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在诡秘之主打破次元壁 >第370章寻人

  “这两位是我的朋友...”
  林恩边说边走进客厅,突然看见了西法,愣了足有两秒,才笑了起来对克伦威尔道:“告诉我,我是不是眼花了,不然的话,我怎么会看见一个好朋友在这里。”
  克伦威尔表情冷淡但嘴角微扬地说:“你没有眼花。”
  “我就知道。”林恩哈哈一笑,完全不像一个含蓄的鲁恩人,用力地拥抱西法并小声说道,“感谢你,我的朋友,我已经是‘贿赂者’了。”
  “另外,你的股票我已经帮你套现,加上本金,总共是15000镑。”
  西法此刻的心情就像喝了蜂蜜一般,甜到了心里去。15000镑!林恩帮他赚了将近一倍,哪怕是在贝克兰德,这笔资产,已经足以称得上富翁了!
  “这真是我最近所听到的,最好的消息了。”
  西法微笑回应,并松开了手,让林恩得以退后几步。
  接下来,律师为仲裁人和西法介绍他带来的两个朋友。
  “这位是塔利姆.杜蒙特,他是一位贵族的马术教师;这位是知名外科医生艾伦.克瑞斯。”
  林恩又补充了一句:“他们同样也是我的朋友,另外,也是我重要的客户。”
  西法打量着这两位男士。
  塔利姆留着棕色的短卷发,嘴角挂着笑容,眼神灵活,看上去是个健谈的人。
  艾伦医生个子瘦高,戴着金丝边眼镜,神情冷淡,感觉不是那种很容易就跟人打成一片的类型。
  看上去这两位,应该也在林恩那边做点投资。
  否则的话,律师不会称他们为‘客户’。
  克伦威尔又拿来了三杯咖啡,才问:“你怎么会过来。”
  “有事要找你。”
  林恩把这里当成自己的家,热情地招呼马术教师和医生落座,然后道:“确切地说,是塔利姆的朋友,似乎遇到了一些麻烦。”
  “我记得你说过,最近刚好完成了一宗委托,就带他们过来,看你能否帮忙。”
  克伦威尔冷淡地说道:“我又有新的委托了,但不是一天两天能够完成,所以...你们可以详细说说。”
  “那么,塔利姆,你来说吧?”律师朝马术教师看了过去。
  捉了下自己的卷发,塔利姆有些犹豫地说:“我有个朋友,最近情况不是很对劲。”
  通常,‘我有个朋友’就等于‘我自己’,难道这位马术教师有什么难言之隐,才必须用这种方式来诉说吗?
  西法任由自己的思绪自由发散,作为旁听者,他一言不发,微笑倾听。
  “他是一个画家,他以人物画见长,以前经常为贵族,为那些夫人小姐作画。”
  “但在前不久,他苦于没有创作灵感而陷入了低谷。于是我建议他,可以去东区走走,去观察那里的人物,创作一些更接近生活,更接近现实的题材。”
  塔利姆说到这里苦笑了下:“他接受了我的建议,这段时间经常在东区走动,就在两天前,我见到了他。我差点没把他认出来,他看上去就像一个流浪汉。”
  “但他的眼睛里闪着光,他告诉我,他已经找到一个很棒的模特。那是一个姑娘,十五六岁,他向我描述了这个女孩的清纯、朴素、以及勤劳。”
  “他告诉我,这个女孩是一个浆洗女工,从很小的时候就从事这份工作,但她从来没有放弃学习。他在这个女孩身上看到了光,他每天都在东区,一边观察那个女孩,一边以她作为素材,进行创作。”
  西法和克伦威尔交换了个眼色,仲裁人摊手道:“你想说,这位画家,爱上了这个浆洗女工,从而陷入了某种麻烦。”
  “不,如果是这样就好了。”
  塔利姆拿出几张卷起来的画纸:“这是前天见到他时,他给我看的手稿,我吓了一跳...”
  马术教师把画纸摊开,只见里面画着一个女孩,五官清秀,但眼周较黑,看上去有些营养不良。她正在浆洗衣物,并没有什么奇怪的地方。
  另外几张画纸上,画的都是这个姑娘,有半身像,有侧面像,也有全身像。
  而无论是哪一副,画里的姑娘脸上都没有什么表情,就像一具行尸走肉。
  可即使这样,西法也不觉奇怪,而克伦威尔更是直接表达了自己的疑惑:“抱歉,我看不出哪里奇怪?”
  一边没有出声的艾伦医生,这时冷淡地说道:“她没有穿鞋子,然后,看她右脚上的拇指。”
  被他这么一提醒,西法仔细看,果然每一副画上,里面的女孩都没有穿鞋子。而且,女孩的右腿拇指上,还挂着一块像是牌子的东西。
  “那是尸体的鉴别牌。”艾伦医生简洁地解释。
  顿时,西法感觉室内的气温下降了几度。
  这可真像是在听鬼故事啊.......
  塔利姆点头道:“当时我见过他后,去了克拉格俱乐部,我和艾伦都是那里的会员。艾伦无意看到了这几副画,并且指出,这个女孩脚下挂的可能是尸体鉴别牌。”
  “我吓坏了,第二天我拿着这些手稿,去了东区的警察局。向那里的先生查询了一些资料,结果真的让我给查到,画里的姑娘叫金妮,就在上周,她被无情杀害了。”
  “对,就是前段时间非常吓人的连环杀人案,她也是受害者。”
  “但现在,现在我那位朋友却看到她,竟然还给她作画.....”
  克伦威尔皱了皱眉头,说道:“那你希望我可以帮什么忙呢?”
  “找到我那个朋友,找到帕利斯顿并把他带回来,让他远离危险。”塔利姆有些自责地说,“如果不是我,他根本不会去那么危险的地方,不会碰到这么诡异的事情,我有想过让警察帮忙,但担心他们把我送进疯人院。”
  “另外,我的身份不允许我做这么出格的事,那会影响我的形象,让我的收入受到损害。”
  仲裁人有些诧异地说:“这位帕利斯顿先生,没有告诉你,他在东区哪个地方创作吗?”
  塔利姆摇头说:“我没有问,他没有说。所以,我才会那么自责。”
  “好吧,我可以帮忙调查下。但东区不是一个小地方,如果没有什么头绪的话,要找到你那位朋友,恐怕需要一点时间。”克伦威尔看了林恩一眼,摊摊手,表示自己也没有什么好办法。
  马术教师轻呼一声:“我已经两天没见到他了,我担心他会有意外,请你尽快找到他。我付你5镑,不,10镑。”
  仲裁人耐心解释:“塔利姆先生,这不是钱的问题。”
  这时,他们听到一声轻咳。
  然后便见西法微微前倾身体:“我有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