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文艺霸权 >第011章低调


    码完字的陈川刚想收拾收拾,去百花深处把歌给糊弄着录了,夏纯却出现在他视线之内,汇报了一条好消息。
    “陈总,我师姐已安排好行程,明天上午飞来京城。”
    “如无意外,师姐她有大约八成概率入职我们魔大互娱,担任版权管理部首任负责人。”
    就这?
    三四天了才终于答应过来看看,这决心一瞅就不坚决啊。
    而且,我挺好奇你这八成概率,是用什么软件算出来的——美图秀秀吗?
    不过无所谓了,毕竟咱也没指望她纳头就拜忠心耿耿,为帮我赚钱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设那版权管理部门,只是为了高价签约潜力作者的行为变的师出有名,招个负责此事的高级职员消耗公司账面资金只是捎带,只要狗系统不反对,招谁不是招对吧?
    所以,陈川不带丝毫犹豫指示:“夏总监,你师姐的简历我已经细看过了,你师姐果然是我们公司需要的优秀人才。只要她愿意入职,无论是工资待遇、生活待遇还是其他什么要求,我授权你都可以尽量满足。”
    这番话,说的是情真意切。
    夏纯倒是确实递交给陈川一份她那位师姐的简历,但说细看过就是在睁着眼睛说瞎话了,陈川只是随意瞅了两眼,也就记得夏纯的师姐名叫王思彤,其他的全都没注意也没记住。
    哦还有,从简历上的大头照推测,夏纯的师姐王司徒……呸呸,是王思彤,她颜值也还算能打,隐约有点像低配的大甜甜,就是万年捧不红的那个。
    “好的陈总,我会和师姐谈出个让双方都满意的结果。”
    夏纯很认真的回答说。
    言下之意,她绝对不会让师姐狮子大开口。
    推荐师姐,是因为她恰好合适,属于内举不避亲的范畴。
    谈入职待遇,那就另外一码事了——身为主管财务的魔大互娱总监,夏纯觉得她必须对得起陈川对她的这份信任,以及职业道德。
    这话,陈川可就不爱听了。
    “夏总监,我满意不满意不重要,你师姐满意才是关键。”陈川换上看来严肃的表情,试图扭转夏纯的错误思想:“记住,我们魔大互娱求贤若渴,并且必须愿意为此不惜一切代价。”
    夏纯无法反驳。
    呜呼中文网一日赛过一日红火,由小陈总亲自搭建的网站,虽然轻松抗住了汹涌如潮的访客,可营运支持是真的缺人了。
    全公司所有人,每天都在合规加班,不全是为了三倍加班费和奖金,而是活儿实在太杂太多,不加班根本无法完成。
    就拿起点网文版块来说,这个版块按照小陈总做网站时做出的规划,应该由一个大版权管理部门统筹管理,其内部下辖审核编辑、签约编辑、以及分成若干个小组与具体的作者对接,指导作者写作兼安排各类作品推广事宜。
    公司里虽已腾了间办公室,挂上了崭新的版权管理部铭牌,可里面别说专职签约编辑,压根就是连新书入库审核编辑都无一个,版权管理部仅有的活人,就每天进去洒扫的保洁阿姨。
    “我知道了陈总,我会尽量满足师姐的要求。”求贤若渴的事实,让夏纯不得不做出了妥协,然后问了一句:“陈总,需要安排你和我师姐面谈吗?”
    “不用!你办事我放心!”
    陈川断然拒绝,有这功夫我多玩会《仙剑奇侠传98柔情版》不香吗?
    说到仙剑奇侠传98柔情版,重玩之后陈川才突然发现,游戏里居然有n多衣不蔽体的漂亮女妖小姐姐,比如狐妖女,金蟾鬼母、彩依、蛇妖女、牡丹花妖……
    这些女妖精,一个赛一个美丽妖娆不说,还全都是符合陈川审美的中国风妆扮……陈川玩的欲罢不能。
    问题是,当年玩的时候,我怎么完全没注意到她们的存在?
