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1983年 >486章又见扒手


  一个人开车很容易犯困。
  吹着暖暖的风,特别是颠簸不平的公路,摇晃着,坐车的几人都禁不上眯上了眼睛。
  坐在副座的温小芹却强忍困意,不时跟他闲聊几句。
  “过了会城,前面就是哪里?”
  “宁昌县,我们可以到宁昌县吃午饭,休息一下再走。”
  一个人长途开车比较辛苦,好在他体质不错。
  潘大章给他介绍会城:“会城有个一线天风景区,两座山之间就只有一条可以侧身过去的窄小通道,远远看去只见天际一条线一样。
  战争年代那里成了易守难攻最好的军事要道。”
  “会城烹饪狗肉有自己一套独特的方法,他们县城有一条专门烹饪狗肉的街,几十个铺面都以烹饪狗肉闻名。”
  温小芹听他说也觉得奇怪。
  “你以前又没有来过会城,又怎么会这么清楚?”
  “我虽然没有来过这里,但是这些知识也可以从介绍冈南风土人情的书籍中获得的。况且我又是写小说的,当然要涉猎比较广才行。”
  其实,他前世和吕全东等人经常利用星期六和星期天时间,走遍了附近的县市,所以熟悉附近县的风景和美食。
  温小芹:“佩服!以后也要向你学习,多看看风土人情的书。”
  她又接着问他:“江山文艺那个林安白编辑写信让你下个月去江山市开座谈会,你去么?”
  潘大章笑着说:“京城的《名诗刊》还邀我下个月去京城开《潘大章哲理诗研讨会》呢。还有《星月》和《绿源》也说要开个我诗作的专题会,问我有没有空去,我都没有答应。一个月跑几个地方,时间上也不够。你提个建议,该怎么安排?”
  “有什么难安排的,想去的话,四个地方都可以答应。时间上他们肯定要听你的安排。这几天去洪城参加竞赛完,下个星期就可以安排去杂志社。江山市离俞督不算远,可以自己开车去,而且广东沿海城市现在都比较发达了,去看看也行。况且你写的那篇《陌生城市》写的不就是那边的环境吗?再下一个星期就可以坐火车去京城。然后去川省《星月》杂志社开笔会。”
  温小芹给他分析说。
  “我看去二个地方就行,先去江山市参加小说座谈会,再去京城《名诗刊》参加研讨会。你也跟我一起去。”潘大章考虑片刻说。
  “我去?恐怕不好吧,到时候你怎样跟别人介绍我?”
  温小芹担扰地说。
  其实她也是想跟大章一起去的,只有在他身边,她心里才踏实。
  “就说你是他对象呗,又有什么不可以的?”坐在后座的凌翔插话说。
  “你小子不是睡着了吗?怎么又醒了。”潘大章从后视镜上,看见他和苏婉蓉都没有睡着。
  只有吴翠云睡着了。
  “你俩在撒狗粮,我又怎么睡得着。”
  “潘班长,要么你也带我们几个去就很好解释了,就保证没人会说什么,只是你要多花一点钱,但现在钱对你来说,根本就不是什么问题,你说对不对?”苏婉蓉建议说。
  凌翔点头:“苏同学这个建议我觉得很好。当然我们也不介意当你们的灯泡,哈哈!”
  潘大章笑道:“说真的哦,你们是不是真的去?路上费用我全包。”
  苏婉蓉退却了:“我怕父母亲不会同意,不然我就真的去。”
  说着话,好像时间也过得快。
  车子已经进入宁昌县,看见上次路过时那个服务区。
  潘大章看油表,估计开到丰塘一点问题没有。
  于是就没有开车进去。
  此时的路边服务区都有点土匪窝的味道,进去后就是想办法敲你钱。
  在宁昌县城东车站路边,看见几间餐饮店。
  于是停车,进了饭店。
  点了几盘菜,一个汤,五个人米饭。
  价格比在服务区低了许多,饭菜质量也好多了。
  餐馆好像才开张不久,对顾客的态度也特别好。
  应该是私人开的,服务态度比公营饭店好多了。
  还有免费的茶水供应。
  餐桌上和地面上的卫生也会随时清理干净。
  几个风扇不停地吹。
  许多路过的司机都把车停在路边,进来吃午饭。
  潘大章吃过饭,休息了十几分钟。
  开车到了丰塘加油站,加满油。
  一路都比较顺畅,没有出现堵车现象。
  晚上七点钟,到了洪城宾馆。
  比上次提前了五个多小时。
  宾馆门口有张桌子,一张指示牌,上面写着:冈州地区竞赛考生报到处。
  二个人中就有那个熟悉的罗子衡。
  “罗老师好,想不到这次还是你带队。”
  罗子衡也认出了他。
  “哟,潘大章你们俞督的,怎么这么快?”
