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龙族之掌控雷电 >第283章当宅男碰上宅女


    【夕阳的刻痕】:“各位,你们的假期还愉快吗?”
    群里一片沉默,无人回复。
    几秒钟后,一个红包猛地弹出来,接着路明非脸色难看的发现,自己的十个红包瞬间被领完。
    奇兰【伟大的先知】领取了你的红包。
    范佩西【塞纳河畔】领取了你的红包。
    苏珊【我爱牛仔靴】领取了你的红包。
    零【零】领取了你的红包。
    阿尔莎【先知的女朋友】领取了你的红包。
    ……
    “所以原来大家都在潜水?”
    路明非忍不住笑了,继续打字道:“各位,江湖救急!”
    千穗理【北海道的雪】回复道:“你现在有什么好急的?和上杉家主同处一室,应该很快乐吧,毕竟那是你心心念念想要见到的网友!”
    路明非急得跳脚,但没敢让旁边的女孩注意到:
    “救命啊,我不知道该说什么,见到她之后我们就一直在打游戏!她好像根本不会说话!而且你们为什么要离开啊!”
    井口纱织【东京夜色】:“上杉家主本来就是这样,除了她信任的人,一般不太喜欢和其他人接近。”
    苏珊【我爱牛仔靴】:“你们那边发生了什么?听起来很热闹的样子。”
    路明非无奈打字解释道:“你们知道蛇岐八家的上杉家主吗?我现在和她在一起!我好像被她当成了陪玩!”
    打完这句话,路明非放下手机,看向安静坐在不远处的女孩。
    她依旧裹着面纱,但身体的姿势却相当放松,在榻榻米上盘腿而坐,宛如高僧入定,一动不动。
    自从进入房间和他打了招呼之后,绘梨衣就一直专注地盯着屏幕,示意路明非和她再战几场。
    当然,见到真人后,路明非的气势一下就怂了,就像是被扎破的气球,隔着屏幕和无线网他敢大放厥词敢放狠话敢打猥琐流的连招,但面对面见到上杉家主后,他忽然感觉自己凭空被压过一头,对面的女孩即使不言不语,气场却也强得可怕。
    于是,路明非老老实实打游戏,结果互有胜负,而绘梨衣赢得多,路明非输得多。
    趁着中场休息的时间,路明非打开手机,进入龙渊社团的集体群聊,开始给自己的朋友们诉苦。
    千穗理【北海道的雪】:“她真的没有对你说话吗?她一般会把想说的话写在纸上。其实我也很好奇,为什么她对你会比较信任。就连我们,平时也不太容易接近她的。”
    路明非耸耸肩:“大概是因为你们不打游戏吧,没有共同话题?”
    不过,进入房间后,绘梨衣还真的写了个条子,上面用堪称娟秀的字迹写道:
    “陪我打游戏。”
    简单的五个字,却带着一种不容拒绝的强势。
    当然,在路明非看来,这种要求和语气,颇有一种女孩撒娇的感觉,可他又不敢真的把这当成是女孩撒娇,借他一万个胆子也不敢!
    此刻房间里有一张小木桌,桌子上摆着游戏机和各种游戏光碟,对面的液晶屏幕上正在闪动各种游戏页面,上杉家主似乎是累了,摘下面罩,将自己的各种玩偶并排摆上桌子,然后捧起一个芭比娃娃放在腿上,继续拿着手柄选游戏。
    换作是刚来东京的时候,路明非怎么也不相信,作为黑道皇帝的上杉家主竟然是个痴迷游戏的自闭女孩。
    可现在,路明非似乎明白了什么,眼前的上杉家主,看样子,纯粹就是一个比他还要更宅的宅女啊!
    当宅男碰上宅女,如果忽视了两人之间巨大的地位差距的话,那么路明非应该会很高兴。
    可现在,他每次看到绘梨衣的时候,都会想起自己在温泉边上差点被眼前女孩的贴身侍卫给干掉的一幕,他很清楚,眼前看似温柔沉默的女孩,实质上却是站在蛇岐八家顶端的黑道皇女!
    一言不合就要砍人脑袋扔到后山的那种!
    再次低下头,他看到群里又多了很多新消息。
    他没说话的时间,其他人都在各自讨论这件事。
    奇兰【伟大的先知】:“其实,这样说的话,明非和那位上杉家主不是很般配吗?宅男碰上宅女,从爱好上来说简直是天作之合;再看血统,一个是被校长认可的‘S’级,一个是蛇岐八家的天之骄女,听起来就很配啊!”
    范佩西【塞纳河畔】:“饭可以乱吃,话不要乱说!我听说,那位上杉家主似乎不太正常?明非和她在一起不会有危险吧?”
    有危险?路明非苦笑一声,何止是有危险啊,他感觉简直就是待在了一颗随时可能会爆炸的定时炸弹旁边,后背凉飕飕的。
    苏珊【我爱牛仔靴】:“被黑道公主强制留下来陪着打游戏,听起来很浪漫很酷,像我们德州人会做的事!”
    阿尔莎【先知的女朋友】:“我有预感,这可能是一段美好恋情的开始!等到路明非回来,咱们社团可能又多出一对!就像我和奇兰一样!”
    这句话说完,众人纷纷发出鄙视的表情。
    这段时间,阿尔莎和奇兰也不再掩饰,经常大大方方的秀恩爱,而且偏偏秀的还很甜蜜,让人只有羡慕嫉妒恨的份。
    路明非:“拜托,我冒着生命危险跟你们联络,还专门发了红包,不是听你们秀恩爱的!快给我想想办法啊!可恶,要是俊哥在就好了!”
    提到陆俊,群里沉默了一瞬间。
    自从上次陆俊在群里说自己进入德雷克海峡之后,就再也没有发言过。
    如果不是知道南极没有信号的话,他们恐怕都担心陆俊已经出了事,葬身在那冰天雪地的极寒气候里。
    但欧内斯特家族那边应该是有信号可以联络的,现在还没有消息的话,说明他应该还在路上没抵达监狱。
    这时绘梨衣忽然动了,脱掉黑色风衣,解开大红色的腰带,褪去上身的白衣。
    路明非呆滞了一瞬间,他的余光看到了绘梨衣的动作,但却不敢扭过头去仔细看。
    接下来半透明的白色内衬沿身体的曲线滑落,露出圆润的肩膀和挺拔的蝴蝶骨,柔美的腰线,还有带蕾丝边的黑色内衣。
    那内衣蕾丝边还挺好看的……
    路明非捧着手机,他发誓,自己真的什么也没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