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要与超人约架 >第603章贤者拜会
    “不,你怎么能给我取这样的名字?!”狗圣子愤怒了。
    “谁让你装逼的——”哈莉怼了一句,然后愣住,惊讶道:“我就随便说一句,开个玩笑,难道成了真名?”
    狗圣子闭上双眼,想要流泪。
    “这......”哈莉也有些麻了,“可不可以再换个名字?”
    狗圣子继续闭眼沉默。
    哈莉明白了,从没换真名的先例,狗圣子也不例外。
    “我也没言出法随的本事,随口一说,怎么就成真了呢?上帝在搞什么?”她抱怨道。
    “明明是你的错,又想甩锅上帝?!”逼王南波湾睁开眼,瞪视她。
    “哎,小bi——呃,小王?南波湾?都好难听......”哈莉鼓着脸嘀咕一阵,道:“还是叫你老二算了。老二呀,你说话凭良心,命名权是上帝给我的,你的名字也是上帝登记注册的。
    我是想给你取这么个真名吗?
    明显我不想。
    上帝全知全能、无处不在,超越凡人认知上限,自然明白我的想法,可祂还是将你的名字记录在‘真名薄’上,不怪祂怪谁?”
    “只有你真心这么想,真名才能成立。”南波湾道。
    “真的?”哈莉仔细回想,似乎在那一刻,她的确觉得它是逼王南波湾......
    这就有点尴尬了。
    “逼王南波湾的确难听。”赛琳娜在边上嘀咕,“我孩子要叫这样的名字,还不如......”
    “我觉得还行,“朵朵伸出爪子拍了拍儿子,“主人取的名字都很好,很威风。”
    狗圣子不理自己老娘。
    艾薇道:“老二,你也别怪哈莉,刚刚你的确太能装。”
    这话赛琳娜同意,“是的,老二,你太能装了,明明范围那么广,波及小半个宇宙,你却在那唉声叹气,一脸不满意,还说什么范围小,需要成长......我一个不懂魔法的人,听了也觉得不爽。”
    “我装?”狗圣子不淡定了,狗眼扫视三个女人,“你们到底明不明白我的使命?
    我是为稳定多元宇宙的元素紊乱而生。
    我的责任在整个多元宇宙啊!
    别说区区一个单体物质宇宙,哪怕万天仪内无限宇宙加起来,也不够‘多元宇宙’。
    单单地狱,在能量级别上就超过所有实体宇宙之和。
    地狱却只是灵薄狱一域。
    四分之一个单体宇宙,与整个多元宇宙相比,连一根汗毛都算不上。
    这点成就,难道还要我洋洋得意?”
    “呃,似乎有点道理呀,”艾薇看向哈莉。
    “有道理吗?”赛琳娜也看向哈莉。
    哈莉心中尴尬,表情淡然,“它现在又在装。好威风哟,四分之一个宇宙,已经把我们震惊,现在它还说这点成就只是它未来普通状态的‘一根毫毛’。”
    “似乎也有点道理。”艾薇看向狗圣子。
    “妈,我们回地狱吧。”狗圣子向朵朵叫道。
    ......
    亚马逊雨林,夜晚。
    “咦,元素之力......”
    树屋外的沼泽,忽然水花四溅,沼泽怪物高大的身躯从水面之下跳出来。
    他睁大明亮如星辰的眼睛望向北方,惊疑道:“元素之力在改变,像暴躁的野狼被安抚成温顺的羔羊,这就是预言中平息元素紊乱的力量!”
    “它在北方,不是萌芽!”他激动大叫,把木屋里梦乡中的母女都吵醒了。
    “亚力克,大半夜你在叫什么?”艾比抱怨道。
    “抱歉,我——你先睡,我去找长老。”
    沼泽怪物轻手轻脚离开木屋,来到几百米外的树木议会——白桦、橡树、红枫、柳树等合抱粗的老树。
    “我们也感受到了,源头在哥谭,在奎茵庄园。这是不详预兆,你赶紧去命运之塔。”老树们语气激动,比沼泽怪物还惶急。
    “难道哈莉耍了我们所有人?”沼泽怪物喃喃。
    当他来到命运之塔时,已经有好几位魔法宗师和神灵,先一步到来。
    “很不可思议,但这就是事实,圣子不是萌芽......”
    命运博士声音干涩,面色灰败。
    多年准备,千般谋划,终究是一场空......
    “魔女哈莉,名不虚传,所有人都被她骗了。”
    双眼蒙着布的塔纳拉克冷声道。
    “不一定是哈莉在搞鬼,她不是那样的人。”沼泽怪物嗫嚅道。
    “你脑子里装满了泥浆?魔女哈莉阴险狡诈,事实也是如此,你还相信她是好人?”菲尼克斯·浮士德嘲讽道。
    “浮士德,你还敢出来晃荡?或许我该通知哈莉一声,让她知道你在这。”沼泽怪物冷冷道。
    浮士德参加过魔女猎杀中队,是当日见机不对,及时跑路的几名宗师之一。
    “你还通知她?她至少在事实上帮天堂耍了人类,是人奸!”浮士德激动道:“哪怕我是黑魔法师,我经常和恶魔打交道,可在圣子降临事件中,我的立场从来都在人类这边。
    为了让你生下圣子,我暗中做过多少脏活累活,可我有抱怨一句,或者拿一毛钱的工钱?
    你现在还想向魔女举报我,难道你也要做人奸?”
