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文艺霸权 >第012章爸你这可是犯法啊


  “什么叫毛都没长齐?人家小姑娘已经满18了!”陈万钧十分不满陈川的态度:“你妈嫁给我的时候,不也就18么?第二年就有了你……”
  陈川惊叹:“爸,你这可是犯法啊!碰上严打可就有判头了,至少三年起步……”
  “我犯什么法?!”陈万钧气的差点把电话给扔了:“那可是20年前!再说了,就算是现在,你回咱们老家河川,自己瞅瞅有多少17、18岁怀里抱着奶娃子的小媳妇?”
  陈川据理力争:“爸,存在并不等于合理,不信你问问那些小媳妇,她们怀里的奶娃子上不上得了户口?这就好比HK,虽然资本主义路线五十年不动摇,但它现在也得讲社会主义基本法不是?爸你如今可是全国排的上号的人物,咱家一举一动肯定都有人盯着呢,可不能做违犯国法的事情,更不可以乱搞男女关系的。哎,我就以身作则牺牲下个人性福,放戴叔叔家那小丫头一马,安排别人去接……”
  “放屁!”陈万钧化身马X涛,在那头对着话筒咆哮:“明天你要是不去接人,我就、就从你那网站撤资撤人!”
  哎哟喂,这可太谢谢您了!
  等啥明天啊,我现在就给您表演个铁骨铮铮,然后您就可以愉快的撤资撤人了……
  陈川正要开口,却只听叮一声响,然后视网膜里却刷出条护眼绿色儿的系统提示。
  ——温馨提示:若魔大互娱因非经营性原因倒闭,正在执行的所有任务都会被判定为任务失败。
  换句话说,就是阳寿腰斩,外搭声音变沙哑以及结巴。
  “接人是吧?爸你放心,我保证完成任务!那啥,爸我还有事儿,先挂了啊!”
  听着电话那头传来的盲音,陈万钧在愣了片刻之后,忽然就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哼哼——
  臭小子,跟我斗,你还嫩了那么亿点点……
  虎头奔里头,悍然挂断金主爸爸电话的陈川也在偷着乐——
  看见没,这就叫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除了答应接人,其他我可什么都没答应的。
  开玩笑,我得要多犯蠢,才会放弃逍遥快乐的单身汉生活,请一祖宗供着?
  女人,只会影响我肝游戏的愉悦心情嘛。
  然后吧,陈川就发现了一个很严重的问题——
  “晓龙,怎么还不开车?”
  陈川问道。
  于是,一步一蹿的虎头奔,上路了。
  走了大概100米,虎头奔嘎吱一声急停,然后更换了驾驶员。
  别人开车最多费点油,蒋晓龙开车……怕是要费命。
  ……
  车开到护国寺附近时,陈川忽一拍方向盘:“可算是想起来了!我就说怎么就感觉百花深处听着耳熟!”
  开车大失败,一路都在绞尽脑汁补救的蒋晓龙,赶紧接话客串捧哏:“陈总是不是以前去过百花深处?”
  百花深处其实是条胡同,除了名字优美动听一点,和京城其他那些胡同也没多大不同。
  但对穿越了世界线的陈川来说,百花深处并不是一条确有其地的胡同,而是一首充满记忆的歌——
  “One-Night-in-北京,我留下许多情,不敢在午夜问路,怕走到了百花深处。人说百花地深处,住着老情人,缝着绣花鞋……”
  陈川摇头晃脑的哼唱着。
  唱的吧,只能说比五音不全略强——陈川颜值高不假,可他这副嗓子着实差了点,唱功也是不提也罢。
  蒋晓龙却听的眼前一亮:“陈总,您这歌可真不错!”
  这句真不是捧哏,是真觉着歌好。
  摇滚带京剧,高级!
  真的。
  蒋晓龙彻底确认,小陈总和他是同一类人——都是被电脑程序耽搁了的创作型歌手。
  当然,和才华横溢的小陈总相比,蒋晓龙自认稍逊风骚。
  唱功除外。
  蒋晓龙眼前一亮,他终于想到了最佳的补救之策。
  百花深处那位技术贼牛掰的调音师,我熟啊!
  “我唱的是不是很烂?”
  哼完一段《北京一夜》的陈川忽然头也不回问道。
  “怎么可能!”蒋晓龙连忙否决,狂拍马屁:“陈总您唱的特棒!和您一比,我简直就是五音不全的残废啊!对了陈总,刚这歌也是您的原创吧?”
  “原创?”陈川被逗笑了:“我不知道啊,你觉得是,那就是吧。”
  毕竟,陈川也还不确定,蝴蝶效应有没有把这首歌的创作人陈升扇到人间蒸发。
  嗯还有,这首歌最初并不火,还是若干年后被阿信翻唱才一夜翻红,所以蒋晓龙不知道也正常。
  不像《青花瓷》,周董是已经确认被销号了。
  总之,在确定之前,陈川肯定不会承认什么原创的。
  说话间,目的地到了。
  藏在百花深处胡同里的录音棚,名字就叫百花深处。
  从外面看不出来什么,进去之后才发现别有洞天。
  院子挺大,而且都已经快下午边儿了,院里居然还人满为患,一个个不是背着乐器,就是蓄着飘逸长头发,那气质一瞅就知道都是搞艺术的。
  “哟,这不龙哥么!”
  “龙哥,你这是幡然悔悟,又弃暗投明了?”
  蒋晓龙似乎颇为有名,一路都有人和他打招呼开玩笑。
  陈川也破受关注,倒不是这些玩音乐的都临时开启了慧眼识英雄天赋,而是因为陈川那的颜值摆在那里,让他宛如暗夜里的萤火虫,想低调都不成。
  在身份背景没暴露的情况,陈川这会儿在其他人眼里,宛若被人吃光了其他棋子的执红臭棋篓子——除了帅以外,一无所有。
  含蓄些的就是向陈川行注目礼。
  奔放的,直接就跑过来拦路了:“龙哥,这位小帅哥是谁啊?介绍介绍呗——”
  一边问,一边还朝陈川抛媚眼。
  可惜,是个翘兰花指的男人,让后这小受就被组团上来搭讪的姑娘,粗暴的挤到了角落。
  卧槽,大意了!
  竟忘了替小陈总准备渔夫帽和大口罩……
  懊恼的蒋晓龙赶紧拦截,又使出吃奶的力气,好容易才把陈川安全带进了一间录音室。
  “陈总,您千万别和那些家伙一般见识,他们是玩音乐玩到魔癔了,没恶意的。陈总你先随便坐,我给你倒杯茶水……”
  关上门,蒋晓龙赶紧灭火,生怕惹了陈川不开心。
  “没事,我能理解。”
  陈川倒也不以为意,反倒觉得开了眼界。
  哎,长得帅,真是麻烦啊……
  正想着,一胖子端着个比脑袋还大的饭盆,撞门而入。
  “大章你来的正好!”蒋晓龙一个箭步蹿上去,拽住了胖子的胳膊:“陈总我给您介绍一下,这位是百花深处最牛逼的调音师,大章、章岳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