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文艺霸权 >第014章事故与笑话


  蒋晓龙留在了百花深处,自告奋勇协助制作《青花瓷》的正式版,陈川则愉快的独自驱车回家。
  路过一处没有红绿灯的路口时,陈川看到有几个放学回家的小孩,正结队等候穿行斑马线,便习惯性踩了脚刹车,礼让行人。
  咣当——
  从背后传来的惯性,让陈川的胸口与方向盘产生的亲密接触,痛的他龇牙咧嘴。
  忍痛一瞅后视镜,得嘞,被追尾。
  松安全带下车,陈川看到追他尾的是辆红色普桑,里面坐着一女司机。
  看看碰撞点,撞的不算太严重,虎头奔后保险杠外壳多了拳头大个坑,擦掉了些漆皮。
  算了,今儿我心情不错,懒得和女司机掰扯,自掏腰包修车拉倒。
  红色普桑的女司机也下了车,那是个满头大波浪的年轻女人,衣着打扮也挺潮,至少在这个时代挺潮。
  “你怎么开的车?!”
  发出这句质问的不是陈川,是追尾他的大波浪女司机,她瞪大着一双浓妆艳抹的眼睛,气势汹汹。
  “我怎么开的车?”陈川眉头一皱:“这位小姐,麻烦你搞清楚状况,这是你追尾我而不是相反,还是说你考驾照的时候,教练没有教过你上路行驶时要保持安全车距?”
  “别跟我扯这些乱七八糟的!要不是你突然急刹车,能出这种事?你知道我这车有多贵吗?还有,这车可是艾萨克送给我的定情信物!告诉你,我达令艾萨克那可是米国人!你赶紧给我道歉然后赔钱,不然你就摊上大事儿了!”
  大波浪女司机指着陈川的鼻子一通大喊大叫。
  这番话,把陈川可恶心的不轻——都特么都啥时代了,还玩挟洋自重这一套?
  原本还打算小事化了的陈川,甚至懒得和傻逼争论,直接掏出手机报了警。
  这时,已经有十数闲着蛋疼的路人,围了上来看热闹。
  “小白脸你居然还敢报警?行!等交警来,看谁吃亏!”目睹陈川报警的大波浪女司机,一猫腰从她的车里拽出个提包,然后从提包里掏出个蓝色小本本:“看看这这是什么?米国护照,我的!”
  “哎哟嘿,米籍华人。”有好事的围观者看热闹不怕事儿大,躲在人群中咋煽风点火:“小伙子,你可别怂了啊!”
  怂?
  重生一遭,我特么会受这种窝囊气?
  陈川发出一声轻蔑嗤笑:“小姐,收起你那套米国式的傲慢与讹诈吧。你也别怕,我这车比较便宜,买的时候也就才花了不到200万,换个新后保险杠外壳应该不贵,最多也就一万来块吧……你是走保险,还是支付现金?”
  开、开什么玩笑?!
  这小白脸开的居然是价值200万的豪车?
  大波浪女司机惊呆了,在她贫瘠的汽车知识之中,皇冠和四个圈那才是豪车,其他的还真是闻所未闻。
  大波浪女司机心有些慌了,她挥舞着米国护照:“我可是米国人,你们中国的法律管不到我!不对,明明就是你突然刹车的错,你赔我一万还差不多!对,你快赔我钱!不然、不然……不然我就让米国大使馆给你发律师函!那可就是外交纠纷了!”
  “嚯——”
  “牛逼啊!”
  “快醒醒,大清国早特么亡了!”
  围观群众们爆发出一片嘘声。
  但,也有些许围观者,一脸艳羡的盯着大波浪女司机在看——她手里的小护照好霸气呀,做米国人,可真好。
  交警,终于赶到现场。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出警的警员挤进圈内一瞅,就已经基本确定了责任:“都让一让,取证拍照。后车是谁的?公了还是私了?”
  “警察同志你好,事情是这样的……”
  陈川主动搭话,将事情的经过原原本本讲了一遍。
  没有添盐加醋,只是如实描述就够了。
  来出现场的交警听完陈川的话后,扭头就看向了大波浪女司机:“这位米国小姐,从现场痕迹来看,你的主责是没跑了,请出示你的驾照和行驶证……”
  一听要看驾照,大波浪女司机顿时就又不干了:“我可是米国人,你一中国破交警,有什么资格查我驾照?还有,什么叫我主责,公然偏袒当我看不出来?米国大使馆参赞是我达令的朋友,信不信我这就给参赞打电话,扒了你这身皮?!”
  秉公办事的交警同志,差点没给这番话气死,入职这些年他自认也见过不少事,可这么奇葩这么嚣张他还真是头一遭碰上。
  不过,这娘们说的该不会是真的吧?
  要是她真认识米国大使馆参赞,那可就麻烦了,要不让前车……
  站在旁边的陈川却是半点不惧,他掏出诺亚基6110递了过去:“来小姐,赶紧往米国大使馆打电话吧,再迟人家可就下班了,要是不清楚大使馆电话号码,你可以先打个12580查查。”
  老阴阳师了。
  “哎哟小伙子,你可别再火上浇油了!”交警同志连忙试图拦阻陈川,同时还没忘掉头去劝大波浪女司机:“这位米国小姐,本来也没多大事儿,上纲上线可就没意思了啊,快点把事故解决掉对谁都好,你说是不是?”
  这交警同志没法不紧张,事情要是真闹大了,别人有没有事不知道,他十有八九怕是要背锅的。
  “把你爪子给我拿开!”大波浪女司机恶狠狠瞪了陈川一眼,并没接手机:“你算老几?你让我打我就打?”
  呵,心虚了不是。
  陈川轻而易举就试出了对方的老底,什么和大使馆参赞很熟,拉大旗作虎皮而已。
  交警同志也品出了味儿,于是再看向大波浪女司机的眼神,就有些不善了:“米国小姐,请立即出示驾照与行驶证!”
  他娘的,差点被个二鬼子给唬住了!
  “我就不出示,你能把我怎么样?来啊,你敢动我一指头,我就告你性骚扰国际友人!”
  大波浪女司机竟开始撒泼。
  艹……
  陈川又想打人了。
  所以陈川怼了一句:“小姐,你最好配合一下,要知道搁你们米国,敢这么抗拒警察执法,你怕是枪子都已经吃上了。”
  大波浪女司机反驳:“你放屁!你说的这是北韩吧!我们米国可是全世界最文明的国家,警察执法时根本不配枪,而且从来都是先敬礼,然后一口敬语的!”
  “噗哈哈……”陈川当场被逗笑:“小姐,你拿到签证之后,该不会还没去过米国吧?米国是全世界最文明的国家,这是我今天听到的最大笑话。”
  但可悲的是,虽然周围围观者众多,却没有任何人于此时出言附和陈川的言论。
  这个时代,米国是当之无愧的唯一超级大国。
  在中国,视米国为文明灯塔者数以亿万计,再加上那些拿着黑钱拼命鼓吹的……陈川眼中的天大笑话,竟是其他人眼中理所当然的事情。
  没有人觉得陈川所言非虚,因为他毫无名气。
  静默数日的系统,突然在陈川视网膜内,刷出了两句浅红色的文字。
  ——“是不是感觉很不爽?”
  ——“宿主,你现在明白话语权有多重要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