    沼泽怪物气急,“你——”
    “行了行了!”命运博士摆摆手,“你们没必要太激动,圣子降临本就是各使手段,愿赌服输。
    无论哈莉做了什么,她都不是我们的敌人,更远远算不上人奸。
    她对地球的贡献,超越我们很多法师。
    这是事实,否定不了。
    而且,我们还不确定她具体做了什么......也改变不了什么。”
    最后一句才是重点:即便恼怒激动,又能做什么呢?一切已成定局。
    奥奇贤者缓缓道:“其实,现在的结果也不算最差,圣子诞生,却不是诞生在人间,说明这次天堂的目标不是地球。”
    “可祂现在来到了人间。”萨尔贡女巫道。
    她是萨尔贡法师的女儿,当年老萨尔贡随扎塔拉死在对小黑豆的联合通灵中,哈莉还去欧洲参加了她爸爸的葬礼。
    不过之后,萨尔贡女巫留在欧洲,和一群宗师组建“冷焰教廷”,就和哈莉没了往来。
    “现在连圣子人都没见到,我们在这谈论祂的影响,意义不大。”奥奇贤者道。
    命运博士点点头,“根据传统,圣子降临凡间,该有凡间贤者携礼物朝拜。礼不可废,奥奇贤者,明天我们去一趟奎茵庄园。”
    “只我们两?”
    命运博士环视下方几位宗师,“再叫上扎坦娜。”
    小字辈的扎坦娜原本不够资格参加这种‘大佬聚会’——圣子降临的谋划始于二十多年前,那时扎坦娜还是个孩子。
    但现场大佬宗师和哈莉没交情,反而恩怨颇多,只能让她上位了。
    ......
    一大清早,哈莉就接到管家安吉拉的电话,山脚下前院门口来了三位“怪熟人”——打扮怪异的熟客。
    “他们说要拜见圣子,衣着很怪,态度很隆重。”
    哈莉赶忙穿好衣服,把狗圣子和朵朵妆点一番,亲自飞到前院。
    “肯特,扎坦娜,奥奇贤者,你们都是老朋友,直接传送过来多方便,客套什么?”
    “我们今天是以人类贤者的身份拜会圣子,故而要郑重些。”奥奇贤者道。
    “作为人类贤者,代表的是全人类,礼仪很重要。”命运博士肯特道。
    “圣子到底是谁呀?”扎坦娜更随意些。
    三人都穿着古典的兜帽长袍,奇异的丝质袍子,皆为深色的紫黑,胸口和背部用金银线绘制华丽的图案,在在袖口和衣领,还缀满五颜六色的宝石。
    扎坦娜戴着飞星冠冕,奥奇贤者手持宝石禅杖,命运博士手捧桌面大的金色书籍。
    “我事先声明,圣子降临一事,我中立偏向人类,没做人奸,更没和白银城谋划什么阴谋。”哈莉道。
    “嗯。”命运博士点头,也不晓得信了没。
    “圣子诞生在地狱,你们想想,我和地狱的关系,怎么可能有合作?”哈莉又道。
    “圣子到底是怎么来的?”奥奇贤者轻声问。
    “我也很疑惑,特意问了圣子的出生和使命,祂对我说——上帝全知全能,安排了一切。”哈莉郑重道。
    这是大实话,当着老二的面,她都敢这么说。
    “上帝......圣子的父亲?”命运博士凝眉,“我以为圣子唯一,两个圣子如何分配权柄?《圣经》都要为之改写。”
    “这......我家这位圣子身份稍微特殊,你们见过就明白了。”哈莉眼神闪烁,语焉不详。
    三位贤者心中好奇,想要细问,却已经来到半山腰古堡。
    城堡厅堂大门两边拉开,一条干净的蓝色毛毯从院子入口,一直到大门。
    踏上石阶,三人就感到一股圣洁的气息充满厅堂,从门口、窗口溢出淡淡的、白蒙蒙的光线。
    三人心中凝然,不愧是圣子,气势不霸道,也不强横,却有一种容纳万物的韵味。
    他们迈过大门,就恭敬俯下身,单膝下跪。
    “西方米利坚三贤者拜见——偶买噶!”
    “Holy shit!”
    “上帝啊!”
    三人行礼完毕,一抬头,就看到一张威严的大狗脸,和一张丑陋恶霸犬的好奇“小脸”,都忍不住惊呼出声。
    扎坦娜定力最差,身子歪倒,一屁鼓墩坐在毛毯上。
    “三位贤者不要惊慌,我就是天父亲子,你们可以叫我耶比。”狗圣子蹲坐在沙发上,眼神清明温和,气度淡雅从容,声音中蕴含令人心境平和的力量。
    “耶比.....”哈莉憋着笑。
    这是和耶和华、耶稣一个姓?
    耶·逼王南波湾?
    或者,逼王南波湾·耶!
    狗圣子不去看台阶下扮鬼脸的便宜主人,继续道:“我父为主之谦卑,再没比化身一条狗,更能体现上帝的谦卑。所以,作为上帝之子,我也是狗的形态。”
    听了这话,三位贤者才彻底结束心底一连串的“mother法克”,表情重新变得肃穆且敬重。
    他们不是凡人,也听说过狗上帝的传闻。
    既然上帝之谦卑都化身为卷毛犬,祂的儿子为狗,也理所当然。
    不过,三人在把目光投向圣子边上的狗圣母时,还是忍不住心中呐喊:这是一条真狗啊,上帝的谦卑也太卑贱了,和母狗......喔,难怪能瞒过他们,他们再怎么想,也想不到真·圣母是条狗。
    上帝阴险又狠辣啊,对自己都下得了这种狠手,人类法师败得不冤!