    难不成因为是平行时空的影响,一蝴蝶翅膀把开发仙剑的姚壮宪,扇成了lsp?
    嗯嗯,肯定就是这样。
    昨晚玩了半个通宵游戏的陈川打了个呵欠,一副昏昏欲睡的模样。
    “我去百花深处录歌了,有什么事情打我手机,当然……百万以下的小事,就不用麻烦了,夏总监你自己决定就好。还是刚才那句话——你办事我放心。”
    说完这番话后,陈川抓起他装杂物的军绿色为人民服务挎包,晃晃悠悠走出了总裁办公室。
    大办公区一片忙乱,居然没有任何人在偷懒摸鱼混日子,正犯困的陈川倒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妥,叫上蒋晓龙就出了公司大门。
    “陈总好!”
    路过公司前台的时候,穿着ol女郎套裙守在前台的小姐姐,连忙起身向陈川问好。
    “嗯。”
    昏昏欲睡的陈川瞥了小姐姐一眼,忽然觉得这小姑娘身材似乎很优秀,就是那身黑丝套裙太俗了些。
    不行,改天我就找个设计师,给公司女员工重新定制服侍。
    得整点有文化底蕴的。
    比如仿唐襦裙啊、纱罗裙啊什么的……就很不错嘛。
    “晓龙,你认不认识靠谱的服装设计师?”
    想到就做。
    “陈总,这个……我还真是不熟。”
    亦步亦趋跟着陈川走的蒋晓龙连忙答道。
    “哦,那没事了。”
    陈川也没难为蒋晓龙,权当没问过。
    下楼直奔停车场,陈川从挎包里掏出一把皇冠车钥匙,正要去开车门,却忽然又停了动作。
    去录个歌而已,开这车太显摆了,还是换个低调点的车开吧。
    于是陈川把皇冠钥匙塞回挎包,重新掏出把虎头奔钥匙——这年头,认识这车的人少,真的比较低调。
    “晓龙你会不会开车?”
    陈川又扭头问了句。
    蒋晓龙硬着头皮答道:“会!”
    其实蒋晓龙也就在老家开过几次农用拖拉机,驾照自然是根本没有的,但他觉得上一个问题已经让陈川失望,若是这个问题再给出否定答案,他那才刚起步的职业生涯恐怕就要遭遇滑铁卢了。
    蒋晓龙的逻辑很简单——若你这也不行那也不会,领导还要你何用?
    犯困的陈川自然也不会查蒋晓龙的驾照,而是顺手就把虎头奔的钥匙抛给了蒋晓龙,然后钻进后座葛优瘫式躺下。
    “你开车,我眯一会儿,到地儿了叫我。”
    陈川说。
    可惜,陈川刚把眼睛闭上,他的诺亚基6110就开始疯狂振动外加响铃。
    混蛋,谁啊这是!
    扰我清梦,不想活了吧?
    烦躁的掏出手机一看,来电号码属于……金主爸爸。
    好吧。
    陈川摁下接听键:“爸,啥事?”
    “小川你这是刚睡醒?”陈万钧随口问了句,然后也不等陈川回答就直奔主题:“有这么个事儿,我的老战友戴重楼戴叔叔你还记得吧?你戴叔叔有个女儿,明天要到京城参加北影的艺考,小姑娘家家一人入京人生地不熟,你戴叔叔十分不放心,我就把这事儿给你揽着了,你记得明天去接一下站,车次是k3067,小姑娘叫戴一弦。”
    说到这里,电话那头的陈万钧明显的停顿了一下,然后才又说道:“小川啊,你要是觉得小姑娘不错,就和她处个对象吧,我和你戴叔叔过命的交情,你们在一起,他肯定没意见的……”
    哈?!
    陈川一个激灵,睡意瞬间失踪。
    金主爸爸你开啥玩笑,我才二十岁啊好不好!
    而且,我一个人多逍遥快活,吃撑了去和个毛都没长齐的小丫头片子处对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