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逆流2000创业时代 >056章你是悟空我就是佛祖


  也许自己只是他临时的女朋友吧。想到这里英子,心里越想越不是滋味。
  “怎么了?看着像是有心事的样子。”汪言其实很细心,他从医院里面出来就看到英子的面色似乎不大好,一开始还是好的,就是自己说了那句,我随你啊之后,她就不大开心了。
  哎,女人心海底针。
  想他汪言想好好的谈场恋爱,也是不容易哦。
  他又问了下英子的伤势,提起这个英子心里也有些小委屈,前面还说给她包扎的,然后人就不知道跑那里去了,还去了那么久。
  “等了你很久,你没有回来,我就自己包扎了。对了你肚子没事了吧。”
  “肚子,额,好多了。”汪言说完看了下大志,两人暗地里对了个眼色。
  没岔劈!
  “那就好,我还以为你吃坏肚子了呢,等会回去时多喝点热水,免得人拉了肚子后,脱水了。”
  “嗯!”
  三人出了医院,就准备上大志的车,这时候汪言的电话响了。
  是大哥汪全打来的,说他跟乡镇府那边说好了,那边说只要能保证质量,提前完工钱不是问题。他准备打电话和汪言商量买新材料的事情。
  汪言说他马上就去联系,他现在就要给大头打电话了。
  很久没听到那个孙子的声音了,不知道他这会是不是在那个美女身上嘿咻。
  不愧是汪言,他对大头的了解可谓是深入骨髓了。
  电话铃声响了好一会儿,那边似乎是不想接的,可是汪言是个不达目的不罢休的主,你不肯接是吧,我就不挂。
  电话响了大概十来声时,终于响了。“喂那个小瘪三,在老子办事时打电话过来。”
  汪言嘴角处一抽抽,也大声的回恁过去。“你个龟儿子,你言哥的电话都敢不接,钢材生意不想做了是吧。”
  大头虽然好色,做生意还是很上心的,连忙一脚将那女人踢到旁边去,扯上大裤衩就站了起来,疑惑道:“言哥?不知道你是哪路神仙啊,我好像不认识你。”
  “好你个大头你大哥我都不认识了。”于是汪言将大头的家里事情说的很是清楚,就连他老婆穿的裤子啥颜色都知道,还知道他家丈母娘也是个母老虎。
  大头在外面像一爷们,回家就一孙子,他那还在吃奶的儿子的地位都比他高多了。
  听了半天大头还是一头的雾水,不由带着几分祈求的声音道:“我说这位大哥,你到底啥神仙来路啊,你对我这么熟悉,我怎么对你一点印象都没有。”
  甭管别的,你帮我弄点好钢材来。汪言随即报了型号,而且还要按照他的要求,将铸造的工具和吊车都一起拉过来。
  大头心说,我的天啊,你是神仙不成,怎么知道我这里能弄到这批货。
  “我说这位小兄弟,咱们能见面谈不?”
  “谈你个头啊,我在安徽,你在大上海,你按照我的要求把货拉来,以后我们这边一年的钢材生意不会亏了你,只要你按照我的要求来。”
  汪言提出的要求大头确实可以办到,就是他犯不着啊,跑那里远的路。
  “告诉你我这边还有个百万的大单子等着你呢,只要你这笔生意做好了,以后这里的房地产都可以让你插上一脚。”
  “那个小兄弟,价格呢。”
  汪言报出了一个价格。
  大头说便宜了。
  “便宜了哈哈,你那进货的价格我都知道,安春钢材场对吧,要不要我把那个人的电话地址也报出来。”
  “别,别,我听你的就是了。”大头在那边已经在冒冷汗了,妈呀这遇到的什么人啊,简直是太可怕了。
  他上月刚找到一家便宜的供货商,就被他知道了。
  而且走的路数也不大正,所以汪言提出来的价格,才正好打在了他的七寸上。
  “言哥牛逼啊!”大志一边开车,一边不忘给汪言竖起大拇指。汪言谈话的技巧,威逼加利诱,可以说用的十分到位,不到半小时的功夫把大头整的服服帖帖的。
  人家可是从大上海将东西运往安徽,来一趟差不多得四个多小时,遇上路况差的,五个小时也说不定。硬是让人无话可说,只能乖乖的听话。
  太高明了。
  “对了,言哥你怎么在上海那么认识人啊?”
  “嗯我二姐在那边啊,她有认识的朋友。”
  “哦,原来是这样。”大志没考虑到的是,汪小蕾一个做衣服的打工妹,怎么能认识卖钢材的老板。
  给大头打完电话,汪言又给大哥打了一个电话,说事情办妥了这两天货办好了就会送过来,汪言说了下大概的价格,汪全表示可以接受。
  接下来汪全就准备找工人,开始打地基盖房子,大干一场了。
  汪言事情做的潇洒,走的时候也洒脱。或许是重活一世,他并没有把钱看得太重。毕竟钱花了还是能赚回来的。
  你让一个小姑娘到哪里去弄那么大一笔钱去。
  等等汪言突然听到沈倾城说了明天下去一点要去见什么人?看她的语气似乎不是什么好事情。
  汪言等回去后打电话问下王国仁。
  汪言有王国仁的名片,自己的手机号却没有给他,不然这两天自己的手机一定会被打爆的。
  还真的被汪言猜个八九不离十,王国仁听说汪言肯帮忙了大大的松了口气,于是就等他的电话,等啊等,等的头发都要白了,还是没有等来。
  这会沈倾城却对眼前的好消息来的太快有些不可置信。不知道刚才是不是自己的错觉,她发觉自己和王大夫在走廊里说话时,总感觉有人在偷听似的。现在想起来或许真的有人在旁边听着。
  沈倾城跑到走廊外去追好心送钱的人,却什么都没有看到。有些失望的再次回到病房,再次询问王医生刚才送钱只认得长相之类的。
  王大夫被汪言叮嘱过不要透露,他只是说道:“那个小伙子说他是你妈妈的侄子,我想应该是远房的侄子吧。”
  沈妈妈却说,她是独生子女,父母的亲戚中也没有男孩子,只有侄女没有侄子。
  这下三人都陷入了深思中。
  “我想大概是那个好心人,同情你们的遭遇吧。”
  “请问王大夫那个年轻人是不是瘦瘦高高的说话有些油,很喜欢笑,长得还可以的。”王大夫想了想,觉得那个男孩子说话很阳光,一点都不油啊,人家这么有爱心的,哎,真是个好孩子。
  他便道:“反正你们就当做老天爷的眷顾吧,沈小姐你的运气真的不错,我刚才还听同事说,有了针对你妈妈病情的新药物,说不定这次去了就能试用。”
  “啊,真的吗,那太好了。”
  沈妈妈看到女儿这么激动,这几天她天天医院和练歌房跑,小脸都瘦尖了,顿时十分的心疼。握着女儿手说:“倾城,你一定要答应妈妈,无论妈妈的病能不能看好,一定要找到那个好心人,咱们以后可得好好的报答人家,将钱筹够了还给人家。”
  “嗯,妈我知道的,我一定会查清楚的。咱们的恩人可不能忘了。”沈倾城握着妈妈的手,显得有些心情激动。恨不得现在就能到杭州的那个医院去。
  不过杭州那边可能需要爸爸去看护妈妈了,她这边比赛的时间排的紧,耽搁一天,就会耽误不少进度。也不知道汪妈妈有没有和汪言说,明天林杨老师会来现场指导吗?
  沈倾城心里有些期待,同时又有些后悔自己答应了明天的那个应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