  潘大章说:“其他人坐班车可能迟点,我们几个是坐吉普车过来的。”
  罗子衡笑着说:“知道你是土豪,年纪轻轻什么都有了,有车、有钱、有对象,哈哈!”
  估计她也不认识温小芹,也没有想到他的对象就在身边。
  温小芹也是脸上微微发烫。
  罗子衡让他们几个在报到表上签名,然后安排他们住宿房间。
  每人给了二天时间的用餐票。
  “对了,放下行李后去二楼餐厅吃晚饭。”
  一个房间住二个人,他和凌翔住了一个房同。
  温小芹和苏婉蓉住一间房。
  吴翠云在隔壁一间房。
  也不知道其他同学什么时候到。
  来到餐厅,每人给门口服务员递上一张餐券。
  服务员端上一份饭菜,二荤一素一汤,一大碗饭,基本上也能吃饱。
  吃完饭,去一楼看了看,其他同学还没到。
  坐车一身的灰尘,返回住房,进卫生间洗澡,换了一套清爽的衣服。
  潘大章顺手将自己衣服洗了,晾在外面阳台上。
  凌翔还在利用一点点的时间看物理作业。
  “唉,搞这么紧张干嘛?走,去外面散散步,或者逛逛洪城市的夜景?”
  凌翔想拒绝不去,但是又觉得大章说的也没错。
  这一点时间要想提高多少水平,也是不可能的。
  “等我也去洗澡先。”拿着衣服去了卫生间。
  温小芹这时敲门进来,看见大章已经洗过澡,叫他把换洗的衣服拿来给她洗。
  “我自己洗好,晾到外面阳台了。”
  “咦,今天这么勤快了?”
  “好像我很懒似的。”
  他捏了捏她的鼻子。
  “去外面逛逛街去,上次文联开会,也是住这个宾馆,也是吃过晚饭,我跟周雷几个人也是去人民路那里逛街,被我碰见了两个流窜犯,把他们抓了。换来了今年的五四杰出青年奖,也值了。看今天出去有没有意外收获?”
  温小芹:“苏婉蓉还在洗澡,等他们一下吧,去就一起去。我去看看吴翠云,刚才吃晚饭时,她还说有点头晕。”
  几分钟后她走过来告诉他:“吴翠云说睡下了,坐车晕了一天,想早点睡。我先去洗一下衣服,等我几分钟。”
  陆续有冈州地区其他县的同学赶到,都是住在同一层楼房。
  男生一边,女生一边。
  整个楼层开始显得热闹起来。
  十几分钟后,他们四人来到楼下。
  罗子衡看见他四人想出去逛街的样子,想提醒他们按照规定学生是不能去外面逛街的。
  但是考虑了潘大章的名气和影响力,她又觉得说那些都是多余的。
  上半年他来这里文联开会,晚上去逛街,把两个流窜了五六个省的凶犯都擒住了。
  还是赤手空拳。
  还因此事获得五四杰出青年奖。
  潘大章似乎也知道她的担扰,笑着对她说:“不用担心,坏人碰到我,算是他有眼无珠倒了大霉。”
  不管是在什么地方,碰到什么恶人,他自信都能应付。
  “这里最繁华的地方就是人民路,那里有个英雄广场,而且那周围各种高铺林立,就算是晚上也是人头簇拥。还有一条美食街,带你们去吃美食。”
  “都听你的。”
  潘大章本来想叫一辆出辆车过去的,但只见凌翔和苏婉蓉朝前面公交站走去。
  并且回头朝他们喊:“快点,五路公交车来了,它就是到人民路的。”
  潘大章只好紧走几步,跟他们上了公交车。
  凌翔还主动掏钱买了四个人到人民路的公交车票。
  每张票二毛钱,四张票就八毛钱。
  这些钱对潘大章来说是九牛一毛,但是对凌翔来说,可能就是差不多两天的伙食费了。
  温小芹把一块钱塞到他手里,凌翔却执意不肯收。
  潘大章示意温小芹算了。
  公交车上拥满了各种各样的人。
  有几个人的眼睛就已经在盯着温小芹的裤兜了。
