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在异界开医院没有那么难吧 >第834章尼德兰使者当我的面挖人

     
     心里虽然愿意给出折扣,格雷特却并没有立刻答应。他飞快地整理了一下思路,又回头看了一眼,见老师微微点头,才扬声道:
     “我是议会的一份子,当然愿意支持议会的工作。我的专利费用,可以降价,给出折扣,延迟付款,怎样都可以。”
     说到这里飞快往后扫了一眼。老师微微弯起眼角,拜尔博师兄竖起一个大拇指,菲尔碧师姐目光流转,笑容粲然。
     只有卡莱尔大法师与众不同,他嘴唇翕动,做了一个“但是”的口型
     “但是,”格雷特果然开始了:
     “青霉素的生产,主要是由自然之神教团催生青霉菌,需要议会和他们谈。”
     这没问题,我们会去谈判。”
     主持的评审委员大松一口气,急忙道。
     谢天谢地,诺德马克法师愿意降价就好。发明者愿意给折扣,后面的都好谈:
     人家发明者都降价,你们还好意思不降价吗?
     这都是为了治病,不,治伤救人,为了王国利益,你们好意思只卡着那点儿小钱钱吗?
     而且自然之神教团要得不多,付款方式灵活。拨付粮食救济贫民,议会出面开项目以工代赈,种种方式,都可以抵账:
     “除了青霉素,建议你们多采购一点链霉素。”格雷特抓紧时间推销:
     “链霉素是我法师塔里新研发出的药物,对结核病相当有效。对某些感染,比如绿脓杆菌等等,也有效果。”
     换句话说,它和青霉素联合使用,可以马马虎虎,当作广谱抗菌素来用。而且更重要是。
     “它对霍乱的效果不算好,也还算有点用处。目前的实验室试验,证实它可以杀灭鼠疫,但是还没有上到临床
     骷髅头像的椭圆光屏激烈地闪了一下。然后,一下子暗了下去,再也没亮起来。
     格雷特在心里大不敬地猜测,可能是信号被雷霆之主给掐掉了
     不管怎样,格雷特顺利地推销出了青霉素、链霉素,以及作为辅助的注射套装。顺带,还有战场三件套:
     干净的纱布包(含旋压式止血棒);简易止血消毒敷料(草药粉末);一片明矾净水片。以上相关内容,格雷特只负责出思路,出制作方法,出质量标准。至于找谁供应原料?找谁制作?谁建工厂?谁买?
     拍拍手,不关我事。连注射套装,和战场三件套的钱,格雷特都并不想赚。
     哎,青霉素、链霉素,已经足够他大赚一笔了。小钱钱,真心甜~~
     格雷特半是认真、半是好奇地听完了这场会议。
     应该说,大法师们的视角还是足够高屋建瓴的,尤其是这批大法师,处理行政事务比较多,不是那种埋头研究不问世事的类型;
     议事效率也是足够高的,特别是在传奇法师们连线旁观的情况下;
     风度也是足够好的,除了偶尔拍桌子、吼人之外,没有出现丢纸笔、丢茶杯、丢鞋子、出手打架的情况。
     嗯....太概也是因为,传奇法师们连线旁观?
     总之,整整一下午时间,评审会已经把对尼德兰战争的口径、物资清单、报价、谁负责外交、谁负责谈判,一样一样都理了清楚,形成了初步的方案:
     有些已经拍板确定,有些要汇总成文件请示传奇法师,有些要细化。
     还有一些,要去和自然神教、和战神神殿、和泉水女神神殿,和王室、和王国的贵族们谈
     当然,还有对外部分,要在某个框架内,和尼德兰派来的使者谈。哪位大法师,带着团队负责哪一部分,任务都分配好了。
     而格雷特,也被分配到了一个任务:
     来,帮忙接待一下尼德兰的使者!
     格雷特:????
     为什么这也有我的事儿?
     尼德兰的使节来得很快。三男一女,各个风尘仆仆,脸上满是疲惫。唯一的那個女性,眉宇间除了疲惫,还多了一股淡淡的坚韧与哀愁。
     而她也是在医院看得最仔细,最认真的一个。当然,她也看得懂一一进医院的时候,挂在门厅的鹿角对面,当值魔法师小声报告:
     四级以上。
     结合她娇怯怯的、一点儿也不像战士的身姿,格雷特判断,大概率是个魔法师。
     这位女士把格雷特展示的病例,原始数据,治疗经过,治疗结果,仔仔细细,一页一页看过。青霉素的消炎效果,链霉素的治疗结核效果,旋压止血带的止血效果
     简直要把每一页纸张、每一个数据,都嚼碎了咽下去,刻到脑子里。
     尤其是脊柱侧弯的那几个患者,恨不得挨个儿上手去摸。
     所以,她会不会是那位奥斯坦德伯爵的夫人?送来求治的患儿的母亲?
     格雷特决定看破不说破,当她是个普通使者。只是很耐心地陪在她身边,一个一个,给她讲解:
     “这个患者是幼年背部烫伤,导致肌肉、筋膜挛缩,牵拉脊柱变形。矫正手术成功之后,他已经在战神神殿接受训练,预计再过两年能成为预备战士。”
     “这个是小时候生病,病好了,落下的后遗症。矫正手术成功以后,已经可以正常工作,在附近作坊找了一份搬货的活儿。”
     “这个是先天性的,合并了漏斗胸和先天性心脏病。我们还在设计方案,至少要有九成以上的把握,才会动手为她治疗。”
     女使者久久地看着面前的小女孩。女孩儿只有七八岁大,鸡胸,驼背,站在她面前的时候根本挺不直身子,背后隆起老高一块一一和她大儿子的体态,看起来那么像。
     女孩穿着一条明显是床单改成的旧裙子,只能算是整洁干净。脸色却红扑扑的,努力看向她的时候,居然没有多少畏缩。
     “你叫什么名字?”
     “莉娅。尊敬的夫人,我叫莉娅。”
     “莉娅。”女魔法师慢慢蹲了下来,和女孩儿平视。她伸出一只手,握住女孩儿垂在身边的小手。感受着那只手里粗糙的茧子,缓缓道:
     “你知道你做这个手术,不是百分百成功的吗?”
     “知道的,夫人。法师先生和我们说过,如果手术失败,可能瘫痪,可能残疾,甚至,可能会死。
     “如果,我是说如果,”女魔法师飞快地看了格雷特一眼,见他不动声色,就继续问了下去:
     “我带你走怎么样?不必做手术,不用冒瘫痪、残疾、死亡的风险。我会一直养着你,像对待女儿一样养着你。”
     她展开手掌包住女孩的手,用自己掌心的温度,去渥暖那只冰冷的小手:
     “你不会挨饿,不会受冻,会有漂亮的裙子穿,可以读书。你愿意跟我走吗?”
     水水水水
     求订阅,求月票,求推荐票,求书评,求各种
     已经确定参与515爆更,请大家看看自己的粉丝值,不够500的多订阅一点,到时候只有粉丝值超过500的才有资格抽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