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逆流2000创业时代 >068章结婚多奢侈的名词


  汪言这会已经带着马倩倩,瑶瑶,还有向南回到了自己家。
  向南一路上都有些闷闷不乐的,汪言当然知道他心里想什么,不过他没有和他计较,不但帮他的手做了推拿,又给她涂祖传的药膏。
  马倩倩问他什么感觉?向南说好爽啊!马倩倩这才知道原本不只是自己一个人有那种感觉,说明汪言的推掌真的很厉害。
  现在他们三个就瑶瑶没有尝过汪言推掌了,也想跃跃欲试,问马倩倩。“倩姐,不公平,你们都尝试过了,就我没有,我是不是亏了。”
  “刚才我听向南说,那种感觉很美妙啊,有点像那个的时候,是不是真的?”
  马倩倩被瑶瑶的话,吓了一跳,忙一把掩住她嘴巴说。“别瞎说,没有的事情。就比普通的按摩感觉稍微厉害一点点拉。”
  “好啦,你别乱说了,我带你到这附近走走,这里的风景可好了。”
  “那好吧,我也要学汪言,十分钟钓到大鱼。”
  马倩倩和瑶瑶便问汪言要了鱼饵,还有鱼钩,两人提着水桶准备去水库钓鱼了。走到那边却发现这边有了新变化。不但搭起了凉棚,卓子凳子都有。
  没猜错的话就是汪言为王景越他们的到来准备的。
  两个女孩开心的坐在马凳上,将鱼钩放下,等鱼上钩。
  因为下午家里有贵客,家里人忙生意的事情也忙了几天,汪言让老爸老妈他们提前收工,只做外卖订单。
  汪言完全不知道,自己好心救下了韩悠悠,却让护妹心切的韩元燃起了心中的怒火,想要教训他。
  在韩元的心里,妹妹悠悠是家中的宝贝,没有他的允许谁也不能碰悠悠。
  不要说悠悠现在没有男朋友,哪怕她要谈朋友未来的夫婿也要经过他的同意,才可以。
  却不想,不知道那里冒出来的野小子,竟然敢碰悠悠。从悠悠一口一个大哥哥,大哥哥来看,悠悠对那小子似乎很有好感。
  这可是一个很不好的现象。
  一个小时后,韩元收到回复:汪言,在校高中生,是华威张总儿子带来的人,这小子有些本事。自己在做生意,住在乡下,家里有三个兄妹,加父母,没有任何背景。
  韩元看到信息后,回复了一句:给我打断他的狗腿,事成后,给一万块。
  “好嘞!”阿囧收起了手机,脸上带着一丝满意的笑,喃喃自语:“汪言啊汪言,你可还真是我的福星呢。今天哥可多亏了你,一下子赚了一万五。”
  原来这个外号叫阿囧的人是个电脑高手,他黑了会议中心的监控录像,通过自己的技术分析获取了汪言的信息,然后小赚了一笔。
  随即阿囧打了个电话给自己的两个兄弟:“喂,你们给我听着,帮我教训个人,事成后,一人一千。”
  “好嘞大哥,教训哪个孙子,你尽管吩咐。”
  “地址发给你们,教训完人拍两张照。”阿囧把汪言的姓名和住址都发给了他的两个朋友。
  那两人听说教训一个人,一人有一千的报酬,顿时心花怒放。
  “保证完成任务。”
  不一会儿,两辆摩托车在马路上飙车速,去的就是双河村的方向。
  ......
  “喂,娜经理,小张总已经被人保释出来了。”
  张娜娜这会刚从会议室出来,谈了一笔下半年的订单,原本说好的价格,那人又想反悔,给了很多优惠政策,这才将这笔单子给拿了下来。
  张娜娜看到电话响了,走出门,转了转微酸的脖子才接了电话,没想到听到的却是这个消息。她感到很是意外,难道爸爸和哥的关系缓和了?
  “是我爸改变主意了?”
  “不是的娜总,听说是一个叫汪言的小伙子。这个人今天第一次在我们公司出现呢,好像是王导的朋友还是谁的朋友。”
  “那这个有什么深厚背景吗?”
  “好像不是吧,挺普通的。”
  以张娜娜的直觉,事情肯定没有这么简单。不过如果是他哥的什么朋友,她就不去关心了。
  “对了,娜总我今天听到了一个奇怪的传言呢。”
  “什么传言?”
  “听说张总在给你相亲呢,今天叫了一个年轻人去会面了。对了好像就是这个叫什么汪言的年轻人。”
  “什么?这不可能。你听清楚了没有?”张娜娜和哥哥张楚歌完全是两个世界的人,读的是名牌大学,一心一意的协理公司业务,每天忙的跟个陀螺一般。而他哥,呵,今天不是和这个女人出去吃饭,就是去哪里买一块地,搞个什么投资。华威商城算是唯一一件作对的事情了。
  被自己的上司这么一质问,那小助手也不敢笃定了。“我一个朋友今天正好也去了会议中心,说是亲眼看到的,张总见了一个毛头小子,那小子长得高大英俊,有点苗头啊。”
  “好,我知道了,这事儿你不许乱说知道吗?”
  “知道了娜总,那我现在是回公司还是?”
  张娜娜见时间也不早了,便道:“公司也没什么大事了,你就提前下班吧。”
  “谢谢娜总,你最好了,我今天可以和我男朋友出去玩了。”听到小助理雀跃的声音,张娜娜神情一楞。自己的年龄其实和她差不多。但因为要打理公司的事情,她不苟言笑,将自己打扮的也比较成熟。平时上班比那些公司的副总们还要忙。
  刚才听助理说老爸在给他相看未来夫婿,她才有那么一点意识,自己还是个未婚的女子啊。
  结婚?多奢侈的名词。
  她心里自嘲了下,看看时间会议差不多还要一个多小时的样子,她给老爸发了条信息过去。
  张天河自然是不会回复她短信的,但是他让秘书回了个电话给张娜。
  “我爸今天有约,不回来吃饭了?”果然有事情啊,老爸很少在外面吃人家饭的,听说还是去人家家里去吃,这是相中了。
  顿时她心里犹如被猫爪子挠着一般,要不要去掌掌眼呢。听说长得又高又帅,还没有背景,这好像和老爸以往的眼光对不上啊。非世家子弟,非青年才俊不选。
  整个县城的世家子弟不是已经结婚了,就是还在上小学,和张娜年纪一般大的根本就没有几个她看得上的。
  “那个陈秘书,你跟我爸说,我等会来接他。他年纪大了,很多东西不能吃的。如果要是去聚餐,我得在一旁看着。”
  陈秘书知道这个家里,只有她是真正关心老总的身体状况。便道:“那我等会问下董事长,他要是同意了我再给你打电话。”
  “好的。”张娜娜没有一句询问关于那个年轻人的话语,如果她问了一句,老爸就该知道她已经知道什么消息了。这是来打听消息的,她这打着关心,实则询问的伎俩,高明也不高明,反正就看张天河怎么回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