  凌翔的上衣口袋并没有多少钱,有一张二十多块的钱。
  温小芹刚才把钱包拿出来,有心的人都看见了那钱包鼓鼓囊囊的,看上去几百块钱都有。
  车上有两双贼亮的眼睛,看见了,暗暗使了一个眼色,会心地一笑。
  今晚上运气大好了,竟然碰见一条大鱼。
  两人好久没见过这么鼓鼓囊囊的钱包了,要是错过了,其他同行都会笑掉大牙的。
  正当他们跃跃欲试的时候,潘大章也发现了异样。
  两双不怀好意的目光总在温小芹的裤兜上搜巡,而且还一前一后,把温小芹挤在中间。
  温小芹还茫然不知,因为没有座位,她一只手抓着扶手,一只手贴在裤脚。
  潘大章走到她身边,眼角余光瞄见一只手夹着刀片,正准备割向她的裤兜。
  温小芹左手边那个扒手也故意在挤温小芹,有意在吸引她的注意力。
  潘大章此时眼疾手快,把温小芹拉到自己身后。
  把抓刀片扒手手腕抓在手里。
  “哎幼,你抓我手干嘛?”
  扒手手上掉下一块刀片,同时他疼得哀嚎一声。
  另一个同伙见状,右手指间夹个刀片,快速朝大章手腕割去。
  潘大章将他同伙的手递了上去,一道口子裂开,鲜血流出。
  车上众人惊呼出声。
  “啊,两个扒手又在行凶了!”
  “嘘,别出声,没有看见他们手手上有刀片么?”
  “司机,快点路边停车,让我们下车。”
  “这小伙子要吃亏了。”
  此时潘大章一脚朝行凶扒手下腹踢去,同时一掌拍在他手腕上,扒手手上刀片掉落地上。
  他抓住对方手腕,稍一用力,扒手疼得哀嚎惨叫。
  两个扒手瘫软在地。
  车上几人见潘大章勇勐无比,都围到他身边来帮忙。
  “年轻人真厉害,这些扒手大讨厌了,把他们抓到派出所去。”
  潘大章表示同意。
  “司机把车开到附近派出所行不行?”
  “人民路就有一个派出所,就送到那里去。”
  两扒手爬起来挣扎着想走。
  潘大章抓住他们肩膀用力一捏,似乎听得骨骼爆裂的声音。
  “想走是吧,问过我意见没有?”他冷冷地问。
  两人疼得连连求饶。
  “求你放手,我们不走了。”
  车上乘客看得那叫一个爽。
  “这种扒手真是讨厌,还用刀片割包割衣服。”
  “何止割包割衣服,一般人发现他们,还直接行凶,用刀片割人呢。”
  “刚才这年轻人,他们就想用刀片割他,这种人危害社会,应该抓起来关上几年才行。”
  “表面上穿着衣冠楚楚,实践上却是一个贼。”
  众人议论纷纷。
  班车司机此时只有把车直接开进人民路派出所。
  他内心也惧这些扒手,怕他们事后打击报复。
  但是现在不配合,全车乘客也不会同意的。
  有乘客下车把警察叫了下来。
  张所带两位同事上了车。
  “怎么回事?”
  众人把两扒手在车上行窃,被这年轻人出手制服一事说了。
  地上还有他们行窃的刀片。
  从两人身上还搜出几把钳子。
  张所看着潘大章感觉有点脸熟。
  “年轻人你真厉害,我看你很脸熟,我们以前是不是见过面?”
  潘大章:“张所真健忘,我叫潘大章,三月份跟你见过一次。”
  张所恍然大悟,高兴地说:“我说怎么觉得面熟,原来又是你这位大英雄。来,到我们办公室坐几分钟,我的同事都想认识你。”
  他让同事把两个扒手揪了下去,对他们说:“你们两臭虫,也真是倒霉,碰到小潘英雄,人家赤手空拳都可以把流窜五省的两姜擒住,对付你们两个小毛贼,还不是分分钟的事。”
  s..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