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文艺霸权 >第013章还有这种操作


  “哥们儿,你这形象还唱什么歌啊,出门去搭辆88路公交,护国寺站下车往北走百来米,就能看到北影厂大门了。”
  抱着饭盆的章岳伦上下打量了陈川几眼,然后诚心诚意的为陈川出谋划策。
  真心话,唱歌死路一条的。
  如今盗版横行,那些唱片公司都快吃了上顿没下顿,现在入行和49年加入刮民党有啥区别?
  这也是看陈川顺眼,否则章岳伦他一月入差不多五位数的金牌调音师,犯不着和钱过不去。
  没办法,人与人交往,第一印象很重要。
  爹妈生的好,在这方面天然就具有优势,陈川是真·优势很大。
  “多谢。”陈川第一时间表示感谢,然后笑着拒绝:“我就是玩一票全个念想,不是真想靠唱歌出道。”
  “那行。”章岳伦便不再劝:“你要录什么歌?有伴奏带吗?”
  “有有有!我已经让驴子帮忙弄好了,驴子人呢?说好的让他等着我们的……”
  蒋晓龙接过话头,左顾右盼。
  说曹操,曹操就到了——
  蒋晓龙口中驴子,正儿八经的名字其实叫做卢振伟,上学那会儿和蒋晓龙睡上下铺,但和毕业后放弃音乐做起程序猿的蒋晓龙不同,卢振伟把爱好变成了职业。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可能昨晚在夜市吃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有点闹肚子。”
  捂着肚子进门的卢振伟,解释了一下他刚才不在屋里的原因。
  “老蒋,这位就是《青花瓷》的作曲兼编曲——陈总?”
  卢振伟问的是蒋晓龙,看的却是陈川。
  “对,就是我。”陈川笑着和对方打了招呼:“录伴奏的事儿,辛苦了。”
  “不辛苦不辛苦。”卢振伟摆摆手:“又不是白帮忙,收钱办事天经地义。”
  陈川给的劳务费可不低。
  说着,卢振伟走到工作台一顿扒拉,监听音箱就开始工作,外放录制完毕好的伴奏。
  “陈总,我这录的可还成?对得起你给的那份钱吧?”
  卢振伟求夸奖。
  陈川哪儿懂这啊,要不是被狗系统强行灌输,他连五线谱都不认识的,更别提愈发高深的编曲配器。
  “不错不错,我想要的效果基本达到了。”
  装呗。
  “陈总你满意就好。”
  卢振伟暗松一口气儿,在蒋晓龙口中和他看编曲谱的感觉里,陈川绝对属于那种大牛级别的音乐高手,他真怕陈川张口就挑出一堆刺。
  那样的话,不仅气氛尴尬面上无光,还得返工重来。
  现在嘛……还等啥啊,赶紧趁热打铁,录个Demo看看效果就对了。
  陈川十分配合的进了棚,将准备好的歌词夹好,又仪式感十足的缓缓戴上耳机,乍一看倍儿有专业范,任谁都想不到他其实是大姑娘上轿头一糟。
  于是乎,在蒋晓龙几人满含期待的目光注视下,陈川深吸一口气,在心里头再度自我暗示了一遍“别紧张,就当是在唱KTV”后,然后张嘴开唱——
  “素胚勾勒出青花笔锋浓转淡,瓶身描绘的牡丹、一如你初妆……”
  隔着玻璃已坐在调音台主位的章岳伦,期待的表情瞬间凝固,然后迅速变成了错愕。
  我的天,就这唱功……得鼓起多么大的勇气,才敢进棚录歌?
  更不能忍的是,感情根本没有融进歌里去。
  “这首歌的词曲,真都是里面那位的原创?”
  章岳伦扭头问蒋晓龙。
  “我还能骗你们不成?我亲眼看着陈总一气呵成作词编曲的!”蒋晓龙为陈川站台辩护,只是听着外放监听音箱里传出的歌声,他的气势迅速转弱:“大概是陈总的才华,全在词曲创作方面,演唱方面……不太擅长。”
  这岂止是不太擅长?分明就是翻车现场!
  章岳伦正想吐个槽,蒋晓龙就抢先说道:“章哥,全靠你了!只要能调出让陈总满意的版本,辛苦费给你算这个数。”
  蒋晓龙举起右手,伸直五根指头摇晃。
  “五百?”
  章岳伦听的想摇头。
  寒碜谁呢,这点钱就想收买……
  “不,是五千!”
  蒋晓龙语不惊人死不休。
  录歌这件事,陈川随手批给了蒋晓龙一万块经费,蒋晓龙原本还觉着这钱绰绰有余,现在他可算是恍然大悟——陈总的意思,分明就是让我把钱花在这“刀刃”上啊!
  小陈总做事,简直就是细致全面滴水不漏!
  章岳伦虽号称月入差不多万元,但实际拉平均每月也就三千左右——月入三千,约等于差不多万元,没毛病。
  搞定一首歌,拿5000?
  “今儿陈总什么时候满意,我什么时候下班!”
  章岳伦撸起袖子,精气神卍解,双手在调音台各处按钮上下翻飞。
  奋力调音的同时,章岳伦也不忘隔着玻璃朝陈川树大拇指,并通过耳麦将声音传入陈川所戴的耳机:“陈总,唱的真不赖,请继续保持!这遍完了,咱们再来亿遍……”
  章岳伦不愧是百花深处最牛逼的调音师,反复十遍之后累到耍大牌罢唱的陈川刚推门而出,章岳伦就奉上了调整好的纯人声小样。
  录好的小样中,陈川的唱功不输那些中国好声音,字正腔圆全在调上。
  “这……真是我唱的?”
  陈川震惊了。
  “这还能有假?陈总您这首歌,可是才刚新鲜出炉的原创歌曲,我就算想造假也没机会不是?”章岳伦接话,热情满满:“陈总,您要是觉着有什么地方还不满意,我现在就可以再做调整,一直调到您满意为止!”
  全心全意为上帝服务,不寒碜。
  “能不能调的……普通一点?”
  陈川试探着问道,其实他更想用“烂”字代替“普通”,这是他对狗系统的又一次试探与反抗。
  调的普通一点……是什么意思?
  吾辈调音师存在的意义,是为了把歌调整的悦耳动听,哪有人会玩这种反向操作啊?
  难不成,是我听错了?
  “不,你没有听错,我需要你把歌调的更普通一点,让听众听完之后就会生出换我我也行,而且肯定能唱的更好这种想法。”
  陈川给予确认,紧跟着又向章岳伦、抑或说向狗系统,解释出了他搞这种迷之操作的充分理由:“这首歌,是用来给一个网站做推广的,我不需要听众记住这首歌,因为这意味着本末倒置。我需要的,是听众记住被推广的网站,所以歌曲绝对不能过于优秀,你……懂我的意思吧?”
  “我……”章岳伦眨巴眨巴小眼睛:“似乎有些明白了。”
  这就是有钱人的思路吗?
  又学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