?她们这个样子,我估计走不到两百步,脚上就会磨出水泡了。山路和水泥路,完全是两种概念,穿这种小高跟的鞋子,简直就是作死中的战斗机。”有一次汪言的班级组织同学们去春游,去毛竹山上挖孙。
  老师在出发前,千叮咛万嘱咐,最后还有一个女同学作死的穿了高跟鞋。
  后面她在山上摔了一跤,最后是赤着脚下的山,他们班的男生一个个都是愣头青根本不知道怜香惜玉。他的那个女同学下山后,眼睛都哭肿了。
  估计以后她对春游都会有恐惧症了吧。
  汪言他们这边准备换鞋子,加上装备上山。
  王景越他们已经走到快一半的山路了,其他人都还行,都是年轻大小伙。
  汪富贵身强力壮,平时干的都是力气活,也不嫌累。只有王景越要受不了了。
  “大哥,我不行了。咱们能不能休息一会儿。”
  汪富贵听王景越叫自己大哥,而他又称呼自己的儿子叫小弟,那他岂不是和自己的儿子成了兄弟。不由有些哭笑不得。
  不过看着王景越这副快要上气不接下气的样子,只能停下来,让大家喝口水,等会继续往上走。
  他则站在那里,用手盖在额头前,看着眼前快要跳出地平线的太阳,心里算了算时辰,他们还有一个小时上山的时间。过了时候,就不能上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