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文艺霸权 >第021章撩


  等戴一弦美美的泡完澡出来,雪姨已经做好了一桌子菜。
  怕小姑娘又不好意思,只说是因为陈川还没吃晚饭。
  然后,雪姨就出门遛弯去了,只留下陈川与戴一弦孤男寡女,面对着一大桌子美食。
  陈川目不转睛盯着戴一弦,洗白白之后的小姑娘肌肤赛雪,如黛披肩长发随意披着,正应了那句古诗——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
  “小川哥你……你在看什么呀?”戴一弦被看的有些不好意思,试图叉开话头:“是我脸上有脏东西没洗干净吗?”
  “不,当然不是。”陈川摇摇头:“我只是终于明白,历史上的那位周幽王,为什么要烽火戏诸侯,博美人褒姒一笑了。”
  戴一弦羞的别过头,有些心慌。
  虽然历史学的一般般,但戴一弦她终究还是知道烽火戏诸侯的,更何况就算原本不知道,陈川这么一说也该被科普了。
  那褒姒,显然不是什么好女人。
  但小川哥说这句话,肯定不是在贬低褒姒,而是在拐弯抹角夸我……
  于是乎,不敢正面看陈川的戴一弦说:“小川哥,你再这样乱说,我就只能出去租房子住了。”
  “好,不说了不说了。”陈川从善如流,旋即启动备用计划:“一弦,女孩子披着湿头发对身体可不好,我去给你拿吹风机!”
  拿来吹风机,就能以“吹后面你不顺手”的理由,名正言顺帮小姑娘吹头发了对吧?
  对个屁啊!
  亲密度明显还不够呢,戴一弦十动然拒回了客房自己慢慢吹,没给陈公子丝毫可乘之机。
  陈川倒是毫不气馁。
  俗话说,追女要有潘驴邓小闲——
  潘是潘安的貌,陈川瞅了眼镜子里的自己(√)
  驴是驴儿大的货,都不用低头扒裤子就可以确认此项条件满足(√)
  邓是似邓通般有钱,这一点就更加毋庸置疑了(√)
  小是小心翼翼会呵护女孩,咱两世为人岂能不懂这个?(√)
  闲是闲到蛋疼时间多,等到狗系统强制让咱写的《非洲纵横》完成,时间那还不是要多少就又多少?(√)
  一弦小妹妹,你……逃不掉的!
  陈川耐心等候,终于等到戴一弦吹干了头发重新出现,她用一根黄色的发带束住的青丝,随意斜搭在弧度圆润的左胸前。
  很好看,就像是从恋爱故事里走出来的邻家小姐姐。
  陈川看的心中一动,冲戴一弦喊了句:“一弦你先坐好别动!千万别动啊!”
  喊完,陈川掉头跑回自己房间,翻箱倒柜找来画板与4B铅笔。
  “小川哥你居然还会画素描?”
  真就乖乖坐着没动的戴一弦问道。
  “什么叫居然还会画素描?我跟你讲,画画哥可是专业的!来,一弦你右肩稍微向左一点点,哎很好!就这样保持着,哥要开始画了!”
  陈川支起画板,刷刷开始绘画,不时竖起铅笔确认比例,倍儿有专业范儿。
  十五分钟后,陈川放下了铅笔,一本满足的看向充当模特的戴一弦:“画好了!”
  “这么快就画好了?”
  戴一弦略感吃惊,印象中学校那些美术生画张人物素描可是要很久的,难不成小川哥刚才是在速写?
  “是的没错,画好了!喏,给你看看。”
  陈川将画板翻转180°,朝向戴一弦。
  戴一弦连忙满怀期待看向画板,然后……期待凝固了。
  “小、川、哥!你画的这都什么啊!”
  戴一弦抓狂。
  原以为是一副自己的美美素描,可画板上夹着的却是个白发苍苍的老妪……这心理落差,简直不要太大。
  “这是美人迟暮图啊?右上角写着呢,你该不会没注意到吗?”
  整蛊成功的陈川,嘻嘻哈哈。
  “小川哥,我可以打你么?”
  戴一弦鼓着腮帮子,气的不轻。
  “不可以!”陈川十分严肃的拒绝了这项提议:“一弦你自己说的,你军体拳打遍大院内外无敌手。相信我,你若是敢打我,一拳过来你基本上就要赶紧跪在地上,求我不要死了……”
  一拳打过去,我基本上就要赶紧跪在地上,求你不要死?
  戴一弦下意识想象了下陈川描述的场面,然后就瞬间破功噗嗤笑出了声。
  骗人,小川哥你哪儿有这么弱不经风?!
  “小川哥,你简直、简直……”戴一弦努力收敛笑意瞪着陈川,吐槽道:“你不去说相声,可惜了!”
  “好主意!改天我就找个喜欢抽烟喝酒烫头的捧哏搭档,说两段试试。”陈川嘻嘻嘻的把画板递给了戴一弦:“提示,美人迟暮图几个字旁边,还有两行小字。把那两行小字念出来,你就明白我画这幅画的意图了。”
  戴一弦下意识结果画板,看向《美人迟暮图》旁边。
  果然有两行小字。
  “多少人曾爱……”
  戴一弦念了五个字,就再念不下去。
  ——多少人曾爱慕你年轻时的容颜,可知谁愿承受岁月无情的变迁。
  ——多少人曾在你生命中来了又还,可知一生有你我都陪在你身边。
  陈川的意图,昭然若揭,但又含蓄。
  戴一弦刚十八岁,从未谈过恋爱,何曾被男人这么文艺范的撩过?
  一时间,小姐姐面红耳赤,手足无措。
  只是在心中,又有掩不住的欢喜在涌动。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可面对颜如玉的谦谦君子,淑女又何尝会不心动呢?
  更何况,在戴一弦内心深处,陈川本就是个念念不曾忘的特殊存在——
  此时此刻,年少时存留的美好印象,非但没有人设崩坏,反而越发美好起来。
  所以戴一弦很不安,她不知道自己究竟该怎么反应才好,终究……她才刚满十八,没有人教过她如何面对这种事,更不曾有过类似经历。
  换了其他男生,还可以一拳打过去,可是小川哥又不抗打,一拳打过去我可是要跪下求他不要死的……
  噗,不能笑不能笑!
  “其实那是两句歌词,过段时间如果我有空,我把整首歌录下来给一弦你听,可好?”
  陈川主动打破了尴尬与暧昧的气氛。
  “嗯……”
  戴一弦低着头,将如花娇颜藏在画板后面,声音颤颤的嗯了一声。
  陈川正要再继续乘胜追击得寸进尺,坏事的手机铃声竟再度突然响起,大煞风景。
  “小川哥我有点困,先回房睡了啊!”
  戴一弦宛如只陡然受到惊吓的小白兔,抱着画板一溜烟跑进了她下榻的那间客房,然后将房门栓死……
  陈川一脸郁闷的掏出手机,摁下接听键。
  奶奶个腿的,我倒要看看究竟是哪个生儿子没屁眼的渣渣,坏我人生大事!
  有种报上名来,我恁死你信不信!
  “谁啊?!”
  “是小川么?我是你董叔叔……”
  行吧,请当我刚才什么都没说。
  陈川秒换表情:“董叔叔您好!那什么,一弦妹妹我已经接到了!嗯,安全接到了家,您和阿姨都放心吧,尽管把一弦妹妹交给我照顾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